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
那些在当今中国参与罪恶的医生、护士、警察、司法人员、高官……,还有时间后悔吗?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迟早将为今天的罪恶买单,因为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充斥着谎言的剧目,这样一部背后充满着血泪的剧目,却一再被中共拿出来在国内外洗脑,宣传中共暴力。中共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何应对中共,那就是揭穿谎言,还原真相,直至中共垮台。
中国古人从来都讲“人在做,天在看”,松原的罪恶上天都在一笔一笔的记录著,而上天十几年来的愤怒一直未休,一直在通过地震的方式警告著当权者,尤其在特殊的日子里。无疑,如果当权者和世人无视上天的警告,天谴将终有不期而至的那一天。
茅台酒的前世今生,按照朱大可的说法,在毛周时代,它是权力指数,用来衡量饮者地位及特权的高度;而随着“中国模式”的消费时代的降临,它演化为贪腐指数,用以测量官场和商界“亲密合作”的广度。
文革后三十多年走过,现实证明,改良之路早已破灭,中共并无丝毫的改变,反而变本加厉,犯下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
或许是为了整顿市场,也或许是为了掩盖真相,中共政府于2012年初对市场上的“特供”食品进行了打击,但这并不能掩盖中共官员享有特供的事实。
二十世纪,有这样一个人生颇为戏剧化的人:早年加入中共,曾任中共旅法支部书记,是中共早期重要的领导人之一,后去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回国后参加中共暴动,被国民党逮捕后,居然在刑场上身中两枪未死。之后再度为中共效力,又一次被国民党逮捕后,选择了加入国民党。其后转而研究“三民主义”,并在台湾四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反共”,写了大量批判中共的文章,与中共势不两立,他也因此...
因为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贻对中共有着一定的认识,所以不仅自己得以善终,而且让儿子也躲过了劫难,并使贝家的下一代人有着很好的发展
关于中共媒体人的反抗,因资料有限,尚无法一一列出,但肯定不止文中提到的这些。作为中共体制内的媒体人,他们对于中共的腐败、撒谎成性、凶残、黑暗应该有更多的了解,而当年他们的选择也在秉持着良知。无疑,“六四”的枪声让他们更加认清了中共的本性。
1989年6月4日,一场震惊中外的大屠杀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据各方披露的资料,至少上万人遇难。时任总书记的赵紫阳传到海外的录音,披露了当年的一些细节。赵说:“当年要求开枪镇压态度最坚决的是李鹏、陈希同,不在位的老人中是王震,邓小平是最后阶段才下决心的。”不管怎样,正是邓拍板调用大批野战军,对付赤手空拳的民众,制造了天安门惨案,中共这样的历史无论经过多少年...
又到“六四”。1989年这一天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震惊中外的大屠杀,迄今为止仍是许多中国人心中的痛,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的民主进程自此停滞,更是因为上万条鲜活的生命被中共军人枪杀、打死,许多人的生活也由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从已经披露的资料看,邓小平、李鹏、江泽民等中共高官对开枪、屠杀民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此,已有若干文章详述。然而,在这一屠杀过程中...
近日,网络上一封《请刘胡兰离我们的孩子远点》的家长来信引起了热议。原来,大陆某地开展学习刘胡兰的活动,一位家长就此给老师写信,表示不想让孩子参加。 信中写道:“这些人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当同龄人还在草地上天真烂漫地追逐嬉戏的时候,她却和一群大人杀了她们的村长。而后不久又被对方捉到,同样残忍的把她的头铡了下来。从这里面我看不到...
前一阵,在全球150多个国家扩散的勒索病毒WannaCry可着实让全世界吓坏了,其利用Windows旧系统的漏洞,入侵了全球超过23万台电脑,包括医院、铁路、服务系统等,中国一些机构和大学电脑也没有逃脱。被入侵的电脑屏幕显示,必须向黑客支付等值300美元的比特币,才能解密电脑中遭恶意加密的文档。不过,目前并无迹象表明,有人转出支付的比特币,这似乎表明攻击者并...
5月22日晚9点,中共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魏民洲正接受组织审查。
刘云山追随江早已走上了不归路,陈宝泉、曹征海等文宣官员追随刘云山亦走上了不归路,只不过他们比刘云山先走一步,并在某个地方等待着刘云山。
很多年前曾看过一部英国、意大利、西德合拍的电影《卡桑德拉大桥》,故事并不复杂,说的是两名恐怖分子想要炸毁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实验中心,行动失败,其中一名被击毙,另一名沾染了实验室的肺鼠疫恶性传染病菌逃上了开往瑞典的火车。为确保病菌不被扩散,有关方面下令封死列车,并让列车改道开往年久失修的波兰卡桑德拉大桥,人为制造翻车事故以掩盖真相。 火车上的乘客中...
毛只顾自己生理发泄,对贺子珍逃跑途中的难处、痛苦根本不管不顾,一年期间竟然使贺子珍三次怀孕,弄的其瘦弱多病,人老珠黄。
中国人的老祖宗早就告诫后人,“万恶淫为首”。邪淫能使国失纲常,民失良知。在当今中国,很多中国人早已是人伦纲常尽失,良知尽失。而究其根源,有着天然淫乱基因的共产主义罪不可恕。
揭开围绕美国西点军校的这三大谎言,我们看到的是背后中共炮制的另外三个迄今仍在欺骗国人的谎言,而这样的谎言自中共成立起,就充斥在中国大地,欺骗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又一个“四·二五”到来。十八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一万多名来自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的法轮功学员前往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公室所在地中南海外上访。这就是引起中外关注的“四二五”和平大上访。此次上访的直接原因是,在这几天前,天津有45名法轮功学员无辜被抓,而他们被抓的原因是他们去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 原来,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学院发行的《青少年科技博览...
黄赤波、刘传新等人的下场说明,他们不过是中共政治斗争中被利用的一粒棋子,用完之后,就被中共卸磨杀驴,而他们害人的同时也在害己,因此命运早已注定。他们的下场或许可以给今日那些仍被中共利用的警察们以警示。
在中国当今这片土地上,出现多少个于欢案,赵鑫案,雷洋案,聂树斌案,呼格案……都丝毫不令人奇怪。因为不除掉中共这颗寄生在中华大地上的毒瘤,中国老百姓的尊严就会一直被践踏,就永远不会像日本百姓哪有享有真正的权利和自由,也自然谈不上什么黑社会害怕老百姓的现象出现了。
古语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抛弃中共的时候,中共这条破船不沉焉有第二条路可走?
不管这件事的结局如何,它与雷洋案、辱母案、呼格案、河南性侵幼女案……等一系列触碰人类底线的案件一样,都注定会在历史占有一席之地,它们让中国人看清了共产党是什么货色,看清了为什么中国人活的如此悲惨。
4月1日四川泸州市泸县太伏镇中学生赵鑫在花季之年非正常死亡事件持续发酵。目前官方的说辞是赵鑫是自杀,当地警方还藉由网络“辟谣”,而民间曝出的消息称其是被同学围殴致死,其中3人的身份已确认,即分别是镇长的儿子、派出所田所长的儿子和校长的儿子,均为官二代。实情究竟如何,在当下官官相护的中国,要想查出,依靠当地政府,实属天方夜谭。不过,从当地政府一系列不合常规的举...
在上个世纪那个风云变幻的年代,有这样一个美国记者:她爱苏联、爱中共甚于爱自己的国家;她为了共产党,写了数篇扭曲事实的报导和几本书籍,从而欺骗了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无数世人;在她被苏联以“间谍”的罪名驱逐后,她选择了中国作为永久居住地,并在文革初期加入了红卫兵,成为为数不多的加入红卫兵的外国人中的一个。然而,最终,她却发现在中国她竟然失去了安全感。她的名字是安娜...
为避免再出麻烦成为新运动的整肃对象,爱新觉罗家族全部易名为“金”,以与过去满清历史进行切割。这是怎样的悲哀!
文革的残酷、血腥,不仅体现在普通人身上,还可以从各级被打倒的中共高官及受到株连的子女身上窥见。
“产钳,产钳,快拿产钳来!”“又是一个胖娃娃,一晚上接生了3个,真好!”这是中国被视为“万婴之母”的林巧稚医生临终前留下的最后两句话。
中共在与西方国家打交道时,是从来不承认间谍的存在的,这也就难怪在情报方面为中共做出巨大贡献的金无怠收获如此下场了,而中共历史上众多从事特务、间谍工作的中共党员、国民党高官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
共有约 79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