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釭诗约
唐伯虎的风流韵事不胜枚举,这首诗“妒花”,对于女性的爱美心理以及妒嫉心理,有相当明快的描绘…
古往今来,作官的人,都不放寒暑假的,在炎炎夏日,也得挥汗办公。清朝袁枚(1716→1797)的七言绝句“消夏”,写尽了无官之乐,逍遥自适。
比他早了一百多年的梅尧臣养了一只猫,名叫“五白”。当时文人养猫,是为了防止藏书被鼠咬。这只猫死了,梅尧臣写了一首二十句的五言古诗“祭猫”,宛如哀悼亲友一般…
这首诗,以形体上所受的苦楚,来描写心灵的悲痛:肠→心→骨→血→泪→毛、肤→发、须。
曹孟德(曹操)的四言诗有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人生苦短,应当及时行乐,何必“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呢?
在旧日淳朴的农业社会里,人们的欢乐常自泥土里往出冒:当春日消溶了大地上撮撮的白雪之后,勤苦的农民,便开始荷锄扶犁的从泥土中翻出了希望…
杜牧做了湖州刺史,十年之期早已过去。当他得知当年的女孩,已经出嫁,在无限的懊恼和悔恨之下,提笔顺手写成这首“叹花”…
愿为陌上土,得作马蹄尘;愿为曲木枝,得作双车轮;安得太行山,移来君马前!
这种花之所以叫百日红,是因为开始开花的季节,是黄历的四、五月,结束的季节在八、九月,花期达百日之久…
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山空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唐朝诗人白居易(乐天,772→846),写出了旅客望月的感伤,平易近人,是一首很容易理解的诗。诗题是“客中月”,也就是在旅次中所见到的月亮。是一首五言古诗。
“流行”这句话,和“摩登”不一样。摩登是来自英文的音译。而流行一词,早在白居易(772→846)的新乐府〈时世妆〉中,就已出现过。
经历过战火洗礼的人,常会将个中惨状以及战争对人类的残害纪录下来,以告知后人…
岑参曾经到敦煌、玉门关一带从军,他把这些特殊的经验,都表现在诗中。
诗成之后,文帝与群臣大为惊叹,曹植以为已经脱离险境了,可是,文帝又步步进逼地说:“七步写一首诗太慢了,应当即席成诗。”
将思归情愁与夜雨交织,绵密不绝,弥漫于巴山夜空,溢满于作者心怀,情景交融,委婉又深刻。
可见谈犬的诗比谈到猫的诗要早,不过,在诗中详细描述犬的生态,可能是宋代以后才开始的
隋炀帝在史册上是一位暴君,动用无数民力开凿运河。游扬州时,为了使豪华的游艇,沿扬子江逆流而上,征召了许多人,在岸上用绳索拉船。后来人们称这种为人拉船的役夫叫纤夫。
水流、道路的漫长形容彼此之间的重重阻力,但都挡不住真情的流露。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每个人的脑际已经构筑出一幅幅不同的农忙图与农闲画……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 谓我心忧;不知我者 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淇水冲不上岸,你反而恣意放浪;平地有尽头还有个边,而你却反复无常。
简单的借着弯曲的树形和葛藟藤蔓的缠绕,表达绵延不绝的祝福,以及永续不断的诚意。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是召南(召穆公虎所统辖的南方国家,在“周南”的南方)国里,男女相恋的歌咏。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这首卫风情歌,也就是“投桃报李”的成语典故。可贵的是掳获那颗永恒不变的心啊!
共有约 4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