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
这是一个有着4.2亿网民的国家,除去4,914万仅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标准意义的“网民”数量仍有3.7亿,即每四个中国人当中就有一个网民。互联网推动着中国的发展...
40年前,北京一名普通的勤杂工王佩英被残酷杀害,罪名是“反革命”。这条罪的来由是,面对无数人高呼“毛主席万岁”,王佩英突然高喊:“同志们,听我讲句话。”人们顿时静了。谁也没想到,她接下来要讲的那句话是:“打倒毛泽东!支持刘少奇!”一时间,众人如黑蚂蚁般涌上,纠打王佩英,遂押走。王佩英经历了精神病院、劳改场、牛棚及众多批斗大会的残酷折磨,最后被卸去下巴,活活勒...
王佩英是惨死于文革的中华烈士,距今就义40年,也被公众遗忘了40年。鲜血不可白流,精神不可忘却。由其子张大中先生当导演,由中国独立记录片制作人胡杰拍摄(此胡杰,即是《寻找林昭的灵魂》、《我虽死去》等片的制作人,2008年香港“华语记录片奖”最佳长片奖获得者),完成了意义非凡的独立影片《我的母亲王佩英》。
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基于正确的理由,一批恰当的人找到另一批恰当的人,用恰当的方式,做成了既正确又恰当的事情,这就是本田罢工事件的全部。当下是物价上涨却工资低廉的血汗时代,尤以广东珠三角这片惯以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工薪的土地为罪魁祸首,中国工人的劳动负荷严重超支却无余钱可剩的同时,日本人在日本驻中国企业里却比中国人多拿五十倍工资。于是,以八十后、九十后为...
在相同于一般同一文学思潮作品中正面人物的品德美好和敢于反腐败、推进改革、关心民瘼之外,这部作品中的秦建勋形象有所发展,作为20年前的事件的参与者和受害者,更有新的思想品质。
其实,我一直认为人性是党性取代不了的,党性应该从属于人性。
5月25日,巨森公司只在5月23日“突击补偿”的基础上,以土地亩数为单位,对双弘村三组的村民每亩追加1.5万元,其余双弘村村民的待遇一律照旧。
卢锡光刚一低头,就被三名警察控制住,戴上手铐,押进车里…
此时的荆宁市,不可能像任何编剧文人想像的那样干干净净,矛盾照样深深地沉积著。人民的欢腾,往往只有一两天或者几个钟头,风吹过,一切如旧,草还是草,木还是木,羊还是羊,狼还是狼。
物欲的贪婪,权势的跋扈,生存的威逼,使心灵被毒化、个体被僵化、社会被冷漠化。人民不一定都是盲从的,大家都能判断。21世纪的中国,民智已开,民思已启,天下就是天下人的天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普溪事件,是一起本来可以避免,或者尽量减少损失,减低矛盾激化程度的事件。但是,灾难已经发生了。灾难发生前,我介入到了普溪镇双弘村的征地案调查之中。
挺长一段时间了,憋得我都受不了啦。我这个治安队长也不想当了,没劲。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再当马富华他们的走狗了。
双弘村里的男人已经所剩无几,妇女们担心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有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公安机关还是在某个隐藏的寄宿点。公安局的警察们比平时辛劳十倍以上,有的吃着速食面,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们面前是一批特殊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来源复杂,涉及面广。
去年贵州省瓮安县的6.28事件,县委书记、县长、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都被一一免职,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线民仍然在网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受害人的冤屈还没有昭雪”,“事件的真相仍被隐瞒”…
互联网于中国而言,其汹涌之势,其勇敢之风,高于一般人所知的死水一般的社会状态。关于普溪镇的流血冲突事件,各网站删帖不断,即使平时颇敢言的高人气网站,网路编辑们也是忙得神经紧绷。
我在普溪镇为了发展经济,需要真正的稳定,需要与普溪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团结,如果这个时候的我,还要睁着眼说瞎话,这里的百姓今后怎么看待鸿兴?
5•22事件的冲突全程,一般记者拍不到,他们被勒令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不准出来——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没有胆量出来的。只有少数记者,要么是被允许的,而前提是报导必须通过审查,否则必须问罪;要么就是偷偷爬上高楼,秘密地拍摄。最真实的记录者是带着手机的群众,他们拍下了最真实的一幕幕。
人群散开后,有的奔往偏僻农村,有的跳入河里向河对面游去,有的跑到荒郊野岭躲避,有的逃入自己的亲戚朋友家里,有的干脆毫无畏惧地走入麻将馆,那麻将是照打不误…
普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着。社会上计算著从鸿兴入驻普溪镇的那一天起,或因工伤,或因意外,或因人祸,究竟死了多少人?有人说23人,有人说37人,还有人甚至说死了86人…
思想的高度决定成就,而且是入世的思想。《中国鸿兴周刊》将是一份人文、政治、经济、历史、调查等各方面综合起来的刊物,言人所不能言,就像维新运动那样。
(shown)没错,我是叛逆,但我是专制主义的叛逆!有空的话,你去看看《走向共和》这部电视剧吧。你会知道,我不是罪犯,我只是太想当这个国家的主人,真正像个主人翁一样活在这个世界,内心有太强烈的追求…
复印店老板将《双弘村征地 政府惨无人道》复印了一份,递给许寒峰。许寒峰给出十元钱,复印店老板找钱。许寒峰仔细看那一元一元的零钱,突然看到一张一元人民币的正面右角有“天灭中共,退党自救”的字样…
但那警戒线却拉向了整个双弘村三组,里面的人不能出来,外面的人不能进去,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由于武警及员警数量严重不足,魏邦华只好吩咐下去:雇佣年满18岁的人站岗,每人每小时十元。到执行这一任务的派出所所长邹思坤那里时,已变成每人每小时五元…
整个医院,床位爆满,来自普溪镇的烧伤者,以及派出所员警史维洋,双弘村村民陈菊蓉都躺在这个医院里。烧伤者及员警史维洋被首先安置,陈菊蓉轮到最后仍然只能躺在医院的过道上,血被止住,人已昏迷,但无人理会。
孟青彪(走进双弘村广播室):双弘村的村民们,我是普溪镇党委书记孟青彪。从现在开始,我限令双弘村三组的所有村民在今天下午两点以前,全部搬迁到政府安排的安置房里。荆南区公安分局已经下令,推地、拆迁任务由武警部队负责完成。请村民们理解政府,遵守纪律,遵守秩序,不要煽动闹事,不要阻挡武警。任何阻挡的人,将视为扰乱秩序,我们发现一个就会抓捕一个。
武警已经全副武装,真枪实弹,原地待命。雷松战则更如荆宁市的另一种武警统帅,他已迅速召集80人左右,统一穿上迷彩服,只是未来得及戴上武警的军帽,扎马尾的、光头的、染黄发的、染蓝发的、染红发的、烫爆炸式的……各式各样的发型充斥其中。
做好你自己,保存自己的良知,就是偿还罪恶。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好树就结好果子,唯独坏树只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也不能结好果子。
这样的夜晚,正如网路诗人东海一枭所写的《五千年的夜》:“五千年的愤,五千年的悲,五千年的夜啊苍茫凄厉,五千年的大梦何时醒来?五千年的铁黑何时启明?”它是那样的黑暗,那样的黑不见底。
这是各国媒体驻中国的办事处,主要在北京和上海。我已经说过,双弘村的事绝不仅仅是双弘村的事,而是整个中国的事情。我想冒个险,跟这些媒体联系。
当秦建勋带着满腔热血却遭遇凉水洒泼的那一刹那,他并没有出离愤怒到忘却自己的某种使命。这大概基于他的某些亲身体验、悲情历程,以及仅有的底线。
共有约 35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白宫周二(21日)稍晚些时候确认,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将出席北约于5月25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的首脑会议,讨论打击恐怖主义、以及成员国分担责任等问题。这将是川普就职总统以来的首次外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