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地震
汶川大地震过去整整五年了。一转眼,那些撕心裂肺的日子,成了历史。
“五•一二”汶川大地震,黑幕重重,太多真相被掩盖。二零零九年三月已时隔300天之久,全国两会期间,四川一副省长答记者问时,仍称死亡学生人数未统计出来。都300天了,试问哪个校长不知本校的学生人数,哪个县的教育局长不知本县学生的总数?学生又不牵扯外出打工,数一数剩下的,其他不就是死的吗?还有什么难统计的?!后来将近一年了才公布死亡学生五千三百人。在发布的所谓死...
5月12日,汶川地震三周年。在地震遗址兴建纪念广场的51.2米墙上,刻有二十首纪念诗歌,其中有一首“花开的声音”。只是,花开的声音,诉说着崭新的日子,而花开的声音,也让我们听见眼泪流成海。
三年前,来自英国的外籍教师MattRyan,在“5.12”汶川大地震后,参与救灾行动,一共救了8个人。日前接受中国媒体专访时表示,“我不是英雄,我有救援技能和救援经验,有能力就该去帮助别人。”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汶川大地震3周年,5月10日至12日,每天数以万计的北川人回到老县城地震遗址,祭奠逝者。3年前“5.12”大地震灾区山崩地裂,满目疮痍。地震摧毁了灾民世代居住的家园,数万人被夺命。幸存者的心灵无不受重创。如今3年过去了,地震阴影依然在灾民心中挥之不去。受访者表示:“最怕独处和黑夜,毕竟有些事是无法从记忆中抹去的”。
四川省5.12大地震遇难学生家长,在地震两年多后,仍为赔偿不足不断到政府上访,什邡巿一名家长,疑因赔偿不足受困扰,周四在家中自杀身亡。村官员指,该名家长精神有问题与赔偿无关,政府对此没有责任。死者邻居却指村长捏造张牛娃有精神病的说法,他的死与政府没有兑现赔偿承诺有关。
继德阳巿多间学校地震遇难学生家长请愿,都江堰三间学校的学生家长,自两周前起连续多日,就社保金赔偿不足到巿政府上访,有家长指,近百名家长上周上访时,与官员发生争执,数十名警察到场戒备,家长为免被拘留自行离开。
其实,地震重灾区还有很多城市里弱势群体生活在地震危房里,我们伟大的中央、地方领导没有注意到,你们也不会知道在地震灾区表面繁荣光鲜下,有一群人还生活在危险之中。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他们都是土地储备受害者,有人还虎视眈眈盯住我们唯一的一点祖业房产。
今年5月12日,是汶川大地震二周年的日子,媒体自然少不了一些纪念文章,也自然少不了灾后重建的辉煌成就。中国是个健忘的民族,也是个崇尚颂扬的国家,即使大难当头也能含着眼泪欢笑。
我有亲戚在汶川,至今杳无音信,多半凶多吉少。听说旁边工地有个打工的来自汶川,我就找他了解情况。起初他和媳妇都不愿说汶川的事,当我讲明来意后,那媳妇就开始哭起来。
2010年5月12日,是汶川地震两周年。那次震惊全球的变相杀戮,导致大量家庭绝门绝户。刽子手在洗去满手的血污。曾经弥漫四野的血腥气息,在岁月的和风中悄然淡化。惨烈遇害的汶川同胞,在荒草蔓生中死不瞑目两周年。
智利发生的大地震(8.8级)震惊了世界。因为震级之高,超过年初的海地地震(7级),甚至超过中国前年的四川大地震(8级)。但迄今为止,智利地震的死亡人数是八百人,这和海地23万人死亡,中国四川地震近9万人遇难和失踪,都差别太大。
(大纪元综合报导)2月27日智利发生里氏8.8级地震,这次地震释放的能量,相当于1月12日海地地震的500倍。根据智利公布的最新数据,有 799人在地震中遇难,与海地7.3级地震约30万人死亡比起来,可称非常轻微,这应归功于智利建筑良好的抗震功能。这也验证了地震研究界的一句谚语:“地震不杀人,建筑物杀人。”
按照共产党的习惯,逢年过节都要搞“献礼”活动,以示喜上加喜;同样,逢年过节,也要镇压一批人,以震慑“阶级敌人”,使他们不敢乱说乱动。今年也不例外,春节前几天,将维权人士谭作人判处五年徒刑。这既是向党中央“报喜”,说明对敌斗争的胜利,也是杀鸡儆猴,确保春节期间,“阶级敌人”不会扰乱贪官污吏们的“恭喜发财”。
中国这个“最聪明的人”到了49年以后,为什么沦落到经济贫困、经济崩溃,甚至“人相食”的地步呢?这是共产党人为的把经济搞崩溃的。最近30年又沦落到另一个道德沦丧、官场洗钱或资金外逃、人才外逃。所以的确是中共这个制度出了问题,把持这个政权的党是个毒瘤所致。
在这个过程中,有公安、国保大队的人,又有法院、监察机关的人,所有这些卷入的人全都得昧著良心把他所学的法律知识放在一边,按中共给他下的旨意,把这位女士的母亲判10年。我相信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错的,从法律角度是错的,但他们还得做,其结果是什么?就是所有这些人都用自己的行为把中国的法律践踏在脚下。
我知道艾未未,是在网上。他是北京奥运会主会场鸟巢设计者中方顾问,鸟巢是他的概念;没有艾未未就没有现在的举世瞩目的鸟巢;我看到了他自己写的博客,是在牛博网上。我从这儿看到他的一颗为国为民的赤子之心;可后来他的博客被封了,再也听不到他直接写出的声音。
从中共建政60年的历史来看,另一个受瞩目的大地震是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刚好发生在中共红卫兵闹的天翻地覆的文化大革命(1966年到1976年)十年之后;去年四川大地震则是发生在中共镇压迫害法轮功将近九年,所以天灾往往跟地面上的人祸不无关系。
还是走在路上,这条路是结束专制通向自由的路。路漫长,我们这样走着,心里想着后人的路会平坦些,少些泥泞,想到这些,谁也不会停下。
壹报独家披露,地震局预报员正式填写会商卡预测汶川地震,却无人理睬,这是地震局内部承认的唯一一份来自龙门山的预报,却被官僚主义忽视了,至今这份预报成为烫手山芋,被掩盖,被保密……
“胡慧姗纪念馆位于安仁建川博物馆聚落‘512地震馆’旁的一片小树林中,是为在512地震中死难的都江堰聚源中学普通女生胡慧姗而建。纪念馆采用救灾帐篷为原型,面积、体量、形态均近似于帐篷,外部红砖铺地,墙面采用民间最常用的抹灰砂浆,内部为女孩生前喜欢的粉红色,墙上布满女孩短促一生的遗物(见图)。从一个圆形天窗撒进的光线,使这个小小空间纯洁而娇艳——这个纪念馆,是...
5月12日,由央视在四川映秀镇操办的纪念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活动的电视直播中,胡锦涛仍旧迈著那呆板而缓慢的八字步,叨念著秘书班子为他捉刀的长篇讲话稿:“坚持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鲜红色的大地毯上,身躯肥胖、西装笔挺的官员们,将手持的束束细长的白花,放到在一栋倒塌的大楼旁精心装扮的舞台上。这活脱脱就是一个央视美轮美奂的临时外景地,难与当地灾...
五一二死亡及失踪逾八万人的四川大地震发生至今已过了整整一年,海内外关注焦点豆腐渣工程导致大量学生死亡,要求公布遇难师生名单,大陆官方置之不理,直到被民间舆论迫急了,五月七日才由省教育厅厅长涂文涛“负责任地”公布说,遇难和失踪的学生共计5335名。
大陆公民记者翟明磊用了四个月时间,采访多名科学家,在川震一周年前夕,在其博客发表系列报导,揭露地震官员隐瞒许多准确的震情预报,事后毫无认错负责的态度,而官方媒体又加以庇护。
中国人与政治之间的“缘”真是一言难尽。当初中国人普遍对政治抱有很高的热情,我们在“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社会熏陶下长大,许多热血青年以天下为己任,感觉自己生活在希望的田野上,沐浴在幸福的阳光下---直到那一天,血腥的恐怖骤然 降临。
贪官污吏,腐败,豆腐渣校舍,一直就是四川大地震的主题;痛失亲儿的家长们的愤怒抗议和横遭打压,才是川震周年的主旋律。
陈答:我和同伴进入灾区之前特地查看了一些条例,清晰看到中共当局承诺国际媒体“拥有自由采访灾区的权利”,然而,到了灾区才明白这个“权利”仅仅是两个写出来欺骗国际社会的文字,而不是任何外国媒体可以真正拥有的。
真相是什么,是与我们有关的一切,是关于他们的一切。黑暗之中,分裂的真相才显现出含义。那些欠下了的,都必须偿还。被涂改的,都还会清晰,我们可以走着瞧。直到砖石下的每一处创口愈合,头发上的每一粒沙士被清净,每一个名字明亮清新,像你们逝去的目光一样被记住。
四川大地震一年周,那里居然成为共产党的大秀场,人性何在?公义何在?秀场的大主角,不是灾区的民众,也不是去年整整一年在那里作秀的总理温家宝,而是让位给“四项基本原则”的第一条原则“党的领导”,当然也就是由总书记胡锦涛领衔演出。
回顾5.12大地震后的一年,褪去最初的悲怆和激情,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的专制政治生态并不因浩劫的巨大而有所改变,中共官僚们的良知也并不因为灾难的深重而觉悟,中国民众在争取人权和民主的道路上,依旧前路漫漫,任重道远!
共有约 27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三(11月30日)美国当选总统川普的过度团队宣布,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与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被提名为川普政府的财长和商务部长。姆努钦表示对美国进行税法改革将是他的首要任务,他承诺大幅度减免中产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