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鹿毒奶粉事件
“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被中国当局构陷入狱。尽管为其入狱承担灾难的主要是赵本人及其家庭,但溯其案由,再考虑到十七届五中全会后当局维稳方针发生变化这一大背景,赵连...
11月10日上午8点35分左右,人称“结石宝宝之父”的赵连海被北京市大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判决后赵连海当庭表示,将无限期绝食抗议,并且已经提出上诉。
二○一○年三月三十日,在首善之区的大兴区中级法院公然开庭的赵连海“寻衅滋事罪”一案,应当成为继前不久在福州市马尾区法院开庭的三网友“诬告陷害罪”案与成都武侯区法院二○一○年二月九日判决的谭作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之后,这个自我标榜为民主法治国家,在短短的一个季度之内上演的三幕最赤裸裸、最荒诞不经的司法丑剧之一。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艾滋病在血液里哈哈地笑/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变成了一筐煤,你别再想见到他/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还不如旷野中的老山羊,为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
2008年九月初,甘肃省报导多例结石患儿。结石宝宝问题浮出水面。
近日,上个月奥巴马访华前夕以“寻衅滋事”罪名被逮捕的“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终于被中共警方正式批捕了。赵连海,一个4岁结石宝宝的父亲,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集体维权联盟——“结石宝宝之家”的创建发起人,曾在国家工商总局的广告公司、国家质检总局的中国质量报等多家媒体工作过多年,具有丰富的媒体经验、协调能力及出色的工作能力。是什么让中共当局不再顾及脸面,不仅不对迄今...
中国这个“最聪明的人”到了49年以后,为什么沦落到经济贫困、经济崩溃,甚至“人相食”的地步呢?这是共产党人为的把经济搞崩溃的。最近30年又沦落到另一个道德沦丧、官场洗钱或资金外逃、人才外逃。所以的确是中共这个制度出了问题,把持这个政权的党是个毒瘤所致。
我的孩子(廖思瑶),一个不到两岁的女孩在哺乳期内因食用免检乳制品---三鹿奶粉,导致多发性肾结石伴肾结水,一年内两次成年人都难以承受的大手术,(取出大小石头若干枚,最大一颗为3cm*2cm*1cm),最终还留下肾结石后遗症的孩子,即将第三次手术,让幼小的生命遭受成年人都难以承受的病痛折磨,在漫长的求医道路上,不知还要遭受多少次雪霜般的病疼洗礼,多少次的痛苦啼...
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是一个并没有什么品牌意识的时代,那时候,不仅没有新的品牌出现,而那些百年老店,也被列为“封资修”给予彻底禁绝,当年成都最有名的“龙抄手”“麻婆豆腐”等知名品牌饭店,都改成千人一面的“综合食堂”。
横河: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我想跟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关于网络上表达的民意对当前中国的影响。最近发生了几件比较大的事件,在不同的程度上都引起了网络上的大讨论,结果给事件发生的地方官员和涉案人员施加很大的压力,有些案例是甚至由于网民的压力而改变了处理的结果。
听说因三鹿奶粉事件而问责下台的官员到外地当了官,有的官升一级,还有到邢台市当市长的。大家对此都很有意见,我一点意见也没有!在你眼里是废物,在别人的眼里或许是块宝。即使真是废物,也可以再生利用,变废为宝嘛!我家的三鹿奶粉都得到了充分利用——用在“灭四害”上。
中国奶业巨头三鹿集团日前正式破产,但结石宝宝在中国大陆仍继续产生,多美滋奶粉结石宝宝已发现有近百名;中国另一奶制品巨头蒙牛的添加剂又爆出争议,官府相袒……谁会步三鹿后尘?
“三鹿奶粉”事件,本该叫“国产毒奶粉”事件。在众多掺毒国产奶粉中,没有证据可以表明,三鹿是掺得最早和最久的,而且,从中共一贯金蝉脱壳与断臂求生的伎俩分析,我们甚至有理由怀疑,三鹿,其实也不一定像后来所公布的那样是掺得最多的。与其它品牌比较起来,似乎其唯一的失策,就是当初不该让新西兰恒天然公司入了股,从而引来“境外敌对势力”的监督与干预。
小姐妺凑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谈论的永恒话题,一是爱情二是美容,有了爱情的人容易容光焕发,所以爱情被称为最有效的美容剂,没有爱情的人常见面色枯黄、暗淡无光,搞不好还会内分泌失调、满脸粉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管有爱情没爱情的,女人们都多多少少弄些瓶瓶罐罐的往脸上招呼。
零八年是一个灾难不断的一年,震惊全球的毒奶粉事件余震尤在,年底又爆出了堪称“小三聚睛氨事件”的江苏儿童铅中毒事件。虽然规模比不上毒奶粉事件,但其情节更加恶劣。据12月27日《北京晚报》报导,江苏邳州新三河村发生儿童大面积铅中毒事件,根据北京、西安各大医院检查结果,该村检测出铅中毒儿童41人,还有65人属于高血铅症,成人也有不少人血液中铅含量超标。其中一对只有...
当然,这些机制与规则的建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在人头落地的同时,我们要开始做这件事了。此事到此不能算是休止符,而应该成为一次制度建设的起点。
如果想了解中国社会的现状,三鹿毒奶事件是最佳样本。事态发展的每一个环节都弥散著道德沦丧后人心的贪婪,政权的腐败。特别是司法审理上,中共当局竟然公开违背《刑法》和《破产法》,恶相尽现。
正如有媒体所说的那样,在上下各个环节都缺位的情况下,田文华和三鹿集团是整个食品安全制度的牺牲品,“是挤脓包时‘不慎’用力过大的那家”,是压垮岌岌可危的奶业“潜规则”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自然是“害人者”,同时也是“受害者”。所以,哪怕对其千夫所指,哪怕让她人头落地,她都注定无法承担起这场始于三鹿并波及乳业全行业的毒奶粉事件的责任,都无法背负所有的罪恶,都无法彻...
2008年的最后一天,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对因毒奶粉事件被指控的三鹿奶业集团的创办人田文华和该集团主管技术的副总经理王玉良进行了公开审判。庭审直到新年前一个多小时才结束,《南方周末》形容“这是一场非常审判,悲剧气氛弥漫”,并大胆引用了辩护律师对中共当局的指责:“如果将国家监管之缺失和行业邪风之累,全怪罪三鹿和田文华,是不可承受之重”。
在此之前,通过广东科龙电器顾雏军、贵州茅台乔洪等各类案件,再加之“空壳奶粉”、毒奶等事件,人们对国企高管们贪污受贿,恣意挥霍,唯利是图,视国企为己有,视生命为儿戏的恶劣行径深有感触,而且势头愈演愈烈,并没有形成有效的措施加以控制。在此之际,公安部以及广东省打着“稳定发展”的旗号,出台如此措施,实在令人惊愕!
洪薇:在2008年的最后几天石家庄法院开庭审理了三鹿奶粉事件多名被告,其中包括生产销售有毒食品的嫌犯,此外三鹿集团的4名高管也被起诉,于是同时三鹿集团于12月23日正式进入破产程序,而27日有关方面公布了三鹿等22家责任企业对近30万名确诊患儿的赔偿方案,这几件事都和法律程序有关,在三鹿事件发生后司法正义能不能实现,受害者能不能讨回公道,都成为值得关注的问题...
令世界震惊、国人心惊的“毒奶粉9‧11事件”,在中共一贯的“问责制”中,逐渐走进“尾声”。但时至今日,三聚氰胺对人体究竟有没有危害?人们却认识不清。
年底,中共当局出台三鹿奶粉受害婴儿赔偿方案:由22家责任企业,出资11亿元人民币,其中,现金赔付9亿,赔偿基金2亿。近30万全国受害婴儿中,死亡者每人获赔20万,重病者每人获赔3万,普通患者每人获赔2000元。
中国政府和企业处理危机公关的方式几乎是同构的,他们一开始采取的就是掩盖真相,封堵或者买通传媒,不仅不报导真相,而且更加歪曲事实。他们以为只要事实一歪曲,加上后面有枪杆子和政府撑腰,拿出其中的钱买通官员,与当地政府订立攻守同盟,便可以战民众而胜之。
表面上喊平等口号,实质上等级森严。早在延安时期就按照官职大小来分配“待遇”,最高一级的领导毛泽东等那时候就开始享受“特供”品了。王实味写大字报批评,为此送了命。解放后“特供”制度更加完善,国家领导人所用的一切都是专门生产特别制造的,这些产品都是不计成本的精品。一些领导人为了欺蒙老百姓,装模作样的“付钱”,他们所付的钱连产品成本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也不到。
源自中国的有毒食品危害人类健康,当地业者的贪婪与疏忽使其进入食物链中。中共政权对其危险性低调处理或视而不见,当问题大到无法否认时,中共领导人才下令检查并允诺惩罚违法者。尽管中国食品业者的道德败坏导致目前这场危机,但是中共官僚制度的缺失,却应负起最大责任。
被查出有肾结石的患儿数量不断增加,中毒患儿的增加让中共政府恐慌起来。为了所谓的“和谐”、“稳定”,中共政府又采取措施欺骗社会欺骗公民,9月下旬,中共政府在内部召开了电视电话会议,不下达红头文件,没有文字记录,内部密令口头传达筛查中毒患儿的诊断标准:一、肾结石大小必须在4毫米以上;二、尿液检查必须有肉眼可见的尿血症状;三、必须伴有肾功能衰竭症状。只有符合以上三...
问题奶粉、问题饼干、问题奶糖、问题冰淇凌,所有的问题奶制品的“特大问题”还未彻底解决,遭受问题奶粉残害的婴幼儿的“善后问题”还没有解决,问题鸡蛋、问题点心、问题速冻馒头又登台亮相了。
2008年9月11日来自中国的毒奶粉事件爆发之后,已经有不堪营业额骤减的台湾商家老板自杀身亡。可是毒奶粉却不是来自中国唯一有毒的、毒性最强的食品。来自中国的胺粉(用于饼干、油条的发酵粉)又在10月18日被查出含有超高含量的三聚氰氨!
有说“神七”如长城,有说“神七”是金字塔、大教堂,有说“神七”乃“新核”太空封禅大典,有说“神七”相当“中国第一朵蘑菇云”(一九六四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智者见智,愚者见愚,多从政治、经济上着眼。我想,除了从政治历史学角度看问题,还可从人性的角度想想“神七”——如果将“神七”与“三鹿”毒奶风暴联系起来,“神七”如同老妪彩衣,“三鹿”好似老脸老眼。
共有约 24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