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共产主义成为人类最大的邪恶之源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共产主义是个人责任(personal responsibility)的天敌。
人们可能会认为,现在还有谁信仰共产主义?在当今的中国无论共产党员还是党的各级领导干部都在搞资本主义那一套了。其实不然,共产党为了生存可以任意改变表面遵循的任何原则和规范,因为除了欺骗是它的根本属性外,其余它都不在乎。
自有人类以来,从未有过任何一篇文章、一本书、即使是一篇讨伐檄文,曾经像《共产党宣言》一样,对人类、对社会和世间的一切,以及对人类所有历代祖先、对宗教、直至对人类各自敬仰的神、佛和上帝会有如此滔天的“仇”和“恨”
日前中共的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把全世界都知道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公认的具有5千年悠久历史的传统文化,突然以重大发现的形式宣布,引起网路哗然,有网友批中共将中国传统文化毁坏只剩糟粕,有学者认为是中共得了绝症,企图以此化解执政危机,但是徒劳的。
有人推断,青年时代的马克思曾加入过撒旦教。(1)不管这种推断最终能否被证实,马克思身上的魔性却是显而易见的,那是一种糅合了仇恨、毁灭、暴力、阴冷与疯狂等因素,并且包裹着恶的内核的混合物。
步入大学校门后,在时代浪潮的不断冲击下,再加受到青春期内心危机等因素的影响,马克思原有对上帝的信仰很快便土崩瓦解,没多久,昔日虔诚信神的马克思就变成了一个与上帝不共戴天的渎神的马克思。
许多人只知道成年后的马克思是个有名的无神论者,对宗教始终持敌视和反对的态度,他的“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的著名论断,为共产党国家打压宗教奠定了理论基础,也可以说是宗教信仰在这些国家遭受迫害的苦难之源,但他们却不知道,上大学前的马克思也曾是一名信神的虔诚基督徒。
我对你的许多方面都做了公正的评价,但我无法完全排除这个念头,即你还有利己主义,它可能在你身上超过了自我保存所需要的程度。——亨利希‧马克思
一个控制欲强、自大、虚荣的人,必定也是个好斗的人。马克思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在广为流传的“马克思的自白”中,有一个问题是“你对幸福的理解”,马克思的答案是:“斗争”。可见他好斗到何种程度。
由于传记资料的缺乏,我们对马克思的童年知之甚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从中学时代起,马克思就是一个虚荣的人。只不过他的虚荣与财富和地位无关,而体现为对个人名声的看重和追求罢了。
共产主义发起人马克思冥诞200周年之际,中共赠送给马克思出生地特里尔市一座雕像。 这座雕像被德国媒体称为“有毒的礼物”,从一开始就极具争议,揭幕仪式当天,会场外有一系列抗议活动登场。
如果说自信是优点,那么自负便有点过了,自大则不靠谱了,自大狂就可怕了,而一旦自大狂到了以救世主自居的份上,那简直就是疯狂了。马克思便是这样一个疯子。
中共正在高规格地纪念马克思, 大有铺天盖地之势,又让外界看笑话了。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直指,中共推崇马克思“与知识内容没什么关系,就是为了巩固政权”。
虽说是马克思与恩格斯共同创立了共产主义思想,但在其中起主导作用的则公认是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诞生后,马克思和他的信徒们依此组建了共产党,由此开启了历经兴衰起落,至今已奄奄一息的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可见,马克思与共产主义思想和共产党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正因为如此,研究马克思乃是研究共产主义思想和共产党,研究整个共产主义历史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了解和弄...
当前,无论是向德国某地赠送马克思雕像,或是学习《共产党宣言》,都分明是逆流而动,是在亵渎中华传统文化和人类文明,也是对自己生命及灵魂最不负责任的行为。
被“马克思主义者”奉为神明的马克思,早年曾经是基督徒,后来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认与撒旦签了契约。其后马克思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后诞生。
是什么想法诱使罗伯斯庇尔开始实行恐怖统治?是怎样的环境激起了法国大革命中“去基督教运动”背后那种排神的仇恨?持续到19、20世纪的革命暴动又是什么因素引发呢?要理解这些,我们需要考察一下法国大革命时期欧洲的文化和哲学语境。
1848年《共产党宣言》出版,宣言开宗明义就是:“一个幽灵(或译魔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马克思为何会称共产主义是幽灵、魔怪?并明示于共产宣言第一句?
大陆一位政治课老师退休前最后一节课坦承是“职业骗子”,一直和全中国(大陆)人一样承受着不能讲真话的痛苦。所谓公有制取代私有制,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中国近代史是官方拼凑起来用来证明那个美丽谎言的。中共为实践违背历史规律的伪学说,给这个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无尽的灾祸
共产党的首任教皇是马克思,崇拜撒旦,鼓吹“无神论”,自称“幽灵”。因此,邪教共产党是撒旦魔教的一个分支,其幕后操控者是光照会。光照会是存在于西方社会的一个秘密组织,已经深深的渗透进入了共济会,其宗旨是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最终统治地球。光照会的崇拜偶像是撒旦路西华,不管是共产党所说的“共产主义天堂”,还是光照会心目中的世界政府,实质最终要达到的目的,是要实现撒旦...
我已经很多年不信马列了——由一个笃信者变成了不信者。后来之所以不再相信,倒不是因为出于私人感情的什么因素,而是完全看透了它的来龙去脉,看到了它的尽头。这篇文章并不想用雄辩的方式把辩证唯物论驳倒,也无心展开一场杀气腾腾的批判。我只是想平静而理性的反思这个影响了我很多年的哲学。初次接触“马列”,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是大约二十多年前,我上中学的时候。那时候...
一、马克思承认神
共产主义这一欧洲邪灵红祸,几百年来,从欧洲法国革命开始,蔓延到俄国、波兰、捷克等东欧七国;亚洲以中国为轴心,周边的越南、老挝、柬埔寨、朝鲜;美洲有古巴。是凡红祸蔓延之地,无不是打着“无产阶级专政”的血旗,大开杀戒。据统计全球有超过一亿无辜的性命无端消失,血流成河。
资本主义这个词完全是杜撰出来的词汇,他第一次出现是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宣言》里,也就说在马克思杜撰出这个词汇之前,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资本主义”这个词,马克思杜撰出这个词汇,本来就是为了丑化、妖魔化对方而专门编造出来的贬义词,因此追求民主的人们应该停止这个别有用心的邪恶词汇。
马克思生前,一直被冷落,在19世纪末叶,思辩的哲学已不时兴,尚未泯灭,马克思莽撞肢解黑格尔学术体系,为黑格尔迷们所不齿;而当时,实证的科学正方兴未艾,马克思主义又没有任何实证,只有黑格尔式的玄学思辩,被誉为“武断学派”,在学术界一直被边缘化。
马克思主义认为,剥削的根源在私有制,因此用革命的方式打破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就能免于剥削。
亚当•斯密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对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这样说道:“价值这个名词,有两种不同的意义,有时表示的是某种物品的效用,有时表示占有这物品后所取得的购买他种财货的能力。前者可以称为使用价值,后者可以称为交换价值。”这就是说,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是一件物品价值的两个方面。
修订者感言:我们更正了英文翻译的瑕疵,关键部分对照了马克思的德文原文。我们在搜寻文中人物中文名字的同时,赫然发现这些人都在中文世界中大名鼎鼎。初读是目瞪口呆,修订的感受是刻骨铭心。看来不仅是马克思成魔,而是马克思周围有个成魔群体。当今中国,还在马克思接班人的涂炭中,此次修订,对我们看穿中共,探索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有醍醐灌顶之效。您看第二遍,可能比我们感...
马克思的《资本论》开篇从商品说起,并不仅仅因为商品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财富”的“元素形式”(见《资本论》开篇),更重要的,商品是一切社会生产方式的起点和基本形式。马克思只提出前一点,是马克思只看到前一点而根本不知道有后一点,还是马克思有意为之?
(大纪元记者袁丽悉尼采访报导)2010年12月7日,在悉尼大纪元办公室,辛灏年先生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专访。他阐述了列宁是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他认为马克思在他的理论当中建立了罪恶的学说,列宁是第一个把马克思罪恶学说变成一个血腥实践的继承人。中共一切统治的、革命的、专制的手段都是从他那里一脉相承的。
共有约 8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