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
杨天水不久前曾经连续发烧一个月,随即被查明患有结核性肠道炎、结核性腹膜炎、糖尿病、肾炎,已入院治疗一个月又20天,目前非常危险。
“让我死在监狱外面吧!”这是王荣清从狱中写出的信里哀求家人的一句话。我听王荣耀说给我听时几乎留下泪来。王荣清面对森冷的监狱围墙和冷酷的专政机器,以及正在扑向自己的死神,想的并不是活命,而是想要呼吸一点自由的空气,想要死在监狱外面,死在自由的阳光下!这是多么卑微的哀求!难道我们连这样的要求也满足不了吗?
共产党人有一本书名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的主角保尔.柯察金最后被炼成了一块没有思想、没有灵魂、自觉自愿的驯服奴隶,这样一块废钢铁竟然曾经是全世界许多人的偶像。
从16岁我有明确意志开始,我就自然而然的一步步走上了反抗共产党黑暗专制的道路。开始还隐蔽一点,含蓄一点,23岁之后就确定了一生的道路,开始大胆行动了。比起老一辈反革命,我还是幸运的。自从1979年邓小平执政之后,在民主力量的冲击下,共产党对民运还是不得不一步步放开放松的,虽然这个过程很缓慢,虽然我们付的代价也很大。
6月4日夜,北京血腥镇压的消息传来,我们怒不可遏,彻夜总动员。5日上午,我带领数千人冲进市委大院,我下令把大花圈挂在主楼正中央,然后在主楼广场召开追悼六四英烈的大会。我和汪挺发表了演讲,我在演讲中指出:“李鹏一伙已经表明他们的顽固立场,未来的斗争将是残酷的和持久的,我们不能束手待毙,必须加紧建立有战斗力的自卫组织,在敌人把枪口对准我们开火之前,拥有足够的自卫...
   哪像这里,什么都没得说,只能像条狗卷缩在臭气熏天的角落里,连水都喝不上,纯粹是人间地狱。
我们挑选张林先生繁体版《悲怆的灵魂》部分章节,以便读者能够管窥他思想的勇敢和深邃。除非一个人由于感情因素或者智力不够健全,否则他就会被张林深刻的思想和敏锐的视角所感动:
今天(3月16日)早晨8点钟,我和王庭金先生去了蚌埠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因为昨天他们告诉我们,让我们今天去拿关于张林的法律文书。昨天我们带着几分迎接张林出狱的希望已经去过一趟了,因为到昨天为止,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刑事拘留已满一个月。可是昨天我们并未见到张林,国保支队的人只是让我们今天再来一趟,等待答复和接受相关法律文书。我们问张林一案的主要办案人员,现在张林...
只有大型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才可以领到一些生活费,而且时间也不长,只有两年左右,然后就必须自谋生路;而绝大部分中小企业,特别是集体企业的工人,下岗之后,经常是一无所有。所以大部分下岗工人,是没有生活保障的。
自从中国大陆被共产主义邪灵附体以来,魑魅魍魉尽出洞,山河蒙尘、生灵涂炭。仁人志士虽竭力抗争,但都如同寒夜灵火,转瞬即被戗灭。
一个壮汉可以力举千斤之鼎,一头大象可以推倒一栋房子,一艘巨型油轮可以把50万吨原油运载到万里之外,一个原子弹可以毁灭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然而,在地球上,在人世间,比所有这一切更有力量的,还是人类的语言!
张林﹐1963年生﹐民运人士﹐独立作家。我叫方草﹐全名方曹芳﹐是张林的妻子。
我没有去过北大荒,只是从两本书知道那个地方,一本是无耻写手梁晓声的《今夜有暴风雪》,描绘了一群狂热信奉毛泽东思想的共青团员,一群野兽般的宋彬彬一类的愚昧青年,满怀雄心“壮志”,在北大荒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死伤病累累,剩下的逃回北京的“悲壮”故事。
摩门教曾经被视为邪教,但是它现在已被世人容忍,正在逐渐进入基督教主流教派的行列。我不是摩门教徒,只是在美国时曾经短暂地接触过它。按照我的理解,摩门教其实是一种更新的新教(基督教)。因为人们现在所称的新教,其实已有800年历史,已经很老了。
看来12月26日,的确是个不祥的日子,是个魔鬼的日子,尤其对于中国人而言。因为这一天正是“毛诞日”,也就是东方魔鬼毛泽东诞生的日子。很明显,对于人类而言, 这是一年当中最不吉利的日子,是大凶日。
12月24日,平安夜,晚上7点左右,杨天水来电,匆忙告诉我,杭州公安局石桥派出所的四个警察,突然闯进他租住的民房,让他不要再出门,一会儿杭州国保支队来人要与他谈些事情。
中共好比一个大土丘,虽然强大,却一直十分劣质。在毛泽东时代,中共政权靠共产主义谎言和不断加强的野蛮控制以及血腥镇压维持政权;在邓小平时代,则多半是靠前期积累的惯性维持政权。在惯性维持不住,如89年民主运动兴起的时候,也是完全靠镇压维持住了政权。
在中共所有的恶法之中,劳动教养制度无疑是最荒谬、最残酷的。中国各地方政府不经法庭审判、甚至无须任何证据,就以行政命令把一个全权公民突然抓进劳教队,剥夺一切人身权利,然后长期施以殴打、强迫劳动、残酷虐待。劳教人员在劳教队的实际处境,简直就象奴隶制时代苦役营里的战俘一样,连生命都没有任何保障。
当我在杭州武林门广场看到陈龙德拄著双拐走向我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在美国的时候,仅仅听说他在狱中不堪共产党人的围攻羞辱,愤而从二楼跳下,摔断了腿,却没想到他受伤如此重,按照军队标准,他无疑是一级伤残。
2003年,因为没有随身携带暂住证,孙志刚遭到广东当局野蛮的、反复的殴打而致死;在此之前不久,25个没有随身携带暂住证的外地人被广东民政局锁在囚车里活活烧死,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惊闻作家师涛被捕,我和天水急忙致电师涛家中询问详情。从师涛太太口中,方得知师涛已于11月24日即被长沙国安局刑事拘留,现在被关押在湖南省国安局看守所。
那天我抱着孩子去买菜,遇到路口堵塞。站在我对面的一个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她是那么肮脏,浑身都是黑污,脸上也是黑污,简直像是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垃圾人。唯一能让人一眼看出她是个女孩的特征,是她的长发、小辫,还有她那乌黑闪亮的大眼睛。
共有约 18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