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那天和一个韩国朋友一起吃饭,他把钱包放在桌子上,看他的钱包挺别致的,我就拿起来看了看,我发现里面的各种卡非常之多。他看看我的表情就给我一一介绍了起来:身份证、驾照、不同银行的信用卡还有各种超市、百货商店、咖啡店、披萨店的会员卡,我大致数了一下,足足有十五六张卡片。
韩国留学心语

(大纪元记者王佳慧采访报导)对于来韩国旅游的中国游客来说,尽管共享一轮明月,共度一个中秋,但是在韩国却能感受到一个与中国截然不同的中秋佳节,它不仅表现在传统民俗和亲情等方面,而且韩国的各类商品也成了吸引中国游客的一大主题。

(大纪元记者马天祥旧金山湾区报导)恩美关切的望着躺在病床上的80多岁的丈夫泰龙。泰龙命运多舛,先富后贫,她不希望孩子像自己一样一生清贫。恩美与丈夫商量后,决定把一份从养父母留给自己作为嫁妆的收藏了60多年的一件“雄狮石雕”卖出去,好给孩子们一个交代。

6月12日,韩国DMZ博物馆特邀华语圈旅行社等50名相关人士,在韩国江原道DMZ(非军事化区)博物馆进行为期两天的参观游览会,亲临南朝鲜之间的三八线一带,回顾六十多年前朝鲜战争的硝烟,以及在这片主战场上再次焕发出的自然生机。

前两天带着朋友家一个五岁的韩国小朋友上街。孩子看到了停在那里等红灯的警车,便大声地叫我看,并用稚嫩可爱的韩国语喊着警察叔叔,向他们问好致意。车里的韩国警察看到后,也不停地笑着向孩子挥手。看着那个场面,我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国内的家乡对警察也曾有过那种憧憬和崇拜之情。

“你说那位学长是韩国人还是外国人?”李炳泰向金智薰小声问到。“什么意思啊?他不是韩国人吗?”金智薰不解地问到。“我们来实验室也有快一个礼拜了,我也一直以为他是韩国人,但是总感觉他说话的时候有一些奇怪。我想他应该是外国人。”李炳泰回答到。“不会吧?我感觉他的首尔话说的比你还地道呢?”“我很相信我的感觉,他不是韩国人,不信我们打赌。”“好啊,就赌晚上一顿烤肉如何?”“好,就这样,我现在就去问问。”

庆熙大学(KYUNG HEE UNIVERSIY)是创办于1949年的综合性大学,现有三个校区及二十多个系科,有本科生18,130人,研究生2,384人,教授761人。占地510公顷的首尔主校区坐落在首尔的东北部,距首尔市中心25公里,搭乘地铁1号线在回基站下车,步行7分钟左右即可到达庆熙大学正门。

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的前身是延禧大学、广惠院和世博兰斯医学校。1957年1月,延禧大学和世博兰斯医学校正式合并,从原名中取首字,组成了延世大学(Y)。它与首尔大学(S)、高丽大学(K)并称为韩国大学的一片天(SKY)。延世和高丽大学一直以来都在争夺韩国大学排名的第二把交椅,往往是不分伯仲:延世以医科、工科见长,而高丽则是以经营学、法学独步韩国,二者专攻不同,在每个人心中的排位自然也各有差异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对整形手术是比较排斥的,我一直相信自然的才是最好的。我觉得人想要美丽最关键的不是通过外在手段的调整,更重要的是要从内心开始改变自己才行。美国政治家林肯曾经说过:“人过了四十岁就该对自己的面容负责了。”这句话的含意颇为深刻。记得很清楚,高中时的一些同窗曾经是那么的清纯美丽、英俊帅气,但是过了很多年以后再次相逢的时候,从他们的面容中真的很难找到往日的倩影。

毕业一晃也有五六年的光景了,回忆起自己的留学生活,往日的一幕幕犹如昨天般依然是那样的清晰。我是在上个世纪末来到韩国的,当时我是在韩国的最高学府:首尔国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曾经的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让我在今天回想起来都不免要垂泪感恩,谢谢你们,亲爱的同窗、对我关心备至的前辈、还有我最为钦佩与尊敬的教授。

“我来帮你拿一下,很沉吧?”我向刚进实验室的后辈说到。“没关系的,我自己能行,谢谢您,哥哥”后辈很礼貌地回答到。“辛苦了”我鼓励到,“没什么了,我是后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看着这个小后辈心里感觉真的是不错。刚来的时候我是后辈,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慢慢变成了前辈,实验室里的很多杂活现在都不需要我干了,感觉挺好。

平时观察事物、观察人的时候我非常喜欢注意细节,细节往往能够传递出最真实的资讯。通过观察一个人关门的动作我可以了解到他对别人的关心程度,如果他的动作非常轻,他一定是一个善于考虑别人感受的人;通过观察一个人的办公物品、书籍的摆放我可以了解到他的细心程度和做事的条理性;通过一个人在别人背后的言论我可以了解到他的个人修养以及可信赖度等等。

韩国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在播报完新闻后有一个代表性的动作就是一起给观众鞠躬致谢,这个动作给人的感觉非常好。一天在观看SBS电视台新闻的时候,播报完节目后主持人一如往常地一起给观众鞠躬,这之后我看到他们略侧过身子彼此互相微微鞠躬,然后又各自把身子侧向另一面向观众看不到的两旁的工作人员鞠躬,他们的这个细节动作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其让我对这家电视台的好感倍增。

在首尔生活了几年,地铁坐了多少回自己也数不清了,常常一上车就是一个多小时。除了上下班时间韩国的地铁一般不会太拥挤,地铁运行的也比较平稳,这样很多韩国人会利用乘坐地铁的时间学习,给自己充电。

“你说他是谁?我们研究院的院长?”我惊讶地问到。“没错,是院长,他旁边的是副院长。”实验室的韩国朋友回答到。“他也来食堂吃饭吗?”我接着问到。韩国朋友听到我的问题好像有些不解:“他怎么了?他为什么不能来食堂吃饭呢?”我一听没再多问,但心里想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暑假期间我们教授在美国密歇根大学读书的女儿来我们实验进行了短暂的实习研修。一点点熟悉之后,我们知道她从很小就开始在美国生活了,从她身上你能感受到很强烈的美国气息,和韩国女孩儿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格。

我是一名在韩国留学的朝鲜族留学生,本以为到了韩国后我的语言能力不会成问题。但是慢慢的我发现,对于韩国人来说我的韩国语是最土的方言,音调跟朝鲜差不多。因为语言笔试考试通过了,所以我没有读语言班而直接进了相关的专业院系。

谈到坚持,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非常明了的,只要你去坚持就会得到相应的回报。比如说只要你用心的坚持学习英文,那你的英文水准就会不断的提高;只要你坚持不吸烟、不饮酒、节制饮食,那么相对来讲你就会更加健康,这种输入与输出的关系非常的明了。但是还有一些事情不到结果真正出来的时候,你都不能确定自己的坚持是不是正确的,所以这种坚持也是最难的。

前几天看到了一部名为《商道》的韩剧,其中的一个情节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朝鲜商人林尚沃带领自己的商团去清国(中国清朝)参加一个大的药材交易会和清国商人交易朝鲜最好的人参,但是清国商人却联手抵制朝鲜人参以压低价格。眼看着交易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再不出手人参就卖不出去了。其他朝鲜商团情急之下以白银65两一斤的极低价格买了人参,只有林尚沃没有出手,同时人们还惊讶的发现其他朝鲜商人的人参其实都是被林尚沃买去了。

实验室又有两个朋友要去美国读博士了,一个要去麻省理工,一个要去卡耐基-梅隆,都是世界级的顶级牛校。刚听到这个消息时,说实话心里面有些不平衡,说白了就是妒嫉,不过很快我就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了。我再次告诉自己:不要老是和别人比,有些人在某些方面的优势注定是你无法超越的,只要自己努力就好,要学会去接受很多人在诸多方面优于自己的现实。

说来也怪,这韩国人不大一个人去吃饭,我在这儿待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点醒。而且点醒我的,还是一位理发的大姐。

在上一篇中我谈到了执行心态的问题,但是不是调整好了心态执行力就上去了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我想大家都见过这样的人,其对上级的命令从来都是积极执行的,但是他做事后的结果往往都很糟糕。有些俗语,诸如:“越帮越忙”、“帮倒忙”或许指的就是这些人吧?话谈到这里就涉及到了执行力的第二个层面:执行的速度以及品质问题。

“什么?明天下午必须加工完?那你怎么不早说呢?”我略显不满地说到。“教授也是刚刚吩咐给我,我也没有办法。明天是周五,明天加工不完,周六周日微纳米加工中心休息加工不了,但教授要求周一必须把样品拿给他。”景焕面带歉意地说着。我一看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开始干吧。

在韩国能挤进大学排名前十,但又不在首尔市的大学仅有两所,一所是位于大田市的韩国高等科学技术院(KAIST),另一所就是浦项工业大学。浦项工业大学非常类似于中国的哈工大与西安交大,所处地理位置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其在韩国的学术界的影响力却很大。

亲爱的各位读者大家好,看到这篇文章大家或许会有些诧异,净源不是说再见了嘛?不是说不写了吗?怎么又开始写了?去年年末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好像是再也写不出什么东西了,那个时候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最后做出了决定。当我的《再见了,亲爱的朋友》那篇文章登出来后,我马上就感到自己的决定似乎做的太仓促、太草率了。

中国人教韩国人学中文自然不成问题,其实不然,如果方法不得当很快就会失去这份工作的。

在韩国,虽然在大学中有许多教授用英文授课,但是仍有很多课程的教授使用韩文授课。用韩文授课的教授有的是确实英文讲不好,还有一些则认为这里是韩国,就应该用韩文授课,外国学生既然来留学就应该尽快学好韩国语,尽快适应这里的学习要求。

谈到到韩国人家做客的这些礼仪,我想不仅仅是在韩国,在其他国家这些礼仪大部分也都应该是需要遵守的。但是韩国人对这些礼仪看得很重,所以在这里我就结合自己的一些经验大致的谈一下。

来到国外留学不论是为了更好地接触当地社会或是为了赚钱,很多留学生都有边学习边打工的想法。相对于做餐馆、跑工地等繁重的体力劳动,做中文家教应该是每个留学生的最佳打工方式之一,尤其是在韩国中文热方兴未艾,很多韩国人都有学习中文的打算或是正在学习中文。

相信很多中国朋友来到韩国后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与韩国人的语言沟通问题,这就涉及到了韩国语的学习问题。虽然我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如何学好韩国语?”,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韩国语就非常的好,不过我相信我自己总结出的韩国语学习的经验一定会对大家有所帮助的。

共有约 14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