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渊
有人拿法国总统尼古拉斯.萨科齐(Nicolas Sarkozy)与拿破仑相比,不仅是因为他们都长得短小,还因为拿破仑来自外岛科西嘉,萨科齐的父亲保罗.萨科齐来自...
上古文献里有不少汉语语义很明确的族名,如“山戎”、“林戎”、“犬戎”等,后来这些汉语族名反而在汉语世界里消失了,这个怪异的现象只能用“中原人类的祖先是戎狄的同类”来解释,上古中原曾经有过汉语(雅言)与戎狄语言并存的时代,这些族名是从戎狄语言意译过来的,汉语后来占了上风,中原语言一元化了,多语的明白人没有了,族名就只取音译了。汉代“乌洛浑”出现后,“山戎”就消...
大概是从十几年前开始,中国的毒品泛滥,世界各国的缉毒行动也聚焦到中国云南地区,毒源是在与云南省镇康县比邻的缅甸果敢地区,那是金三角最北的一角。近日‘果敢’又开始扬名。缅甸政府军把‘果敢民主民族同盟军’和它的领袖彭家声赶出了果敢,数万民众逃进中国。果敢是讲中国话,用人民币的地方,因此引起了中国人的关注:果敢究竟在什么地方?
最近美国经济停滞、通货膨胀,有不少‘爱国者’以为美国时代花落花去,中国崛起已经到来。而美元贬值的同时,国际原油价格节节升高,中美间的一场‘资源竞争’的恶斗已经开始,却很少有人预测它将对中国产生的后果和结局。
四川汶川──青川──北川或“龙门山断裂带”地震造成中国人民生命财产巨大损失,而且还给世界社会带来一个问题:天灾中有没有人祸?一些中外科学家指出,这次“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是震央映秀镇附近紫坪铺水库的近年建成和蓄水,那是岷江上一个库容十一点一二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而且偏偏是瞄准建造在龙门山断裂带上。过去几百年里,龙门山断裂带附近已经发生过多次七级以上...
“人民币究竟应不应该升值呢?”前年我写过一篇文章,说自己在“沃尔玛”化了二十九美元买了一台中国制造的微波炉;而把它的价格提高到五十九美元,销路或许会更好。美国逼人民币升值,对中国的“崛起”很有贡献,但一年前共产党还认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美帝事事包藏祸心”……,而今升值却见到少事多益、利国利民的实效。
中共整肃陈良宇的事态,并没有完全按照预先的计划发展,对胡锦涛“反腐肃贪”的叫好声,只持续了几天,继之而起的是对无章无法的“党内斗争”的批评。最近,坊间流传着一份《新华社内参:陈良宇言论选编》,它揭露了中共党内的问题,又表现了陈良宇的性格。因此《选编》迅速吸引了海内外的读者,于是陈良宇的问题,究竟是“经济问题”“生活问题”,还是“政治问题”?也就浮上了台面。
胡锦涛结束访美后,已经抵达沙乌地,开始亚非四国之旅。他就任国家主席后首次正式访美,虽先由铁娘子吴仪砸下一百六十亿美元铺路,结局似乎不如预期,最多只做到各说各话,对中美间相互沟通,并无裨益。(应可证明中华民族站起来了,学渊评)
重新出山的前民运领袖人物万润南先生,也是有过一次良好交往的朋友,他在十多年后的一番思想袒露,却非常使我失望。他借刘宾雁先生的话,说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小毛泽东”起了一篇《和共产党“分道扬镳”》文章的头,最后落实到“和共产党分道扬镳,不仅需要巨大的道德勇气,还需要足够的政治智慧”的尾,他说:
学渊评:最近连战偕夫人去北京,说自己有“宾至如归”感。说来连战果真有爱国统一之心,十年八年前就应该努力了,就不必今天才说这些“老大徒悲伤”的sorry话儿。对前途有希望的人是不会希罕这种感觉,只有过气失意人物,如杨振宁宋楚瑜才会有的。马英九要能当上台湾总统,下了台也不会去“宾至如归”的;要去,一定是总统落了选。这就是北京的统战成果——“过气人物•宾至如归”。
学渊评:我们这个民族不但不行,而且很固执。前清张子洞们提倡“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后毛泽东时代邓小平们搞“有中国特色的……”等等,至今中医还是阴阳五气,政治还是靠阴谋诡计,只要听说是“有中国特色的”,就一定是没有特色的,没有创意的,而且还是乌七八糟的。中华民族是一个完全走错了路的民族,今后两百年有没有希望,还是问题。
学渊评:反日运动是胡锦涛制造的,大概更没有疑问了;否则为什么要出一个题目来给自己解套呢?官方等于绝交,于是又回到田中以前的时代,民间交往。其实对台湾也是一样,民进党上台,就一切不谈;等到陈水扁废统了,就都可以谈了。当然,日本也不是省油的,小泉马上还了胡锦涛一个嘴巴。为了祭拜神社,不惜小题大做,是原则,还是偏执?这回访美,为了级别纠缠不清,中国让这样的劣质人物...
有云: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四九年前共产党以自由民主的谎言骗得了人心,尤其是许多渴求西方民主的知识阶层,得了天下;现在以权力和经纪利益收买了官僚和“知识精英”的“心”,还在维持着这个“天下”。
学渊评:最近,不仅有朋友在美国做中国木地板生意,还有一个朋友开始卖竹地板,价格之廉,令人不可置信。今见当美国谈论世界森林的死活问题,但中国研究的是中国人的生存权问题,究竟是木头重要,还是人头重要?那是各有见较。总之,有中华民族这个无孔不入的人类群体,不要说鸡猫鸭狗要吃光;小平同志的硬道理解放了这个穷凶极恶的民族,巴西印尼的热雨林也要光秃秃。杀世界之鸡,取全球...
学渊评:我们想知道的是中国究竟有多少人?但政府说“少生了四亿”,张维庆主任还说中国“只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完成的人口控制目标”,这是不是牛皮?“计划生育委员会”是个“差数委员会”的,当然他也可以说少生了八亿,十亿,反正是没有户口的“虚人”,都是随便他说的。我过去有一个缩小了的估计,说中国的人口是十五亿到十八亿,但前些日子遇到一个到中国出差回来的洋人,他说一个...
学渊评:据说搞民主宪政,中国就无法安心走“以人为本”的康庄大道,就要走入印度、拉美贫穷、落后、动乱的死路,现在有中国医疗分配“最不以人为本”的数据,大大落后于印度拉美的证据。共产党有辩词如“人口太多”,但“资金不足”却是再也说不出口了。钱到哪里去了?都买了美国高价低利债卷,去帮助富国过日子去了。
最近郑必坚非常得意,他究竟是一个陈伯达式的“白痴”,还是一个翁同和式的“帝师”,还待我们刮目相看。至于下面这篇文章说,“党校常务副校长郑必坚”的官阶“跟……[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也算是‘对等’”,就很象前清政府李鸿章、张子洞部下的官本位思想了,对共产党的颟顸,我们不必在意,但这文章倒是值得分析的。
学渊评:《多维博客》已成内部交流局面,留的王希哲牛乐吼做“敌对分子”的门面,其他外人很难参与了,于是也可谓《多维留客》或《多维逐客》,“博客”是万万谈不上的。不过寒竹君的文章可谓佼佼,不说完全同意,但思维理绪都可取。
台湾独立的实质已经存在五十多年,台湾问题“现状”就是“独立”,陈水扁“废统”,并没有改变现状;解放军打台湾,却是要改变现状的,这就是美国的利益和立场。许多主张统一的中国人,头脑里也开始“精神废统”,马英九龙应台类以为,专制就无法统一,有好日子不过,为什么去当专制主义的家奴?
《人民日报》终于站出来了,立场坚定地反击“驱张运动”了,证明胡锦涛舍弃“驱张”战友,反而去收编张德江们了。对“驱张运动”,我曾经有一些负面的评论,但并不是反对整肃贪官污吏,也不是要与某些媒体过不去,而是想指出共产党的制度是不可能不“保护干部”的,胡锦涛更不具备“斗争性格”。他整肃“意识形态”如“冰点”有胆,整共产党的根本问题却不得要领。
(多维新闻网)据星岛日报(“二流”左派媒体)报导,中共“左派”精神领袖邓力群推出回忆录《十二个春秋》,“还历史本来面目”。一名通读全书的权威人士,将邓书对中央领导人的针砭概括为“恨赵(紫阳)、贬胡(耀邦)、怨邓(小平)、颂陈(云)、感宋(任穷)、扬李(鹏)、抬(胡)乔(木)”十四个字。邓力群刻薄评价赵紫阳,同时透露赵在六四事件之后接受专案组组长王任重问话时...
学渊评:西方奉献给中国金融资本,中国掠夺世界的发明智慧;如果这能给中国人民带来首创精神,或许也是一种替代……但是奉献给专制主义,换来的只是虚荣和仇恨。另一方面,中国消耗全世界百分之四十的钢和水泥,它的产煤量就更可怕,每年十六亿吨(平均每人一吨),它滥采滥掘,每取出一吨煤炭,就有几吨的资源失去开采的可能和价值,因此中国的煤炭资源正在以极高的速度耗尽。这是中国对...
学渊评:李大钊是舍性命求自由的共产党,与贪财专制的共产党,是此一时彼一时的人事了。今天《亚洲周刊》才说了胡锦涛对“六四”问题要“软着陆”了,而中宣部却对“冰点”要“硬上弓”。老么兄可否指点迷津:中宣部与胡锦涛的关系是什么?免得我们又要上“两面派”的当了。
学渊评:团派香港喉舌《亚洲周刊》前有报导说,“胡温为落实责任政治,准备对滥权的地方诸侯施铁腕,也意味‘江系人马’张德江将提前结束政治生命。”现在又一喉舌《星岛日报》出来辟谣,说“胡总曾于二○○三年四月和去年上半年两次到广东考察,对张德江和广东省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
注:陈丹青于八十年代初曾被国中同仁认为是当时最具才智的青年油画家,后出国留学。在海外定居多年后回国。一年前辞去清华大学教授时再一次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与尊敬。以下为他著文谈归国感想。(魏京生基金会)
学渊评:数字是可大可小地“稳中有升”了,闹事性质则是朝“流氓化”发展了。官式新闻本来是要唤醒官家的注意,但说得太真了,世界刁民舆论就太哗然了;说得太少了,中国贪官污吏们就太放心大胆了。如果让蔡京、高俅们造消息,北宋王朝就“平安无事”了。
《史记•五帝本纪》是口传的故事,中国人自引为“炎黄子孙”,是“三皇五帝”带来的荣耀。因此,这些传说人物是否真实可靠?自然是我们骄傲中的隐忧了。
任何社会都有不平,都有人抗议不平,问题在于当权者如何回应心怀愤怨的民心。是致力消弭不平?还是一味压制?不同的做法,决定这个政权的整体形象、施政方向及未来走势。
我曾经说北大、清华比不上美国的任何一所州立大学(指主校园main campus),引起了一位北大校友的反感。事实上,中国的大学教授大多数是在“阶级路线”的时代选拔出来的,或者是在“知识共产”的时代成长起来的,或许其中有几个可能还能念一点书,但也是在一群燕雀之中的“大才”。我绝不是说工农子弟中没有人才,但如果仅从某一阶级中取才,就只取了社会之“半才”;如果再以...
前闻“港京当局”(“港英当局”之续)拒签马英九,后闻北京中央对台湾国民党党主席竞选相中王金平,而后马英九胜选,锦涛同志致电祝贺,英九先生回电示谢。前天又在凤凰电视台看到李敖骂马英九“小白脸”,“没有男人气”,“不做好事,也不做坏事”云云。文痞李敖说的是“个人的意见”,当然是有别于武痞朱成武的“核爆炸”言论的。
共有约 5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金公司董事长聂庆平这认为,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是因为股票市场几乎达到 “全民杠杆”的程度,各类型场外杠杆占据了危机中杠杆的绝大部分。专家认为,最主要是有一些特殊利益集团利用杠杆在操控股市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