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山
中国外交正逢多事之秋,对印度软硬拿捏困难,算是一大难题。
作为一个绝对专制的共产体制,现在中共可行的政策空间比别的国家更小,所以如何与美国打交道,恐怕将是北京未来十分头痛的问题。
7月19日,美中高层经贸会谈在华盛顿举行,20日,双方谈判结束之后,却取消了原本的记者会,也没有任何声明。不少分析认为,这显示美中双方就平衡贸易赤字的谈判破裂,大家不欢而散。随后,美国对华贸易紧缩的声音开始升温。
中共所沿袭的专制体制本质是一个人治体制,而不是法治体制,因此还必须依靠一个绝对权力来执行体制运行的工作。
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六十多个,重要国家二十个,哪个都得罪不起。未来北京如何玩转这个一带一路,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游戏。
因为专门沽空中国概念股而闻名的美国浑水公司,近日再在香港引起了轩然大波。这并不令人意外,因为香港已经成为中国企业浑水摸鱼的重要市场。虽然浑水公司的行动令不少中国企业蒙受损失,但即使是中国官方的媒体,也鲜有对该公司大肆批判的文章。原因其实很简单,第一是那些被质疑造假的企业大多是民营中小企业,而且确实存在许多可疑的问题;第二,当局大概也乐意看到浑水公司担当清道夫...
中共19大预计将在今年最后一个季度举行,届时该会议不但将成为中国人关注的一大议题,对全世界,尤其是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也将产生极大影响。
北韩核武器对中国本土的威胁绝对不能忽视。
由于历史的原因,香港社会具备非常多中国大陆所不具备的特点。
习近平返回中国之后,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开往日本海,中国派出数万军队接近中朝边境,而北韩则要继续核试验和洲际导弹发射。一时间朝鲜半岛战云密布。
时势拆解专栏领到《大纪元》编辑的指令,希望写一篇关于习近平和特朗普会面的分析。但“分析”一词,具有相当学术的意味。笔者自以为,当前中国大陆以及国际局势错综复杂,而圈外人掌握的资料却十分有限,大家群起而“分析”之,大多牛头不对马嘴。起码对于在下来说,大部分的分析实际上是瞎猜,鉴于必须用个书面语言,所以姑且用“习特会猜想”为题。 元首会面,应该会以双方的利...
澳洲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负责人冯崇义副教授,最近被中国有关部门“边控”,禁止离开中国。
香港特首选举前夕,有关“中央不任命”的各种说法甚嚣尘上,并且直接针对具体的候选人,有名有姓。
中美之间的对抗关系,将首先在贸易方面体现出来。美国因为有很大的贸易逆差,反而占据了优势。中国政府心知肚明,因此才会小心翼翼慢慢试探。
中国针对乐天的官民配合戏码,实际上凸显了中国在外交上无能为力的现状。
如果没有梁振英和中联办联手炒热的“港独”问题,港澳办和中联办早已查到沸腾了。这个当口,能把明显是江曾派系的梁振英塞进政协担任副主席,岂非自讨苦吃,自废武功?
去年底,一直以来在上海这个“金融中心”风生水起的资本大鳄徐翔被判五年徒刑。今年初,另一位中国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人物肖建华,由于传出被带返大陆的消息而导致舆论哗然。
美国人现在终于同样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们所面对的战争威胁,不仅仅来自中东的极端恐怖主义,同样也来自中国。所不同的,是中国没有发动直接的军事对抗,而是在经济、技术、政治、文化上等所有领域上采取敌对行为。中国军事“战略研究专家”还为此写过一本书,叫做《超限战》。
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一职,全球关注他是否会兑现竞选时的承诺,立即采取各项各国极为担心的政策。
如果继续抱着共产主义去全球化,别说六十年,估计五六年时间,世界上另外的三分之二就会醒悟。一个包裹着共产主义的全球化,将是寸步难行。
近年以来,由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崩溃,中共面临着十分严峻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危机。在中国大陆,共产主义不但老百姓不相信,官员不相信,甚至连党内高官也绝不相信。
熟悉中共官员讲话,或者是熟悉《环球时报》的人,对这种争论的方法都不会陌生。对他们来说,不同意具体政策措施的人,只要稍有异言,几乎是立即就会被贴上“反华”或“境外势力”等敌人的标签。
对香港人来说,宁愿要一个不民主的制度,也不要一个虚假的民主制度!因为有坚硬外壳的动物,里面一定没有骨头。
1972年,尼克逊访问中国之后,美国和中国开始逐步恢复接触,并随之在一些重大国际事务上进行合作。当时中美合作的第一要务,是对抗苏联在全球的扩张,此为中美合作的基础。
聂树斌一案终于翻案,已经被处决21年的聂树斌,被宣判无罪。这个案件令人拍案惊奇,还不是因为聂树斌家人终于摆脱了亲人强奸杀人的罪名,而是过去十多年来该案的辗转周折。
川普在竞选美国总统时,最重要的一项誓言旦旦,就是要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川普认为,现行国际贸易对美国不公平,他发誓改变这一现状,即使要重新架构世界贸易组织也在所不惜。
梁振英当局过往几年政绩乏善可陈,唯一可以拿出来说事的就是打击“港独”。所以他见到习近平,大概会以此来进行显示性的“汇报”。
张晓明为民建联筹款,一幅书法“度德而处”四个字,拍出了1,880万港币的高价,平均每个字470万。
有一个值得留意的数字,即双十一这一天的“跨境消费”,美国、台湾、日本都排在前面,但却唯独没有香港。
凭借对中国历史的熟悉,我们早就预测,“港独”将成为梁振英的救命稻草,只有“养寇”才能“自重”,才能从中央政府那里要来更多的支持,更多的资源。这种游戏,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记载中比比皆是。中央帝国的不少强大皇权,却也都是被这种游戏,挖空了根基或者整个震垮。
共有约 18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