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近期日本熊本、台湾高雄、东京附近和西藏日喀则市等地相继发生地震,预测地震的消息也不时见诸报端。说到震后所需的物品,大家都会想起“应急防灾袋”。而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后,政府建议,如果房子受损不严重,可以不去避难所。日媒近期介绍了在自家、学校或办公室避难所需物品及要做的准备,有助于读者在灾害发生时的独立性。
救护日记

如何培养快乐的心理?

有很多的驾驶朋友都有在高速公路上抛锚的经验,常常遇到很蛮横不讲理的拖吊司机,在本篇为各位朋友作一下经验剖析。

虽然每天都有数不完的救护车的接送勤务,但真正让人刻苦铭心又值得提笔写下心语的确实不多,只有在有深切的感受中,才会借由笔来借此抒发自己心中的感受。

常常有人认为救护车是个特权行业,这确实是有着“道路优先权”的行业没错,但是因为接送病患而造成的车祸或者是任何的意外发生,都是不能够免责的。也就是说,有道路的优先权,但是并没有免死金牌。

写下了标题,突然想到,如果是靠写出别人的种种不幸,而为了得到一份奖状、金钱和荣耀,并不是我想要做的。最近一直慢慢勾起了我过去的记忆,隔了几年思绪记忆犹新,所以还是提笔写下吧!

在一次的勤务当中,我和阿宏同车要将一位汀州的病患载往内湖三总。阿宏有当过2 年的替代役男,有2年的救护实际经验。

自从从事了救护车行业之后,因为常常看到了很多的患者的生死关头,死亡的患者也看了不少,对于尸体的惧怕,渐渐变得司空见惯而习以为常了。有时还会刻意的看一下其他救护人员是怎么样救护濒临死亡的患者,对于正在学习救护的临场经验的我们来说,是很值得从他人的经验中去揣摩。

首先可以先看看下面有关于救护车黑幕的新闻,不是完全都全然这样,也有正当经营的民间业者,民众对于医疗方面的讯息不是很了解,又听外界的揣测风风雨雨的,转贴这类文章的人也很多。

在当救护车的驾驶(EMT)时,有时和护士聊天的时候聊到,有一次坐一位新手救护车司机的车喔!车子开出去,不知道回来要怎么走,当时真的是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种事。

由救护车司机有一部分是由医院保全转业为驾驶兼救护技术员,但仅有八天64小时的救护训练,其实无法真正的训练出一位合格的救护技术员,而且要在短暂的时间达到可以服勤的标准,唯有靠经验的养成来提升救护技术员的服务水准。

这几天,我一直探讨思维著,发生车祸要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处理,经过了几天的琢磨后,我还是决定,就算是别人的错误,也不能够去要求别人什么,不过还是什么事情都不要发生最好。

今天在电视机前面和一位朋友正在谈论一些事情,有意无意的看到了电视画面的女性都穿着低胸的衣服,都被一股力量将视线拉到了电视机屏幕上面的焦点。

有关于洗肾的这种疾病,并不如洗肾这两个字的表面一样,洗肾脏器官。是把患者体内的血液抽出来后,进行分析,过滤,再回到患者的体内。所以我身边的患者常说:“吃的再好的补品也没有用!都洗掉了!”

回忆在我等待当兵前的19岁日子,我和母亲到了一家酒店送货,母亲去借洗手间,而我就在货车上等著。没多久,看着三位年幼的少年、少女从商业大楼内走出来,其中有一男载着一女和那位国中女生道别,骑着重型FZR机车扬长而去。一会儿,那位少女站在原地看着左右迟疑了一下,就向我这边走过来了,我以为她要问路或者是有什么问题?

两年前左右,我还在开接送洗肾病人的交通接驳车的时候,有一次,其实是常常啦!开车的时候精神上在神游,哇! 好可怕!车上一堆人哩!您是要解除他们永远不用洗肾的痛苦吗?

在网络上看到一则新闻:员工检举 救护车公司擅造假证件。

小志(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使用替代名)是我们院内的一个保全,刚开始进入这一家医院的时候,总是看到了小志在夜班的勤务站岗,院内半夜的勤务量很少,有时候看到了小志坐着睡着了,急诊室的护士和阿姨也担心他找不到第二个工作,而没有嫌弃他的保全职业。其实小志的头脑并不是很好,反应和智商跟正常的人是有差别的,比较好一点是小志除了会抽烟、爱模仿别人以外,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

今天星期日,才从南投大老远的路程,好不容易的终于快到了我们家的路途中,突然看到右方有摩托车跌倒并拖行了几米远,我就下意识的马上靠右停在路边,查看一下两位机车骑士们的状况如何?

在每天繁杂的环境下工作,心情难免会比较差一些。如我们医院里面的高级劳工-医生,每天都要工作超过12个钟头,一听到我们是24小时的勤务后,心情就会缓解很多,

患者:男,年约40多岁。

在开救护车前,我先开了一年多了的交通车,主要的工作项目就是负责接送来医院做洗肾的肾友,因为洗肾并不是真的洗肾,是过滤肾友的血液,所以在血液里的氧气、抗体、养分、和水分、毒素都会多多少少的被洗掉。我当时就是那么的想:以为洗肾是用水往肾脏内开个洞清洗干净?

记得去年年底有一个蛮大条的新闻,某位宜兰的农民的子女因为在大陆经商事业有成,回家盖个超级豪华透天厝,因此变成了歹徒眼中的肥羊。

做着这样的一份工作,真是让我活力十足,最兴奋的是每天的早晨。

正在睡梦中,接到医院电话:“等一下来急诊室,要一台车。”叩!挂断。

我有看到新店慈济医院有很多的师兄、师姐,你有空的时候会不会到那边帮忙?

运送急救病患到大医院的加护病房,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就是习以为常的每天必做工作。

有一次,我们接送一位约20岁出头的女性年轻病患,要到内湖住院,在救护车送达了内湖医院后。我们推著患者准备送往住院病房,一路上我们除了工作上的言语外都很少交谈,在乘坐电梯的时候患者就开口的打破沉寂。

我在一家救护车公司工作。这一天,公司和医院安排了紧急救护员执照的训练课程。心想,我服兵役时也是在卫生医护单位服务,考执照对于在军中密集训练了两年的我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何况只是一个初级的执照,我大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