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观空间
“你和友人发现刚做了相同的梦,这似乎不可思议。”美国心灵学家詹姆斯‧多纳霍(James Donahoe)教授1975年在《心灵杂志》(Psychic Magaz...
每个人都有做梦的经验,梦醒时可能记忆犹新也可能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如果梦境很真实又让你难忘,清清楚楚记得梦里的人、事、物,这种梦可能有预测未来的作用。最近,美国《医药日报》公布了9个与梦有关的事实。
一大陆法轮功学员最近从河南十八里河劳教所被释放出来,在劳教所有一学员天耳通听到另外空间天仙女唱的歌,那悦耳动人的歌声,令人用语言无法形容。
(shown)这里着重讲的认识方法是结合了现代科学成果的粗浅的认识方法。是为不修炼人写的认识方法。
(shown)神是真实存在的。在有着辉煌历史和灿烂文化的中国,儒释道源远流长,故中国文化有神传文化之说。
1968年秋天,年仅两岁半的德丹娜患上了半身瘫痪症,并且间歇失明已几个月了。这天,小德丹娜一直静静地躺在儿童床上,眼睛深深地往内陷了进去,半睁半闭,生命垂危。
随后的日子,“莫尔思王”经常独自祷告。直到有一天“莫尔思王”召集并告诉他们说:他的“父”告诉他说上界天国也都失恒了,“大造物主”要到地上去从新恒定所有的世界,他的“父”要跟随“大造物主”下行去地上,求“大造物主”从新恒定自己的国度。这时他们这世界里的很多的王都得到类似的启示,他们聚集到一起商议,最后决定从这些王中选出一批使者(他们的叫法)去地上,去向“大造物...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我在家里,一下子感觉进入了一个西方人的那种“天国世界”(我本人对西方文化很陌生,只是原来从电影作品里接触过的一点),现在我回忆著把过程记述下来:
在快乐天国的第一天晚上我就住在了宫殿里,我知道以前曾住在这里。一进屋躺在床上,特别舒服。一会儿屋里的墙跟我说话:“你从哪儿来的?我怎么想不起来了?”灯回答说:“我知道她是从一个叫地球的地方来的。”花盆说:“地球是什么?能吃吗?”花盆里的土说:“也许能吃,但得剥开之后,里面有个仁。”灯说:“那个东西不能吃,吃了肚子疼。我听说那是个不好的东西。”我听着听着睡着了...
我在宫殿住了三天,在这个快乐天国里,众生都高高兴兴的、快快乐乐的生活,无忧无虑,有一次宫殿里的墙说:“听说有悲伤,什么是悲伤,悲伤是啥?”花盆里的土说:“可能是高兴吧!”花盆说:“那何必叫悲伤呢?就叫高兴,悲伤的意思大概就是吃吧!”
我从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么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里面全是蛆虫。我还看见了地狱,地狱比地球大好几倍。
乐乐是辽宁省某市的大法小弟子,今年11岁,不久前的一个夜晚,她做了一个长梦,梦中她到了天国世界,也称快乐天国,还见到了地狱。第二天早晨醒来后记忆清晰,本文记录的是经她口述整理的梦中情节。
另外的空间,人的肉眼看不见。但看不见的事物并不表示不存在。人肉眼看到的形象不过是对可见光的感知,而可见光在电磁波的大家族中仅仅只是一个极窄的波段;目前科学家已证明很多天体发出电磁波并不是可见光。对于另外空间的存在,科学家早已从不同角度在进行研究、探讨,并认为是完全可能的。
遥视、预测、他心通这些所谓特异功能的道理何在?物理学中可见其端倪!
在一座山前站两个人,一个是盲人,一个是视力完好的人。对后者而言,一眼望去,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对这个盲人来说,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李白在他的诗中有这么两句:“何当脱屣谢时去,壶中别有日月天”。“酒壶”是许多修道之人的日常必需品,因此与酒壶有关的奇闻轶事也特别多,许多都讲到了酒壶里面别有洞天,或另有一番天地。有一个关于“壶公”的传说也是这么说的:
既然普通人的肉眼无法看到另外空间,那么特异功能者又是如何观察到另外的空间呢?气功研究中认为是用天目看的。天目是存在的:现代医学发现,在大脑内部对应于天目部位,存在着松果腺,也叫松果体。它位于中脑左右上丘构成的凹沟内,在胚胎发育早期出现。人在7~10岁时,松果体开始逐渐退化并最终钙化。
纵观人类时空观发展,基本上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5月24日,中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前司令员刘新齐因“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审查及被降为一般调研员。新疆是江派的利益地盘,近年来,现当局对新疆兵团进行持续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