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旱灾
正当今年夏粮收割来临之际,中国遭遇南涝北旱及虫灾。而在此期间,多个粮仓接连起火,被曝粮食储备掺假。那么,中国今年粮食供应将如何? (接上文) 今年粮食供...
正当今年夏粮收割来临之际,中国遭遇南涝北旱及虫灾。而在此期间,多个粮仓接连起火,被曝粮食储备掺假。那么,中国今年粮食供应将如何? 自6月以来,中国南方省份遭遇暴雨洪灾,而一些北方省份则遭受高温旱灾。中国13个粮食主产区的江西、湖南、湖北、江苏、安徽等省份都是洪水重灾区,而山东、河北、河南、黑龙江等省份遭遇严重旱灾。 稻区农民:早稻绝收 中稻晚稻或大幅...
江苏东台市数十名城管强拆一家公司时,大打出手,还叫嚣:“打死你们有人买单!”中共各地城管不断上演强拆,中共的野蛮行径被大陆人斥为是一个“黑帮”。
湖南益阳商人吴正戈雇私家侦探偷拍并举报中共法官腐败淫乱,2年前被当地公安局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抓捕,拖延两年后,近日被当地法庭一审判刑4年。而早前被吴偷拍的法官已有多人落马甚至被判刑。
近期,中国大陆多地持续遭遇高温闷热天气,局部地区有暴雨、大风、冰雹等天气。在吉林永吉县温德河出现史上最高水位的洪水,洪水过后,一片狼藉。官方发布的消息称,水灾至少造成18人死亡,18人失踪,受灾人数达1.3万人。
河南省鲁山县进入2014年以来降水量较往年少,尤以5月和6月为甚,较历年同期平均值减少70%,持续旱情已造成22万人和近2万头牲畜饮水困难。陕西自7月1日以来降水较往年少了将近一半,19.15万人,2.5万头大牲畜出现饮水困难。
轩辕黄帝阴符经云:“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历史上,每个暴政灭亡之前,都有天象显示给世人。 中共统治下的大陆,近年各种超乎寻常的天象频频出现。如此天怒现象,历史上似乎从来未有。
近日,发生在长江中下游流域的罕见大旱引发了民众对三峡工程的关注。按当局的调度,自5月20日三峡水库增大下泄流量为中下游实施抗旱补水以来,三峡水库水位6天内从154米连续下降了2米。有专家称,水库调节库容已消耗了约4/5,1/5库容也即将在6月10日前消耗完毕,届时或将面临无水可补。
呜呼! 十日不雨兮,田且无禾; 一月不雨兮,川且无波; 一月不雨兮,民已为痾; 再月不雨兮,民将奈何? 小民无罪兮,天无咎民; 当政失德兮,罪在九人。 呜呼! 盗贼兮,为民大屯; 天或罪此兮,赫威降嗔; 民则何罪兮,玉石俱焚? 呜呼! 民则何罪兮,天何遽怒? 油然兴云兮,雨兹下土。 彼罪遏逋兮,哀此穷苦! @
中国北方持续大旱,河南省洛阳市嵩县田湖镇有超过半数麦田干旱,有民众近日在网上揭发当地陆浑水库和一条流经7个村庄的人工渠,以发电为主,不放水让农民灌溉,而那条人工渠每年都会淹死人,农民上访都没有结果。
(大纪元综合报导)近来,山东省持续干旱已导致地下水位下降,338座小型水库干涸,88条中小河道断流。干旱造成24万人出现饮水困难,数千万亩农田受灾,目前已达50年一遇旱情,并仍在持续发展。
哲学系教授霍有光提出“引渤海水到新疆”的方案,让西北地区的企业单位及水利专家眼前一亮,兴奋不已。然北京专家纷纷质疑其可行性,称其“不现实”、 “不值得讨论”,更有专家直接质疑中国水利部策略失败,让全国陷入缺水危机。
江苏省如皋市司法局最近发出通知,任命司法局内的“优秀党员”为该市8个律师事务所的政治指导员。法律界人士认为,这是中共政治干涉司法的最新进展。
今年入夏以来,南方数省持续出现洪灾,赣江抚河决堤,三峡大坝迎来最高洪峰,全国百余城市陷入内涝……事实上,一些被洪水肆虐的水涝大省,自今年入春以来刚刚经受了连续数月的“西南大旱”。从大旱到大涝,从龟裂的土地至咆哮的洪水,2010年的中国南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水危机之中。
(大纪元综合报导)最近,在炎热的高温天气横扫北半球,连高纬度的芬兰、俄罗斯都没有没被落下。人们纷纷避暑。中国十四个省市持续高温。而南半球却纷纷遭遇数十年不遇的极端寒冷天气。南非的低温也导致本届世界杯的收入大幅缩水。
今年4月,主政水利部近40年的钱正英在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终于承认今年西南及东南亚大旱主要是中国水资源开发过度的结果。于是有人试图拔高她的晚年反思,居然接受她对自己主管水利部的失政的总结:“过去的水利工作存在着一个问题:粗放管理,过度开发。”
西南人民们,我知道你们苦。有的地方还得喝羊尿。但是即使困难到这种程度,那个死共匪政府也不发发善心救救你们。网上都有人出了很好的一招,可以非常彻底地解决你们没水的祸患。都不用共匪动脑筋,他们就简单地去干就行了。他们够清闲了吧?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中国西南地区长时间、大范围的干旱灾情越来越严重。云南部分地区若再无有效降雨,将迁徙受灾严重的村民到水源地驻扎。近日,国家气象局也坦承未能对西南旱灾做出预测。在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八嘎乡城子山村民到洞里抽水,五人一氧化碳中毒,两人死亡。
2004年,美国国防部委托GBN公司完成一份报告预测,2010年前后中国西南地区将出现大旱,为此《中国青年报》还作了报道,但报纸同时转述国内气象专家的表述:“GBN预测的情景发生的可能几乎为零。”专家的评价给这篇报道的作用真的归于零,使这篇本应警示人们的资料变成了美国的某种企图。专家不认可,政府嘲笑,老百姓便当成一缕清风。但六年后事情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
你看这么多水库要修,按照现在目前中国的经济实力,你想400亿去搞一个世博,又是几百亿搞一个奥运,那么这些钱如果拿去维修水库的话,全国才6万个水库嘛,绰绰有余,绰绰有余啦!不知道能够把这些水库重建多少遍,至少也可以让它在大水来的时候可以蓄水。那么这些问题至少可以部分解决,治不了本的话也可以治标。也就是说在整个社会资源的分配上面,实际上它还是一个思维,就是面子工...
修水库,是量的调配,那水质的问题更严重,中国的水资源污染的问题更严重。早期的50年代末60年代大跃进,还是后来的文革以后,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有一阵(子)是乡镇企业的发展,它搞些小的电镀厂或者是小造纸厂,这些排污的造成了水源的污染非常严重。
西南重旱尚无缓解迹象,据官方统计,目前饮水困难人数已达2,212万人;耕地受旱面积1.11亿亩。在云南,全省农业直接经济损失已达170亿元,干旱持续一周就会带来20亿元的农业损失。农产品价格迅速飙升,蔬菜快要赶上肉价,大米在不断上涨,苦菜涨到7元一斤。另一方面,由于缺水缺粮,农民却不得不贱卖猪羊。此外,干旱的影响已经从农作物深入到能源和工业生产的方方面面。
西南百年大旱致使云南、贵州、广西等省的水电站发电量锐减或停止供电,广东省不得不启动错峰用电方案,如果旱情持续,未来电力短缺问题可能还会加剧。
中国西南已经发生了6个月的大旱,对于几千万人造成了生活上的困苦,那当然我们知道老天爷不下雨,或是下的雨不够,地就干,就旱,这是我们从表面现象看出来的。但是事实上专家说老天爷在设计这个大自然的时候,就有自我调节的功能,那么如果人为的去破坏或去改变老天爷的设计的话,就会对自然环境造成非常大的损失。
预计总投资3千多亿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尚未开工,因西南百年不遇的大旱最近再次遭到各方质疑。
据“国家防汛抗旱总办公室”统计,西南五省耕地受旱面积9500万亩,有1893万人、1173万头大牲畜因旱饮水困难。温家宝在云南师宗县视察旱情时,听说村民要等两小时才能接到水,就说:“再打一口井,大家就不用等这么长时间了。”
“我家已经没有一滴水了,1.5公斤的水可以够我家做一顿晚饭。”12岁小女孩米桂娥在穿越悬崖取水休息途中表示。自家水窖干涸已半年之久,唯一可取的生活水源是位于绝壁中间的牛栏江。
在云南省曲靖市的陆良县,钻在泥土里的鱼张着大嘴拚命呼吸,可惜它已经死去,但始终保持着游水的姿势。裂缝里,随处可见难逃厄运的小鱼深陷干旱的土地中。
3月20日,在《财富》全球论坛“隐约逼近的环境危机”主题论坛上,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称中国的环境问题已经不是隐约逼近的环境危机,而是一个已到眼前的危机。潘岳在论坛上语出惊人:“我们一直说要搞好环境造福子孙后代,但实际上已经是我们这代人能否安然度过的问题。”
在周二的一个小时节目里,主持人元庆现场邀请到资深评论员横河先生以及水土专家,和您一起来探讨这个话题。希望您打热线电话加入纽约曼哈顿的直播现场,踊跃表达您的宝贵意见或是提问、参与讨论。
共有约 7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