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哭着被导师送到辅导室来,导师简短的说了一下来由,留下我和阿明对坐。跟他说了几句,他似乎都是侧着脸看我的,是心情还不好还是对我觉得陌生才这样的吗?看他不说半句话,只是掉着眼泪,这在学校非常少见,大部分的男学生都会装刚强,心理再怎么不好过,还会撑著。
海茵细嫩的白皮肤与精致雕琢的脸蛋,任何人看了一定会爱上这个可爱的小娃儿,一头乌溜溜的秀发仿佛黑色的瀑布流泄整个背部,然而完美总有不完美,海茵的父母亲皆是听障,海茵遗传父母亲,听觉天生有缺陷,但海茵戴上助听器后,还可以听得见,奶奶希望海茵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学习,不想让海茵去读聋哑学校,奶奶不惜花大把钞票为海茵买最好的助听器,希望助听器能帮助海茵的听力犹如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