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
作为各方面已经证实了的,江西福泰顾问有限公司非法集资诈骗1.4亿,偷税5千万的经济犯罪大案,因江西省公安厅拒不予立案,一直得不到查处,有关人员也一直逍遥法外。而800多位债权人中,已发生了多起自杀事件,导致2人死亡。从案发开始,有一、二百人坚持向各级告状投诉,都石沉大海。最近,胡赣成等100余人,在网上发帖:《能否撬动江西公安厅腐败大案》。
8月5日下午,江西省气象台获悉,该台在一天时间内发布了高温、冰雹橙色预警信号,同时还发布了雷电、大风黄色预警信号。据悉,江西在一天之内同时发布“两黄”、“两橙”预警信号的现象实属罕见。
(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导)8月4日,江西萍乡市上栗县福田镇的李姓村民,携带塑胶桶装汽油闯进上栗交警大队清溪中队,将汽油泼向协警室再点燃,一名正在值班的协警当场被烧死,另一名协警被烧伤。被烧死的协警谭萍的妻子在萍乡市委宣传部工作。福田镇政府官员表示,李某是个被逼得走投无路的人,而且当今这类事件到处都是,已经见怪不怪。
(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7月26日,江西新余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公司再次发生爆炸。官方声称,没有人员死亡,有2人受伤,目前事故报告还未出来,但民众在网上曝光说,有人员死伤,当地政府又在封锁消息。
江西赣州于都县耗资近两亿元兴建一所中学,当地人士告诉本台,当局采取硬摊派的土政策,强制捐款,而教育局一名官员却称,捐款是自愿的,但也承认有人对此不满。
(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导)截至19日,长江干流江西段、鄱阳湖水位进入连续超警戒的第7天,沿线各地崩岸、渗漏、管涌等险情迭出。1998年洪水大决口处再现崩岸险情,一处崩岸距离长江大堤不足30米。长江洪峰将过境九江,每秒6.9万立方米左右的洪峰量,超过1998年大洪水时的约5万立方米/秒的洪峰流量,防汛形势异常严峻。
江西鄱阳县近日遭遇100年以来最大强暴雨袭击,全县近100座水库漫顶,全县92.5万人受灾。
7月17日凌晨2时10分,江西省景程实业有限公司驻同方江新造船有限公司外包工程部的油漆班工人在喷油漆时,发生燃爆。事故当场造成5人死亡,1人失踪。目前失踪的男子已被找到并已死亡,此外,还有4名受伤工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中央社台北17日电)江西湖口县今天凌晨有1间造船厂起火并发生爆炸,造成5名油漆工人当场死亡,1人失踪。
江西省防总16日上午消息,赣东北遭遇今年最大洪水袭击,九江、景德镇、上饶的35县市242万人受灾,超过13座水库漫坝,数万人被洪水围困, 瓷都景德镇城区7万余人被迫紧急转移。
日前,江西赣州市部分地区降水近百毫米,市区未现明显内涝,甚至“没有一辆汽车泡水”,然而离赣州不远的广州、南宁、南昌等诸多城市却惨遭水浸,有的还被市民冠上“东方威尼斯”的绰号。
(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导)江西铜鼓县自来水供水公司企业改制,经过一番暗箱操作后,公司突然宣布“买断”获通过。职工不服,聚集在公司门口抗议到凌晨。期间与其有相同命运的供电公司的职工也加入抗议队伍。铜鼓当局调集了特警及全县的警力管制交通,在凌晨3点镇压手无寸铁的民众,打伤几人,一人心脏病发作。其中一名女职工的金项链和手表被警察抢走。警方称还有抓示威者。
(中央社台北12日电)中国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今天表示,受强降雨影响,长江中下游洞庭湖、鄱阳湖水位继续缓涨,5天强降雨已造成长江沿线的湖南、浙江、重庆等10省市遭受洪涝灾害,累计受灾人口1830万人。
(大纪元综合报导)大陆再有高层官员被中纪委调查。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省统战部部长宋晨光,被指涉嫌严重违纪,已接受调查。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7月5日下午五点开始,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港口镇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因截访回来的女村民被当地公安殴打昏迷不醒,数千愤怒围观群众将镇政府围的水泄不通,用石头、砖块砸毁镇政府办公室所有玻璃窗,数十辆警车被民众推翻、砸烂玻璃,当时马路上和镇政府一片狼藉,那些官员早已吓得逃跑了。
江西抚州抚河大堤唱凯堤溃堤,确证有54年党龄的中共党员、现年76岁的张根孙被洪水冲走,他的遗体已找到。今天(8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发表博文“官员撒谎 唱凯决堤确证死人 本记者收到封口费”,证实江西官员“十万人安全转移,无一人死亡”是谎言。刘建锋强调他的文章“报上发表时被删除了一些很重要的内容。
北京全市5日热如火炕,南郊观象台的最高气温高达40.6℃,成为北京有史以来同期最高气温,同时也成为北京历史上第3大高温。当天中午,一名河北籍青年男子在北京站售票窗口排队购票时突然倒地,经抢救后无效死亡。主治医院表示,死因可能与高温天气有关。
“现在整个余江县都闹开了!你们吃救济物质也就算了,我们习惯了,还要吃我们的工资!江西余江县本月19日,凌晨2点的时候遭到洪水袭击,官方说是百年一遇的自然灾害。民众则认为连日大雨,这是很平常的事情。造成整个县城被淹没的真正原因是2个临近的水库倒塌,上游同时进行开闸泄洪所致。官方泄洪不发通知,不知有多少生命在睡梦中被洪水吞没无人理睬。却又强制要求所有本地职工缴纳...
我来自中国大陆,是一位50年代初的国家干部,现年75岁。我本也是有志青年,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纵情挥洒着一腔热血;原本也是快乐无忧,朝气蓬勃,每天阳光灿烂的气息每每荡漾在脸庞。可是,好景不长,在我27岁那年,一场灾难从天而降,并且彻底改变了我的后半生----  
(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江西抚州抚河决堤灾区,近日部分地区洪水开始消退,被淹过的地方留下一层黄沙,并暴露着被淹死的家畜尸体。灾区村民反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外面的味道很臭,田里的泥巴很臭很臭的”。专家表示,灾后污水、粪便、垃圾无法管理,将导致蚊、蝇、鼠类等病媒生物孳生,极易引发霍乱、伤寒、痢疾、甲肝、流行性出血热、血吸虫等传染性疾病的发生和流行。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江西抚州市官方公布,唱凯堤由于投入的资金有限,这一按抵御20年一遇洪水的设计标准建成的堤坝多处不达标。一石激起千层浪,抚州民众立即提出强烈质疑,焦点在于抚州市政府自称“差钱”,那么“没钱是建豆腐渣工程的理由吗?”而大量事实证明政府“不差钱”——有钱搞城市扩张,没钱修固堤坝?江西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平其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答非所问...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江西抚州市抚河唱凯堤的决口,牵动亿万民众的心。日前,官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唱凯堤设计标准为抵御20年一遇的洪水,但因为资金短缺,多处堤岸并未达标。当被问到每年的修坝费用时,抚州市副市长黄赛荣等均回答:不清楚。官方预估决堤损失10亿元。承担唱凯堤的封堵工程的武警江西水电部队曾执行过三峡大坝截流任务,其政委表示,唱凯堤的封堵难度大于三峡截...
江西省抚州市唱凯堤两次决口,决口处长达500多米,至今已有6天,仍未堵上。6月26日,有当地村民向大纪元记者发声:“决堤的时候,大水冲垮了大量房屋,淹死了好多人哪,好吓人哎!政府不敢报。”
在江西抚州唱凯堤决堤前,连续3天3夜的强降雨导致抚州市内涝。携带粪便的臭水的汪洋淹没了抚州市临川区西湖绿洲低洼地区数千城市和农村居民的房屋及庄稼。之后唱凯堤的决口掩盖了前者受灾的严重程度。至今一周来,被淹的数千居民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救助及外界应有的关注。切身利益受损的人们拟集体到市政府抗议。
江西防洪总办公室副主任平其俊在央视新闻连线报道江西抚河汛情中,一上来不介绍汛情的具体情况,只顾介绍省、中央各个领导的指示,被主持人打断后,照旧,激起了民众的共愤。江西南昌的网民上街举牌抗议,北京学者专门为他写了一首"拍马歌",平其俊成为拍砖对象。
近日,江西歙砚原产地婺源县溪头乡源砚山村开采出世上最大的歙砚砚石。
(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江西抚州市唱凯堤两次垮堤决口,目前灾区成了泄洪区。唱凯堤决堤进入第4天,决口处坝沿上又出现了数条新的裂缝,加上持续降雨,洪水还在继续上涨,被迫转移的至少10万灾民又陷入严重缺水缺粮缺蔬菜的困境。
(大纪元综合报导)江西省抚州市唱凯堤21日决堤,造成抚州市至少4个以上乡镇早稻绝收,大量牲畜死亡,财产损失严重,具体经济损失数字到23日晚8时仍未统计完全。
(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江西抚州抚河唱凯堤500米的决口还未挡住,今天(23日)早6时30分左右,罗针镇长湖村附近的堤坝又被洪水冲开一个缺口,至中午12点10分再遭遇泄洪,受灾最重的罗针镇已成一片汪洋。
(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江西省抚州市抚河唱凯堤,于6月21日晚6:30时发生决口,溃坝目前已扩大到500米,防洪形势严峻。因政府救援不力,逾20多万受灾民众仍被洪水围困,目前情况危急。
共有约 12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出现首例新发现的武汉肺炎冠状病毒感染病例。1月21日17点,美国华盛顿州官员举行新闻发布会。大纪元、新唐人对此新闻发布会进行网络直播,请锁定新闻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