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
“共产党绝不搞一党专政”不是弥天大谎,又是什么呢?知道了这样谎言的中国人该作何感想呢?
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再次强调“依法治国”。毋庸置疑,北京高层若想真正推行“依法治国”,最高法必须做到与中央保持一致。而一再兴风作浪的周强自然得不到高层的信任,其在上海代表团的不言的境遇也似乎在说明着什么。十九大后,周强的命运值得关注。
可叹的是,通过各种卑劣的手段跨进了“民主大家庭”,加入了众多国际机构的中共,却迄今没有因其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得到国际机构宪章可能规定的制裁与惩处。
如此“自信”的中共咋就换来的是老百姓的怨声载道呢?看来,什么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统统是在骗老百姓的啊!
从《铁道游击队》小说作者、电影演员和主题曲词作者的悲惨遭遇,国人可以再次感受到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黑白任由其根据政治的需要而确定。这些受中共蛊惑、为中共效力的作家、演员、词作者和他们的后人,是否明了中共才是他们悲剧的始作俑者呢?
在现今的中国,中国人的人身安全尚无法得到切实的保障,更遑论什么食品安全、言论安全
江青为了抹去自己不想让人知晓的历史,利用中共系统,不惜一切代价戕害他人,甚至包括曾经的恩人。
说到“民国四公子”,其背景身世都不同凡响。袁克文是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之子,张学良的父亲是奉系军阀张作霖,溥侗的父亲载治是清朝乾隆皇帝第十一子成亲王永瑆的曾孙,而本篇主人公张伯驹(1897-1982)则是北洋军阀元老、中国盐业银行创办人张镇芳的养子。这四人中,袁克文1931年就病逝,张学良于2001年在美国去世,溥侗则逝于1952年,皆没有遭到中共的迫害,唯...
周强落选十九大代表可视为高层要整肃的一个信号。
据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9月3日11时30分在朝鲜(疑爆)(北纬41.35度,东经129.11度)发生6.3级地震,震源深度0千米。之后,中国地震台网再次通报,11时38分在朝鲜(塌陷)(北纬41.21度,东经129.18度)再发生一次4.6级地震,震源深度0千米。据专业人士指出,目前监测地下核爆炸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地震波监测。因为只要是核爆炸,就会产生地震波...
近日,大陆《北京日报》刊登了《马兰惊雷——揭秘中国核试验基地》的报导,当年中共位于新疆死亡之海罗布泊腹地的核试验基地马兰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文章透露,基地最初选址是在敦煌西北,但在曾任军参谋长、时任核武器试验靶场主任张蕴钰的反对下,改在了罗布泊。这不禁令人后怕:如果核试验基地选在敦煌附近,藏有中华瑰宝的敦煌莫高窟能否保存下来,是个大大的疑问。
显然,从毛在秋收暴动中的所为看,毛和中共后来所吹嘘的不过又是谎话,不过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电视剧《秋收起义》自然也就没什么可信度了。
在近期中共官媒播出的政论专题片《法治中国》第一集《奉法者强》中,有习近平在2014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二次会议上的同期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路该怎么走?如何跳出‘历史周期律’、实现长期执政?……这些都是需要我们深入思考的重大问题。”
那些在当今中国参与罪恶的医生、护士、警察、司法人员、高官……,还有时间后悔吗?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迟早将为今天的罪恶买单,因为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充斥着谎言的剧目,这样一部背后充满着血泪的剧目,却一再被中共拿出来在国内外洗脑,宣传中共暴力。中共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何应对中共,那就是揭穿谎言,还原真相,直至中共垮台。
中国古人从来都讲“人在做,天在看”,松原的罪恶上天都在一笔一笔的记录著,而上天十几年来的愤怒一直未休,一直在通过地震的方式警告著当权者,尤其在特殊的日子里。无疑,如果当权者和世人无视上天的警告,天谴将终有不期而至的那一天。
茅台酒的前世今生,按照朱大可的说法,在毛周时代,它是权力指数,用来衡量饮者地位及特权的高度;而随着“中国模式”的消费时代的降临,它演化为贪腐指数,用以测量官场和商界“亲密合作”的广度。
文革后三十多年走过,现实证明,改良之路早已破灭,中共并无丝毫的改变,反而变本加厉,犯下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
或许是为了整顿市场,也或许是为了掩盖真相,中共政府于2012年初对市场上的“特供”食品进行了打击,但这并不能掩盖中共官员享有特供的事实。
二十世纪,有这样一个人生颇为戏剧化的人:早年加入中共,曾任中共旅法支部书记,是中共早期重要的领导人之一,后去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回国后参加中共暴动,被国民党逮捕后,居然在刑场上身中两枪未死。之后再度为中共效力,又一次被国民党逮捕后,选择了加入国民党。其后转而研究“三民主义”,并在台湾四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反共”,写了大量批判中共的文章,与中共势不两立,他也因此...
因为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贻对中共有着一定的认识,所以不仅自己得以善终,而且让儿子也躲过了劫难,并使贝家的下一代人有着很好的发展
关于中共媒体人的反抗,因资料有限,尚无法一一列出,但肯定不止文中提到的这些。作为中共体制内的媒体人,他们对于中共的腐败、撒谎成性、凶残、黑暗应该有更多的了解,而当年他们的选择也在秉持着良知。无疑,“六四”的枪声让他们更加认清了中共的本性。
1989年6月4日,一场震惊中外的大屠杀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据各方披露的资料,至少上万人遇难。时任总书记的赵紫阳传到海外的录音,披露了当年的一些细节。赵说:“当年要求开枪镇压态度最坚决的是李鹏、陈希同,不在位的老人中是王震,邓小平是最后阶段才下决心的。”不管怎样,正是邓拍板调用大批野战军,对付赤手空拳的民众,制造了天安门惨案,中共这样的历史无论经过多少年...
又到“六四”。1989年这一天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震惊中外的大屠杀,迄今为止仍是许多中国人心中的痛,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的民主进程自此停滞,更是因为上万条鲜活的生命被中共军人枪杀、打死,许多人的生活也由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从已经披露的资料看,邓小平、李鹏、江泽民等中共高官对开枪、屠杀民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此,已有若干文章详述。然而,在这一屠杀过程中...
近日,网络上一封《请刘胡兰离我们的孩子远点》的家长来信引起了热议。原来,大陆某地开展学习刘胡兰的活动,一位家长就此给老师写信,表示不想让孩子参加。 信中写道:“这些人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当同龄人还在草地上天真烂漫地追逐嬉戏的时候,她却和一群大人杀了她们的村长。而后不久又被对方捉到,同样残忍的把她的头铡了下来。从这里面我看不到...
前一阵,在全球150多个国家扩散的勒索病毒WannaCry可着实让全世界吓坏了,其利用Windows旧系统的漏洞,入侵了全球超过23万台电脑,包括医院、铁路、服务系统等,中国一些机构和大学电脑也没有逃脱。被入侵的电脑屏幕显示,必须向黑客支付等值300美元的比特币,才能解密电脑中遭恶意加密的文档。不过,目前并无迹象表明,有人转出支付的比特币,这似乎表明攻击者并...
5月22日晚9点,中共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魏民洲正接受组织审查。
刘云山追随江早已走上了不归路,陈宝泉、曹征海等文宣官员追随刘云山亦走上了不归路,只不过他们比刘云山先走一步,并在某个地方等待着刘云山。
很多年前曾看过一部英国、意大利、西德合拍的电影《卡桑德拉大桥》,故事并不复杂,说的是两名恐怖分子想要炸毁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实验中心,行动失败,其中一名被击毙,另一名沾染了实验室的肺鼠疫恶性传染病菌逃上了开往瑞典的火车。为确保病菌不被扩散,有关方面下令封死列车,并让列车改道开往年久失修的波兰卡桑德拉大桥,人为制造翻车事故以掩盖真相。 火车上的乘客中...
毛只顾自己生理发泄,对贺子珍逃跑途中的难处、痛苦根本不管不顾,一年期间竟然使贺子珍三次怀孕,弄的其瘦弱多病,人老珠黄。
共有约 80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