萧政丰
十六大后中国的党政领导人换届,新任党总书记胡锦涛,在媒体上公开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内蒙、西柏坡等地考察民情。不久萨斯流行,中国的官僚体系反应迟钝,宣传机器导向错误...
如果真的像朱镕基所宣布的过去5年里政府已经 “任何时候都不忽视和放松”地加强农业,发展农村经济,增加农民收入,并且作为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下了很大的功夫”,那就是说在政府已经竭尽全力,中国城乡差距还在急剧扩大。难道不让人懮虑吗?如此这般,中国的农民今后希望的曙光在哪里?
十六大上江泽民的政治报告明白无误地表明了现在中共对政治改革的否定态度。十六大关于政治改革的阐述不仅没有把“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民主的国家”作为目标,反而将政治体制改革的目的抽象地设定为“改革和完善党的领导方式”。这种政治改革的方针,实际上是倒退。经济尚好,不思改革政体,不定下向民主与法治过渡的长远目标,这是江泽民等中共最高层的一个决策性错误。
以“大国之力”引渡不到赖昌星,无非是说中国的法制和实际中的执法不足以服人。中国公民在自己的国家合法办事,没有门路不打通关系,困难重重;抑制犯罪靠杀鸡敬猴的“严打”;国家税收靠中央与地方的“谈判”;实现“爱国主义、振兴中华”,离不开干扰外电和“防火墙”等等,反应了国家政府的组织与管理在能力上的薄弱、在精神上的虚弱。
香港的民主派的最大资源就是坚持民主理念,站在了历史的正确一面。即使是“无酩”也承认民主是“神圣、美好”的,这个理念就连中共都是无法拒绝的。也许对“无酩们”来说,民主仅仅是一个“美好的词”,但对于香港和香港人民来说,民主是看得见摸的著的:有民主派的存在,香港有了真正的制衡和监察,香港有了希望。
“六四”的精神是民主,这是中国人永远不会搞错的,也是当政者回避不了的。当政者应该明白,如果“六四”的导因是经济,那麽防范“六四”再次发生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既然农民的愤懑在增长,最迫切的当务之急当然应该是使农民得到看得见的实惠。经济上顺应民意是当政者成功的必要条件,但政治上的高压绝不是经济持续发展的可靠保证。
本星期的俄美峰会标志着俄国最终溶入西方世界的又一个新的起点。今天的俄国是真正面向未来的。她理性地懂得她自身的弱点,为了她的未来,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再次选择了西方。这是俄国十八世纪以来的第二次选择。这一次俄国的巨变给中国带来的启示不可能小于十月革命。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