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仁全
秋高气爽的时节,叶忠宝被评为三十个先进抗洪模范之一,他无不得意地走上主席台,接受了陈青栋颁发的奖状和二千元奖金。金秋十月,陈春玉生了个胖儿子,叶忠宝好不得意。
风停了,雨住了。雨后的天空一片蔚蓝,朵朵白云一会儿遮住冲出云层的太阳,地下一片阴影;一会儿,阳光又托开云雾,烂漫地洒满大地。山林中,百鸟争鸣,似乎在讽笑人间的无常。山路上,是穿梭的车辆和人群,先是一大队警车迎面而来,他就叫司机将车靠到了一边,接着又是一大串部队的大卡车从身边开过。他就奇怪地问司机小冉,小冉就说,是省军区调来了两个团的部队,拖遝延迟到今天上午才...
我收到蒋品超的诗集已很长时间了,开始是漫不经心的看,当看了一些后,我这个对诗歌没有研究的人,感到一种热浪滚滚的气息冲击而来,我被那种慑人心魄的诗句震得心荡神怡。
龙天任和情人范艳霖外出游玩,在海口市一个宾馆里刚住下,得到一个可怕的消息——祥龙县钱门水库决口了。
第二天下午,叶忠宝正在镇委办公室里参加政治学习,镇里的通讯员叫他接电话。电话里是龙天任的司机石传声的声音,石传声对他说,龙县长找他,叫他晚到到他家里去一下。叶忠宝不敢怠慢,下班乘车回来后,喊上陈春玉,到市场上买了一袋杨菊花喜欢吃的奈李,来到龙天任的家里,与杨菊花三个人做饭吃了,三个人在客厅里聊著天。十点多锺时,龙天任才酒气醺天地回来了,叶忠宝就忙着帮助倒了一...
叶忠宝自从走马上任当上副镇长后,有一个重大的问题困扰着他,这令他很没有面子,那就是——他还不是共产党员,而另外十三个副镇长都是党员。不是党员就比别人矮一大截,不仅连党组织活动不能参加,连很多普通党员参加的政治活动也不能参加,在很多问题上不能表态,今后的发展简直无望。
叶忠宝“考”上副科级后,被祥龙县委组织部任命为磷都镇副镇长,与叶忠宝同时任命为磷都镇副镇长的还有陈青栋的弟弟陈青宙。他俩在磷都镇副镇长的排名分别为十三、十四。
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路上还有积渍的雨水。县委和县政府是相隔不太远的两个大院。龙天任直奔停在县政府大院内的小车。早上石传声接他时,他已把钥匙拿在手里,要和范艳霖去为油画中的小主人公家里新盖的房子竣工庆贺。小玉儿的父母只有一个希望:请她这个大恩人来看一看,吃一顿饭。
据《中国青年报》报导,今年1月21日,江西赣州市崇义县有关部门为“整治市容”环境,于当天对县城的沿街流浪乞讨人员和精神病患者实施“收容遣送”。可是这些人并没有被送往救助站,而是被扔到了邻县的荒郊野外,7名被扔人员中有5人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弱者的呐喊是脆弱的在这部书里,笔者记录了许多重大的事件:稻田污染、水库决口、房屋逼迁、苛税恶收等等,在这些事件中,处处都能听到弱者的悲天泣地的呐喊声。笔者颤栗地、心惊肉跳的记载着自已身边所发生的一切:一面是强权们的盛宴与狂欢,一面是弱者的流离失所与家破人亡;一面是官员们穷奢极侈、挥霍无度,一面是工人、农民及流浪者的穷困僚倒、生不如死。
窗外雷鸣电闪,风雨交加。室内椭圆形办公桌前下正襟危坐着王中文、陈青栋、龙天任等九个常委。魏进生一本正经地念著从中央到省市、地区的档。龙天任坐在陈传桂的身旁,在笔记本上记录著档的内容,偶尔抬头扫描的看一下似乎在认真听档的其他几个常委,最后把眼光停留在王中文清瘦矍铄的脸上,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似乎很迷茫、很无奈。
第二年,陈青栋安排龙天任管工业,专门在省城跑信贷、跑世界银行贷款……
关于江泽民与江泽民时代,我留有较多的理论文字。在政治长篇小说《硕鼠乐土》第一部、二十九章、五十五万字的书里,我是用文学的形式向世人“讲故事”。因为“硕鼠乐土”的故事就发生在江泽民的执政时期。
人老了,身体组织的退行性变化和生活中许多不良刺激交织在一起,不断的作用于内脏气管和腺体和血管,久之,就产生老年性疾病。按人类的自然规律,八十四岁已是弱不禁风、步履阑珊的耋耋之年;对于中共政权来说,八十四岁也成了反映迟钝、神经麻木、疾病缠身的“老朽”。
龙天任过四十岁的生日,原本只是招待一些亲朋好友的,但前来道贺的人爆满了酒店,龙天任又惊又怕……
按照惯例,每星期一上午都是县长例会。每个副县长都要坐在县政府小会议室园桌上向陈青栋汇报工作情况。
叶忠宝偶然地得到关号子时折磨过他的“仇人”许长录的下落,而此时的许长录,已是名利双收的大老板,叶忠宝不放过这个绝妙地报复机会。
华灯初上,街上人流稀少;街道上两排樟树在三月的春风下温煦地摇曳,春风吹在人身上有一丝丝凉爽。
第二年开春后,省政府及水利厅联合下达档,同意下拨给祥龙县二千万元的防洪抗灾水利专用资金,专用于汉江河道护坡的改造和堤坝加固工程。
继2003年和2004年审计风暴以后,2005年的6月28日,国家审计署李金华又抖出了针对2004年的审计猛料:中国38个中央部门2004年度预算执行中查出的主要问题是虚报多领预算资金、转移挪用或挤占财政资金、私设账外帐和“小金库”以及部分资金使用效益不高等。
十一月份,叶忠宝拿了三百多元的工资和四百多元的奖金后,先是拿出二百元钱赶了陈正华老妈过七十岁的人情,星期天就应邀和派出所的闫兴、段炎虎和黄代红几个警员打麻将。闫兴他们三个警员,一掏就是大把大把的“老人头”的票子,相比之下,他只有可怜地几张票子,抱着大赢一把的心理跟着几个人玩。但麻将也似乎是欺穷,打了一天一夜,将仅有的几百元输了个精光,连生活费都没有了。
北京清华大学二年级学生李强在春节期间回山西太原老家的机会,8天之内对山西东南部2个县、4个乡和3个村的农村现状进行了“调查”,以札记的方式写成了4万字的调查报告。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敬宜读后“非常激动”,将它寄给了温家宝总理,从而“震憾”了温家宝。
省委组织部一纸任命:马连国调任荆阳县担任副县长,任命龙天任为祥龙县副县长。两个档同时下达。祥龙县政界一下子又沸腾了起来,各种谣言和传说铺天盖地,并且以讹传讹,越传越凶,有的说龙天任出了多少多少万元买来了这个没选上的副县长,有的说龙天任省里、直至中央都有关系,只是现在才用上等等……
祥龙县县城垃圾杂草和污水随处处可见。人们的环境意识并未随着对金钱的追求增长,大多数市民对愈来愈恶化的环境麻木、冷漠和无奈,中国文化劣根性表露无余:到处写着“讲究卫生、减少疾病”、“严禁乱倒垃圾,”但偏偏是正这些写字的地方倒的垃圾最多。
这天,新成立的人事局正在组织召开干部职工大会,龙天任主持会议,吴学青组织档,隔壁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赵宏雪跑去接电话后,回来小声对龙天任说,城关镇朱镇长找他。龙天任起身来到办公室,拿起话筒,只听朱长青在电话那头说:“还有半个月要开人代会了,你怎么还不活动活动?”龙天任笑道:“怎么个‘活动活动’?”朱长青说:“人家马连国、常化凯和县委几个领导进进出出,全方位的...
劳动人事局干部宿舍楼刚动工时,各个要钱的管理单位风起云涌:上门收钱的都是持有红头文件或法规的执法人员,他们态度蛮横,动辄就是“处罚通知”、“罚款单”。或者以停水停电停工相要胁。吴学青将他们送达的文书综合了一下,数十个单位要求上交的“固定资产投资方向调整税”、“土地开发费”、“电力增容费”、“水资源增容费”、“城市占道费”、“计划审批费”、“环评费”等四十万元...
叶忠宝为了讨好龙天任,从而得罪了副局长殷永旺,殷永旺恼羞成怒,将叶忠宝从公务员的位置上换下来去烧锅炉,叶忠宝是一千个不甘心,伺机报复。
龙天任从省城开会回来,副局长吴学青告诉他,县委书记王中文患住院,其他科局的领导都去看了。龙天任就说,第二天叫老婆买几斤水果去探望。吴学青提醒他,现在都不适应搞这一套了,都是拿钱去“慰问”。
共有约 18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