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寡欲
如果你觉得自己是个欠缺正念觉知力的人,没有关系,你也会从打坐冥想的实践中获益。据《人类神经科学前沿》期刊新发表的研究,刚刚尝试过冥想的人们,其面对令人不安的图片...
(shown)修炼人的精神状态符合了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又有了特异功能:常人看不见的,他看见了;常人不知道的,他知道了;常人做不到的,他做到了。这样的修炼人,人们就称他是活神仙。
(shown)一个人能静到什么程度就是他这个人心性所在的层次,在打坐中若能静下来,抛开世俗中一切忧患烦恼,不再纷纷扰扰的东想西想,这个人的层次就已经是很高的了。
(shown)当年的那些鼎盛一时的王朝,从殷纣王朝、大隋王朝、尼禄王朝、罗马帝国到中共邪党无一不是荒淫无度,道德沦丧,淫乱是他们走向灭亡的直接催化剂。
于道光说,有位读书人夜里经过岳庙,朱门紧闭,却有人从庙中出来。他知道这是神灵,顶礼膜拜,口呼上圣。
故事从王者出家说起。王者离开尊位,独自来到山清水秀的宝灵之地,寻找生命的真谛,以了悟解脱。世俗的恩爱缠绕,宫廷的奢华生活,那尊贵之极的皇位,始终不能令这位聪慧的王者,心生解脱的喜悦。于是选择出家。
清朝时曾有几个长途跋涉的旅客偶然经过某地一处废弃的古庙,便到里面休息一会儿。只见里面的建筑大多都已破败,然而两边的画廊却依然完好。画廊不仅全部都画满了,而且上面的图案还很奇异,不知是出于什么人的手笔。众人依次看了一遍:有骑着老虎,打扮妖艳的女妖;对镜梳妆的女骷髅;还有把男子捆绑在铜柱上挖其心肝的女妖;以及男人被女妖摔在火床上用烧红的烙铁烫等等。其他的诸如女妖...
清朝时,福建人王命岳进京赶考。一天,他在半路上遇到了大雨,只得到附近的村舍中避雨。说来也非常神奇,接待他的那户人家的主人头天晚上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梦中有神告诉他:明日王状元就要来你家,你要好生接待。果然第二天就真有一个王姓考生前来投宿,那户人家的主人高兴不已,认为昨天的那个梦应验了,对王命岳非常的殷勤。
清朝时新城有个县府官吏名叫杜梧。一到雨夜,他就在迷迷糊糊中觉的有美女来和他同床共枕,他自己也觉的不对劲,知道被妖怪迷住了,然而却无法摆脱,时间一长,杜梧就显的病弱不堪。
美国耶鲁大学和加州大学跟踪调查了加州阿拉米达县7000位居民,而密西根大学调查研究中心则对2700多人进行了14年跟踪调查。三所大学得出相同结论:“善恶影响人寿命的长短。”
平时尽量注意自己的精神修养,尽量的不要发脾气,不要对太多东西产生恐惧,不要让疾病占据大脑,这对人来说真是太不健康了……
在哭啼中,命运牵着我们的手,走进这滚滚红尘。在这儿经历快乐、痛苦,然后,在无声无息中,命运带我们离开。世世代代相传的转世轮回,讲述了生命的生生息息,无止无终。前世的业债今世偿还,前世的善举今世得福报,人世间的善行恶举哪一样能逃得过上苍之眼。如果说今生的疾病是前世的业力轮报,修心重德能治病,你可相信?那么,让我们翻开瑟敏纳拉博士《生命多世》(Many Mans...
现在的中医是大学培养出来的,明确的让学生知道中医的理论以及一些技能,和大学里教的其他科目一样……
上班走进办公室,清洁工的吸尘器响起来了;走出办公室,草场上几台割草机正同时作业,发出更大的轰鸣声。进入放着冷气的现代化公共汽车,流动电视里的现代青年正和著摇滚金属音乐发出强劲的声音。流动电视,新型产品,由不得你爱听爱看还是不愿听不想看。购物中心里也播放着最流行的电子音乐,货架好像都在随着震动。休息日,院子里的除草机又“轰轰轰”响起来了,院子外面的马路上施工队...
读书岂只为了考试,吃饭岂只为了裹腹,对一个懂得生活的人而言,生活绝不是“如此而已”;人生有如万花筒,聪明的人会随时把它转动一下,以期看到一个多采多姿的世界。就如画家在作画中常会往后退几步来观察自己的作品,研究如何能使自己的画更有深度。相同的,在人生旅途中,要学会时时冷静一下,审视自己的心境、调整异常的情绪、观照个人的身心,方能有继续前行的本事。
快乐有时看似遥不可及,有时却又好像近在咫尺。究竟该如何做方能坐拥快乐?2008年旧金山举行了一场‘快乐的诱因研讨会’(Happiness & Its Causes Conference),大众医疗网站WebMD.com摘录了与会的科学家、医生、心理学家、艺术家、哲学家以及西藏佛教徒倾囊相授的快乐秘笈。在金融海啸持续席卷全球之际,这些谈话宛如明灯指引坐困愁城的...
大家都知道,宽容和原谅别人的过错是维持人与人之间良好关系的基石,不仅如此,现在科学家认为宽容别人可以增强爱滋病患的免疫系统。
美国科学院发表一项研究结果,称乱性是导致人短命的原因。研究结果显示性行为中荷尔蒙的变化是使生物短命的因素。科学家进一步说明,尽管是以昆虫实验导出这个结论,但是也适用于人类。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15年前,大陆劣质钢材“地条钢”就被要求“限期淘汰”,然而,2016年,这种钢材产能在1亿吨左右。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此类劣质产品仍能行销国内外?大陆媒体炒作此事的目的是什么?怎样解决这一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