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
二十年来,尽管中共不惜代价,不遗余力镇压、打击、围堵,法轮功不仅依然日益壮大,而且弘传全世界,并且逐渐开花结果,有了越来越多的同盟军。
世界上超过700万人口的城市比比皆是,起码有50个以上,但是从来没有两百万人同时上街游行示威的记录。
6月9日百万港人大游行之后,香港青年继续抗争,当晚包围立法会,与港警发生激烈对抗。
人们都在厉声抗议中共步步紧逼香港人的野蛮行为。
除了邵俊牧师和磐石教会的一些弟兄(应欣、耿瑟、李世雄、张林)和杨国英姊妹举行纽约纪念64三十周年图片展,以宁先华、张林为首的纽约民主力量,一个月来还全力筹备6月4日晚上6-8点钟的集会及游行示威。 一般认为,纽约是海外民运力量最强大的地方,拥有数量最多的民运人士。但是三十年来居然没有组织过一次像样的游行,这让新生的民主力量难以容忍。我们决心尝试新的活动...
64三十周年图片展的主要意义,也就是在提醒世人,不要忘记中共的残暴本质。
自从64图片展开张以来,我平均每天都花6小时做义工,守护展台,早晨帮助搭建展台、晚上拆除,以及向参观者介绍情况。
看守所的近半数刑事犯,尤其黑帮罪犯,都是惯犯,甚至是终身职业犯罪。
中共媒体都是共产党的宣传工具,根本不会如实报道中国社会的犯罪状况。只会长年累月给中共歌功颂德、愚弄民众。
反抗残酷虐待者,往往是刚入狱的人,因为他们还有一点理智,宁可被痛打一顿,也不愿自己把自己弄残废。
而且我独特的苦难经历,也是一笔精神财富,足以给期望中国民主进步的人们,一些有益的启发。
直到9点钟,武警才过来解开我们的绳子,我们已经毫无必要地被五花大绑9个小时。
从蚌埠市老第一看守所搬到新第一看守所,是我受尽苦难折磨的16年囚徒生涯中, 最痛苦的一段经历。
我蹲过的十几个中共每个看守所都有几大杀手,性格暴躁,经常打人。
所以看守所,居然成了中共警察的赚钱机构。
1989年6月15日,我第一次被关进泗水桥看守所, 时隔15年半的严冬,我又一次被关进这个人间地狱。
又一次被关进中共人间地狱, 每天度日如年, 每时每刻都痛苦不堪, 更让我绝望无比。
2002年12月中旬,有一天我被叫到国保办公室后,有两个陌生人进来找我谈话。国保介绍他们是广东省公安厅的。
既要继续推动民主运动,又要尽可能避开入狱危险。常常使我处在两难之中。
没想到一个月后,我就第七次锒铛入狱,再也没有机会与杨天水并肩作战。
我一生都在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奋斗,恰恰我失去自由的次数还最多。
二十年来,日益壮大的法轮功正在赢得全世界人民越来越多的尊敬。
如果文革是十年浩劫,土改则是更深重的族群大劫难。
北约不仅应该发展南太平洋国家成员加入,还应该向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扩大,吸收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印度,从而成为覆盖全球的政治军事力量,取代联合国。
中共国连环大爆炸,实际上也是向中国人民提出的明确警告:中共已经来日无多。
中国城市这些年已经盖了太多的房子,而城市经济却正在衰退。
很多年前,中共就已经知道,中国污染已到可怕境地。
不久前,出于对穆斯林难民大量涌入西方的不满,有人闯入新西兰的穆斯林清真寺,屠杀了几十个穆斯林,制造了一起恐怖惨案。 正当许多人感到悲伤之际,中共却兴高采烈,认为这是一个推动伊斯兰世界与西方走向更激烈对抗的大好机会,不可错过! 中共驻新西兰间谍系统,立即进入高速运转模式,大量约见亲共华商组织的头面人物,许以金钱支持,照顾他们在中国的生意,全力推动他...
根据网络传播,现场至少有23座厂房被大爆炸摧毁。
成都七中其实只是成都所有大学、中学、小学的缩影。
共有约 32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