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研究发现,撒谎可使大脑产生异变,从而刺激它作出一些失实的回馈,对我们自身理解的伤害,可能要比谎言本身更为严重。(Shutterstock)
近期研究发现,撒谎可使大脑产生异变,从而刺激它作出一些失实的回馈,对我们自身理解的伤害,可能要比谎言本身更为严重。滋养不诚实的品性,这不是什么新鲜概念。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提出,我们的性格——无论是勇敢、是怯懦,是放纵、是自律,是慷慨、是恶毒,都是习惯的产物。而这类脑科学研究很容易引起三种误解。
(Fotolia)
(shown)以大鱼大肉的方式,祭拜求福,这就从根本上违背了道教、佛教和天道的本意。
《圣经》中经常讲到上帝的意志在左右这一切人类的战争或灾难,在中国神传文化中认为这是不同的天象带来不同的社会变化。(AFP)
(shown)虽然世界上有那么多信神的人,可是问问自己的内心,还是有个问号:神是真的吗?
我们这里所指的常识,是指那些没有经过人认真思考、被人们广泛认为“对的”、“肯定没错”的“真理”,这些未经人思考检验的结论可能实为谬误而被当作真理,在人脑里以无形无觉的方式存在,持续很长时间而难以发觉。
神州,神州,本应是神的国度。(图:大纪元)
(shown)神的存在与不存在,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期本来就不是一个问题。不管在东方或西方,从皇家到平民,巨富到赤贫,鸿儒到白丁,几千年来,人们笃信佛、道、神的存在,所差异的,只是信仰的程度问题,修行时是在家及出家的问题,及坚定实修与若即若离的问题。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为了自己的人生、为了自己家人的幸福,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shown)庆幸的是这两位当事人在教训面前总算醒悟了,没有酿成更为严重的后果。神佛不会因为人不相信就不存在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也不会因为人不相信就不存在了。
(shown)这就是中国历史上“三武一宗”的灭佛事件。灭佛的这四个皇帝都遭到了恶报,结局都非常凄惨,没有一个能够正常死亡,而且还导致了国家的灭亡或战乱。
真心诚念“法轮大法好”,也许你就是下一个得救者。(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shown)当年徐荣等人能出离漩涡,安全靠岸,全是依靠佛法的力量。现在广传于人间的法轮大法,正是能救度无量无数众生的最伟大佛法。现在已有无数在危难关头,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而化险为夷的奇迹发生。
我们的先人始终信神敬天,“三尺头上有神灵”是一个社会常识。(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shown)神是慈悲的,神造了人,当人真正有难的时候,神会回来救人。但是如果人不信神,神到时候怎么救你呢?
把这个害人的死人像挂到家里。这不是在往家里求晦气、求邪的东西吗?(图:大纪元)
(shown)封老太误听人言把毛泽东及杨开慧的画像挂于堂屋“驱邪”,并天天供拜,想保平安......
善恶一念间(摄影:明国 / 大纪元)
(shown)姐姐小时候常听爷爷讲信神敬佛的善恶有报的因果故事,并对我说:咱娘家也有着罕见的神奇故事。
可在中国除了共产党,你什么都不能信,于是在大学生中一部分人,为了金钱和地位,加入了共产党,一些人在网络游戏中麻痹自己空虚的心灵,更有甚者因为太空虚而吸食毒品……,社会中充满了消极恶俗的气息,让人窒息。(大纪元插图)
(shown)信仰在中西都有很长的历史,佛教在中国有两千年的历史,而西方也有基督教,信仰是人对神的崇高敬意,从而不断的修正自己,节制自己的欲望。
善恶有报乃天理,诽谤佛法是很大的罪。(摄影:明国 / 大纪元)
(shown)对于她的突然死亡,虽然没有人告诉过我什么,可是我总隐隐约约觉得她的死同砸佛像有关系。
善恶一念间(摄影:明国 / 大纪元)
(shown)一念善,让干达多有缘得以脱离地狱苦海;但是,之后的一念恶又使他重尝地狱之苦。看来,生死安危其实仅系善恶一念间。
有一天,这位弟兄在街上看见一位老大娘哭得死去活来,便去问个究竟。(麝影/摄影 大纪元)
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一颗子弹飞来正好打在他胸前的假银圆上。他丝毫未伤。
比如有人能在100米的赛跑中跑到10秒创造了世界记录,那么是不是全世界经过相同培训的人都可以跑到10秒呢?或者说,让破纪录者重新再跑一遍,以验证他是否真能跑出这个成绩。如果不能,是否就可以说:因为它不能进行重复的验证,人能在100米的赛跑中跑到10秒是不科学的呢!(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shown)如果以人的能否见到或以人能认识到的科学去验证是否存在,是不是还是把主观放在了第一位,而把客观上是否存在放到第二位了呢,这是“唯物”主义吗?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客观地想一想自己吧:自己还有多少敬神敬佛的心呢?(摄影:明国 / 大纪元)
(shown)这个家庭的不幸遭遇是很可悲的,而它不过是当代中国大陆无神论及其运动制造的无数牺牲品的其中一例罢了;更不幸的是今天中国大陆的这类悲剧愈演愈烈,人们好像并没有从他人的悲剧中得到鉴戒,历史的教训甚至被不少人以“偶然”、“巧合”或者“封建迷信”、“牵强附会”当作笑柄。
共产党贪官们的钱不敢放在国内都存外国银行了。一边中国的改革开放需要多少资金,一边贪官们的钱去支持其它国家的经济发展。中国还有多少人看不起病念不起书,这又有谁去管。(摄影:李愿 / 大纪元)
(shown)信仰是防止一个人做坏人的第一道防线。可在中国,这条防线让外来邪灵给摧毁了。这正是整个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
(shown)如果你能跳出无神论的影响,你的思想就会有一个飞跃,就能够比较客观的认识自己和宇宙,就会得到福报。
2003年12月5日至8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地质学家李廷栋、刘宝君及古生物学专家李凤麟等15人深入掌布河谷实地考察。专家一致认为,“藏字石”上的字位于距今2.7亿年左右的深灰色岩中。至今未发现人工雕凿及其他人为加工痕迹,堪称世界级奇观,具有不可估量的地质研究价值。图为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藏字石”风景区门票图案,景区门票正面显示“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字。(网路图片)
(shown)神要人心向善,从来不强求。把真相告诉众生,信不信,当事人自己决定。
中共声称是无神论者。开办佛学院,培养和尚,毕业后到寺院去上班,开工资,下班回家,跟普通人一样生活。大家想一想无神论者能培养出信神的和尚吗?(图:大纪元)
(shown)有神论和无神论的争议,本来是学者对宇宙认识的争论。执政者为了私欲,需要什么就支持什么,把争议搞的太混乱。
宗教中所说的神佛不也是自古就有、自然而然地存在着的吗?(图:大纪元)
(shown)对于中共来说,是否“迷信”的关键并不在于真的是否科学,所谓“科学”也只不过是中共手中的一根棒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罢了。
这些关于神的信仰和传说的精神或理论,就一定有他们的物质来源,否则,不可能产生这些理论。(图:大纪元)
(shown)无神论就是共产邪灵搞出来的,所以漏洞百出,经不起推敲,只要我们稍加分析,就可将其邪恶的外衣扒光,人们就会识破它的邪恶本质。
从因果报应的角度讲,人的各种言行,不管好也罢坏也罢,都会产生相应的后果。(图:大纪元)
(shown)他们之所以今生饱受痛苦,完全是因为他们曾经嘲笑、迫害过那些坚持自己信仰的人们。
当时他很诚恳的照办了。到后半夜不太痛了,第二天早晨不痛了。(图:大纪元)
(shown)工友说:“我给你找把香。你要跪下,诚心的说:“对不起,老佛爷,我平时好开玩笑,以后再也不敢了,请老佛爷原谅小人吧!”
用老百姓的话讲,也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shown)人世间之所以会有因果报应,不是因为某个人或某些人的意志,不是因为受惠者要回报对自己做过好事的人,也不是因为被伤害的人要向施恶于自己的人复仇,而是人类社会正常存在、运转和延续的需要,讲的玄一点,这乃是“天意”。
自古以来,迫害修炼人者,罪重如山。(大纪元插图)
(shown)和尚说:“抚军从前屈杀我们的寺主,我们修佛之人从无报仇之理,可是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寺主多次显灵,说天帝要在寺院杀掉抚军。”
千万别让无神论的观念迷住自己的心智,快快醒来呀,别让自己走上不归路。(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shown)他们原本想跟着共产党能得到好处的,可他们结果是什么都没了。村民们都知道他们是遭报应了。这件事也证明跟着共产党做恶是没有好结果的。
这些无知的人当时觉得是响应国家的号召没错,他们不知道还有天理,不管谁做了坏事都将得到天理的惩罚。(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shown)雷声围着瓜棚的上空来回转,突然一个大火球把李安从瓜棚里拉出去很远,一个惊天震地的大雷把李安给劈了......
信神有神在,不信神还在。(伊罗逊 / 大纪元)
(shown)在历史的今天,为了给自己、家人、后代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宁可信其有。为了给生命的永远多一道保险,不可信其无。
    共有约 4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