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
在日本3年等不到的1个心供体,但在中国10天就能找到3个。这样短的时间,是器官等人的反配型现象。所以供体心脏不太可能是来自公民自愿无偿捐献的正常渠道。
巴西在今年2月底确诊首例中共病毒病例后,疫情不断加剧。5月1日英国媒体报导,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的公墓正挖掘逾1.3万个墓穴,每5分钟就有1人下葬。5月13日以来,几乎每天新增确诊都在万例以上,甚至逾2万。截至24日,巴西累计确诊病例349,113,死亡人数22,165例,成为全球第二高,仅次于美国(中国和伊朗因存在严重数据隐瞒不在此比较之列)。 很多人...
自3月6日斯洛伐克公布境内首例中共肺炎确诊,截止4月24日全国确诊人数1,325,死亡15人,死亡率1.13% 。这组数据和邻国捷克对比一下,更能看出斯洛伐克疫情严重与否。 斯洛伐克五百万人口,是捷克(一千万)的一半,确诊人数是捷克(7,136)的18%;死亡人数是捷克(210)的7%。显然,斯洛伐克疫情比捷克轻微了许多。况且捷克本身也不是重灾区,在全...
比利时王国从王室到政要都在推崇“一带一路”,联邦政府加入“一带一路”框架协议的讨论已经摆上了议事日程,事态岌岌可危。意大利不听劝告,执意和中共签约,结果疫情居高不下,死亡人数突破2万。比利时小国发生的大疫情,是同样的警示,提醒比利时远离中共。
四月,是荷兰郁金香销售的旺季。每天早上会有三架波音货机,满载着郁金香飞往纽约、伦敦和巴黎。但是今年到了郁金香的季节,却没了花海的景色,出现的是可怕的中共病毒(新冠状病毒)在花乡荷兰肆虐。 在世界疫情地图上显示,截至4月3日,荷兰有15,723人确诊感染,其中有1,487人死亡,死亡率9.46%。 十天前,3月23日,荷兰4,749人确诊,213人...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但病毒是针对中共来的,这一趋势越来越清晰。“谁和中共亲近谁倒楣”,意大利惨遭疫情肆虐,瑞士紧步后尘。两国的疫情正在演绎这一红色魔咒。
今天有海外中文媒体爆出,德国多地首批感染者都是医生。这个消息佐证了中共在刻意隐瞒大陆器官移植医生感染、死亡病例的事实。如果说在中共活摘器官上间接支持过的德国医生尚且如此,那么至今还在操刀犯罪的数千名大陆医生会相安无事? 大陆移植医生死于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的只报出过一例,2月10日死亡的武汉同济医院肾移植专家林正斌医生。林正斌死于中共肺炎的消息一传出...
首都布拉格,是捷克共和国最大的城市,地处欧洲大陆的中心,在交通上一向拥有重要地位。现在这里有贺瑞普这样一位市长,他忠于职守,坚守着这扇“通往欧洲的大门”不被中共攻入。像这样的官员和他们所代表的一方众生,一定会得到神的护佑,中共肺炎在这里逞不起凶狂,这里不会有大灾大难。
德国已沦陷为中共肺炎疫区,近日的疫情分布图上,颜色最深表示疫情最严重的是德国西部的北威州。
2月18日北京市西城区委副书记、区长孙硕宣布,西城区将严格实行小区封闭式管理,目前对全区1300多个小区、1.1万多处平房院落、48.9万余户居民,进行全覆盖排查,对具备封闭管理条件的小区做到“应封尽封”。
据大陆澎湃新闻23日报导,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医学会所属微信公众号“新疆医学会”10月23日发布讣告,新疆医学会普外科学专委会胰腺外科学组副组长、新疆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外科教研室主任、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外科基地主任丁伟,于2019年10月20日00时12分,因病医治无效过世,时年52岁。 丁伟的死亡,显得蹊跷。 丁伟死于什么疾病?讣...
今年第76届威尼斯电影节上,初步入围的好莱坞新片《洗钞事务所》在与另外20部影片共同角逐本届影展最高荣誉金狮奖。
值得提醒的是在下面找器官的OPO成员,陈强是前车之鉴,谁找的器官越多,来路越邪门,谁就倒霉的越快、越惨。不要忘了,中共一惯卸磨杀驴。郑树森、叶启发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跟着他们干,不是害人也害己吗?
法轮功学员于溟在2018年11月深入北京几家器官移植医院,冒死录制的现场视频录像中涉及三家移植医院
6月17日,做出终审判决的伦敦独立人民法庭在调查取证中,采信了法轮功学员于溟在2018年11月深入北京几家器官移植医院,冒死录制的现场视频。录像中涉及三家移植医院:武警总医、解放军第309医院、解放军第307医院。 众所周知,江泽民集团在推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邪恶政策中,是以军队为主导,以总后勤部为核心,大部分军队、武警医院沦为实施活摘器官的主要作案现...
“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尤如一把利剑,劈开了中共头上的假面具,再次将中共的魔鬼恶行曝光世界。法庭判决将会进一步发挥推动作用,直至将中共送上国际法庭,接受世界人民的公审。
“独立人民法庭”采信的大量证据和做出的裁决,承载着众多人的良心和巨大的道德勇气,这样的裁决是禁得起历史考验的,因为他公平正义,彰显普世价值。“独立人民法庭”6·17判决,不仅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而且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其必将有权威性。
曾经是器官移植黑金链的“老大”周永康,2014年就倒了,但是他按照江魔头指令推行的器官移植产业,至今停不下来。中国器官畸形市场,能诱惑未成年的孩子为器官去杀人。中共盗取器官的黑手已经从法轮功群体伸向其他社会群体和普通人群。
远远看见佝偻著身子在青岛医学院门口扫雪的父亲,他的身后,是扫出来的一条长长的路,两旁的雪地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数学公式和演算符号。母亲告诉她,父亲经常一个人在雪地里不停地运算、写字。他害怕自己的脑子长期不用会废掉,那是他为自己发明的脑力运动。
事实表明,中共和它携带的共产主义邪灵,是给世界带来恐怖、灾难、不安定的祸根,中共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全世界抵制中共,围堵中共的正义力量正在集结,合围的大趋势正在形成。
医院收取的移植费从几十万到上百万,利润丰厚。有巨大利益驱动的医院左手找到器官,交给右手做移植,如同赛场的运动员,兼作裁判员。多系统多平台多渠道“捐献”器官,置中国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机构边缘化,把器官来源的水搅浑,把捐献数字和移植数字平衡编造好对外公布。这就是黄洁夫器官与移植“中国模式”的要害。
“器官”这口黑锅,王朝辉他们不敢背,因为它不是一般的麻烦,里面藏有数不清的冤魂命债。中共面对自己造下的罪孽,一筹莫展,已无回天之力。“器官”犹如悬在中共头上的一颗“核弹”,一旦引爆,中共将死无葬身之地。
实际上,因迫害法轮功所引发的后遗症已贻害无穷,让百姓遭殃。眼下看好你和家人身上的器官,就是面临的危险之一。
文革“破四旧”,摧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道德体系。国宝级文物和国宝级人物,失去了多少!这场对人类文明的空前浩劫,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文革“破四旧”如同噩梦不堪回首,但不能遗忘,那是子孙后代要铭记的历史。
事隔29年,亲历过六四的北京市民,今天提起六四还是气呼呼的。赵老师在微信群里说:“我都做奶奶了,六四还没平反!一代人都过去了,换了几届领导人,政府没进步啊!”
中共对德国的海外渗透,表明邪恶共产主义正在全面出击,四面八方,由内向外,妄图摧毁自由世界的中坚力量。
在法轮功信仰案上,我们丝毫看不到宪法具有的最高法律效力和“宪法至上”的权威尊严。宪法在中共法庭上,在法官眼中,什么也不是,不过是一纸空文。法庭已沦为打着法律的幌子,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加害好人的黑衙门。610操控下的法庭,与依法治国、依宪治国背道而驰。
中国器官移植现状并未好转,有些方面甚至更加恶化。中共主导下的“活摘”罪行,是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已经被推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对于至今未停手的国家犯罪行为,居然得到梵蒂冈、世卫组织的充分肯定,这未免太离谱!这也彰显了末世的乱像。它是国际大丑闻,更是世人的悲哀。
中共至今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像黄洁夫、郑树森这样的移植医生,都有着很深的中共政治背景。郑树森的一个头衔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会长”,他是迫害法轮功团体的负责人。所以,质疑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强摘器官仍旧在继续,绝非空穴来风。
山东即墨市法院集体回避表态不作恶,无疑是作了明智的选择,良心的选择。也真心希望有更多的公检法人员,选择不作恶,扬善抑恶,能在最后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中立功赎罪,获得自救。
共有约 57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