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凄雨。一条发光的煤狗斜躺在地上,腿上渗著血。一个女人奔过来,一下扑在他身上,拼命摇晃:“老虎!老虎!快醒醒!”“哟,他还在发烧哎……-”众多的工人一下都围过来了,有人把他搀扶坐起来。
营部高音喇叭传出:“据新华社达卡消息,印度军队于今日凌晨5:30分向东巴基斯坦发起全面进攻,东巴总统叶海亚汗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晚上,一张悚然惊吓的脸,从雨水的煤场地上,抬起,远处,铁丝网……渐渐地幻化出一片红海洋……传来了天安门广场万众欢腾的景象……“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响彻云霄……
“前方50米,占领阵地!”一声厉喝,士兵们向一片矮青㭎开阔地冲去,“乒呤乒啷”,军用圆锹在砂渣地上砍挖,“砰!”砸炮版,架炮,四班长在炮位前方插上标杆……“目标正前方,表尺501,方向035……”
嗯,啃……”响鼻,胡子插满了一张年轻而粗糙的脸,眼睛里射出坦率和轻蔑,期待。“啃!哪里打柴?”“就是连队后山……”“嗯……啃!怎么啦?”“四班长……四班长他……”“啃……”“他……说……他看见了幻觉……”“什么?!”有种天灵盖上升的感觉!
海上游荡的枝叶 进到我的梦里来来吧 俊俏的小鸽子 漂泊的眼睛很柔软的 很柔软的 绒絮般的能让你产生幻想的 我的梦里来 我们一起变黑的黑夜的黑夜啊我们一起变白的白昼的白昼啊海上游荡的鸽子 进到我的梦里来在我的心灵栖息、依偎的让我在你的枝叶上栖息依偎
“他们在这里!他们在这里!”人群在开挖的洞口欢呼起来,“找到了!找到啦!”“给他们记功!”在场的领导当场表态。一辆救护车把从坑洞里捞出来的两人送往了医院。“水都快齐腰了,真算是命大啊!”“露露真是幸福啊,部队男朋友也回来了!”
黢黑一片,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军人感到有一双手在自己脸上摩挲,“露露!?”“是我!”一个年轻女人轻柔的声音。“你怎么也来了?”军人迷惘地问。坑道里黑黑的,轻声传来了那支谶言式的俄罗斯歌曲:
大雨再次瓢浇,篝火和军人的幻影都消失了。又是一天雨中奋战。女工浑身湿透,抱着一捆湿柴,在灶前生火,“喂,老兵!你说,如果,如果这里是中苏边境,苏联红军听了我们唱歌,还会有战争吗?”男子已经跳下壕沟,坑洞里发出一声吼叫:“像你们这样施工,是要塌方的,一点也不加强洞面支撑……”
雾中的庐城市,已有早行人了。男子站在一个炸油条摊前,要了两根油条,一碗绿豆稀饭,吃的时候,听到顾客的议论声:“到处在挖地道噢,我们厂三班倒,人停班不停,从来也没有这样拚命啊……“是啊,是啊!”旁边的工人应和著:“要打仗了嘛!”
一双柔软的手在他脸上抚挲,一双辰星般的眼睛,心头一热:“是你!”姑娘蹲在地上掠了一下头发,吃惊地说声:“是你啊!”已经把他搀起来,又微笑着对两个追捕的士兵说:“我的男朋友,刚才我们一起送伤患到医院的。”男子觉得自己已被架在一个姑娘肩上,慢慢向前走着。
过西安了……过郑州了……每个站上都有持枪的士兵……车外是瓢浇大雨。每个车站都壅塞著无数外流人员,背着铺盖卷,人声鼎沸。大雨连下,到处是逃荒的。车到蚌埠,男子从闷罐车跳下,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感到精神振奋了些,沿轨道刚走两步,准备转乘另一列车,正找月台,“倏”地不知从哪涌出那么多民兵,全执红白两色棒,才下车的流窜人员被驱赶着走向一截闷罐车,男子被人群夹裹着又上了列车。
(clipart.com)
1969年初秋的枯海沙原,草已渐稀,漠野展现出一幅卓尔不群,超然绝美的气质与表观。阳光远射楚鲁特北地,一线绵延,势如屏障。羚驼河上游谷地断落,山泉密布,溪流纵横。山脚冲沟深切,河道交错,森林茂密,草丰花魅,殊为美丽。
我是针,你的心是感情的线用我们的爱缝制没有缝的波流把我们的身体缝制缝制成生命的呼吸像海 光给我们的世界缝件衣儿童的美丽
你把头塞进翅膀里像所有的鸟深眠呓语
我是从墙那边来的 我是漂泊不定的边缘人物
那如霰雪般喷洒散射下来的雷声啊像洒水机撒水晶一样散布的雷声啊那像从仙人球上滚落下来的雷声啊
我有时把你想像成整座的晶宇我伸展双臂然后优雅地垂下我祈祷 我默念 枝叶上的星钻有时是树冠下稀落的雪花有时是树影下厚积的红叶我闭目 你给我遮蔽但更多的时候 我站在树下享受着清香的覆盖
多美丽啊 我看到了晶钻和奶牛大树说 你看到的是星空 可我还看到了瀑布的阳光 精灵的小鸟树干沉默了 金色摇荡起来 那宽广的羽翼啊在树冠下 因为我们站着就气势磅礴起来了
你不一定能发现我我欢快 永恒而 安详地奔腾一脉细细的奶流啊撞破 断崖岩障 迎空而下一道喷灌的雪虹
蟋蟀说我也能参加吗纺织娘也摇动着翡翠你们这些小声说话的族群所以当月亮从果园里露面那银粒的眼液银质的睫毛银亮的触角那急促的弦翅弹奏著雪那娇羞的红唇歌落了泪
像尘埃一样坍塌下来了是我们的垃圾坍塌下来了是我们多年建构的垃圾坍塌下来了我们苦心经营的垃圾坍塌下来了我们从垃圾中站起来光也坍塌下来了多美丽啊天是晶莹的
白的温柔的咸的很多时候都能体会到你当我孩提时少女时化作盐吧融化在海里海浪里海的幻想里
我把双拳握在一起 祈祷但仍不明白我的谜底在哪只掌心我必须解放我的左手有时犯更多的错误 譬如把美丽剃成阴阳头右手也难辞其咎难道我最脍炙人口的遗言不是右手的杰作
耳朵挂在树上偷听变色龙 蜂鸟 菩提花的呓语悄悄悬下枝梢听露珠和蒲公英在土地上的爱意
她 假装摇动清风让清俏的枝叶 在我院子里 扔了一个芒果亲爱的今夜我就持星灯悄悄捡回
寒假的时候,爸爸再一次背着行李扛着伞,随工作队下乡。妈妈带两个妹妹回乡下的老家,临走时,留够了粮食和买菜钱,交代了安全事项,把小诗托付给自己在省城上学的大学生亲戚。小诗在妈妈走的第二天,就被接到了大学。
打开天窗一曲优美的天音悠然而入它还是一扇弃暗投明的心窗吗
    共有约 10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