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而复活
美国一位高龄产妇接受剖腹产手术时,因并发症心跳骤停37秒。而后儿子健康地生下来了,她也被救了过来,不过却留下了心理创伤。所幸治疗师用催眠方法帮她恢复了记忆:濒死...
他先是看到自己被抬上急救车,车开到了医院。之后,他在靠近急救室天花板的地方俯视着三名护士和一名医生围着自己的身体处理血淋淋的伤口。“我离开了,我飞出了医院,飞入了广袤无垠的外太空。”布莱克说,“我看到一座金色城市自内而外散发着金灿灿的耀眼白光。”
阮清泰(Nguyen Thi Thanh Thai,音译)10岁时就被诊断出患有风湿热,这种病不多见,而一旦发起烧,就有致命危险。这个秘密她保守了60年——在她成为越南顶尖的心脏病专家后,也从未向同事们提起。
朱莉‧坎普(Julie Kemp)还记得在车里听到丈夫安迪的喊叫声。眨眼间,她和丈夫就天人两隔了。“那是我最后听到他的声音。”朱莉回忆说。她8岁的儿子当场也没了呼吸,却奇迹般复生,告诉妈妈在天堂看到他未曾听说的亲人,令她震惊不已。
每年美国约有20万人自称有濒死经历(NDE,Near Death Experience简称),这到底是什么呢?人死后生命会延续吗?超越物质世界,我们还能有其它的经验吗?有个人就相信自己去了趟地狱又折返人间,而这一经历完全改写了他的人生。
一枚炸弹的弹片炸伤了凡登布什。那年他才19岁,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但是“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一切都那么安详和宁静。再没有战争了”。通过一个黑暗的隧道进入一片光亮,他感到一切都那么美好,“好戏好像此生从未感受过的喜乐”。五年前去世的祖父前来迎接他。但另一个生命上前来,告诉他必须回去。他在世上还有需要圆满达成的事情。
“这个开脑手术是由医生一刀一刀,小心翼翼地刮除脑上的肉瘤,而我在麻醉中沉睡,好像做了一个梦。”台湾3D导演曲全立在新书《这世界需要傻瓜》提到曾经死过一次,从鬼门关前幸运捡回一命,进而立志以影像专业回馈社会。
一些天生失明者在与死亡擦肩而过时感觉自己灵魂离体、看到了幻象。对有些人来说,这似乎很自然;但对其他人来说,则不啻是令人困惑的震撼体验。有研究表明,当天生失明者做梦时,他们是看不到东西的,然而在濒死体验中他们却经常获得光明。他们的视觉感知,为濒死体验又增加了一重神秘。
肯‧巴恩斯(Ken Barnes)说,他有过两次濒死体验(NDEs),当中他都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所经历的一切让他坚定了人有来世的信念。无论你是否相信这样的濒死体验,巴恩斯的故事都展现了逆境中坚毅、宽宥的精神和积极的人生态度。
(shown)孟阿姨说:老人应该是到寿了,因为他从心里记住了“法轮大法好”,而且到了阴曹地府后,还坚持说“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大法是真的”,这样的生命就不归阴曹地府管了。
有一天早上,他突然又醒过来了。透露在得病的那天晚上,被两个阴差把他带到了冥府。
干了一件好事,此时心中就感到无比的清静平宁、祥和慈善;相反的,作了恶,那可惨了,心头立即懊恼烦躁,一如满锅的沸油,正翻滚、奔窜马上就要起火燃烧似的,那难堪痛苦之状,是言语所不能表达于万一的。
早在两千多年前,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就在他的著作《理想国》中记载了濒死体验现象。
“考城隍”是《聊斋志异》的第一篇故事,字数并不多,却是首篇。到底考城隍考什么?
宋焘公是一位秀才。一天他生病躺在床上,忽然看见一位公差拿着公文,走进屋里来叫他“赶快赴考”。公差只是一味的催促他上路,宋焘公只好负病上马赶考。
美国在一九五八年的冬季,曾经发生过一起“借尸还魂”的奇事,人们称之为“瓦达西加奇事”——因为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伊利诺斯州的瓦达西加地方。当代的心理学权威李却霍奇逊博士,曾经说:“这件事情,可能表示一个人的个性在死后的复活。”
肖家玉,女,已满八十四岁,家住成都市新都区桂湖附近一户农家,膝下有子女五人,全家几代和睦相处。肖婆婆性格开朗、对人和气、乐于助人,长期信佛,善待一切。是新都区远近闻名的善婆婆。
唐朝的太子通事舍人王儦说:“人生的遭遇都和你的命运有联系,命运事业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吉就是凶,该什么时候来也是注定的。
(大纪元记者林雨综合报导)原福建霞浦县交警支队的一名中层干部陈乃法先生因修炼法轮功遭非法判刑三年,后被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遭狱警切开喉管灌食后,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余岁。他离世后,监狱专门开大会把其“定性”为“追求圆满而自杀”。
如果我说我死过,总会惹来异样的眼光,…时间过去近二十年,当时的印象却仍历历在目...
濒死经验中的人,会钜细靡遗的回顾自己行为影响的真相,不论当时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做出这些事,也无论这些伤害的造成多么轻微。
1968年秋天,年仅两岁半的德丹娜患上了半身瘫痪症,并且间歇失明已几个月了。这天,小德丹娜一直静静地躺在儿童床上,眼睛深深地往内陷了进去,半睁半闭,生命垂危。
历史的记载和传说确实提供了证据,证明诸神许诺过要从他们所在的星球返回地球,唤醒保存完好的肉体再生…
我是山东省的一位农民。2006年5月份,大法弟子给我讲真相,并让我念“法轮大法好”,我相信了。
研究人员在患者得救后的一个星期内,进行了采访。63位活下来的患者中,有7人能够回忆出在他们“死亡”期间的情感活动和看到的景象。
我亲家公(儿媳的父亲)今年70多岁,曾是村里的邪党支书,受邪党毒害很深,几年来他一直多病缠身,大把吃药,是医院的常客。我是大法弟子曾几次向他讲大法真相、劝三退,他都不听,很是顽固。
现代很多人不相信耶稣死后复活的事,但当代医学家成功救活的患者,告诉我们死后复活的故事,以及他们奇妙的亲身经历。
患者说,“他”当时飘在空中,俯视自己躺在床上的身体和忙碌的医务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