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7·5流血事件
中共对西藏对维吾尔动用军队进行镇压,并且在其独控的媒体上大肆进行炒作,试图将党民的矛盾转化为民族矛盾。但是已经病入膏肓的中共无论如何达不到这样的目的。
去年西藏出事,今年新疆出事,从电视屏幕上看,感觉很类似。在西藏是藏族“暴徒”在打砸抢烧,在新疆是维族“暴徒”在打砸抢烧,后者表象是新疆的暴乱有广东韶关事件为其前因,让人怀疑是维族“暴徒”向汉人疯狂报复,不仅军警开枪镇压,而且被激怒的在新疆的汉人也像韶关那些汉人一样,反击维族。
七.五抗暴事件,中共当局公然武力镇压,举世震惊。事件持续半个月来,北京当局极力掩盖,死亡人数成谜,新疆与外界隔绝,真相难明。外界盛传北京高层因为新疆事件权斗激烈。有评论指,周永康主政一手导演新疆武力镇压……
最近读了黄章晋的“再见,伊力哈木”,觉得这是一篇有助于了解新疆骚乱前因后果的、不能不读的好文章。许多网友和我一样,有同样的感受。可惜的是,大陆民众无缘阅读,因为这篇文章及其伊力哈木的博客都已从新浪网、百度等大陆门户网站删掉了,他们所能看到的只剩下“抱歉,您要访问的页面不存在或被删除”、“对不起,您访问的博客已经被管理员遮罩”。
什么是民族自治权?乾隆给予土尔扈特人的,就是真正的、活生生的自治权。与此相反,中共在新疆、西藏等地实行的所谓“自治”,乃是三鹿奶粉式的假冒产品,最终不患政治结石症,才是怪事!
事实上关于维吾尔人的记载,在中国历史上,大概南北朝的早期,已经出现了。最重要的是在中国安禄山之乱,即安史之乱,就是八世纪中到九世纪这一段时间。在这一百年中,八世纪到九世纪,是维吾尔人非常强大的一个时期。他们占有的地方,多半是在今天的内蒙古、外蒙古一带,成立了一个很大的帝国。这个帝国武力强大,又善做生意,所以在唐朝影响很大。唐朝许多来往做生意的人,常常都是维吾...
民族问题何以超越或者不能超越政治问题,其间,尚有一个更加深刻的悖论。这个悖论和“人民”悖论一样,使得中国新疆问题和西藏问题,产生不同的诠释甚至过度诠释。
新疆流血事件发生后,很多大汉人主义者群情激昂,痛骂维吾尔杀汉人,甚至有自视追求民主的人士,也指责新疆人野蛮,似乎整起不幸事件,都是因为有个“维吾尔”。
2009年是个多事之秋,早在今年年初,内地已有预言传出“逢九必乱”。理由也很明显,上半年从三月开始,有西藏暴乱一周年,五月是四川汶川大地震一周年,到六月则是六四天安门镇压事件二十周年,十月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国六十周年大庆,还未算出七月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突然爆发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暴动。
当我们谈论新疆,切莫忘记:当前的社会管治危机,弥漫于民间的仇富、仇官情绪,以及族群矛盾和冲突,归根结底,都是制度安排和设计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维稳成为中共高层的紧箍咒,不愿、不敢进行政治改革;地方当局亦借此肆无忌惮地倒行逆施、贪赃枉法,一旦激发民变就血腥镇压。
昨晚电视播放了新疆主席白克力7月18日答记者问,在回答关于互联网开放时,他说:“这次事件(75事件)发生后,为了稳控当地局面,对互联网实施了管制,这是世界各国都会采取的措施”,他还表示:“随着局势的稳定,对互联网的管控会逐渐解除”。
新疆七五暴力事件之后海外“爱党爱国”的侨界人士出奇地平静,感冒不打喷嚏,生气不动肝火,一副好乖好柔顺好斯文好有涵养好不“爱国”的样子。相较与去年反藏独反西方妖魔化那会的“好气愤好威猛好激情好爱国”,眼下的情景用北京人的话说叫焉了,用上海人的熄火了,用东北人的话说叫拉到了。在加拿大连一贯旗帜鲜明支持党中央的全加华联也只是在事发近一周后才发了一篇不痛不痒的声明...
新疆事件尘埃未定,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和能源部长朱棣文突然提前两个月于近日同时访华。对此,《纽约时报》说,这是两位奥巴马政府的最高级华裔部长,以微笑外交向中国推销美国的可再生能源技术,而警觉性较高的海外最大华文报纸《世界日报》7月18日社论则认为,美国在此敏感时机派两位华裔部长提前访华,大有为中国解围的味道。
广东韶关的“蝴蝶”轻轻扇动翅膀,却在新疆乌鲁木齐酿成了一场死伤惨重的民族冲突。事件起因有各种版本流传,最后中国政府却以英文向海外通告(这则消息无中文通告),这只拥有巨大能量的“蝴蝶翅膀”原来只是韶关旭日玩具厂一位汉族青年女工的一声尖叫。这则消息不公布还好,公布之后只让人看到这个“和谐社会”的极度脆弱,不仅官民之间缺乏互信,民族与民族之间也同样缺乏互信。
随着时间推移,7.5乌鲁木齐的动乱的来龙去脉愈渐清晰,看了各方面的报道,听了各方人士从不同的角度谈了他们的看法,我受益颇多。这里我不想拾人牙慧,只想谈一点目前还没人想到的看法。
按:遵照7月10日济南国保谈话精神“有意见可以找领导反映”,我在7月11日给胡锦涛主席发了“特快专递”,但至今杳无音信,我只好将其发到网上。
新疆军警多,众所周知。在七五血案后,又从内地调入大批武警,现在的新疆真可谓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按中共说法,军警是来“保护”老百姓的。
对于新疆乌鲁木齐流血事件,中共发布的最新数字是,184人死亡,一千多人受伤。但海外维吾尔团体说,这个数字不真实,可能有六到八百维族人丧生。国际媒体也多对中国当局的数字质疑。但即使是184人死亡,也是重大流血事件。南韩当年震惊世界的光州大屠杀,最后查明直接遇难者166人。这次新疆流血事件,死亡人数超过光州。
7.5事件一发生,中共就迫不及待地宣布是“由境外遥控指挥、煽动,境内具体组织实施,有预谋,有组织的暴力犯罪”的政治事件。紧接着,中共喉舌开始丑化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热比娅,把这个事件直接就推给了曾经是新疆政协委员的她。与此同时,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伊力哈木被捕。
这次乌鲁木齐的汉人真教人看走了眼,这些兄弟究竟长了几个睾丸?听说政府宣布一百多个汉人被维吾尔族杀了,就拿起棍棒刀斧上街追杀维吾尔人,连满街满巷的军警装甲车都不怕,这胆儿是从哪里来的?
湖北女子邓玉娇实施正当防卫伤人致死案,最后被中共法院定性为“防卫过当”,判决邓玉娇有罪但免刑。免刑的理由是邓玉娇符合自首条件,而且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指邓女精神状态异常)。
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的屠杀事件,是典型的种族仇杀。不论死伤者是维族多,还是汉人多,责任都在中国政府。以中国快速而强有力的“专政”力量,竟然会发生这种大规模的流血死亡事件,如果不是政府自己屠杀,也是纵容民间相互仇杀。死伤人数中,到底汉人、维人各占多少,当局还不敢公布,因为无论怎样公布,共产党都逃不掉责任。当然,也由于事件引发中国国内民族关系的紧张,最大得益...
翻开中共的历史,再看今日之现实,完全可以发现中共从来就不缺少屠夫,那种对无辜百姓或政见不一者可以不计良心与效果大规模进行杀戮的屠夫。
新疆75大型流血事件已经发生近一个星期了,不明真相的维汉两族还在互相仇恨。尽管中共当局一边倒的嫁祸海外维族维权组织,但越来越多的分析文章和证据显示,中共当局才是韶关和新疆两次大型流血事件的罪魁祸首。
中共用所谓的民族融化来代替了这个民族自治,也就是用同化的方式,作为今后民族政策的大方向,而不提以前自治的这个问题了。还有也有讲到,这个问题里面可能有执法不公,或者是分配不公这么一个现象。所以主要来说,召开政治局会议的目的就是把这个新疆事件镇压以后,作了一些规定。
七月五号,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乌鲁木齐,发生了大规模的暴动。维族人聚集到市场中心游行抗议,随后发生了暴力行为。一些情绪激动的维族青年,在街道上追杀无辜的汉族人,包括妇女和儿童。再接下来,砸门冲入店铺,殴打和杀害了无辜的平民,烧毁车辆。随后的几天,大批汉族青年手持棍棒,进入维族聚集区,寻衅报复,随即遭到了警方用催泪弹驱散。
“7.5”新疆事件发生近一周,7月11日,中共当局终于公布死亡者中的民族构成:184人死亡,其中,汉人137名,维吾尔人46名,回族1名。但境外维族人组织坚称:维吾尔人死亡达500余人,其中,400余人死于乌鲁木齐,100余人死于喀什。
最近发生的新疆乌鲁木齐流血事件,据中国官方数字,有156人死亡,800多人受伤。对这次重大流血事件,国际媒体都有报导,在Youtube上也有不少画面。美国大报《华尔街日报》还就此发表了社论。国际媒体报导的焦点,是中共当局的新疆政策的失败,造成这么大的流血事件,这么多生命损失,胡锦涛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09年7月5日,新疆的上万维吾尔族人,在乌鲁木齐市政府前抗议,要求政府对广东韶关发生的“维汉冲突”事件进行公证处理。因为韶关有两名维吾尔族人死亡。7月5日的抗议,局势失控,演变成了一场屠杀。据中国当局报导,有184人死亡,千人以上受伤,数百辆汽车被毁或焚烧、我们居住在海外的华人,对这一事件非常关注,同时对死去的维族、汉族人表示哀悼。对本次事件我提出个人的...
7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记者会,就新疆暴力事件答中外记者问。听了他的回答,我相信,像我一样想要搞清几个简单问题的人,都会大失所望。
共有约 10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11月30日,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凯悦酒店举行了一场听证会,一系列证人揭开了亚利桑那州选举舞弊的大量事实。英文新唐人的直播,已经有超过2,285,240次观看。观看者纷纷留言,写下了看不完的感谢和正义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