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加油站
那是一个晴朗多云的周五,我陪一个剧组到新北市瑞双公路沿线拍短片。下午四点左右,我们来到九份国小上方的平台,眺望北海岸,准备拍一个海水正蓝的远景片尾,一群人吹着风,导演要我们耐心等,等夕阳余晖。
我带过很多二十八岁到四十岁的同事,这是人生最精华的阶段,我常常跟他们喝咖啡聊天,谈感情、工作和创业。摘录重点,跟大家分享:
这几年,台湾景气停滞,产业不成长,很多人陷入中年迷思。不少我带过的部属找我谈中年以后的生涯和生活。我觉得人过四十,要做到“两出三多”。
有人说:“为什么是2%?因为这个比率代表的意思是,今天美元的购买力会在三十五年后只剩下一半。为什么联准会(以及执政的政府)想要这样?因为如此一来,政府就能将债务货币化(也就是用虚假的金钱偿还)而不需要加税;此外通货膨胀让民众在报酬增加时误以为在进步;这也让政府可以藉由渐渐扩大民众的所得而课征更重的税,却不用直接加税。”
真的有必要做出彻底改变,才能改善工作体验吗?换老板、自己当老板、兼职、多职……前面章节难免令人这么想。可是,解决之道往往是从更微小的改善开始。
楼梯常暗喻为人生,在各种戏剧和电影里登场。其中有“步步高升”的成功故事,反之也有“瞬间跌落”的落魄故事,楼梯在小说或现实生活里都是个戏剧性的存在。
拥有符合志业的职位,就能把时间花在有意义的活动上,对人生整体的观感也会跟着改善,能这样再好不过了。其实,追随志业的人也没其他选择。志业就是受到无可抗拒的召唤,去从事一项特别的任务(政治的、科学的……)。让人觉得人生无法有其他可能性。
你是否也抱持类似的想法?尤其是和他人之间的竞争意识很强烈的人,要他们去拜托别人、将事情托付给别人,有时就会觉得这样的自己比对方略低一等。
我有一个朋友,从国中时代开始就一直被霸凌。然而,她自己完全没有发现,过了二十多年,才从以前的同学那里得知真相。
大家往往会认为性格特殊的人“先入为主的观念太过强烈”,但令人意外的是任何人都可能有这种现象。当然,我们自己也一样。
关注文化差异和相关的挑战是顺理成章的事,而考虑文化的相似性和基本的人际关系更容易让人产生认同感,如喜欢何种运动,爱吃什么食物,有哪些类似的爱好等等。采取积极的心态,通过这些共同点架起文化认同的桥梁。
朋友向我倾诉职场上的烦恼:“有个女前辈个性阴晴不定,心情好的时候相处愉快,心情不好就开始臭脸或迁怒。我一直被她牵着鼻子走,好想辞职。”
吃饭聊天的过程很开心,对方就会主动说“下次再一起吃饭吧”,如果家人之间建立起肚子和心灵都满足的关系,就不容易发生问题。
有工作时,常常会“吃碗内,看碗外”,人是有惰性的,更会羡慕他人那些看似轻松赚钱的生活状态,虽然身在媒体,经常会羡慕有些同业,常常可以出国采访,或是主持旅游或美食节目的主持人,感觉他们就是“寓玩乐于工作”。
或许因为我从小就被教导不应该在人前讨论薪水或回报,让我有点犹豫,但老板鼓励我:“我并不是要说哪个区域比重较大才正确,加薪或升职当然也很重要。你们就诚实地凭直觉画看看吧!对了,高桥先生日后才会开始工作,所以就请你试着根据打工或实习的经验,以及对今后的想像来画。”
“古希腊时代有三个石匠。他们每天汗流浃背,一心一意切割石头,领相同的薪水工作。这时出现了一位旅人,他问这些石匠:‘你们切割石头是为了什么呢?’”
“人际关系真麻烦”、“一个人轻松多啦”似乎愈来愈常听到这种声音。原因有很多,但也代表这些人对人际关系感到疲惫。有个很大的因素是,她们一定只看到人际关系的坏处,无法想像与人互动的“吸引力”吧。
原本应该是自由又开心的网路环境,却也有人觉得有点压力。像是那些炫耀的贴文看了很烦、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义务要上传一些厉害的照片才行、留言跟讯息都很烦等。社群网路明明是单纯享受互动的“工具”,此时却成了一种“义务”,让人疲于应付。
不去责怪对方,乍看之下似乎一时损失,其实获得的更多。最棒的就是心情变得轻松,也可以用友善的目光来看待别人。这股友善的气氛感染到其他人身上,支持你的人就会聚集过来。
安全固定好双脚后,我忽然发现自己真是超级幸运:我正面朝地球。我可以一边工作一边看着地球从脚下经过。
我的余光无限延伸,好似可以触及四面八方。我细细品味眼前的美丽湛蓝、云朵的纹理、地表上高高低低的景致、地平线边缘闪烁着的大气层:细致的银色大气保护着地球众生。
身为外场人员,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整齐的服装是必备,如果满分是一百分的话,亲切的笑容可以让人一开始就加五十分。何乐而不为呢?
一听到特价,宁可错杀也不愿放过,沉醉在买到特价品的喜悦中时,你是否想过一件事:拿时间换取金钱,这样真的有节省到吗?
会存钱的人通常很有时间观念。他会将时间花费在该做的事情上面,对于无谓的事,绝对不会浪费一分一秒。
潜导的工作任务,最重要的就是看顾客人安危,坚守安全第一。这项原则不会因为客人的潜水经验多寡,或社经地位高低而改变。
在你的身边是不是有一些人,他们的工作能力特别强,可是却很难让人将工作交付给他们。或者说他们虽然有实力,但人缘却不是太好。如果能够和这些人深交,可能会发现他们其实都是好人,但要我们主动伸出友谊的手却很困难,因为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敬而远之。
“期待”通常是形成大众所接受之“事实”的原因,因为一般人很自然的认为自己的期待和事实是一致的。由于这种一般人所接受的“事实”,是如此轻易的被提出来,所以你必须记住,想要了解真正的事实,通常是必须付出代价的,也就是努力追查事件真实性的代价。
“我适合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你是否经常这样问自己?或者听到朋友这样问自己?这个问题真的太普遍了。如果每次听到类似的话你能拿到一元钱,说不定你已经成了富翁。
宅配员平均一周的劳动时间竟高达74 小时。大家不妨想像宅配员的压力,如果每件物品都没有准时送达至客户手中,一件物品耽误1、2 分钟, 下班时间就得往后延迟数小时。因此,我们时常可看到宅配员为了节省时间,往往双手拿了多件物品后,再爬上高达4、5 层楼的住宅。
这种充满活力的能量,在你用“还不足够”的理由束缚自己时,是永远无法涌现的。因为人们只有在安心的时候,才能与自己本身具备的真实力量有所连结。
共有约 26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