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
荷兰是一个花园国家,更是一个文明国家,民主国家。人们充分享受到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享受到做人的尊严……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也是中华民国100周年。回顾历史,感慨良多,遂为《辛亥百年之叹》。
自从我帮助孔令平先生将《血纪》一书浓缩修改完成后,并计划在海外出版时,土共当局十分恐慌,遂令广西当局出面阻扰,动用了诸多官僚资源,不惜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先是对我霸王硬上弓,来硬的——对我进行再三威胁恐吓。
2011年7月23日20时34分,温州路段发生高速动力列车追尾的特大事故,且不说酿成这次特大事故的原因,且不说追究责任,单从事故的抢险处置来看,我先是悲愤莫名,伏案痛哭,继之仰天长啸,破口大骂——铁道部、中宣部、新华社,我肏你们十八代祖宗!
这唱红比蜘蛛精还妖艳,比白骨精还要变化多端,比如来佛的手掌还要宽阔。真是妖术广大,法力无边。这应了一句旧戏文啦——“八宝山上出妖怪,吵闹东京不太平”啊!
广西的网络作家荆楚,应广大网友的要求,写了自己和妻子恋爱的一些经历,在写的过程中,曾经有几次搁浅,有网友戏言,在不出稿就报警了,于是《夫妻不成友谊在》——荆楚谈他的恋爱经历,就这样问世了。
看过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之后,对于众多文革迷雾,变得豁然开朗,水落石出了。
由于警方对我的审问没有捞到多少实质性的东西,而我一直耽心他们设好圈套来套我。所以一直比较强硬,而不愿屈服。会见家人之前,我一直跟警方僵持着。
平生第一次被关进看守所。要说我对看守所的印象,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
有一次,那名广西公安厅的头头问我:“国内有那么多报刊媒体,你不去发表。为何要去海外发表?被反华势力利用?”
进看守所一个月,有二十多天的时间,都在审问我。审问过程有摄像机对着,进行摄像和录音。因为第一次在审问室审问,我就声明了——“在这种铁门铁窗的环境下,不但精神上很受压抑,也感到不习惯。以后在这种环境下审问,我会拒绝回答任何提问。”因而,后来的审问,就一直改在比较宽敞的医疗室了。
“三家村”文字冤狱的唯一幸存者廖沫沙先生,在哀悼其同冤亡友邓拓先生一诗中,有“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一阕。我今天也借来一用,颇能说明我写作此文之主旨。
我不是一株卑贱的小草,任凭凄风苦雨的催残,我是病树上的一枝健康树枝,虽然我的存在不能挽救病树的死亡,但我要努力向大地播下——健康的种子。
前段时间,我从网上看到一则报导和一组摄影照片(我这个人比较懒惰,当时没有特意记住该文的作者和摄影者是谁,也忘记收藏下来了。而今天回头去查找,就像大海捞针,很费精力和时间。特请读者诸君见谅啦):一外国摄影爱好者,于二十多年前在天津闹市区——海河铁桥头拍摄了一张普通劳动市民行色匆匆的照片。
尽管毛泽东屡屡发动文字狱,把国人的灵魂智慧长期压抑于窒息状态下,仍然令他寝食难安、食不甘味。1962年,对于《刘志丹》这部小说,毛泽东的癫痫又发作了:“利用小说反党,这是一大发明。”仅仅因为毛的这句话,就使一万多人遭受十多年的非人迫害。
近段时间以来,频频传来国内民运人士被判刑和关押的消息,令国内外人士非常担心! 随着国内政治环境的持续恶化,我们忧心忡忡!我们清楚:这些已被审判或被关押的异议人士之中,有几个人能得到法院的公正判决?不是被判重罪,就是事实歪曲!捏造或构陷子乌虚有的罪名。
五十余年的苛政暴虐、秦火荼毒,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罄竹难书的血泪和苦难。为了给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历史素材,王友琴博士倾注二十余年的心血,撰写了《文革受难者》一书。这部浸透著无数受难者斑斑血泪的史迹,令人不忍卒读。尽管如此,我想,王友琴所记录的,仅仅是冰山之一角。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王友琴锲而不舍、沉稳严谨治学态度,令我肃然起敬也。
六月四日,是每个中国人心中的神圣祭日。当此之时,我们这些志在中国践行人权民主的同仁们,决定在六月三日和四日,举行“六四”十八周年追思会。对那些飘逝的英灵,寄托无限的哀思。以唤醒国人沉睡的良知,以激励我们高举先烈们自由民主的旗帜,为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勇猛精进。愿六四先烈的英灵之光,永远照耀我们前进的航程。
我在《我被骗去喝了“茶”,有趣!好玩!》一文中,曾经将自己被骗去喝了“茶”的过程,作了一个简单的记录。并在文末说到过:“我虽然感到好笑,但我被骗去‘喝茶’之后,心里确实感到不舒服。我想就自己被他们欺骗,找他们兴师问罪去。让他们将欺骗我的动机给我讲清楚。否则,我不会原谅他们的。假如哪一天我真的去向他们兴师问罪了,我再把这兴师问罪的过程作一记录。”
因为一个不善于总结历史教训的民族,是一个没有长进也没有出息的民族。谨以此文祭奠那些在“反右”运动中、遭受长期迫害和虐待致死的无数冤魂!献给那些遭受长期迫害、今天仍然坚强地活了下来的风雨漂零的灵魂!更献给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中国看客!——题记
一直靠谎言和暴力维系统治的中共,其政治形象和国际声誉很低。在此情形下,中共挑选的国务院和外交部发言人,大都是一些说谎狡辩而脸不改色心不跳的人。只有那些把谎言假话说得义正词严、气壮如牛的人,才有“良好”的表现,才能为中共“立功”,才受到中共的提拔重用。
最近有海外朋友让我写写个人的简历,我藉这个机会,把自己向朋友们作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记得早年看过一场电影,电影的名字我早就忘了,但电影中的一个情节却一直让我印象深刻——东北某地一个小山村里,一老实八交的男人娶了一位日本遗民女子为妻。本来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着,但文革妖风卷地而来,于是这位老实男人立即遭到了当地官僚所指使的天真幼稚的中学生的凶狠批斗。
毛共一直喧嚣叫嚷:“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而对于与大陆近在咫尺的金门、马祖两个岛屿,毛共虽两次企图以武力进犯金门,但两次都以惨败而收场。毛泽东只好望海而叹。
中宣部的单项性宣传,是为了灌输给人们——他们想让人们知道的东西。而中南海的封锁言论和隔绝资讯,则是为了不让人们知道——他们不愿让人们知道的东西。其目的,乃是为了愚弄人民,为了贩卖那一套法西斯语言符号系统,为了往国人脑子里灌满浆糊,为了消除国人辨别是非善恶的能力……这就像一个人坐在火车上,而把窗户遮盖起来,让人看不到窗外的参照物。从而让人产生错觉——哪怕把火车...
我们国家接受了难以完成且不应放弃的责任。所有生活在暴政和绝望下的人都会知道:美国不会忽视你们所受的压迫,或饶恕你们的压迫者。当你们为自由屹立时,美国将与你们站在一起--乔治.W.布什--题记
共有约 6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