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十三周年评论
海外的新世纪出版社去年六月出版了一部《陈希同亲述》。本书谈话人陈希同,一九八九年时任北京市市长、中国国务院国务委员,一九九二年升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北京市...
今天法国各大报刊关心的国内话题是家庭子女补贴金是否会部分降低,月收入6000欧元以上的家庭是否不再能够享受子女补贴。最关注的国际话题则是还在继续的土耳其大城市的民众抗议运动,各报对这一运动的根源影响进行多方面分析。临近中国“六四”24周年,法国解放报驻京记者飞利浦 格兰热罗就中国官方在六四前加强对异议人士的监控,发表报导文章,题目为:“被压抑24年的天安门”...
(法广特约记者郑汉良报导)第一部以六四人物为主题的人名词典工具书——《“六四”人物词典》(下简称《人物词典》),已在六四24周年前夕在香港推出。作为“国情教育•公民教育书系”的《人物词典》,两位编撰者是长期关注“六四”问题的中港两地社会观察者兼写作人。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今天(5月30日)公布的周年民调结果显示,香港市民支持平反1989年北京天安门学运的比例再创香港政权移交以来的新高。在1000名受访者中,63%的人支持平反天安门学运,比去年增加2个百分点;16%受访者表示不支持,同比跌1个百分点。
香港是每年纪念八九民运六四屠杀事件规模最大的地方。每到六四,万颗烛光都会燃点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足球场上。许多香港市民参加完六四烛光晚会后,也会收藏着活动的纪念品,例如特刊、蜡烛、贴纸等等。一位香港有心人士24年来收藏了香港民间团体印制的各种六四T恤。
在临近“六四”周年中国一些维权人士的行踪备受关注之际,美国白宫的请愿网站出现有关六四的请愿内容。
在“六四”24周年前夕,广州市三位公民徐向荣、李维国和李文生于5月22日下午向广州越秀区公安分局交“六四”游行纪念活动申请。有关人员受理了申请,并表示“六四”前两天才能书面回复。陪同他们前往递交申请的民众发帖说,欢迎网民6月2日(星期天)早9点越秀第二办证中心门口一起等待回复。
原6.4爱国学生的领军人物柴玲,最近的表现匪夷所思,居然公开撰文要宽恕中共。
我叫孙宝强,原上海炼油厂的打字员。我是国际中文笔会会员,也是《上海女囚》的作者。
陈先生:在大陆我没有听说过有一句赞美六四的话,都是说如果没有共产党肯定会乱,镇压也是没有办法。大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其实就是一个字“怕”。
我想我们纪念六四一定要记得,就是中国人在暴力面前,当时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勇气,这种良知这是中共最害怕的。
1984至1994年,我在中南海从事立法工作,在紫阳领导下,亲历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及人治向法治变革。1989年5月,他因反对镇压学生民主运动而下台,被软禁16年去世。七年来,每逢忌日,我到紫阳家瞻仰,与他心灵对话。
23年前的今天,中共六四屠城,用机枪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23年路漫漫其修远兮!等待得太久,民怨沸腾,从而也引来了纪念六四最大规模的一年。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CBS)于1989年6月5日独家播出了王维林只身“拦坦克”的情形。 CBS晚间新闻开始时一反常态,既没有新闻摘要,也没有配音,只有“拦坦克”的画面,过了好久,才传来 DAN RATHER 那激越的旁白...... 而这盘珍贵的录像带却是在中美两位不知情人士的帮助下传递到世界。
人的一生太短,但这二十三年却太长。在禁止吟唱悲摧挽歌的中国,长久的沉默,似乎堆积起一座时间的坟墓。又是春夏之交的时刻了,二十三年来苟活于世的我们,再次聆听凄凄荒草掩盖下的亡灵。
(大纪元记者锺元、特约记者陈真台湾台北报导)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4日发表对“六四事件”书面感言,他被质疑今年未呼吁六四“平反”, 这是一种态度软化的作法。对此,马英九5日强调,已连续23年,每年六四时都会发表声明或参加活动,呼吁对岸能面对、平反六四,终结历史的伤痛。
(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6月4日,为纪念六四死难者,一尊永久性的自由女神铜像在约克大学学生中心安家。联邦参议员迪尼诺(Con Di Nino)、当年的学运领袖王丹等数十人出席了雕像的揭幕仪式,其中不乏年轻的学子。
近日,关于中共内部平反“六.四”的呼声的报导大量出现。有报导指指“习近平上任后可能会平反‘六.四’”;也有报导称“三名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要求平反‘六.四’”;甚至还有报导浑水摸鱼称“江泽民也在要求平反‘六.四’”。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平反“六.四”已经成为大势所趋,有专家认为,中共内部江派的残余“想插手、捞政治资本、骗民心”。
可是当我用20岁的生命走过1989年的6月4日之后,或者说当我走过用鲜血和生命写下的1989年6月4日之后,我发现自己改变了,虽然我还不明真相是怎么回事?我相信1989年的春天,6.4学生们的血,溅醒了许多人的良知的部分,同样也泯灭了许多人的良知。那一刻,我下决心,有一天要到北京去,我要知道真相是什么。
据多家媒体报导,六四事件23周年前夕,北京等地黑云压城,狂风大作,暴雨如注,雷电交加;冰雹密密麻麻,大如鸡蛋;午时白昼如夜,气温骤降。
共产党在中国统治一个甲子,发动了二十多次政治运动,虐杀了八千万中国人。因为年龄关系,除了这最后一次长达13年的信仰迫害运动外,在我脑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1989年6月4日的北京、天安门大屠杀。
2012年中共“两会”结束后,在总结处理各代表、委员提出的提案、建议和社会遗留、积压的问题、事件时,1989年“六四”问题被提出,并上报中央政治局。据港媒的报导,三名人大副委员长路甬祥、韩激德、蒋树声联署提出“六点呼吁和建议”。体制内的多名高官希望中共高层能在“十八大”之前,就“六四”政治风波事件性质作出修正。
今年天象不一般,看来中共要完蛋。 薄王反目内相斗,后台老板江周残。 树倒群丑猢狲散,阴风四起心不甘。 六四呼唤得民心,正义之士洗沉冤。 世纪大审聚北京,天地人神灭毒蟾。
今天是六四天安门事件23周年,广东维权律师唐荆陵发出公开信,征集“六四静思节(暂定)”共同发起人,并希望每个中国公民自愿将“六四”订为个人节日,直到成为国家的节日为止。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应邀请来台担任2周讲座教授,今天是六四事件23周年,高行健在谈到人权时表示,人权和自由要靠自己争取,绝对的自由才能做好创作。至于平反六四,他认为应由北京当局平反,且越快越好,最好明年就平反。
李天笑:刚才纽约的黄先生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觉得他点到了要害之处就说实际上是“清算血债帮”这么一个实质问题,不管是从六四还是对法轮功,实质都是这个问题。
京城昼如夜,冷雨雹似砂。 苍天哭六月,风云卷千家。 枪口吐邪恶,刺刀窜獠牙。 炎黄遭屠戮,学子被蒸发。 英魂碾作尘,中原沃为花。 芬芳香王道,清明复中华!
那一刻,百万民众从祖国四方、全球各地汇聚到了天安门广场;那一刻,六四英烈的名字被一个一个的高声念出,民众皆潸然泪下;那一刻,六四运动领袖们依次登台慷慨陈词,场下掌声雷动;那一刻,群星再次同台清唱《历史的伤口》,民众泪如泉涌;那一刻,天安门母亲第一次大声的在天安门广场喊出自己孩子的名字,天边隐隐传来些许回响;那一刻,一点点烛光照亮整个天安门广场,不眠之夜人们内...
中共封网天天有,每逢敏感之日尤其甚。23年前的6月4日,天安门前被历史永远定格的青年与坦克,全球皆可搜寻,唯独“.cn”的网域完全抹灭,只见军人升旗与游客拍照。中共的网络封锁,让人数全球第一的中国网民如井底蛙,只能坐井观天,只能认贼作父。然而有封锁,就有反封锁。而且,连当年长安大街的坦克都拦不住单枪匹马的王维林,那么逆天悖行的中共,当然也封不住网络无边无际的...
1991年,在从北京回老家的列车上,年轻的我与一个在银行工作的中年人谈起了“六四”,并询问他北京市到底有多少人被打死。他告诉我,保守的估计至少有一千人。然而,十年、二十年过去了,依旧没有人告诉我最确切的数字。“六四”到底有多少人遇难似乎成了一个未知之谜。
唐柏桥:刚才有位朋友说镇压六四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首先,社会现在最不稳定的因素是中共,而不是民众,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如果当年没有镇压的话,现在社会情况会稳定的多。
上海大场军用机场的噪音问题由来已久,上海宝山区大场镇附近的居民不堪其扰。据传,3日夜航训练持续到4日凌晨近1时,因正值六四23周年之际,引发诸多揣测。
(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古语有云,天理昭昭,善恶到头终有报,今年纪念六四格外不同,从“平反六四”的消息传出,到民间更多掩盖的真相被揭开,在多伦多的纪念六四活动中,一些当年的目击者向大纪元透露了当年惨烈,惊魂的往事。
(大纪元记者林依珊综合报导)今日是六四事件23周年,在烛光晚会前夕,候任特首梁振英前日却以“无补充”为由拒评六四,而麾下的新班子,不少人在23年前满腔义愤,但今日再面对大是大非的六四平反议题,有的划清界线,有的故作失忆。
在中共的宣传、教育和灌输下,许多中国人相信“旧社会”和“旧中国”是反动的、压迫的、黑暗的、剥削的、丑陋的、愚昧的、灾难的、恐怖的、不义的,“新社会”和“新中国”是进步的、解放的、光明的、福利的、美好的、文明的、幸福的、和平的、正义的。也就是说,前者是地狱,后者是天堂。当然,这个“旧”和“新”的分界线是以1949年中共建政为界,狭义地说,“旧”社会指1949年...
今天我们几个人去了济南中山公园,我举著“平反六四”的标语,大家呼喊:“平反六四”、“民主万岁”、“人民万岁”、“宪政万岁”、“自由万岁”、“打倒独裁”的口号,我作了纪念六四的演讲(见录像),并散发了“平反六四、毋忘六四”的传单,传单很快被大家抢光,很多民众跟我们一起喊口号、鼓掌表示支持!看来大家对平反六四怀有希望。
1989年6月4日中共军队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平民开枪,被称为“六四屠城”。23年来虽然中共当局不断的在封锁六四真相,并严禁人们讨论相关的议题,但是在今年中共高层内斗激烈、风雨飘摇之际,很多人在探讨如何用六四这个契机来让中国真正实现公平和正义。
(大纪元记者马有志旧金山报导)6月2日(周六)下午,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与哥哥和小姑一起在旧金山代表王炳章出席并接受了今年度的“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十年前,年仅13岁的王天安,在父亲被中共在越南绑架并偷运回国、判处无期徒刑后,各处奔走营救。王天安在授奖仪式上止不住地流泪,感动、感恩和想念父亲之情交织连绵,让在场朋友们感伤。王天安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喜欢我的父...
1989年“六四屠城事件”中,一名军士长崔国政遭不明身份人员打死,并被浇上汽油点燃。中共称,这是学生和群众中的“暴徒”所为,并在随后的宣传片中以崔国政为例,掀起中国大陆不明真相群众对中共镇压天安门学生的认可。 近日,有目击者(化名:赵真)向大纪元曝料,揭露在六四事件中,戒严部队军士长崔国政被打死并被浇气油焚烧尸体,实为中共军队阴谋制造的“伪案”。这是中共为...
六四惨案二十三周年日临近了,这几天来,每每夜深人静之时,我就思绪连篇,夜不入寐,悲愤情怀萦绕我的心头。
又将是一年一度的六四纪念日。作为“六四”相关的重要人物之一的赵紫阳,其下台的原因一直是许多人关注的焦点。
镇压六四青年学生和镇压法轮功,是中共第二代、第三代党魁犯下的两大血腥暴行。
“六四”到底是不是打仗? 要说是打仗,那跟谁打仗? 要说是打仗,那为啥打仗? 要说是打仗,那打的啥仗? 怎么一方什么武装都有? 另一方没有任何武装?
坦克,碾碎了学生们的希望 暴力再一次捆绑了将要复苏的灵魂
共党屠城廿三年, 英烈热血溅轩辕。 世纪惨案跨世纪, 往事岂能如清烟? 精英失忆堕钱眼, 母亲走险怒伸冤。 公理正义今何在? 昭雪神州须换天。
六四 一九八九 你是悲伤的情结。 你是愤怒的元素。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中,一位青年挡坦克的视频震惊世界。
二十三年的冤屈/ 二十三年的守望/ 二十三年的忍辱/
坦克装甲凶横, 镇压爱国师生。 只身独挡十万兵, 尽显正义血性!
2012年的六月四日,会跟以往的“六四”有什么不同吗?每年的这个日子,我都会遥望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六四”烛光晚会,密集的烛光照亮了海湾的夜空,一支支燃烧而滴泪的蜡烛,是对“六四”大屠杀死难者的深切悼念,是对专制政权的泣血控诉,也是“冲破黑暗,向往光明”的形象表达。
中共历次政治运动土改、三反五反、镇反、反右 、大跃进 、10年文革、六四屠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杀害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每次运动后善良的中国人都希望中共能下不为例,但中共一次次用鲜血回答中国人的期待。中共就是毒蛇,人们期望毒蛇有一天能不害人,那是痴心妄想,中共根本做不到,因为它就是那有毒的东西!中国人还需要多少同胞的鲜血才能擦亮眼睛呢?
不忘六四血,誓雪中华恨。 打倒共产党,法办江泽民。 慈母念子归,一别廿三春。 别时回眸笑,谁料血淋淋。 心怀报国志,抱憾念亲恩。 血肉挡坦克,胸膛迎子弹。 花蕾尤含苞,凋谢天安门。 共匪本洋奴,马列是撒旦。 耀邦知何去?紫阳无处寻。 把酒祭英烈,洒泪问胡温。 沉冤尤未雪,羞煞后来人!
六四感怀 学子期推民主潮,天安门下遍成焦。 血腥镇压余生者,廿载流亡恨未消。
那年春夏之交,遍地滚滚热潮, 骤然一夜之间,心头风狂雪暴。 黑匣坦克直冲手无寸铁咆哮, 碾鲜活碎骨铺平一言堂大道。
别开枪 请你别开枪 是我——那怒放的生命之花 别开枪 请你别开枪 是我——这尚且稚嫩的脊梁
年复又一年,望眼欲泪穿! 盼公平、盼公正, 年年盼 平反六四, 望那英雄归故里!
中华文明是神传, 礼乐文章五千年。 九十年前遭大难, 共匪撒旦侵中原。 斧头杀人是凶器, 马列骗人赛鸦片。
六四忌日又近,与往年不同,就是中共刚经历薄王案震撼,而民间又受陈光诚事件鼓舞,地火涌动,人心思变。二线城市贵阳民众聚集纪念六四,套用官方对薄案定语,那是“孤立事件”,然而却是一个讯号,提醒官民双方:“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的镇国咒语已经逾期。
1989年春天,中共统治机器已呈穷途末路之势,于是民运浪潮蜂拥迭起,迫使中共当局防不胜防。理穷词屈、穷凶极恶的中共当局于6月3日深夜,终于撕掉了所有的伪装,亮出了狰狞可怖的獠牙,将最后的法宝押在共产党御林军上,放任其进入北京城内大开杀戒。中共军队毫不顾忌文明底线,竟然动用了坦克和机枪去对付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静坐的学生和手无寸铁的市民,其屠杀现况之惨烈、暴虐,手...
23年前的爱国民主运动却惨遭中共的血腥屠杀,在此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我们特整理了珍贵的历史图片,献给不了解那段历史的青年朋友,也献给经历过那段悲痛日子的中老年朋友,在此向六四英雄们致以诚挚的敬意,并告慰烈士在天之灵。
共有约 20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即将到来的6月,美联储有可能加息,英国也要做退出欧盟的公投, MSCI评估是否将A股纳入,6月还可能公布深港通实施时间等,这些消息均将对中国股市和汇市带来影响。分析称,汇市和股市将迎6月“狂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