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梅荪
黄万里只说真话不说假话,只会说真话,不会说假话;坚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诗曰:赤心报国济苍生。
2011年7月4日中午,北京大学反右受难者王书瑶等6人和我,在北京东四十条粥立方餐馆,商定申请15日游行示威,下午和次日均被警方盘查笔录;8日,到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申请未果;12至15日,参与者皆被警方监控,禁止出门。
北京大学是我国“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的发源地,集多种政治思潮和社会理想的平台,有“中国政治晴雨表”之称。百年来,北大人追求民主与科学,探求真理,开社会风气之先,其独立,自由,敢于担当,前仆后继的精神气质是民主先驱者们的标志。
2007年6月6日,我随几位右派前辈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参加“反右派运动50周年国际会议”。我们刚抵杜勒斯机场,得知林希翎将从法国来,大家为之一振,在机场恭候。两小时后,见到林希翎坐在轮椅上被同行者推出来,众人立刻围上去问候。她哮喘不止,身体很虚弱,说不了几句话。因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在高空时心跳气短,受到特护而吸氧,她是冒着生命危险来的。
在会客室,我见到李欲晓(新华社原副社长李普之女)。2004年夏,她曾来紫阳家探访,孤寂中的紫阳和她畅谈两个多小时,内容涉及我国政治经济改革问题,要点如下:
在紫阳的书桌上,摆放着两个镜框,分别镶嵌著“紫阳亭”和“紫阳峰”相片。这是在1983年,紫阳总理率湘、贵、川负责人毛致用、王朝闻、杨析宗深入考察三省贫困地区,沿着人烟稀少的崎岖山路,来到某贫困县牧场,察看刚引进的新西兰良种牛羊,并给予大力支持。在这刚开始建的牧场里,条件很差,没有床,紫阳就睡在临时拼凑的桌子上过夜,高寒山区,潮湿阴冷,用电炉取暖,同行的似有时...
2009年1月17日是紫阳逝世四周年祭日。上午9时半,我来到灯市口西街的富强胡同口,这里早已停着白色警务面包车,4个戴着红袖标的便衣壮汉在胡同口一字排开,神情警觉,似乎要威慑过往的行人,天色阴沉,使人备感压抑。我低头从路边快步走进胡同,来到6号院。紧紧关闭的大门外面,围着30多人,大部分是衣着简朴面露沧桑的维权访民,有10来位探求真相的敬业记者。
2009年1月17日是紫阳逝世四周年祭日,今年又是1989年“六四”事件及紫阳下台二十周年。富强胡同外戒备依然,但却无法阻止人们前往祭奠和缅怀。
2008年7月22日上午10时,我从上海精神病医院把弟弟俞颂荪接出来。他像飞出笼子的小鸟般的兴高采烈。我说,今天是父亲的忌日。他顿时愣住了,喃喃自语:“苦命的父亲啊!”
6月8日是端午节,回首历史上的今天,51年前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拉开了反右派运动的序幕,致使55万人惨遭横祸。2005年10月6日《北京晚报》发表吴美潮(上海交通大学机电系学生右派分子)的文章《建议设立“右友节”》,日期拟定每年6月8日。
我在撰写《林昭就义四十周年祭,北大反右危害今犹在》时,收到不少亲历者的来信和相关资料。承蒙诸多师友的热情鼓励和史实考证,丰富了本文的内容,提高了准确性,从而留下一段真实的历史概貌。现将有关材料整理如下,作为续文。
2008年4月29日,是林昭殉难40周年;5月19日,是北大学生响应整风号召,揭露官僚特权现象,提出发展民主和法治建设,1300名师生因此被划成右派分子惨遭劫难51周年。在追忆先烈的日子里,再次感受林昭,思考反右派运动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感慨万千。
2008年1月17日是紫阳离去三周年的日子,清晨的北京大雪纷飞,一片银装素裹,似天公在致意!这是前两个忌日未有的景象。街上不少人在扫雪,因地上结冰,行人放慢了脚步,车辆缓缓而行。在漫天大雪中,我来到灯市口西街已是下午二时半,见有人在富强胡同口周围来回游荡,立刻警觉起来,原本沉重的心情又平添了压抑,径直走进这条古旧灰暗却被各方关注的小胡同。向前150米处的6号...
控股著老牌上市公司的广东省粤电集团公司,在经济利益驱动下的投资决策,竟然践踏宪法和法律,以剥夺农民的生存权利和生命为代价,大规模地强圈土地和海湾及湿地,强行建厂,污染环境。2007年,更是无视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提出的解决民生问题,无视中共十七大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尤其是在全国土地执法百日行动之际,顶风强行推进,不断激化社会矛盾,陷入广大失地农民誓...
包遵信先生是我国公共知识界的良心,学人的楷模,青年学子的良师益友。在送别的人群中,有不少从未见过包先生的第三代人,慕名而来。为走向未来的事业奋斗一生的包先生在天之灵,想必欣慰。人们热爱他,其实是对走向宪政民主未来的向往和期盼。
编者按:《争鸣》自一九七七年十一月一日创刊,已经走过三十年,这个民办刊物在没有任何政治背景和经济资助下,历经风霜,遭遇险阻却未被摧折,成为在海内外拥有最多读者的中文政论刊物,是华人世界普遍关注的新闻与文化现象。
2007年3月28日,广东红海湾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尾电厂)的发电机组试点火完成,机组安装就绪,投产发电、商业运营创利在即,要完成600KV输送电线路工程已迫在眉睫。
弗里德曼(香港译名佛利民)与凯因斯齐名,被分别誉为二十世纪的前五十年和后五十年里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他的去世,使世界少了一位热爱中国并积极研究中国经济运行中的问题,主动及时提出批评和建议的大师,这也是中国的一大损失。
2006年9月9日是毛泽东去世30周年之日,不断有朋友问我,对此有何感想,这使我忆往事,思来者。
在3月20日太石村民选举人大代表的投票箱未当场开票就被被收走。一周后的3月28日上午11时左右,东涌镇选举委员会的官员和员警200多人突然来到太石村,开箱点票,只有部分组长(队长)和村里的股东在场,却不准候选人冯秋盛和一般村民进入点票现场,真是天下奇闻。
我与洪哲胜先生的交往,始于我的拙作《只因悼念紫阳.被逼连夜逃亡》发表在《民主论坛》2005年2月1日。一年来,他热情支持和鼓励我致力于为失地农民依法维权等方面的法治建设,使我受益匪浅。
太石村罢免村官事件引起海内外传媒广泛关注。在香港由资深传媒工作者梁文道、邵国华等主办的香港独立媒体,以及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等人10月11日起在网上发起签名连署行动,强烈要求国家主席胡锦涛、港区人大代表、广东省人大代表等,关注太石村事件;要求中央政府彻查太石村事件,保障人民享有宪法赋予的民主权利,释放村民,保障太石村民的人身安全,惩处滥权官员以及承担村民以及被...
本文谨献给致力于依法维权与罢免而被警方羁押已3月余的郭飞熊、冯秋盛、梁树生、冯伟南、冯会标、郭基好、陈云强等村民们。
  [本文谨献给已经失踪第6日的郭飞雄和英勇不屈的太石村民以及一切致力于此的知识份子。]
月以来,广东佛山南海区三山岛广大村民为制止武力夺地和非法施工,与警方浴血抗争,终于使其强制行动被迫中断。8月初,三山岛桂城街道拆迁办公室贴出《告示》,要求村民在8月18日以前务必搬迁并交出土地,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而受到惩处,桂城电视台每晚播出《通知》予以重申。随后,所谓“国际物流园规划图”曝光而又激起众怒。为了应对8月19至28日,由区政府和警方以及大老板们...
8月8日,这个“88”似乎意味着“发发”的吉祥之意,在经济发达的广东,人们对此更为在意。但是,南海三山岛的村民们却在人祸中度过了这个黑色之日,还将面临8月18和28日将失地、失房、失业的“818的发一发”和“828的发二发”,这两个更为“吉祥”却又凶险之日。
共有约 6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英国伦敦当地时间周三凌晨,24层楼高的格伦费尔大厦(Grenfell Tower)发生大火,周四网络上传出大厦内部被烧得焦黑的照片,惨不忍睹,如人间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