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那一句话,在我心底回荡了数十年,每每遇上人生关键时刻,它就倏然涌上心头。现在我和儿子对谈时,偶尔我也重复了父亲的话语……
年轻的岁月,总是很粗糙的掠过“忘情”这两个字眼,因为眼前晃过的五颜六色,早已眼花撩乱。人在忙乱,心也慌乱的日子里穿梭,哪还会有“定睛”一看的专注,也更没有那一份闲情与矫揉造作。
我在孤独中,娓娓的与自己对话,有激辩,有冲突,有妥协,甚或有赞美,有微醺,然后享受那一份独有的静谧。(clipart.com)
(shown)一个无法面对孤独、享受孤独的人,心底很难拥有宁静空间;一个无法与孤独相处的人,很难发现自己存在的价值…
(clipart.com)
当我们愿意主动接触生活周遭的人、事、物时,我们就会不断累积不同的深刻“体验”,我们就会慢慢了解“未知的世界”有多大,“美好的事物”有多少,“感人与动心”是多么的自然与不矫情,我们就会不断的开展我们生命的无限“宽度”。
(clipart.com)
迎著沁凉海风守着夕阳晚霞驻足在朦胧绵延的海岸线我流浪的心似无主的魂魄找不到停泊的港墘
(clipart.com)
时尚所趋,“庆生”似乎已成了全民运动了。反正只要是遇到“生日”,不管年龄大小,不论家庭贫富,不拘任何形式,总是不能遗忘的要被关注一番。
惊觉老农未老,方寸宽广无限,恰是耕耘另一亩新天地!
慢慢的压实,轻轻的浇水,来来回回的忙碌里,我们像在呵护生命,也像在栽种“希望”…
犹记得枯叶飘零在瑟缩的冬季时,清扫的孩子们常仰望树梢,纳闷的想为何会有那么多掉不完的落叶;但曾几何时,当薄薄的轻雾笼罩大地,慢慢散去时,换来的已是浓浓的无边春意。
并不是我的血液里凝聚太多流浪的因子,也不是毫不恋栈故乡的昔日情怀,当时会远离故乡,只是在那个年代,故乡没有我梦想着床的落脚处。心里浓浓的思乡情怀,即使客居异乡多年,故乡的种种仍然常常入梦…
走过岁月,见过许多大树,有的留在记忆里,有的活在生活里,有的珍藏在心底深处。
有人编织梦想,有人实践梦想,有人回顾梦想。一样的时空,一样的因缘际会,却上演着不一样的心情故事。
(shown)感佩当初庭园规划时的匠心独具与用心良苦,只因当年种下希望与愿景,才让后人有不尽的视野与超然心境…
那晚,在月光下和兄弟们在大禾埕,听爷爷说他年轻时的浪漫故事。在那个没有电灯的时代,比起家里呛鼻的煤油灯,其实月光就是最好的光源…
“教育”绝对也是专业的一种,是值得我们谦卑面对,值得我们认真了解,值得大家互助合作的伟大事业。它不是人云亦云,不是用旧有的经验推论、不是听某人说的或依据书本杂志上写的,就可以当成评论教育的指标;它是依据教育的原理原则,然后配合每一个学生的个别差异等客观条件之后,才能研拟出面对不同孩子的积极策略的,它是所有老师们和家长们用心品读,却仍不易读通的一门学问。
一阵轻风吹来,落英缤纷,从三楼缓缓盘旋而下,飘落的花瓣铺红了鲜少人走动的地面,新的、旧的花瓣,重重叠叠,颜色由红转淡,然后安静的守着它这一年绽放后的休止符。
(clipart.com)
站在高处看自己和世界,我们会发现:原来心宽路更宽。
摄影/宋碧龙
看往来人群,络绎于途,皆是与时推移、走入时光隧道而汇成人河…
(摄影:姜昱有)
不管是从自己开始改变,或是期待他人改变,总认为改变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契机…
有人用文章记述生命历程中的关键片段,有人用影音记录了生命中的悲欢离合,有人却只凭著层层叠叠的模糊零碎记忆,向别人叙说自己都觉得不是那么精彩的庸俗人生。
由平凡起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坚忍,那么的崎岖,那么的扎实,那么深刻的履痕,而点滴在心头的感觉,岂又是那么容易擦拭的记忆!
莫拉克台风,让北台湾的人绷紧神经的虚惊了一场,却让南台湾的许多同胞们,毁了家园,哭断了肝肠。
迎风起伏的草原上,微风飘送著青草香。碧绿自山巅宣泄而下,苍翠自远山流向谷底。宽阔平静的湖面,映着绿树,映着彩霞,映着明月﹔这是一个安祥宁静的伊甸园。
馨香祝祷,迎向未来,每一位都是虔诚的脸庞。
感动在每一分秒中,遗忘也在每一分秒中。最后,我们选择了一些些不想遗忘,和无法遗忘的;当然我们选择了快乐,同时也抛不掉伤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