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清溪
中共官员叶小文,在八月二十八日以宗教局局长身份,来台参加八八水灾佛教超度法会。然而,这个以救天灾、祈求神、慰天灵名义来台的叶小文,本身却是无神论的共产党员,也是...
有人可能会说,为什么你们法轮功也来参加这个活动,参加这个声援退党的游行活动,你们不是在搞政治吗?不是的。我们知道,政党就是为取得政权、实现政治主张而成立的团体,所以政党活动就是最典型的政治活动,那么参加政党,就会比较积极的参与政治。我们现在的活动,是要声援退党,退党,不就是退出政治活动吗?声援退党,怎么会是参与政治呢?这不是相反吗?
台湾正在召开经济永续发展会议,有些与会者正大力鼓吹台湾西进中国。在他们看来,台湾要不赶快与中国紧密结合,好像就快没有明天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因为中国经济主要是依靠压榨劳力、糟蹋环境而增产的,是一条不可能永续发展的路。台湾要永续发展,怎么可能把希望寄托于一个不永续的经济体呢?
今天六月份的《远东经济评论》(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有一篇文章〈中国能源的灾难:油尽灯枯〉(China’s Energy Woes: Running on Empty)分析中国的能源危机,提出很中肯的警告。但是文内有个问题论点,虽然不影响作者的结论,但依然让人有“尽信书不无无书”的感觉。
一向被视为“深绿”的台商许文龙,突然在三月二十六日台湾抗议中共的“反分裂法”大游行举行之际,发表支持“一中”的一个很奇怪的“退休感言”。想必有不少人受到触动;反弹最甚者会指责许文龙到中国投资,不顾国家安全。但我们更可以从中看出,台商到中国投资,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控制在中共手中。“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因此,台商到中国投资,更要顾及自身的安全。
亚当.斯密(Adam Smith,1723-1790)因为写出《国富论》而被尊称“经济学之父”。真假斯密?难道还有第二个亚当.斯密吗?
北京的“中国社会学会”会长陆学艺接待过很多外国社会学家,他们对中国现象大惑不解地问:城乡实际收入差距已达6:1,居世界前列,如果在其他国家,早就会发生动乱,为什么中国还能保持基本的社会稳定?
有钱好办事,钱越多越好。这是从个人的观点,从整体上看,就不一定对了。例如,钱太多,可能造成通货膨胀,而恶性通货膨胀可以导致社会崩溃。以下我们就从整体社会来讨论货币的功能与失格。
人受观念的影响很深,有时甚至受到某些观念主宰一生而不自知。但是,观念也很不可靠,当“相通了”,或“相歪了”,会作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当然我不能只说别人,自己也可能如此。
中国自一九七九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成长率久居世界之首。不管长江大水、亚洲金融风暴,还是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肆虐,照样一路长红。经济成长率甚至从过去的“七上八下”(百分之七以上、百分之八以下)演变成现在应该叫做“九上十下”了。世人称此为“中国经济奇迹”。其实,这里太多泡沫。真正的中国经济奇迹,是它怎么还没崩溃。
全球石油价格最近连番上涨,原油期货每桶上涨到五十五美元。与此同时,由于预期汽油价格还要上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市民抢购汽油,甚至造成油票脱销。国际上尽管有人担心油价将飊涨到七十五美元,导致通货膨胀,但都不及中国严重,因为,那里可能是攸关性命的大事。
做什么事都要有完整正确的资讯,在竞争炙热、瞬息万变的商场,更不能稍有闪失,所以财经决策更需要完整、正确、迅速的资讯。最近博达、讯碟、皇统等上市公司,坑害无数投资大众,正因为资讯不公开以及会计造假。但是,为什么当扮演社会第四权的媒体,公然提供残缺不全的资讯时,社会上竟然普遍默许?资讯有很多来源,目前最大的源头应是以提供资讯为专业的搜索引擎。最近有个大新闻:世界...
台湾的大学数量近年成长惊人,录取率也攀高。很多人对此引以为忧。一忧大学泛滥,大学生素质低落;二忧教育经费短绌,大学教育品质下降;还有三忧四……。本文想提出“开放大学设立”来解决一些烦忧。
台湾最近接连发生多件上市公司财务丑闻。博达案还不知如何善后,卫道、茂硅、讯碟案又相继而来。有人可能把这些当做是经济发展的枝节、意外、例外问题。我们希望这些都是意外、例外,但这决不是“枝节”问题。事实上,上市公司一再的诈欺,如果不能有效解决,经济发展是没有前途的。
大学学费问题愈来愈矛盾。一方面随着大学录取率的提高,更多中下阶层家庭的子弟进入大学,他们对政府补贴学费的需求更殷切;另一方面,补贴学费的能力却愈弱,因为政府财政越来越困难。
平常人说谎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因为自己还有良心。可是,如果有人谎言说习惯了,他可能给自己的谎话骗了,却反而骗不了别人;中共当局就属于这类。 去年下半年以来,不断有人警告中国经济过热。今年四月,中国总理温家宝终于按捺不住,承认经济过热须要降温,祭起所谓的“宏观调控”,实际上就是用行政手段阻止某些投资。例如,号称占地九千四百亩的江苏铁本钢厂,已经投入几十亿人...
美国的能源巨人恩龙(Enron)公司账目造假,事迹败露后的破产威力强大,损失高达九个九一一事件,且余波荡漾,迄今未衰。由此可见商业背信比恐怖攻击更恐怖。台湾最近异曲同工的博达案到底损失多少?以国人相较于欧美令人质疑的诚信与守法程度,恐怕算也算不出来。
中国因为局部投资过热,导至能源短缺,各地严格限电,特别是台商聚集的地方,有开五停二(每周供电五天),也有开三停四的。许多台商在停停开开间,供货不及,订单流失,甚至遭受罚款。有些台商高唱归去来兮。其实,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可能只是警告,更大的灾难还等着呢。
美国恩龙(Enron)案翻版的博达案,像一颗炸弹投在台湾。我们不谈它的责任归属,只谈它的本质。可以说,博达案就是经营者把公司财产淘空,三、四万小股东像羔羊一样任人宰割。
中国经济过热现象严重,总理温家宝与国家主席胡锦涛先后提出警告,各级政府相继降温,提高利率与存款准备率、冻结资金、紧缩银根。与此同时,世界各国的中国热也在降温。台湾因为对岸的军事威胁,政府深怕经济依赖过重,积极辅导业界分散投资到印度、中南美、东欧等地。无独有偶,中国的其他邻国也陆续降低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媒体给社会印象最错误的,就是中国经济一片大好!它最严重,是因为台湾经济受它影响最大(其实全世界经济都受它影响)。 实质上,中国经济根基腐蚀、早该破产;但表象上,却有八、九个百分点的成长率。能够营造出这种表象,是中国经济真正最大的奇迹。
我遇到有些台商对中国自信满满,谈起中国都以为了如指掌。其实,中国是一个极其封闭的社会,一般人看到的只是几个橱窗城市或旅游景点,岂止外人难以捉摸,连大陆本地人都很陌生。从陈桂棣与其夫人春桃女士最近出版的《中国农民调查》得到的反响,可见一斑。
政府腐化导至环保不保,这是个常识。理由很简单,因为环保通常涉及政府主管的山川地矿。平常,腐败的官员根本不管这些资源,因为无利可图;而当这些无主物可以谋利时,又会变成他们变卖炒作的对象。无视他们的存在或短利滥用,结果都会造成社会沉重的环保负担。
1989年六四之后,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中国知识分子留在国内的不多,何清涟女士是其中之一。她留在深圳悄无声息地做研究,1996年8月本书初稿完成后,作者周游北京等五省市九个出版社长达一年半之久,虽获得编辑赞赏,但最终还是没有人敢替她出版。
喊陷阱的不是台湾人,是出生于湖南的中国女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她喊“陷阱!”并不是专门喊给台商听的;不是,她是要向全中国人大声疾呼的;更正确的说,是要警告中共政府的,因为这些陷阱正是中共官方布下的,解铃还须系铃人。
中国神舟五号载人太空船上天后,新华社十月廿四日社论中披露,直接参加载人航天工程的单位有110多个,其他涉及单位达3,000余家,整个项目雇用工程技术人员超过10万人。对此,欧美日都有反应。日本社会普遍反省,中国有钱发展太空事业,为什么每年还要对它提供长期低息贷款、经援。法国媒体呼吁北京拿出勇气改善人权、政治与社会条件,不要在这上面花大钱。
人民币升值的热门话题,还持续热卖中,但似乎逐渐有了共识。有人可能不同意,但这些共识包括:人民币汇率大约低估了15%;短期内不会升值,但不能长期撑下去。一般情况下,这应该是合理的预测。只是,世事难料,SARS会不会重来?如何重来?都可能推翻整件事。本文要从另外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中共不让人民币升值的真正原因何在?以及,它代表什么意义?
针对林晓凯遭秘密拘留一事,台湾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清溪表示,中共一向宣称经济大幅成长,且因“神舟五号”发射成功而喜形于色,但此时发生林晓凯遭秘密逮捕及拘留的人权丑闻,实在是一种讽刺。
共有约 5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