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正虎
今天2010年2月1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90天。 清晨5:00,审查大厅的灯亮了,我就起床,把手机、电脑都插在电源上充电,然后继续睡觉。我知道,今天一上...
今天12月18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45天。 早餐是两片蛋糕、一杯牛奶燕麦片、一小包牛肉干。蛋糕很新鲜,是一位姓泰国空姐送的,她是早上抵日的航班,大约6:20路过我这里,我还躺在床上,她将蛋糕放在我的窗台上,我略略起身致谢。昨天我早上醒来也发现两包蛋糕,还不知道谁送的,现在才知道是她送的。
今天12月16日,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43天。
今天是我在日本国门外露宿的第27天。
今天是我露宿日本国门外的第24天。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国耻。
今天晚上18:30许,联合国难民高等辩护事务所驻日事务所法务官宫泽先生经日本东京入管局、海关准许,与林飞先生一起,在日本海关官员的陪同下进入入境审查大厅,他专程来征求我是否同意申请政治难民,并办理相关申请手续。
有人说,我一个在进行一场为争取中国公民回国权的战争。但是,我觉得,我背后始终有强大的中国民众。当我处于饥饿的绝境时,中国国内、香港民众以及海外华人纷纷向我空运食品;当我处于电脑无法上网的封闭困境中,一些不相识的国内网络专家主动提供技术支持,帮助我建立并编辑推特,我可以通过手机邮件中转的方式,及时报导我的实况,让国内民众知道事件真相及我每天在日本国门外的流浪生...
上海著名维权人士、爱国学者冯正虎先生,第八次回国又被上海当局的国保们非法绑架到日本成田国际机场。11月4日,为了维护中国人的尊严,冯正虎穿着“冤”字背心拒入日本国境,以静坐的方式作抗争,在日本国门口忍辱挨饿至今。此举,系冯正虎为了唤醒中国政府对基本人权的尊重,同时亦用实际行动表达其捍卫人权的决心。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护照号:G33406155)、上海市民(国内身份证:310108195407012452)、在日华人(外国人登录证明书:B482314482)。在中国的户口居住地是上海市。我第八次回国时间,定于2009年11月3日周二晚上18:40(日本时间)在日本成田机场乘全日空公司NH921航班,晚上21:10(中国时间)抵达上海浦东机场。
冯正虎主编的最新一期《督察简报》(2008年2月5日总21期)触怒上海市长韩正,国保警察奉领导命令对冯正虎进行报复。本期简报刊登了三篇文章《严惩截访,保障人权》(冯正虎)、《上海驻京办暴殴访民致多发性骨折,毛泽东诞辰日竟成悼民受难日!》(马亚莲)、《状告韩正,反对迫害》(送国务院的行政复议书)。
北京召开亚欧首脑会议与千里之外的上海市民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不是哪个国家的首脑,是上海平民百姓,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会议,在上海过老百姓自己的普通日子。但是,上海警方却无事生非,借北京召开欧首脑会议之名又在随心所欲地非法限制上海市民的人身自由,某些警察还会唆使雇用的社会闲散人员去执行他们的违法指示,居然让一个没有任何执法权的公民去强行剥夺另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
冯正虎状告上海市出入境管理局的新进展
申诉上访的民众比当官的人更相信中国共产党和政府,他们遭受地方贪官污吏、奸商恶徒的欺压与掠夺,继而又遭受昏庸法官的司法迫害、截访人员的殴打绑架,但是他们始终没有“以暴抗暴”,仍然坚守法律,和平地走申诉上访之路,不断向党政、人大领导部门倾诉,期望用他们的苦心与血汗来打动官僚的铁石心肠。但是,申诉上访之路已没有尽头,变成一个无穷的怪圈。申诉上访的民众每经历一圈增加...
冯正虎状告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 起诉请求1、撤销被告阻止原告出境的行政行为,依法准许原告出境;2、赔偿原告飞往日本机票的补差价。
我被上海当局阻止出国,海外各媒体纷纷来电采访,又多了一条上海当局侵犯人权的负面消息。上海的维权上访民众也纷纷来电致敬,并且幽默地感谢上海当局。他们原来还担心我出国后是否能回国,现在放心了,上海当局已挽留我在国内从事公民维权运动,与上海维权上访民众天天一起,团结互助,并肩作战,监督上海的“一府两院”,纠正上海司法不公正的局面,建设一个自由、民主、法治、和谐、尊...
我们这些海外留学生在美国、法国、日本等外国的土地上游行示威抗议外国机构、高举中国国旗、弘扬爱国热情没有任何风险,还会受到所在国家的警察保护,也不用秋后算账的担忧。但是,我们回到自己的国土、自己的家乡还能如此自由地抒发自己的爱国热情吗?不要说爱国游行示威的权利,就是人身自由的权利、财产权都无法保障,一旦受到权势者或行政部门的侵犯,连司法救济权都没有。
2008年3月10日上午,郑恩宠来电话告诉我,他已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于2008年3月13日上午9:00在法院第21法庭谈话,其实这是裁定之前的一次不公开庭审的开庭,并规定由他自己通知委托代理人到庭。一般我不与郑恩宠通电话,因为郑恩宠家的固定电话受到干扰,几乎打不通,而他的手机又是整天发出鸟叫的干扰声,无法正常通话。幸好中国的手机普及,又是手机...
我是上海市民、留日回国的学者,现在已投身于中国的公民维权运动。我编写《不服上海法院裁判上访申诉案件汇编----189个案例》第1集以及《督察简报》每期都寄送您的办公室。刚出版的第十期《督察简报》寄上,也请您审阅。这期刊登了民生观察工作室网站及美国之音对我的采访:上海冯正虎的维权思考与实践。不知您是否赞成我主张的“护宪维权”?还是愿意接受主张革命的“维权抗暴”...
2007年10月10日下午2:00左右,我到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信访接待室,门卫发给一张“立案5”的票子,我就在第五接待门口坐等法官的接待,前一位来访者离开接待室,我就进入,并向接待的法官叙述立案的事由及请求。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