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
文化的根本源头是天理至道,即神传。文化,是上天与神的系统安排与教化过程及其成就与展现。
我们能否有机会冲破‘成、住、坏、灭’的轮回圏,跳出‘灭’的过往宿命而得以与天地同在,生生不息?
人类万古不变的浓烈的刻骨乡愁,其实是“被造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深处”的,“那至高无上的天,才是我们的归宿。”
女儿就像一面镜子,让我时时对照检点自己。我相信身教重于言传,在纷繁多变、不安定因素日益增多的世界,只有守住内心的一片净土,才能真正保住自身的安宁。
今夜,我诗心萌动 为另一颗遥远的诗心
家长和老师也千万别低估孩子的智力水平。如果因为忙和缺乏耐心、爱心而忽略了他们的合理请求,也不关心他们的思想,不解答他们的疑问,这样就缺少了良性的沟通。
20年前的1997年7月15日于我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孩子一岁多时刚刚开始认识世界﹐是一个认字的绝佳良机﹐绝不能错过了。他能认识爷爷那张满是皱纹﹑所包含的信息量比一个简单的汉字多得多的脸﹐为什么不能认识字呢?
写作的同时,我也慢慢开始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女儿的生命和生活境遇。她到目前为止尚未满25年的年轻生命中所发生的种种,就是法轮功在世上洪传和遭受迫害的一个写照。
然而中共也知道,就算是用死囚,国际社会也是不认可的,因此又慌慌张张搞起什么“自愿捐献”,黄洁夫本人,甚至将自己打扮和伪装成一个“改革者”和“受害者”,说他确实想推动中国器官移植体系的健康发展,想推动自愿捐献,结束依赖死囚器官的局面,并说自己为此触动了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在中国遭受非议和迫害。
女儿在水果店打工,做收银员,很快就学会了所有水果和蔬菜的英文名字,以致我后来一直依赖于她,每遇到不知其名的水果和蔬菜时,就问她,而她肯定知道。
对于我和女儿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澳洲民众的善良,澳洲警察的高效率,让我们深受感动。
信息自由、言论自由真好!怪不得中共不敢让老百姓看真相呢。有了信息自由,中共连个11岁的孩子都骗不了。
我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手中“签收”了女儿后,将她带入汽车。她一坐下就立刻说:“妈妈,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然后她就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给我讲她已经攒了一肚子的笑话。
开映之前就先声夺人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以下简称《神女》)果然不负众望,开映首个周末就气势如虹,在海内外斩获2.23亿美元的票房,更创下一个世界之最,成为人类有史以来由女性导演的最高开场收入的电影。 笔者昨天慕名看了这场电影,看完后最想说的就是:“心满意足!心满意足!” 为何这么说呢?因为它满足了笔者对于好莱坞英雄大片的所...
我把“土”字边的字扒了个遍,最后选了“坦”字作为女儿的名字。希望孩子一 生“平坦”、为人“坦率”、“坦诚”、“坦荡”。
女儿第一次说“不”,就将这个字说得那么清晰有力,仿佛只全身心地担心我会不会气坏了身体,那一刻我觉得为了生她养她而受的一切苦楚都很值得。
这位在“平凡”的停车场岗位上,能做得如此用心、替顾客考虑得如此周到的小伙子,就是一个化平凡为神奇的典范。
最近,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因为在美国马里兰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夸了几句美国的空气很“新鲜”、很“甜美”,进而又延伸赞扬了美国的言论自由和学术界的思想自由,而引来铺天盖地的骂声,可怜的小姑娘最后不得不公开道歉,说自己为这次演说带来的“反响”“深感不安”、“深表歉意”,以后一定会“吸取教训”。 看到这一切,我本来挺“淡定”。“墙国”人民的激烈反应,基本都在意料之中...
入夏以来,因为太阳角度高了,灼人的阳光就不再光顾我的小屋,增加我的热度了。阳光只是让窗外的绿叶们闪闪发亮,让我倍感被“荫护”的安宁。
女儿一岁时,我开始教她认汉字。刚开始一切很顺利,我随意捡些她日常生活中能接触到的词教她。她不觉得这是学习或负担,而总认为是另一个很好玩的游戏。
厨师那分保持了神给人造的食物的原汁美味的虔敬心情和诚意,让人吃在嘴里,幸福却通透全身心。
从字典到教科书,从小学生的舞蹈到央视的春晚,一切的一切它都掌控著,按它的要求全套瞎编或造假,到后来,连人们的思维方式都跑不出它设计的路线了。
前几日习近平访美期间,我在脸书上分享一个名为“欢迎习主席有钱拿”的帖子,并把它贴到一个脸书群中。结果有一位华人朋友留言说,他以前在日本留过学,后去了法国工作,其间“无数次”欢迎国家主席,“大家都是在大使馆统治下,自发毫无任何贴己情况下去迎接的。何来拿钱去站队。”还说“反正台湾的新闻都不可信。一味抹黑别人,你自己良心何安。” 后来他又跟了一个帖说“通知”...
语言,我想,是神给人的最有威力的东西之一。往大了说,觉者圣贤传法讲道度人,授业解惑,要靠语言;往小了说,在人的层面,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或事业及人生前途。
今天看《外交家》上“中国的器官移植问题”这篇文章时,里面有这么一句话:“面对如此前后不一的器官捐献数字显示,不能(中共)官方说什么就信什么。”看到这里我不禁连连点头,想起北京女子劳教所里一个“真材实料”的造假故事。
我们生下来时一句话都不会说,怎么学会中文的?如果真的想让自己的英文跟中文(母语)一样好,是不是得采用跟学母语一样的方法呢?
我小时候最爱的就是童话,一本《安徒生童话》,一本《格林童话》,不知道被我翻过几百遍了。这个爱好一直延续到大学里。尽管大学生看童话被人笑,我还是只管看。也许,在所有的读物中,童话所展示的,真的就是最美好的世界和境界,以至于以后每见到美好的风景,我都会想:这是童话里才会有的!
今天看到大纪元开始连载丁抒的《阳谋》,不由得想起在我家乡四川中江县一个广为人知的故事
昨天晚上有事,没看川普总统的首场国会演讲,今天中午趁吃午饭时看了一下录像,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呢?是那些热烈的掌声。 川普入场时,一路走一路跟人握手,掌声一直不断,到他上台,大家落座,差不多四分半的时间,一直都是掌声。 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用最隆重的语言介绍了他,之后大家又全体起立,鼓掌约40多秒,川普才开始讲话。 川普一...
共有约 21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