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
今年第76届威尼斯电影节上,初步入围的好莱坞新片《洗钞事务所》在与另外20部影片共同角逐本届影展最高荣誉金狮奖。
值得提醒的是在下面找器官的OPO成员,陈强是前车之鉴,谁找的器官越多,来路越邪门,谁就倒霉的越快、越惨。不要忘了,中共一惯卸磨杀驴。郑树森、叶启发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跟着他们干,不是害人也害己吗?
法轮功学员于溟在2018年11月深入北京几家器官移植医院,冒死录制的现场视频录像中涉及三家移植医院
6月17日,做出终审判决的伦敦独立人民法庭在调查取证中,采信了法轮功学员于溟在2018年11月深入北京几家器官移植医院,冒死录制的现场视频。录像中涉及三家移植医院:武警总医、解放军第309医院、解放军第307医院。 众所周知,江泽民集团在推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邪恶政策中,是以军队为主导,以总后勤部为核心,大部分军队、武警医院沦为实施活摘器官的主要作案现...
“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尤如一把利剑,劈开了中共头上的假面具,再次将中共的魔鬼恶行曝光世界。法庭判决将会进一步发挥推动作用,直至将中共送上国际法庭,接受世界人民的公审。
“独立人民法庭”采信的大量证据和做出的裁决,承载着众多人的良心和巨大的道德勇气,这样的裁决是禁得起历史考验的,因为他公平正义,彰显普世价值。“独立人民法庭”6·17判决,不仅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而且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其必将有权威性。
曾经是器官移植黑金链的“老大”周永康,2014年就倒了,但是他按照江魔头指令推行的器官移植产业,至今停不下来。中国器官畸形市场,能诱惑未成年的孩子为器官去杀人。中共盗取器官的黑手已经从法轮功群体伸向其他社会群体和普通人群。
远远看见佝偻著身子在青岛医学院门口扫雪的父亲,他的身后,是扫出来的一条长长的路,两旁的雪地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数学公式和演算符号。母亲告诉她,父亲经常一个人在雪地里不停地运算、写字。他害怕自己的脑子长期不用会废掉,那是他为自己发明的脑力运动。
事实表明,中共和它携带的共产主义邪灵,是给世界带来恐怖、灾难、不安定的祸根,中共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全世界抵制中共,围堵中共的正义力量正在集结,合围的大趋势正在形成。
医院收取的移植费从几十万到上百万,利润丰厚。有巨大利益驱动的医院左手找到器官,交给右手做移植,如同赛场的运动员,兼作裁判员。多系统多平台多渠道“捐献”器官,置中国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机构边缘化,把器官来源的水搅浑,把捐献数字和移植数字平衡编造好对外公布。这就是黄洁夫器官与移植“中国模式”的要害。
“器官”这口黑锅,王朝辉他们不敢背,因为它不是一般的麻烦,里面藏有数不清的冤魂命债。中共面对自己造下的罪孽,一筹莫展,已无回天之力。“器官”犹如悬在中共头上的一颗“核弹”,一旦引爆,中共将死无葬身之地。
实际上,因迫害法轮功所引发的后遗症已贻害无穷,让百姓遭殃。眼下看好你和家人身上的器官,就是面临的危险之一。
文革“破四旧”,摧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道德体系。国宝级文物和国宝级人物,失去了多少!这场对人类文明的空前浩劫,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文革“破四旧”如同噩梦不堪回首,但不能遗忘,那是子孙后代要铭记的历史。
事隔29年,亲历过六四的北京市民,今天提起六四还是气呼呼的。赵老师在微信群里说:“我都做奶奶了,六四还没平反!一代人都过去了,换了几届领导人,政府没进步啊!”
中共对德国的海外渗透,表明邪恶共产主义正在全面出击,四面八方,由内向外,妄图摧毁自由世界的中坚力量。
在法轮功信仰案上,我们丝毫看不到宪法具有的最高法律效力和“宪法至上”的权威尊严。宪法在中共法庭上,在法官眼中,什么也不是,不过是一纸空文。法庭已沦为打着法律的幌子,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加害好人的黑衙门。610操控下的法庭,与依法治国、依宪治国背道而驰。
中国器官移植现状并未好转,有些方面甚至更加恶化。中共主导下的“活摘”罪行,是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已经被推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对于至今未停手的国家犯罪行为,居然得到梵蒂冈、世卫组织的充分肯定,这未免太离谱!这也彰显了末世的乱像。它是国际大丑闻,更是世人的悲哀。
中共至今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像黄洁夫、郑树森这样的移植医生,都有着很深的中共政治背景。郑树森的一个头衔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会长”,他是迫害法轮功团体的负责人。所以,质疑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强摘器官仍旧在继续,绝非空穴来风。
山东即墨市法院集体回避表态不作恶,无疑是作了明智的选择,良心的选择。也真心希望有更多的公检法人员,选择不作恶,扬善抑恶,能在最后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中立功赎罪,获得自救。
十九大前,中共盘点网络“政绩”,宣称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互联网用户,有全球最长的光缆线路。但是中共没说,中国还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网络防火墙和世界上最庞大的网控大军。不仅如此,中共还有世界上最恶最无耻的“网络安全法”,明文规定政府可获取所有私人资讯,在私密和公开场合监视公众。 中共有180万警察,其中有多少网警?没查到确切数字,但是号称中国从事网控者达2...
美国的法庭上,证人要手抚《圣经》宣誓自己说真话。这个仪式通俗地称为:Bible swearing(圣经宣誓),神誓。 最近有位朋友,给我讲了她在波兰法庭上也手抚《圣经》宣誓的一段经历。 几年前,她被波兰检查机关以涉嫌伪造发票偷税漏税告上刑事法庭。同一批货款,她手中的发票和出具发票公司的发票不一样。作为买家,她有偷税之嫌,因此被公诉到法院。 ...
2017年第四届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年会于8月3日至5日在昆明召开。主办方照例是郑树森把持下的器官移植医师分会,郑是大会主席。共同主席是:沈中阳、石炳毅、叶启发、彭志海……二十名主刀医生,都是“活摘大户”,全部上了“追查国际”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调查名单。这样一批邪恶之徒组织召开的器官会,其险恶用心已昭然若揭。 “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分会”,是2013年...
张德江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贿赂郑树森,推动活摘。郑树森则更加有恃无恐疯狂迫害。这是郑树森获得移植“特批”背后的黑幕。
据美联社7月26日报导,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接受采访时声称,中国的器官捐献自愿者人数从2010年仅30人增加到2017年的5,500人。这将使中国今年能为1万5千人提供可移植的器官。中国有望器官移植手术数量上领先世界。 先说捐献器官。黄洁夫说的“2017年的5,500人”,应该是指今年上半年已经有5,500人实施了捐...
实施“脑死亡”判定,中国尚未立法。而且,没有建立起任何相关法律法规作为前提条件。但中国移植界正堂而皇之地推广“脑死亡”捐献。各医院从“脑死亡”患者身上获取器官,极为残忍的“活摘”已经被合法化;“脑死亡”器官戴上“捐献”桂冠,是为掩盖更大的器官黑幕。中共的“脑死亡”捐献器官是继“死刑犯”器官骗局之后,编造出的又一个新骗局,而且更加邪恶。
廖说,其实国家是不允许你知道器官机密的。如果至今还以国家秘密为借口说不清器官来源的话,那器官来源只有一个答案: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活人器官库,而且这样的秘密集中营距303不远,就在广西境内。
从郭文贵的爆料证实了,中共活摘器官不但一直没有停止。而且在某些方面变本加厉,更加邪恶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北京东单北大街,从第二条胡同北极阁三条往北到灯市东口,两站路程的行人便道上,常见一位提着真皮书包、冬天也穿短裙的洋姑娘。她白肤色、黑头发,轻盈姣美,像天鹅湖畔的一只天鹅飘然而过。在那个物质菲薄,精神枯燥,封闭禁锢的年代,“洋美人”成了这条街上的一道风景线。 沿街店铺和居民都知道,她是中共元老李立三家的“二千金”,是李立三和俄罗斯妻子李...
如果“血拆”多年,恶性案件愈演愈烈,就是停不下来,说明吃人的土地政策改变不了。如果连“丰城事件”后的妥协让步都做不到了,说明出台恶政的中共已经无力自救,到了非解体不可的地步。解体中共,才能结束“血拆”惨案。
52年的镇反,中共杀了87万余人。说83年严打杀了96万余人,既非空穴来风,也不足为怪。89年发生“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的天安门大屠杀,继续诠释96万这个数字的可能性。近十七年,中共屠杀了上百万法轮功学员,甚至活摘器官牟利。中共的邪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
共有约 56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