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明慧诊间
做父母的,总希望子女,上学上班,都是快快乐乐的出门,平平安安的回家。马路如虎口,不论如何虎视眈眈,每天在虎口上,生死离别,遗憾终生的事,都在不断的上演着,为什么...
才子快快乐乐的上学,不久发现,怎么年龄不到40岁,就视茫茫,发苍苍!哲学竟这么艰深涩苦,不是想像中的生命之学!莫非自己愚痴傻,一厢情愿,学习一年了,还摸不着边际,前途茫茫!更惨的是,左眼突然出现飞蚊,有时像蜘蛛网,像云状斑,遮住部分视野,视物扭曲变形,色泽改变,还伴有闪光。真吓人!这是怎么回事?赶快就诊大医院,医生诊断是:视网膜剥离。
宽恕是最强的武器。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但柜台小姐除了个人衣物,什么都没带走,也没有任何要求。撒满一地破碎的离别,一寸离肠千万结!
爱拼才会赢,农家汉埋头苦干,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事业飞黄腾达,小工厂变大工厂,一柱擎天,光宗耀祖,在村里有口皆碑。有一天,农家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迎面而来的不是爱妻的拥抱,而是牵手的真情告白:结发人有了新欢,琵琶别抱。
一位43岁美容师,身材修长,凤眼柳眉,樱桃小嘴,明眸皓齿,加上一头乌溜溜的长发飘飘,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美啊!她和心仪的男朋友相恋十年,有情人终成眷属。难得的是,夫妻俩都热爱马拉松,夫唱妇随,跑完全马42公里,第2天照常上班。他俩常到各地去参加马拉松跑步,双进双出,比翼双飞,羡煞多少小冤家。
一位19岁大学生,和同学相载,骑机车出游,乘风呼啸飞驰,啍着青春的歌,痛快加爽快,多逍遥!大地一声响起,不是春雷,是撞车碰碰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被载的大学生已倒地,当场昏迷,急送医院。
弟弟生长发育一切正常。不知道哥哥是不是出生时冲得太快,冲得太急,到一周岁学走路时,动作很不协调,步态不稳常跌倒。弟弟视力正常,没近视。哥哥眼球会颤动,看东西不是歪着头,就是斜着眼看。弟弟早已会走路了,哥哥还是笨手笨脚的,好像不对劲,妈妈带哥哥到医院去检查。
半年后,老天送来喜讯,喜获麟儿,固然是皆大欢喜。妊娠时期常感冒,孕妈也没时间去看医生。随着时间成长,出生6个月大的宝贝儿子,却面无多大表情,太乖了,好像有点不对劲。小俩口忙生意,也没多想。但儿子2岁了,动作迟缓,反应慢半拍。小夫妻的忧心,在残酷的现实下,默默的承受着。
每个人都有一个念头死角,自己走不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必须等待自己转弯转念,才有转机。有人却像刺猬一样,竖起尖刺,刺伤自己,也刺伤别人。
一位47岁的男士,一张苦瓜脸,眉头深锁,双唇紧闭,双手紧握,满脸失落的样子,坐在诊椅上,一语不发。我问:“先生,你哪里不舒服?”他好像才从恍神中回神,回答:“我每天晚上都无法入睡,吃了安眠药,还是睡不好。”为什么会难以入眠,一定有原因。年幼,青少年时期,多是倒头就睡着了。为什么长大了,就有失眠的问题?我又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能入睡?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我立即回答:“你是你自己最好的医生,你的坚强意志是特效药。下次要2度关开门时,先按合谷穴,等一下,告诉自己:我要作自己的主人,开了门直接走出去,关了门直接走进房间。要洗手,照平常洗法,要再洗时,等一下,按合谷穴,通关密语:我要作自己的主人,关上水龙头,就离开浴室。”少年仔傻了眼,这算什么治疗?
一位59岁面色暗沉的男士,来治疗右手右脚较无力的问题,调理一个月后,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问:“医生,我先生有个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请你处理吗?”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么病?怎么那么棘手?我回答:“你说说看。”
一对恩爱的夫妻,从相爱到结婚,每晚是他们促膝谈心的生命分享时光,巴山夜雨时,谈的都是爱的乐章。可是自从爱的结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无法再享受了,因为小宝贝一到夜晚,就有好戏登场,怎么会这样?
针灸完,我望着这个渴望被爱的小女孩,但愿她能早日重回妈妈温暖的怀抱。当晚我还特别为小女孩和她的妈妈祈祷,祈求上苍垂怜这对迷失的羔羊!
一位外表黝黑壮实,瘦而走路轻快的采药人,外表看去约50岁,实际竟已是68岁,单身无亲人。瘦瘦的,体重竟达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采药维生,大都为疑难杂症的病人找药材,穿梭在高山峻岭、海边、沙地,甚至是坟场。风吹日晒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馒头野果充饥。被树草割伤刺伤,只用胶布贴着,肿几天也不理睬,有碍工作时才随地找药草外敷。
一位88岁瘦长的老爹,平日喜欢运动。儿子很孝顺,每次带孩子就诊弱视和鼻子过敏,同时也把老爹带来针灸保养。几年来,孩子健康成长,鼻子过敏已痊愈,视力只有要看黑板时才戴眼镜。老爹更是老当益壮,可以做伏地挺身30下,身体偶有小恙,感冒,或是肠胃不舒服,针灸吃药很快痊愈,复原能力比年轻人还快。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情况下, 各界医学专家束手无策,芸芸众生惶惑无主。就在此时,温嫔容医师第六本著作《为无明点灯》悄然问世,书中提供许多驱疫良方与保全养生之道,为人们带来了希望。
一位32岁小姐,鲜亮而红的月亮脸,像炸开的大气包,水牛肩,嘴翘翘的,坐下来,话一开口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拍抚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纸帮她擦眼泪。冷静下来后,大气包开始述说病情:“医生,我的脸烫到不能睡,不能见阳光。已经看病17年了,类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哪里也不能去,什么事也做不了,没有人敢爱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
一位50岁的比丘尼到印尼去,短短住了3个月,回台湾之后,开始失眠,心悸。最困扰的是整个脸暗沉而黑,掩盖过了老人斑,而眉毛一下子变全白,满头削发过后的发根也全白,成了黑白脸,这是怎么回事?出家师父非常担心,被关心的信众问个不停,造成很大的困扰。看了几位医生,大家都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一位长得甜甜的,眼神炯炯的17岁女生,喜欢拉中提琴,可是体重43公斤身高 156公分,身高配不上乐器所需的伸展度。每次练完琴就是颈臂肘腕酸痛,提琴手多么想长高,尽管西医已说明,她的骨垢板已完全愈合,就不可能再长高了。提琴手仍抱一丝希望,想试试。妈妈拗不过她,只好带提琴手来看长高的问题,山总不厌高。
在五月春晖灿烂的日子,大家都在庆祝母亲节,慈爱的光辉照耀在每一个孩子心上。早在古希腊就以康乃馨作为母亲节的谢礼,象征伟大,慈祥,温馨,永不求回报的母亲。尽管每个国家的母亲节不同天,母爱的光辉,举世称颂,还有的人把慈爱散射四周。
一位32岁女性音乐工作者,结婚一年半还在蜜月中,俩小口恩恩爱爱,想趁年轻体力好,有精力带小孩,早点生小孩,所以从结婚起就未避孕,但是俩小口每月抚摸那个音乐人的肚子,就是没动静!经由婆婆介绍,偕同夫婿一起来看诊,这位音乐人头圆、眼圆、脸圆、身圆,全身圆滚滚,真是可爱!
一位32岁孕妇怀第3胎,已30周,胎位不正,头还在上面,还没转到骨盆腔,坐臀位。妇产科医生说,胎儿不可能转头了,准备剖腹产。孕妇很希望自然产,又怕胎位不正会引发其他并发症,担心胎儿会不会在子宫内缺氧,或新生儿窒息,想寻求中医治疗。顾念孕妇有孕在身,行动吃力,为减少舟车劳顿,介绍台北名医就近去看诊。结果该医师说未看过此种病症,最后由先生和婆婆陪同南下来看诊。
一位在美国侨居的女儿,回台湾探望父母,妈妈看到女儿已怀孕5个月,竟然一点孕味都没有,肚子平坦如常,体重只增加1公斤,尽管美国的妇产科医师说正常,东西文化有差别,妈妈还是不放心的带来看诊。
愚公移山的故事,说的是:人只要有顽强的意志,和不怕困难的精神,再难的事也能完成,所以铁杵可以磨成绣花针。可就有人虽有坚强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仍无所成就,这是为什么?
我继续说:“君子有藏污纳垢的雅量。凡物皆有灵性,进住房子前,向它说好话,感谢它提供安全港、快乐窝,以后彼此照应。当人发出善念,正面思考,周围的物质也会跟着变化,就会住得平安顺利,这也叫相由心生。以你这样的风格处事,抱枝细节,节外生枝,会过得很辛苦,很不快乐。吞舟之鱼,不游支流。
一位25岁从事设计的聪明女孩,自从国中时期,不知道什么因缘,她开始可以听到另外空间的声音,家人以为她幻听,但行为没有异常。到高中时期,渐渐可以看见另外空间的生命体,包括奇形怪状,五颜六色的人和动物。
一位19岁亭亭玉立,读理工科的大学女生,已经闭经2年,脸色腊黄,下腹凸起。这位大学生已看过不少医生,月经还是催不来,爸妈都很紧张,带着心肝宝贝女儿,从北部来看诊。
一位48岁的机械师,母亲有糖尿病,他在37岁时得到遗传,检验出糖尿病,服西药10多年,体重由82公斤减至64公斤,身体状况一直下降,晚上失眠,视力减退,工作容易疲劳,老母亲看了心疼,叫他转中医治疗。
梦境是如何产生的?黄粱一梦,南柯一梦,都是浮生若梦,梦幻泡影!总在魂驰梦想,静思庄周梦蝶后,大梦初醒,是否也能了悟人生?青年人酣然入梦,梦中说梦,一场春梦,却惶惶不可终日,是怎么回事?
共有约 14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