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
迎新送旧的年关,又出了一则令人拍桉惊奇的趣闻。一个叫王福重的著名经济学家在广东卫视《财经郎眼》节目中谈雾霾,观点奇特新颖,一句话概括——“北京倒霉在生活在穷人中...
南水北调工程通水以来,大量争议集中在水价上,换句话说,就是这个史无前例的跨流域调水工程在经济上是否可行,是不是赔本买卖。其实主导工程的专家学者们早就知道这是个赔本买卖,
今天,在《看中国》网站上看到一篇报导,题目是《触目惊心 东海鱼已绝种 我们是否快灭亡了》,首先是6张照片,成千艘东海渔船密集停泊在港口,集体趴窝,因为海中已经无鱼可捕了。
席卷中国东部的大雾霾刚刚过去,又出了一条大新闻:江苏启东16名环保示威者被判刑。启东市法院对16名参与去年7月反对造纸厂建造排污口的示威者以“涉嫌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分别判处一年到一年半有期徒刑或缓刑。消息一出,网上骂声不绝。
八月中旬,南方新闻网报导了一则关于滇池水污染的消息,题目是《滇池治理近20年投入逾百亿资金水质依旧遭质疑》。其由头是,几天前,有关部门在滇池保护条例中加进了收取生态保护费的条款,引起舆论大哗。记者形容“如投入滇池的一块巨石,浪花四溅板砖纷飞。”
人们讲起生态入侵,一般都是指防范不严密,某个物种悄悄地进入国境,形成扩散。但是巴西龟对中国的入侵,却完全不能使用“入侵”两个字,是自找的。
最近11月份的这次笼罩半个中国的雾霾,引发了大量的议论。美国华文报纸《世界日报》引述大陆《工人日报》的一篇报导,题目是“中国空气污染比核辐射还严重”。文章指出,国际通行衡量空气污染标准是测量每立方米空气中所含悬浮粒子,世卫标准是每立方米20微克,但中国只有1%的城市居民生活在40微克的水准以下,58%城市空气中的微细粒子更在100微克以上。而目前中国国家标准...
笼罩中国东部的大雾已经消散了,但是由此而引发的争论还在继续,而且从网上争到了报纸上。
最近世界银行警告说,不断减少的水供给将激化中国的贫富矛盾、城乡矛盾;如果不大力改变用水方式,在未来的10年里,将有数千万中国人成为环境难民。
耶鲁大学有一位经济学教授叫陈志武,曾经在北大的一个演讲中谈到有毒的黄鳝。他转述了一位中国科学院环境研究所知名学者对他的一番话:“你们知道如今的黄鳝为什么长得这么快吗?就是因为饲养者用了激素,人吃了黄鳝,激素在人体内七、八年还发挥作用。”听到这话之后,吓得那些与会学者们再也没人敢吃黄鳝了。
十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从癌症村走向癌症河》。据当时我能查到的资料显示,中国700条总长10万公里的河流,被严重污染而不能饮用的河段,按中国的标准、按保守的说法,大约已经占了70%以上。
地下水的情况,所有的人都很关心,因为这是人类基本生存条件中最基本的条件。地下水与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以至于整个民族的生存,都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
最近云南陆良县铬渣污染事件,成了一个大新闻。从国家总理、环保部副部长,到云南省各级政府部门,都在密切关注、并且追究责任。
最近一个时期,长江中下游出现了极端反常的气候。先是50年不遇的大旱,旱得长江成了一条水沟,航运中断;中国最大的两个湖泊,鄱阳湖和洞庭湖,湖底裸露,可以走汽车,长出了一人多高的荒草,还可以放牧牛羊。紧接着这两天暴雨、洪水成灾,许多地区直接从大旱转变成大涝,就跟按了个电钮一样。
25年前的4月26号,前苏联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核污染遍及欧洲。在这个纪念日,乌克兰、俄罗斯和世界上多个地方都有纪念活动。当然切尔诺贝利当地没有纪念活动,那里至今还是一座被废弃的死城。人们只能在切尔诺贝利附近的小城斯拉夫蒂奇点燃蜡烛,把鲜花敬献在那些当年为了拯救人类而英勇献身的牺牲者的遗像前,在核电站发生爆炸的那个时刻,教堂敲起了25响钟声。
我们所继承的地球,是一个山清水秀、土地肥美的地球。直到我这一代人,在青少年时期尚未听说过什么足以改变我们生活的环境灾难,什么艾滋病、毒肉、农药超标蔬菜水果、地下水污染,等等。也就是说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怨恨祖先的,他们不仅生养了我们,还给我们留下了可以用诗歌来赞美的大自然。
连日来,日本大地震成为世界头条新闻。随着抢救行动的顺利展开,社会逐渐恢复安定,现在全球的视线集中于核电站事故。
新年通常是带给人希望,让人充满信心去憧憬新生活规划新人生。然而, 刚刚进入2011年才12天,广西师范大学就发生跳楼自杀事件。元月十二日早8点左右,广西师范大学外语学院一个青年女教师从该校育才校区的教学楼上跳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死者是一名聪明美貌极富魅力的青年女子,如果不是生活实在无望到了极端困难的境地,她怎么会选择在一个冬天里最寒冷的一天用自己美丽的身...
最近看到一篇报导,“中国地下水污染严重,污染治理需千年”。这题目就叫人眼前一亮,里边有一个关键字——“千年”,污染治理需要一千年。
坎昆气候会议结束了。在东道主墨西哥的大力推动下,尽管有种种复杂的分歧,还是达成了比较积极的成果,全世界关切气候灾难的人都松了一大口气。
据出席乌鲁木齐“陆海统筹、海水西调高峰论坛”的专家学者们说,西北地方降雨量多寡取决于三个充要条件:一是西风带;二是高山冷凝系统;三是水汽供应源。
南水北调工程试图把南方的水引入北方,已经遭到了强烈的质疑和反对。但他们手中有权,又有银行做后盾,早就开始硬干了。最近,又传出一个更加宏伟的梦想,不是要调淡水了,而是要“海水西调”。把渤海的咸水、污染水引入新疆干旱地区,化沙漠戈壁为良田。咋听起来像是搞笑,但人家很严肃,召开了全国性的会议,大张旗鼓地造舆论。10月5号在乌鲁木齐召开的“陆海统筹海水西调高峰论坛”...
半个多月前,上海报出一条极有意思的环保新闻。上个月20号上海浦东举行了一个盛大的颁奖会,这是世界造纸业巨头金光集团APP的第四届“金光印艺大奖”。 绿色和平的中国分部向活动主办方金光集团APP颁发了一个特殊的奖项,“金锯奖”,意思是你们的油锯厉害,锯倒森林无数,在毁灭森林上做出了杰出贡献。实际上是谴责金光集团在过去三十年里从未间断的毁林行径,同时督促金光集团...
前两天,10月17号,英国《卫报》一位名叫华衷的记者,写了一篇报导,题目是《中国崛起苦了环境伤了人》。文章开宗明义地说:“从外汇存底到最快的铁路,崛起的中国拿下多项世界第一。但发展带来的环境灾难、消费者的毫无节制,也使中国可能成为全球环境灾难的引爆中心。”
今日之中国是一个魔幻的国家,各种匪夷所思的怪事如雨后春笋、生机盎然。上周我向各位朋友报告了湖北省咸甯市和黄冈市大规模的前所未有的毁林现象。山清水秀、好好的天然林,放一把火烧得精光;然后再栽上用于造纸的速生林。这种破坏生态环境的怪事,居然还是政府部门强行推动的。网上骂声一片,原来是官商勾结,背后有利益关系。
舟曲特大泥石流灾难发生之后,人们都在探寻灾难发生的原因。在言论不太好控制的互联网上,线民们交换了当地的即时消息、调查报告、搜索到的相关档和资料,总结出了三个主要的原因,即疯狂修建水电站、不加节制地开矿挖掘、和对森林植被的毁灭。进一步的结论,自然是人祸。
今年汛期以来,长江、汉江洪水夹击武汉。武汉一度告急,但三峡大坝却多次置长江下游的安全于不顾,以每秒4万立方米的流量大量泄洪。
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先生介绍了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的结果。然后表示,根据发达国家走过的路来看,人均GDP为8千美元的时候,污染达到峰值、之后开始下降。由于中国走的是不同于发达国家走过的经济发展之路,所以中国污染有可能在人均GDP为3千美元的时候,将出现峰值、之后开始下降。
不久之前,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先生说,根据发达国家走过的路来看,人均GDP为八千美元的时候,污染达到峰值;之后,开始下降。
4月20号晚上,英国石油公司墨西哥湾的叫做“深水地平线”的钻井平台突然发生爆炸、并引发大火,造成了11名工作人员死亡。漏油事件所产生的污染大大地超过了最初的估计,极有可能超过1989年发生在阿拉斯加州海域的埃克森漏油事件,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原油污染海洋事故。
共有约 15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