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
2017年第四届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年会于8月3日至5日在昆明召开。主办方照例是郑树森把持下的器官移植医师分会,郑是大会主席。共同主席是:沈中阳、石炳毅、叶启发、彭...
张德江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贿赂郑树森,推动活摘。郑树森则更加有恃无恐疯狂迫害。这是郑树森获得移植“特批”背后的黑幕。
据美联社7月26日报导,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接受采访时声称,中国的器官捐献自愿者人数从2010年仅30人增加到2017年的5,500人。这将使中国今年能为1万5千人提供可移植的器官。中国有望器官移植手术数量上领先世界。 先说捐献器官。黄洁夫说的“2017年的5,500人”,应该是指今年上半年已经有5,500人实施了捐...
实施“脑死亡”判定,中国尚未立法。而且,没有建立起任何相关法律法规作为前提条件。但中国移植界正堂而皇之地推广“脑死亡”捐献。各医院从“脑死亡”患者身上获取器官,极为残忍的“活摘”已经被合法化;“脑死亡”器官戴上“捐献”桂冠,是为掩盖更大的器官黑幕。中共的“脑死亡”捐献器官是继“死刑犯”器官骗局之后,编造出的又一个新骗局,而且更加邪恶。
廖说,其实国家是不允许你知道器官机密的。如果至今还以国家秘密为借口说不清器官来源的话,那器官来源只有一个答案: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活人器官库,而且这样的秘密集中营距303不远,就在广西境内。
从郭文贵的爆料证实了,中共活摘器官不但一直没有停止。而且在某些方面变本加厉,更加邪恶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北京东单北大街,从第二条胡同北极阁三条往北到灯市东口,两站路程的行人便道上,常见一位提着真皮书包、冬天也穿短裙的洋姑娘。她白肤色、黑头发,轻盈姣美,像天鹅湖畔的一只天鹅飘然而过。在那个物质菲薄,精神枯燥,封闭禁锢的年代,“洋美人”成了这条街上的一道风景线。 沿街店铺和居民都知道,她是中共元老李立三家的“二千金”,是李立三和俄罗斯妻子李...
如果“血拆”多年,恶性案件愈演愈烈,就是停不下来,说明吃人的土地政策改变不了。如果连“丰城事件”后的妥协让步都做不到了,说明出台恶政的中共已经无力自救,到了非解体不可的地步。解体中共,才能结束“血拆”惨案。
52年的镇反,中共杀了87万余人。说83年严打杀了96万余人,既非空穴来风,也不足为怪。89年发生“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的天安门大屠杀,继续诠释96万这个数字的可能性。近十七年,中共屠杀了上百万法轮功学员,甚至活摘器官牟利。中共的邪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
文革中,上万中国知青越境去参加缅甸共产党人民军,在丛林山地中和缅甸政府军打游击战。赤旗已易,战火平息,烟云消散。当年,为“解放全人类,支援世界革命”投身缅共打仗的知青,曾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无数刻骨铭心的故事。如今,白发苍苍的幸存者嘲讽自己是“红飞蛾”,意思是:他们像飞蛾扑火,扑向红色战火,自取灭亡。 这是一段不入正史的知青历史,很少有人知道。 中共为...
2月24日,中共官媒报导,中共中纪委副书记张军接替吴爱英任司法部长
文革期间的上山下乡运动,是文革历史的一部分。从1968—1978年十年间,知青历史同样充满了血和泪。几乎一代人的青春被葬送,难以计数的女知青因遭性迫害而失去了贞操。性侵的泛滥令人发指。 下面是来自官方文书档案的内容: 1968—1973年,辽宁省共发生摧残知青和奸污女知青案件3400多起;四川省3296起;河北…… (云南)第十六团五营三连...
他信仰一生的马列主义,共产主义,怎么总是把好人往绝路上逼!逼得“石头要说话”。文革初,好友邓拓自杀了。文革中,妻子想打开厨房煤气和他一起自杀,省得“零打碎敲地受罪”。他咬牙忍受,绝不给党抹黑,而党却无情地给他一再抹黑。他为此付出的,到头来,显得一钱不值!
1942—1945年,毛泽东发动领导了延安整风运动。经过了整风、肃反、抢救、复审三年的整风,毛清除了党内王明苏联国际派,争夺了中共最高领导权,并且用恐怖、暴力洗脑,绑架了成千上万的爱国青年继续革命。延安整风运动中“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做法被后来历次政治运动延用。 无数爱国青年抱着抗日救国的激情来到延安,却在延安整风中遭受精神和肉体的迫害。迫害的情况...
韦君宜的长篇回忆录《思痛录》1998年出版时,在文化界轰动一时。新书上市,洛阳纸贵,很快就没的卖了。之后十几年不见再版,而这本盗版书在地摊儿上一直很“火”。
他追随马克思主义,但不真懂,他把他们理想化了。他经常说“斯大林人性不可爱”。骨子里,他没有放弃最基本的对人性善良的追求。他认为“马克思主义者太强调客观、太看重物质,以为改变了客观的物质条件,人性就能够变好”,其实未必。
逃港知青说,我们不是英雄,是文革知青,是被坑害的一代,悲哀的一代。我们本该升学读书,追求理想,却被迫“起锚”、“扑网”、“蹈海”。我们的青春如同一场噩梦,不堪回首。
1969年至1976年的七年间,北大荒发生过多起火灾,烧死的知青有上百人,烧伤的知青有上千人。
知青的种种遭遇,不仅毁了成千上万个知青的一生,也毁了他们身后的整个家庭,父母和亲人。上山下乡运动,给几代中国人带来深重苦难。半个世纪过去了,很多人至今伤痛都难以愈合。
从假案的制造过程,不难看出,中共无论是地方还是军队,党组织撒谎、造谣、构陷,制造冤假案,轻车熟路;陷害无辜的人,心安理得。
1972年内蒙兵团一场大火烧死69名知青,这是中共建政以来,草原火灾造成人员伤亡最惨重的一次,惊动了北京
1971年3月24日凌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三团二营四连驻地(保山盈江)发生一场火灾。当清理现场扒开灰烬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有十名死难者被烧得形若枯炭,面目全非,肢体残缺,缩至不足一米长短。其中有八具尸体几乎紧紧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还有两人倒在距门不远处,其中一人身下压着只从两千公里外家乡成都带来的木箱。她们是睡在第二间茅草房里的十名成都女知青,平均年...
1957年反右距今60周年。当年响应号召,给领导提意见的知识分子被扣上了“右派”的帽子。55万多名右派,坐牢、劳改、下放,遭受各种打击迫害,使他们在二十多中生不如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很多人被迫害死。有病死的,累死的,饿死的,还有不少是自杀身亡的。
前言:检验公检法司系统是否落实“法治”的一个重要指标是法轮功问题。自从1999年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以来,统管“公检法司”的政法委就将整个系统调动起来,把整个公检法司系统直接卷入到了这场迫害中,并成为这场迫害的中坚执行力量。在这个过程中,各地政法委书记起到了关键作用,不少省份的政法委书记紧紧追随江、周,执行残酷的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然而,天理昭昭,他们的所作所...
12月23日下午,在重庆市巴南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张君的非法庭审上,面对律师义正词严的无罪辩护,公诉人承认: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法轮功是“X教”,也找不到任何法律法规说法轮功是“X教”
黑龙江省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省份之一,迫害致死人数连续居全国前列。而江泽民政治集团的主要成员对黑龙江的迫害从没放松过。如2002年4月,中央 “610办公室”头目罗干到黑龙江,对政法系统直接下命令:在3个月内要抓捕6千名法轮功学员,专抓法轮功,杀人放火的刑事犯罪都可不管。又如2010年2月,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来黑龙江农垦总局,见过隋凤富、李涛等人后,当...
上述政法委书记遭恶报的几个案例,只能是冰山一角。以张德江为帮主的“吉林帮”把持吉林25年,水很深,作孽深重。吉林是中共和江泽民邪恶聚集的地方,对吉林省法轮功学员的这场迫害十分残酷。但是,这里也是最有希望的地方,因为吉林长春是法轮功的发源地,24年前,法轮大法从这里开传。
制造苦难的人,苦难也一定会降临到制造者的头上。那些残害人民的罪人,不管当时是多么的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最终都落到可耻的下场。一切都在兑现著“善恶有报”的天理。
今天明慧网报告:中国大陆11月至少756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316人已经回家。对此,报告分析认为:从表面上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延续,但是其迫害的残忍和邪恶程度已经大大削弱。明慧网近期报道多个法轮功学员被无罪释放的案例,表明中共政法系统官员在觉醒,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难以为继。 报告中选登了几个也发生在今年11月份警察觉醒的实例。警察的变化...
河北邯郸武安市的王红亮夫妇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冤狱。二人上诉后,邯郸市中级法院将案件发回重审。武安市原审法院于2013年2月2号以“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了王红亮。 法轮功案件重审,按照惯例,很难通过“610”这一关。重审的结果还放人,虽然以“取保候审”只释放了王红亮一人,但能这样处理法轮功的案件,是很少见的。因此,两级法院的作为受到社会各界的点赞。 ...
共有约 54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