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研究发现,撒谎可使大脑产生异变,从而刺激它作出一些失实的回馈,对我们自身理解的伤害,可能要比谎言本身更为严重。(Shutterstock)
近期研究发现,撒谎可使大脑产生异变,从而刺激它作出一些失实的回馈,对我们自身理解的伤害,可能要比谎言本身更为严重。滋养不诚实的品性,这不是什么新鲜概念。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提出,我们的性格——无论是勇敢、是怯懦,是放纵、是自律,是慷慨、是恶毒,都是习惯的产物。而这类脑科学研究很容易引起三种误解。
我们这里所指的常识,是指那些没有经过人认真思考、被人们广泛认为“对的”、“肯定没错”的“真理”,这些未经人思考检验的结论可能实为谬误而被当作真理,在人脑里以无形无觉的方式存在,持续很长时间而难以发觉。
所谓“人生哲学”,从某方面来说,也是在教导我们一些人生的态度或生活的态度。例如,我们与人相处,可以有两种态度:一种是竞争对抗的态度,另一种是合作关怀的态度。当然,还有其他不同的态度,我们可以自由的选择……。
普罗提诺(Plotinus)出生于埃及,是希腊化时期的哲学家。虽然名为哲学家,其学说却有浓厚的神秘色彩,强调行为实践,不太重视理论思辩,中心思想以描述宇宙起源的“流出比喻”(the metaphor of emanation) 为代表。
亚里斯多德( Aristotle)生于公元前三百多年前,是西方哲学家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其人学识丰富,著作等身,哲学上除首创逻辑三段推论法外,今日的物理学、动物学、伦理学、气象学、政治学、诗学、修辞学等各门学问,溯其历史,皆受惠于亚里斯多德的科学成就。
水 (来源:Jupiter Images)
古代的哲学家喜欢从大自然的变化中,观察到一些“大自然的变化法则”,然后应用它们来对我们的生活,提出一些永远不变的道理。例如:自古以来对“水”的观察,从水在大自然的运行中,足以让许多的哲学家沈思,进而带给我们启示与学习的“智慧”,使我们发现了水的哲学。
总之,康德的哲学,是一种全新的开始,他问到“人”的问题,也以“人”人的整体做为中心,顾及各方面,连哲学史中不太注意的问题,他也提出来讨论。他把“形而上学”、“伦理学”、“知识论”、及“宗教哲学”都融于一炉。换句话说,他用,“理性”和“信仰”来建构他的哲学体系。康德的哲学是整体的,在这“整体”中,有一切学问在内。
在十八世纪的德国科尼士堡(Konigsberg)的公民,每天大概在下午三点三十分的时候,都会很准时的看见德国大哲学家——康德(Immanuel Kant,生于1724—1804年)出门散步了!
伊比鸠鲁(Epicurus)是公元前四世纪的希腊哲学家,其学说最著名的就是快乐主义,主张人生唯一的目的在于追求快乐。要厘清的是,他所追求的快乐和今天我们挂在嘴边的快乐不大一样。
笛卡儿(西元一五九六──一六五O年)是法国的哲学家,人们称他为西洋哲学的“近代哲学之父”。他的“哲学方法”就是所谓“怀疑的方法”。他认为虽然我们“怀疑”,但又必须有所行动的时候,我们所能做的,最好就是坚持以当初开始的态度,一直持续到底。
柏拉图大概是两千四百多年前的古希腊哲学家,他的老师就是大哲学家──苏格拉底。(苏格拉底在“西方哲学史”的地位,就像孔子在“中国哲学史”的地位一样。柏拉图这位哲学家,自从受教于苏格拉底之后,就对“天空”产生神奇的看法。为什么呢?
哲学能做什么呢?这是一般人常问的问题。或许有些人会认为读“哲学”没有多大的实际用处,例如:“读哲学又不能当饭吃!”
苏格拉底(Socrates)生于公元前五世纪的雅典,常在街头与民众谈论哲学,大名顶顶的柏拉图(Plato)是其学生。苏格拉底的生平令人惊异,传说他从小就能和某种神秘的声音沟通,根据柏拉图的记载,他曾经忘我神迷整整一天一夜。希腊的神谕则说:苏格拉底是世上最有智慧的人。
赫拉克利图斯(Heraclitus)是公元前六世纪的哲学家,出身在小亚细亚的贵族家庭,在社会上享有一定的地位。但政治上的不良风气,使他感到相当失望,不久就辞官了。传说他隐居在神殿里面,常与孩童嬉游。
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公元前六世纪人,出生在爱琴海的萨摩斯(Samos)岛。早年游学埃及,对数学、几何学做了深刻的研究,并带领学生在意大利南部创立了一种类似秘教的团体,过着刻苦修练的生活。
泰利斯(Thales),出生于公元前六世纪的希腊殖民地,精通天文、数学和自然科学,多次航海经商,被亚里斯多德(Aristotle)喻为哲学之父。据说他曾经准确预言了农作物的收成以及公元前585年在小亚细亚出现的日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