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 寒山寺(摄影:
意文/大纪元)
那一山、一水、一寺、一桥,那夜色、枫树、小舟、渔火,凭着我恣意的点染,心中便勾勒出一幅若静谧、幽美的水墨画一般的景致,于是我把自己安放在了这画中,安放在了枫桥之上、小舟之中,想像著诗人那份为少年所不识的“对愁眠”的滋味…
(大纪元图片库)
(shown)我们来到人世,是一次别无选择的出发,为了追寻生命的归旅......
花开的声音还在 花落的安祥犹存 如今的思念 是远远的走过记忆的门前
(clipart.com)
我也曾在梦中哭泣 因为生命的小舟 搁浅在风雨凄迷的沙堤 我的岸啊 究竟在哪里 梦中,我就这样无助的哭泣
(clipart.com)
可曾记得给心灵留有一席之地,去亲近一下春花秋叶,去感受一下云淡风清,去回忆一下最初的梦想,去思索一下什么样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义?
(clipart.com)
漂泊在秋的他乡 听不到故乡的小河低吟浅唱 那条熟悉的小路 可有枫林染醉了秋日的斜阳
(clipart.com)
秋,是不能没有落叶的,那所谓一叶知秋就是夏日里的一声清响,告诉我们:秋天来了。而当那落叶飘飞,随时随处占据我们的视线时,秋便显示出了她的真正韵味。
(clipart.com)
我们相约了炊烟 我们相约了夕阳 相约了这红尘中 一起倾听生命的回响
(clipart.com)
在这高原之巅,人迹罕至,无人去欣赏她的美丽,无人来感受她的芬芳。但我却未见她有任何的寂寞之颜与失落之意;相反,她美丽,美丽中更透著一种不可侵犯的仙姿与生命的威仪。
(clipart.com)
学会在这种坚守中随遇而安,以另一种姿态丰富这个世界,并在磨难中,呈现出生命纯正的光华。
不见了炊烟与小桥 不见了溪流与水草 不见了铺着夕阳的 曲曲折折的暮归道
(clipart.com)
想起故乡的夜晚从那些老屋的窗口映出的昏黄的灯光,思绪便会沿着记忆中的小路,走过每个街邻的门前,走过门前的槐树柳树,走向那亲切温暖的 灯光,走进那个虽逝犹存的时空里……
(摄影:苏泰安  / 大纪元)
夜来香花开的夜晚 有风轻拂我沉默的记忆 我将所有遗落的诗行 一一重新拾起 想从那些字里行间 找到一路清晰的足迹
声明“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问题上,总是有人以为“事不关己”,真的是这样吗?
(clipart.com)
世间万物,是上天给予人去追寻生命意义的教科书吧!那无声的语言,包蕴著太多天地宇宙的奥秘,那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只要去读,就会有所得。
这一天,寰宇同庆;这一天,普天感恩。
不见母亲已经很久了,家的概念也忽然缥缈起来。那种回家的渴望如同落英一般,在灿烂的时刻忽然飘落,花色还在,但却归于落寞与沉寂了。此刻的我,仿佛是一个被无端搁置在中途的旅人,彳亍于来路与前路的遥望中,思犹在,但无所往,亦无所止。
春天来了,在经历了天寒地冻、万物萧索之后! 且看那枯枝上的新芽,那是叶与花对春天的一次全新的初发,那是断然去除了一切残枝败叶,对生命的一次全新表达。也许昔日的枝丫上曾经风光无限,抑或硕果累累,但经历了严冬,这一切都会凋残。所以,那些生命懂得:固守只能成为一种负重,一种羁绊;抱残守缺无以生机重现!于是,在这万物更新的春天,她们认真的萌芽,认真的舒展,认真的开花,认真的把握这更新的机缘,以最真诚的姿态展现生命的活力!
(shown)天赋人性本为善,人对人之善良本性的坚守,即使一时一事无法立刻看到结果,但最终的结果是一定的:善有善报。
(clipart.com)
我终于明了 生命里 有不可求得的宿缘 想逃而无法逃离 想遇而不可期遇
(clipart.com)
于是,再回故乡时,不论何时,我都会首先望一眼那些烟囱,尽管有时并没有炊烟升起,但却有一份期待与踏实,有一份温暖与亲切…
红尘有所思,乃思迷中君。 大法降人间,为何君不闻。 弘传二十载,福泽亿万人。 枯木逢春雨,万物除旧尘。
(clipart.com)
(shown)这一生的结果或许不是你所期待的,但你要有信心,生命中会有安排。
“跳梁小丑”语出《庄子•逍遥游》,是由庄周与惠施谈的野猫捕鼠触网而死的故事演变而来的。后人从这段故事引申出成语“跳梁小丑”,比喻那些品格低下或并无什么真才实学者,为了达到个人私利或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极尽捣乱、破坏之能事,但终究没有什么了不得,只不过是真正地暴露了他自己的丑恶嘴脸罢了。
(摄影:宋惠/大纪元)
这份善意,可以让人拥有美好的未来;这份善意,无私公正;这份善意,温暖持久。如同阳光,她可以在刹那间,照亮心灵的世界…
(clipart.com)
在这个冬日的午后 疏落的树影下 我想检索人生中过往的一叶 却发现,每一叶都已是不可挽留
喜欢就这样远远的凝视 凝视你的笑容 也凝视你的忧郁 其实,远远的,那不是距离
(clipart.com)
绿叶的苦涩,有黄叶的干香,加上秋阳的暖味。那时从不觉秋有萧瑟与凋残之味,反而觉得充满了沉静与祥和,甚至有一种特有的暖意。
(摄影:华苜 / 大纪元)
多少轮回来了又去 演绎了多少的是非与悲喜 曾经的恩怨与情仇 不过历史舞台的一场大戏 何必刻骨铭心的在意 究竟 那个时候啊 哪一个是我,哪一个是你
总想将我的诗意收起 收在任谁也触不到的心底 可是,当夜晚的风 摇落了窗前簌簌的微雨 我仿佛听到了 夜吟的和声中有你
    共有约 8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