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开始放下过去时,我们就在“清空杯子”,为它们注入“现在”。(Chepko Danil Vitalevich/Shuttersock)
我们会如此难过、郁闷、生气或受伤,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些“故事”,向我们讲述著发生了什么。我们不能不想这些过去的事,它们不断在我们头脑中回放。假使我们能够放下过去,专心致志于每个当下的时刻,情况会怎样?
%e5%b0%8f%e8%b3%b4
背着吉他走唱的女孩赖仪婷,与独立音乐创作人曾立馨,一起以音乐疗愈孤单的灵魂。“走自己的路2016 Sofa Music公益环岛演唱会”今天傍晚在台湾基隆海洋大学举行,17日从台中出发、18日基隆海洋大学,接着将到花莲、台东、高雄、台南,23日嘉义,与在地的青创及背包客栈结合,诉说属于他们的筑梦故事。
无聊?哪会,园子开始有许多杂事等着我哩;自幼与父忙于农事,一直未有淡忘,一旦赋闲,第一个浮掠心头的还是种菜耕稼等等农事,童年割稻的事一直未有或忘,当时根本没有气力想些浪漫主义,而今想想,便觉得好玩,它是我们玩乐的机会,与同学建立友谊的方式,在汗水中流淌的梦,直到这些年稻子的香气才被逼了出来,一直残留至今。
明朝的鹿善继在《四书说约》里提过:“读有字书,要识无字理。”这话很有学问的,有字书的确好念,但无字书难懂,尤其当夜静下来时,仰头、观星、揽月,便懂得它的深义了,大地里藏了太多无字书,必须用心体会方可懂得哩。
古希腊时期的哲人苏格拉底说:“音乐与旋律,足以引导人们走进灵魂的秘境。”
放手,就有桃花源(60)闻香下马第七章之八游干桂
儿子说,屋顶花园里蝶影幢幢!这可吓了我一跳,以为真的匪徒入侵,原来是粉蝶、青斑蝶、凤蝶大举攻占堡垒。
昆虫一物,我了解甚少,只知道它存在久矣,少说也有四亿年了,论起资历,它可是人类的老前辈,体型不大的它们,居然可以通过严酷的地考验,没有与恐龙一样走向灭绝,定有高招,人类把环境弄得愈来愈不合适人居了,也许该开始向昆虫学习存活之道了。
客居山野,鸟声不断,在透早里轻敲门窗,许是好风好水,依龙脉、卧明堂,气势纵横,人也就神清气爽开来,野客鸟盘据不散,常常来访便成了朋友,它知我很爱它,便常来窗前相会了;我从中理得鸟真是聪明,可辨别好人、坏人,爱鸟人、伤鸟人相处久了,偶尔还会跳舞给我赏。
花,有神韵,我特爱之。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说:“生活中的花朵,只有付出努力才能盛开。”
雨,一直是我心中隐秘的灵魂,这大约与老家宜兰有关;兰阳雨长驻心头难忘怀,雨声扑通,一年下了二百多天,对雨便有了情感,不止爱听雨,也爱赏雨、看雨、唱雨,当了作家之后,常写雨,有人说,宜兰出文人与雨有关,雨天闲着也闲着,诗兴全发了。
揉合著山水、植物、建筑的园林文化,文人皆爱,建筑师威廉.查布斯就曾这样形容中园林:“中国人设计林的艺术,确实是无伦比的;欧洲人在艺术方面的成就很难项背,只能像对太形一样,尽情吸收其光辉而已。”
俄国作家高尔基在《意大利童话》中有一段话:“生活,就是为了一种神秘的东西,所做出的痛苦的牺牲。”神秘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对很多人而言,结果最重要,但对我来说,过程则优于一切,我决定享受经过的每一分钟;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一幅田园景致,我扮著牧童,轻歌欢唱;我答应过自己,这个梦一定要圆。
人老是如此,凡事都以物与钱为尊,被物化了,人就不是人了,我不想事事都跑完一圈才了解又回到起初。我只做能力所及的事。请相信,我非超人,也没有十八只手,不可能以一抵三,无法轻轻松松月入数十万,我有的是量入为出的理性。
儒、道两家的生活哲思其实有所不同,我们的教育以儒为主体,强调刚健有为,入世进取,巧取豪夺,登上高峰,我的人生上半场堪称是儒,相信书中自有黄金书,书中自有颜如玉,寒窗苦读必得功名,于是出世拚搏,巧利营私,内圣外王,奢想治国平天下,只是弱名路上走一回,闹一闹,才发现全盘皆错,人生不仅如此而已。
一辈子根本花不了太多钱的,我的年平均所得只有一万三千多美金,合台币大约只有四十万元,也就是说,多数人的一个月不该花上四万元,以此计算,一生大约也只有一、二千万元的开销,或者更少;理论上,赚到这些钱便够用了,但是我们想要的,远远超过于此,这才是负担所在。
俄国作家高尔在《抱怨》一书里提过:“一个人最真挚诚实进行感觉与思考的地方,就是心灵。” 可惜,人都太忙了,忙会使人闲不下,忽略用心灵感知擦身而过的美好世界,听不见虫鸣鸟唱,闻不到花香气流;忙,一直是挡在人们前面的大石头,搬不开,就少了风花雪月了。
简单,至少该包括思考也很简单。在我看来,白天该做白天的事,黑夜干黑夜的活儿。体力充沛的时候工作,气力放尽时便休息。有也好,没也罢。做得来的做,做不来的放。如果统统这么想,不就简单了?
罗曼.罗兰相信,在工作与休闲之间,存在一种和谐,把两者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它不该是悲剧,而是喜剧,人们最笨的一件事就是把喜剧演成了悲剧;我的生活,其实没有大有学问,只是把繁杂的事情变成简单而已,这样一来悲剧就成了喜剧了。
我曾经不是这种雅趣之徒,即便种在山中的朋友盛情邀约都被我婉拒了,即使拜访,也坐不住来去匆匆,从未花过时间享受生活里的美好偶遇,我与多数现代人一样──忙、忙、忙,没空放松。
《生涯放假》(时报出版)一书的作者波泥.米博.鲁宾说:“不要绝望,休个长假就是你的绿洲 。”这便是我对人生的看法之一,不必老是汲汲营营,理应在适当的时间,把灵魂放了出来,人生一场,不要老为难自己。
阅读与书一直脱不了关系,爱阅读的人,多半也嗜好藏点书,让家多点书香气流,更何况汉朝的刘向在《说苑》里便说:“书犹药也,善读可以医愚”,自信不太聪颖,无法七步成诗的我,只好善读,看看可不可以医点蠢,果真多点书,开卷便有益。
山风徐徐,想的尽是些风花雪月。野菜一书,读来做个大掌厨,炒几盘山野佳肴飨佳宾。绿建筑,把顶楼园地读成梦幻花园。森林浴,读出芬多精的醒脑效果。
人类学家马歇尔.沙林士(Marshall Sahlins)这么说:“世界上最原始的人拥有的物质很少,可是他们并不穷。贫穷并不是某些东西缺少,或者意欲与目的无法获得实现;首先,那是与人有关的问题,贫穷是一种社会状态,是文明发展出来的。”
事事求快,往往得了敷浅、表象、不深入,只顾著追求,便会忘了享乐主义。不知道此刻阅读这一本书的你,几岁?什么职业?收入多少?我们暂且不谈这个,何妨一起想一想,今天之前的所有时间中,你替自己做过什么?
富兰克林说:“如果你热爱生命,就不要浪费时间,因为生命正是由时间组成的。”
名利的确很诱人,但生活更诱人,我不止一听到朋友向我诉苦,说他们根本活在别人的梦里,迢的不是己想要的人生,而是别人强迫自己演出的角色,有位医生朋友就说,他赢得了财富,但失去人生。
我们恰恰与希腊人相反,从小被教育成为成就而活,年轻努力拚搏,直到老之将至才醒来,却已后悔莫及,这个成就足足让我们赔上大半生,才蓦地惊觉,时间全不见了,根本没有时间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美国作家朗费罗说:“时间是灵魂的生命。”他的意思是,即使是一个有灵魂的人,也得先拥有时间。没有时间的人,很难让人相信他可以过自己的人生,这样的体认愈早愈好,否则就走入死胡同里了。
    共有约 6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