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华
正在广东省陆丰县乌坎村上演的一幕,不但牵扯中共内斗,还有天意人心的指点。
年终岁末,回首2011年的阿拉伯世界,可谓热闹非凡的一年,其历史功绩堪比20多年前的苏联解体,其影响力也无远弗届。
提起怨妇这个词,很多人想到的头发散乱、两眼无光、一脸怨气的女人,不过广义地来看,凡是经常处在埋怨情绪下的女人都可以叫怨妇,经常埋怨的男人也就叫怨夫了。
西方普通民众对中国往往抱有两大希望:一是希望中共的独裁专制能变好点,不再出现毛时代的荒唐事,二是希望中国经济变好些,能推动全球经济发展。然而不幸的是,这两大希望正是西方人认识当今中国的两大误区:现实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政治体系并没有改变,而中国真实的经济正处在崩溃的边缘。
常去伦敦中国城的人都知道,从特拉法家广场往上走,在人物肖像馆的对面有个小小的圣马丁广场,上面有个高高的雕塑,几步之外就是著名的伦敦大剧院,2011年4月这里上演了让中国人倍感自豪的神韵演出。
郎咸平,这位出生在台湾、1986年获美国财务管理博士学位的香港学者,近十年来在大陆可谓风生水起,特别是10月22日他在沈阳的那场秘密报告,宣称中共政府的真实经济已经破产。此言一出,大陆论坛再次掀起“郎旋风”,与2004年夏季不同的是,这次更多人公开挺郎,倒郎派在事实面前明显底气不足。
2011年是个热闹的一年。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成功,到18天推翻穆巴拉克在埃及的30年统治,再到利比亚卡扎菲42年独裁的终结,展望未来人们最关心的是,革命成功后,新上台的领袖们怎样才能避免重蹈覆辙,不再步入专制独裁的循环,当初的卡扎菲们不也是成功的革命者吗?最后他们都沦为了独裁者。如何才能让旧体制下的旧人跟上时代步伐,成为新世纪的新人呢?
与外国人相比,真正的中国人是最讲情义的,不过佛山碾童案让地球村见识了当代中国人的冷血。
面对全世界70%的人都有宗教信仰,回顾五千年来中国人一直虔诚的信佛信道,为什么当今的中国人却绝大多数不信神呢?
被称为美国偶像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n Paul Jobs,贾伯斯),他至少引导了人类七大产业的变化:手提电脑、动画电影、音乐、电话、台式电脑、数字出版业和零售业,他的名字将会在爱迪生、亨利-福特之后,长久地名列在发明家排行榜上。
就在“7•23甬温线特大动车事故”还没解决完死者赔偿案之际,2个月零4天之后,中国铁路再次发生追尾事故。官方声称是信号失灵,人们不禁要问:在人命关天的交通要害部门,跟豆腐渣一样脆弱的信号系统,为什么就这样频繁失灵呢?真的只是信号失灵吗?
历史是面镜子,我们从中可照出他人,也可照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你我。表面上看,林彪是把毛泽东推向神坛的人,也是第一个把毛拉下神坛的人。毛利用林发动了文革,但林之死也宣告文革的破产和中共统治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9月9日,是毛泽东死去35年的日子,9月13日,是林彪坠落温都尔汗40年的日子,两人死期相近,加上从“亲密战友”到“谋杀仇敌”的突变,人们自然而然很容易把两人拿来对比PK一番。
“江胡斗”,一斗就是几十年。从邓小平让江泽民“断后”、隔代传位给胡锦涛,有人就把中共变革的希望寄托在胡身上。不过2004年到现在快7年了,人们看不到什么变化,知情人说,这是由于江泽民上台后,方方面面都安排了后事,把江派人马安置在各个重要岗位,无论是军界还是政治局,商界还是学界,江13年的苦心经营,在各行各业编织了一个个巨大的网络。
“这两人当官太窝囊”,“江胡斗,胡明显斗不过”,这样的话题早已是百姓茶余饭后谈论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笑谈了。这里我们不谈胡锦涛如何当小媳妇熬成婆的往事,也不谈太上皇垂帘听政下胡的日子不好过,今天我们只谈谈温家宝这个总理当得如何。
“默多克是当代传媒界最著名的人物”,这是他的崇拜者和讨厌者的共识。他掌管的新闻集团已是全球最大的跨国媒体集团,其控制的报纸、电视、书籍、音响和网络这些庞大的“传媒帝国”,差点占据了英语世界的半壁江山。中国古人相信“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人都是有来头的,特别是那些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人。那么默多克来到世上的使命是什么呢?
中国能出个赖昌星,也算中共土特产之一。一个没有文化没有背景的农民,凭什么打造出“通天保护伞”呢?据420专案组透露,赖是得到中央政治局贾某的透风,才先行一步逃之夭夭的,其走私船是在中共军队的护航下前进的。不过答案很简单:赖昌星算是很早就看透中共丑恶本质的人。不过他不是揭露或反对这种丑恶,而是顺着共产党的邪劲,利用和放大这种丑恶,从中捞取好处,闷声发大财。
最近一年多,汪洋与薄熙来两人针锋相对的较量,一直占据着大陆政治新闻的很多版面,不过,汪薄之争只是表象,后面的操盘手才是关键。
很多反对中共暴政的人,在心底希望自己或后代“来生不做中国人”,不过很多海外华人至死也要落叶归根。这个话题很复杂,今天只闲聊为什么中华民族包含了那么多少数民族,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多,为什么做中国人这么可贵。
今天香港和海外媒体纷纷报导了江泽民大面积心肌梗死、靠呼吸机存活、民众自发放鞭炮的消息。这里最有新闻价值的,不是一个84岁的人是否死了,而是民众主动放鞭炮庆祝。一个亲信余党还有实权的中共前党魁,人还没走,就被老百姓这样痛恨,对于活着的人,无疑是最大的警示。
近来大陆教育界传出不少怪事:在高考语文试卷中,现代文的阅读题常令“作者”也无法做答,按照高考标准评判,很多学者和校长的答案都只能得很低的分数。
今天一打开电脑,“22万港人七一上街反洗脑 北京装甲车威吓”这几个字就跳入眼帘,还没等看内容,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一句话从心底里冒出来:谢谢您,香港!
今天看到网友曝光的“五大宗教唱红歌”歌颂“党妈妈”的图片,还有网友“哥泪如泉涌”的痛斥,十分感慨。一般人把唱红歌理解成简单、普通的娱乐或宣传,由于人们不信另外空间还有生命存在,但宗教界就不同了。凡是信仰宗教的人,一定会承认有佛有魔、有神有鬼,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下,我们再来看中共逼迫人们挂红旗唱红歌就别有一番阴谋了。
最近网络上关于毛泽东的话题很多。作家辛子陵出版了新书《红太阳的陨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为此书作序:“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乌有之乡的左派们跳出来要“公诉”这两人,结果引来民间对毛的更多痛骂。其实,当今的中国谁还真正相信马列主义毛思想呢?正如反对斯大林、却把他供在中共党庙神坛上的毛在批评赫鲁晓夫时说:“列宁是把刀,斯大林也是一把刀,”他只想借刀杀人。毛左今天也...
草长莺飞之后,一天朋友聚会。李先生抱怨他们家花园杂草丛生,乱七八糟。“我这两年花粉过敏,而她又舍不得除草”。
向左转就是指搞社会主义那一套。有人说现在的中共是“挂羊头卖狗肉”,表面上是社会主义,实质搞的是资本主义。不过此言差也。政治上中共一党专制就不提了,经济上中国也一直是以计划经济为主体的公有制,如金融、通讯、媒体、能源、钢铁、科技等主要行业都是公有制的天下,所以很多国家根本不承认中国是自由市场经济。
5 月18日,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在拖延半年之后,还是通过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和《长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报告首次承认三峡工程在发挥“巨大综合效益”的同时,还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坊间普遍认为这是个进步,因为这是官方第一次承认三峡工程的弊端。
今天在市中心看见一位法轮功女学员给一个大陆来的50多岁的高个男子讲真相。还没等她走近,就听那先生大声喊到:“你别跟我说那么多,我什么都不信!”,只听她微笑着说:“您知道现在中国最缺什么吗?最缺的是真相,您有机会出国,干嘛不多听听多看看呢?兼听则明,不要被一面之词所蒙蔽,不识庐山真面目啊”。
在多年灌输下,在很多中国人心目中,政府是个神圣的名词,政府管理国家,养活人民,国家、政府、政党、祖国等不同的概念已经被混淆在一起,中国政府要是垮台关门了,这简直超出人们的想像,不过事实上,政府只不过是国家花钱雇来的机构,主人可随时让仆人离开。
很多年没有见到母亲了。 我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母亲由于修炼法轮功,公安局不给她办护照,我再怎么思念,也只能梦中相见了。前两天打电话回家,父亲说母亲腿很疼,走路都很吃力,做饭时站一会都得坐下来歇一歇。听见这我心里一酸,眼泪忍不住往下流。
共有约 31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直接点名制裁两家亲共港媒《大公报》和《文汇报》,随后这两家媒体(同属大公文汇传媒集团)发出捍卫“新闻自由”的“严正声明”,被网民讥讽红媒双重标准——在被制裁时大喊“新闻自由”,在剥夺别人“新闻自由”时却理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