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瓮安抗暴
洪薇:距离奥运只有整整一个月的时候,新华网转载了《瞭望》杂志题为“专访奥运安保协调小组军队工作部田义祥的报导”,根据田义祥的说法,“恐怖袭击是奥运安保面临的首要威胁”。而他所强调的是所谓,“东突”、“藏独”、“法轮功”,可能通过各种方式,甚至极端暴力干扰破坏奥运会顺利举行。
清晨,河岸。一位女孩静静的躺在现代化的冰棺里,已近十天了。守在女孩棺木旁的,有百多人。不是因为人们有多怀念那早逝的孩子,不;这百多人,怀着的是兔死狐悲的哀伤,是同仇敌忾的愤慲。这不是一群在哀悼着的人;他们在鼓燥着,申诉着,把积年的怨气,一古脑儿的投射在了女孩的身上。
尽管中共和达赖喇嘛的谈判还没有结果,萨尔科齐却已在G8峰会上答应胡锦涛要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法国媒体把出尔反尔的总统称为“纸老虎”,记者无疆界批评他“向中共投降”,86%的法国民众表示“不能原谅”萨尔科齐。
饶有兴致的看完最近一期《中国新闻周刊》对被免职的瓮安公安局长申贵荣的专访,很是增进了像我这样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对瓮安县情的了解。多亏申局长“娓娓道来”的“我要替公安澄清”,我才得以知道,原来,早在6.28事件之前,瓮安县就发生过类似的事件,而且不止一起。
6.28瓮安事件后,中共为了平息民愤,挽回面子,不得不做出一些亲民的姿态,但时至今日,仍一口咬定这次事件源于“黑恶势力”的“煽动”,是对党和政府的公然挑衅,,却始终拿不出一件“黑恶势力”是如何“煽动”这次事件的像样的证据来。
由于北京奥运逼近,“瓮安事件”也引起中共中央高层的关切,然而,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最高原则下,“镇压”的选择顺位当然优于“容忍”,此时,所谓的重视弱势与照顾底层的执政使命则远远抛诸脑后。同为华人,我们当然对华人所举办的第一次奥运盛事感到骄傲与支持,也希望奥运会在稳定的政治社会环境下圆满成功,然而,中共高层也必须深知,当奥运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One...
我认为在奥运会之前,还有很多人想要制造新闻、制造暴动,因为制造新闻和制造暴动的人,他们心里很不平衡,他们的怨气、怒气、恨气没地方出,所以要制造事件把它放出来。
这两天国内的“权威媒体”发布了这样的消息:瓮安“6.28”事件当事女中学生李树芬遗体第三次尸检已全部完成,鉴定结论再次确认死者系溺水死亡。你相信这样的鉴定结论吗?一党独大之下,任何事情都可以公然造假,南海方面对我孩子的尸检结论就公然造假。
(大纪元综合报导)中共官方网站“新华网”7月9日报导了关于李树芬死因的最新鉴定结果,鉴定结论再次确认死者系溺水死亡。专家组负责人9日专赴瓮安向死者家属和社会公布了这一检验鉴定结果。
事情的进一步发展有些蹊跷。一贯以暴力镇压处理民众反抗的中共,这次在用武警和公安控制了瓮安后,居然破天荒地做起“俯卧撑”,先后免去了瓮安县公安局局长、政委和县委书记、县长的职务,并开始探讨事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虽然杨佳案还不知结果,中共对瓮安事件的态度已明显软化。是中共识时务,与时俱进了吗?
今天,读到我的老友吴稼祥先生的一篇博文,《让危机发酵的两种“阴谋论”》,让我想了许多。在文中,吴先生认为,在当前中国的官民关系上,有一种“阴谋论”。他认为,这种“阴谋论”,“表现在官民关系上,就分裂成两种尖锐对立的惯性思维模式:一种是民间的,政府公布的真相都是假像;一种是官方的,群众要闹事,背后一定有鬼。”细想想,情况还真的是这样。
贵州瓮安女中学生死亡事件,当局星期三公布第3次尸检报告,确认李淑芬是溺水死亡。另外,被当局扣查审讯十多个小时的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虽然获释,但当局威胁,如果他们对外发表消息将会坐牢,当局的行为耐人寻味。
看了不少对贵州瓮安李树芬被奸杀抛尸县河中的分析报导,感觉得很多文章有支离破碎或甚至有明显失误,难以使世人全面了解整个冤案线索和真相。现把各种网文综合在一起,做了一定考证,取比较可信者,做个比较全面解读,供世人了解中共为了维护统治如何使用暴力和谎言,并呼吁中共当局尽快释放6.28事件中被关押的学生和普通民众。
唐代酷吏周兴、来俊臣可能没有想到,能被放在瓮中烤的,可以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县的人;贵州省weng an县居民可能也不会想到,呆在人迹罕至的“瓮”里也未必 “安”全,你不知道哪天哪个酷吏会在瓮的外面堆起木炭,然后点火。
“6.28瓮安事件”发生以后,我们注意到贵州方面在紧急处理瓮安事件的同时,迅速启动了问责程序,追究造成“深层次原因”的领导干部责任,先后免去了瓮安县公安局局长、政委和县委书记、县长的职务。
事实上,“瓮安事件”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官府与民众的情绪激烈对立,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民变,但在发生影响如此巨大的问题之后,对官方来说,让谁来做替罪羊的问题是一个关键,是的,瓮安原县委书记、县长,公安局长,公安局政委被免职(不是撤职)了,仅仅是免职,连个处分都不算,这样的板子打到他们的屁股上并不算疼,而“黑恶势力”将要受到什么样的惩处,却可想而知。如果是那些真...
6月28日,贵州瓮安民变,长期受压抑的民众走上街头维权抗暴,这是2008年的贵州“光州事件”。7月3日,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终于低下了骄傲的头,不得不承认瓮安事件是长期以来在矿业资源开发、移民安置、建筑拆迁等土地利益冲突中,当地政府侵犯群众利益长期所积累的社会矛盾爆发。
一位叫李树芬的小女孩死了已经12天了,因人民群众怀疑瓮安公安局对李树芬的生死因鉴定结果有问题,引发了“6.28”事件也六天了。新闻发布会开完了,尸检三次结果也发了。就连第三个俯卧撑都查的清楚明白了,真是尽心尽力了,还有什么会不明白的。
瓮安公安真厉害 打得黑帮到处藏
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星期一报导说,贵州瓮安事件当事女中学生遗体正在进行第三次尸检。与此同时,贵州人权活动人士表示,希望当局开放新闻自由,让公众能够看到有公信力的调查,从而从根本上平息众怒。上个星期,死者家属对官方宣布的死因提出质疑被打成重伤,几万名愤怒的群众围攻了当地党政以及公安机关。 (w2008-07-07-voa51.cfm)
中国贵州省瓮安县发生万人骚乱事件之后,警方专案组表示,特别要查清黑恶势力煽动、组织628事件的违法犯罪事实。有评论人士认为,当局为了掩盖政府丧失民心成为泄愤目标的窘态,试图把以激烈手段表达不满情绪的群众扣上“黑帮”的大帽子,让人难以信服。 (w2008-07-06-voa43.cfm)
6月28日贵州瓮安民众抗暴风潮发生后,引来了大陆网民的一片谴责之声。为了封锁消息和钳制舆论,网络警察们受命疯狂删除网上有关瓮安抗暴的贴子,许多有相同内容的网站和博客也被纷纷关闭,在光天化日之下充分展现了富有“中国特色”的网络暴政。
中国的悲哀之处在于执政党不像真正意义上的政党,而更像是沆瀣一气的黑帮。正因为中共当局在一党独大之下,无法做到公听并观、不偏不党,自甘堕落到了时常与良知作对、与常识作对、与民心作对的地步,这个世道也才会呈现出怨声载道、黑暗无边的乱象,不但社会公正严重缺乏保障,官民对立情绪也正日趋浓烈。在瓮安事件中,中共当局再次可耻地选择了与邪恶、残暴为伍,使海内外华人深感失望...
中国大陆贵州黔南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吴汉品在个人的网上部落格(Blog)刊登在瓮安县采访资料及照片,日前部落格突然被封锁。有人权组织担心,中国记者透露敏感信息随时可能被以“泄露国家机密”拘捕。
我在瓮安县被政府工作人员删除的数据恢复了,顶图是瓮安县城的条幅,上面写着“感情用事,悔恨终身,擦亮眼睛,划清界线”,这话怎么有点文革气息呢?谁跟谁划清界限?有些势力与敌阶层?这条幅是否有恐吓意味?
关于对6.28瓮安事件贵州新闻发布会的若干提问--很透彻瓮安事件后,贵州省政府在7月1日发布了新闻发布会,有ID为“俯卧撑”的网友对发布会提了很多疑问,现转帖如下,请报社看看,
由于政府的黑恶,官员们的贪婪残暴与嗜血成性,中共暴政已把人民惹火了。
(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导)“瓮安事件是中国社会矛盾爆发点的开始,以后大陆会有更多的瓮安事件出现”,澳洲留学生、基督徒武博晗这样认为。他批驳中共当局将事件说成“一小撮人煽动不明真相的人打砸烧”,来欺骗广大民众。武博晗还表示,贵州当局对外的新闻发布会“实在是太幽默了,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俗话说众怒难犯,中共在处置瓮安事件的过程中,居然两次触犯众怒,把自身置于非常被动的境地。自谓“伟大、光荣、正确”的共党,向来喜欢“把坏事变成好事”,这次浑浑噩噩,竟两次错失“伟大”和“把坏事变成好事”的绝妙良机,又一次成为众矢之的,此乃做事不动脑子,行惰政、行庸政的必然。在整个事件的处置过程中,中共在惯性思维中存在重大失误,起到的是反作用,智商可谓等于零。
共有约 15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体育新闻记者,幽默作家)林‧拉德纳(Ring Lardner)的小说《年轻的移民》(The Young Immigrunts)(拼写没错)中的这四个字的句子,对我而言,是所有文学作品中最搞笑的一句话。它独树一帜,本身就是喜剧,,让我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