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退党征文
在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问世十二年之际,由大纪元和新唐人电视台联合举办的“两亿人‘三退’全球有奖征文大赛”结果揭晓。
时间过一半,生死快决断。 三退弃中共,全家保平安。 迷途再不醒,陪党下无间。 转眼洪势到,利剑斩凶顽。
“朝闻道,夕可死。”这是来自新疆的张海涛,在退出中共共青团、少先队组织后的感慨!2010年5月30日,张海涛用实名宣布同中共决裂。
从政府成立那天,布党便显示出了与众不同的铁腕。1917年12月,罢工在彼得格勒的印刷厂爆发,列宁当即下令,罢工工人应作流氓处理。如果罢工继续下去,就该逮捕他们。他责备苏维埃政权太软弱了,下令对公民实行系统的“登记与监督”,以刑罚作为威慑手段,强迫所有的人劳动:
苍天在上,这不仅仅是一句古训,而且是真实的存在。现在,许多中国人都习惯于失落真正自己的思想,在生活的尘嚣中麻木地被中共党文化灌输洗脑,以中共的喜好与政治淫威做为处事的基准。
下面的这两则故事是我写的新书《乱世迷途》中的第九章,第十章,现在拿出来参加 《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共产党有奖征文比赛。
古老的印度有个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所有的人都是神,但人类是如此罪恶并滥用神权,于是,众生之父,樊天,决定剥夺人类所拥有的神性,并把它藏到人们永远也不会重新发现的地方,以免人类再次滥用它。
中国模式说到底是后马列主义时代政治意识左右下的一种另类现象,是马列主义处于日暮途穷之时的一种变计,是以专制主义政治为主体,以牺牲环境、资源浪费、加上政治高压和人权恶化为代价的特色模式。被捧为经典的中国模式,与此前一直充人耳目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老白没有等到《九评共产党》问世就走了。他也不知道保护了他性命的毛泽东早在邪党建政前夕就制定了消灭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否则,他定会看清中共邪党的嘴脸,明白自己一生被迫害的真正根源乃是毛泽东、康生之流所代表的共产邪党。表面上看是康生在迫害老白,实则是毛泽东在幕后操纵,康生在台前杀人。但是邪党的欺骗和伪装使人们被一叶障目...
人们常把一个公司或一个组织比喻为生长的有机体,要有良好的根基,要有正确的信念,要有可持续发展的导向,这个生命体才会强大和有活力。而中共靠马列邪教维系,靠暴力打倒“旧世界”,靠邪恶手段攫取政权,靠欺骗拉人入党,《九评》出世后,中国人要做中华子女,不做马列子孙的呼声振聋发聩,邪党的组织在解体,其靠倒行逆施妄图绑架全民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二伯当时在哪里?为什么不和我们家来往?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唯一听说的是二伯聪明又有才华,并且很年轻就在中华民国的邮政局谋职。父亲三岁时死了爹,七岁时死了娘,是二伯照顾父亲长大成人,按理我们应该跟二伯一家来往极其密切啊。
两年以来,“掩耳盗铃”式的“被”字闹剧,一直在中国不断上演,十分红火,创意十足。其背后暴露出的是中共专制统治社会下的中国的政治之腐败、公权之异化、道德之沦丧、民主之缺失、诚信之衰落。因此,剖析这一现象及其实质根源对于中国民众觉悟觉醒,知真相、传九评、促三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中共从建政开始,历次运动中屠杀了至少八千万中国人,而这种屠杀,在貌似变的文明了的今天,仍无任何收敛,且有愈演愈烈之势。目前已有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中国大陆已有好几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谋杀,死在各个医院的手术台上。他们的器官被用来在国际器官移植市场上牟利。而在迫害法轮功过程中,中共更是使尽了全人类一切最邪恶的手段,且毫不间断地迫害了十年之久。
好莱坞灾难大片《2012》很多人谈了,谈论灾难惨烈场境、共军绑匪形象、飞机飞驰、方舟上山、船票天价、灾难隐瞒、天顶画被撕裂、大教堂倾覆、藏民被迫离家、共产党的动物和富翁、第三者被淘汰、神承认的家庭走向新纪元……但尚未谈及一个敏感问题:如果地球真的再有“大洪水”,我们的“方舟”在哪里?
如果说,人没有了仇恨的无私,是一种圣者境界的体现;那么,没有了仇恨的自私呢?是犬儒极深程度的体现了。
纵观古今朝代兴衰,横阅世界各国治乱,若用所谓的唯物辩证、无神进化、阶级斗争-套假恶斗的党文化,是根本无法解释的,其实古今中外经世大治的明君圣贤已经为我们做了明证。顺天承命,教化人心,信仰为本,道德为尊,成为古今中外始乱至和、臻至太平盛世的治国韬略。“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人人为魔性执著,蔑视神明,对抗自然,相近为敌,自戗生命。这说白了就是一切向钱看,是赤...
追根溯源,宇宙中一切邪恶和不好的东西其实最终都来源于“我”与“私”,而“我”与“私”在人世间膨胀到极点的代表正是共产党——尽管共产党一向标榜自己“大公无私”,但那不过是它惯用的伪善画皮而已。
我出生在成都,父母是机关工作人员。六十到七十年代,我们居住的地方是当时有名的刘文彩的手枪连的旧址,房子全木建材优良,冬暖夏凉,布局有格,给人一种舒雅庭院的感觉。庭院内住了七户人家,人们貌似平静,却在生活里苦苦挣扎,不时发泄著愤愤不平的无声的怨气,展现出扭曲的心灵。
笔者接触法轮功也是从十年前的中共对他的镇压开始,当时,我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出差,晚上一起看了‘新闻联播’后,同事说,“看来共产党又要对法轮功搞运动了,共产党在整人的过程中罗列出的材料需要反著看”。后来我陆续从别的同事借阅、网上下载了一些法轮功的资料,对比著共产党的宣传,有针对性地看了相关章节,渐渐地对共产党的‘宣传’失去了兴趣,知道这不过是又一次‘打倒、摘帽、...
母亲的生日是旧历八月二十六, 每次过完生日, 接踵而来的是十月十日双十节, 所以母亲的生日总是和双十节连接在一起,想到其一, 必想到其二, 之后就是中秋节了。
中共邪党自1949年窃取政权以来,通过各种手段,反复强行向民众灌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论调。由于中共对媒体、教育、法律、思想、经济等各个领域的绝对控制,再加上悬在人们头上、时刻可能落下来的“暴力”屠刀,人们既没有胆量、也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于是,在长期的恐惧和无奈中,一些人竟渐渐接受了共产邪党的宣传。甚至直到现在,有的人在国外看到法轮功学员...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我,完全是浸泡在“党文化”中长大成人的。
这就牵制到一个利害相关的问题:中共邪灵不是指人,那些在中共体制内被中共邪灵绑架、但良心尚存而至今还不能正面面对《九评》与退党潮的人怎么办?这些人继承中共暴政的党政权力的同时,也继承了中共暴政的血债。这些人如果不能从内心认清和摆脱中共邪灵,将要面临对中共暴政半个世纪所犯全部反人类罪行而承担罪责。试问,哪个人没有亲朋好友,哪个人没有父母兄弟子女?有谁愿意随着“天...
公有制是计划经济能够直接发挥作用的前提条件。公有制在20世纪的常见形式是国有制,即以国家或全民所有的名义,将生产资料等与经济活动密切相关的物质资源、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牢牢掌握、操控在政权拥有者的手中。这是自苏俄“十月革命”后,在地球上兴起的一种所有制形式。在这种所有制下,政权拥有者可以无所顾忌、“名正言顺”地充当起经济活动计划、组织、管理和决策等“全能者”角...
中共自诞生起,就一直在寻求一种谋取政权和经久不衰地巩固其专制极权的捷径。当年(20世纪40年代)安排王震在南泥湾大规模种植和贩卖鸦片,为中共军队提供了巨大物质保障,使得中共摆脱了经济困境,为其夺取政权铺平了道路。后来中共真的夺取了政权,先是在前30年,以持续不断的政治运动残酷打压异己,血腥镇压任何反抗苗头。这些政治运动带有十分显著的巩固维持政权试验性质,但其...
中国的经济表面上在发展,然而就像企业表面上的销售、营业收入并不能准确体现这个企业的经济效益,而必须将其为了取得这些收入支出的所有成本加以品跌一样,一个国家的发展程度,也既要看可见的物质财富,同时还要看它在资源和生态环境等方面的付出。按照这样的逻辑,对中国的经济发展进行综合分析,那么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就要大打折扣了。 地球上的资源和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
中共向来热衷于“政治经济学”,以前常把马克思老祖宗的那套挂在嘴上,无外乎向社会公开宣示:利用自己掌握操控的政权,按照自己的政治需要,去发展有利于维护自身统治、强化自身特权的经济。如果说昨天他们按照原教旨马克思主义去进行“导向”操控,还不至于过分将经济社会拖入恶性发展轨道的话,那么今天他们脱离了原教旨主义,对19世纪的马克思主义进行了“创造性发展”,则在把社会...
共产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采取又拉又捧又压的残酷手段打压农民,致使农民蒙受巨大的灾难,成为当今中国社会最贫穷落后,愚昧无知的一个阶级,逼得有家难返,有国难奔。难道这就叫翻身解放吗?让共产党人站起来把中国人民彻底打下去,叫当家作主吗?毛泽东死了,中共要不要负责任?中国年青人不了解过去六十年的历史,农民是怎样活过来的?
一年一度的人大政协两会是中共愚弄人民的一台戏,这台戏已经演了半个多世纪了,今天还有观众欣赏吗?还能起到愚弄人的作用吗?当今中共的统治者也心怀疑虑了
共有约 10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