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
北京开幕的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比起第一次会议似乎招来更多的国家元首和国际组织,一带一路的“朋友圈”似乎扩大了,但这并不能代表一带一路得到更多支持。因为表面的虚华...
日前在网上看到一个朋友转过来的视频,说的是在中共开会时,那些端茶递水的服务员,居然被教导到把一个倒茶水的流程,细化分解成25个步骤!为此,中共在党报上还津津乐道、引以为豪。幽默的网民说,中共是“在扯淡的事情上很专业,在专业的事情上很扯淡!”真是这样的,这也是集权国家那些无聊至极的事。其实,中共所谓“一带一路”国际倡议和投资计划,基本上也是这样一个把本来属于专...
许多学者和实践者总结了谈判的一些成功战术:如倾听对方观点,知己知彼;有备而来;专业而有礼;知道谁占上风、谁更需要达成协议;谁有时间压力、谁有后手;永远主动的撰写合约的第一稿;准备离场;避免不断让步式的谈判;别忘了替代方案等等。 哈佛商学院的John L. Graham和N. Mark Lam特别研究了针对华人族群的谈判策略,相信特朗普团队对此不会不知...
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白种人(WASP)人群的社会价值观,如前所述,其低调和安静的领导风格,其文化中的精髓如传统、特质、紧密家庭关系、责任和承诺、坚忍不拔,都是非常良好的特质,也跟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秀遗产不谋而和。特朗普作为这个传统意义上的西方社会主流团体的新生代代表,其谈判风格也正是这些精神的体现。
今年三月间,跟一位在华盛顿西方媒体工作的朋友闲聊,他是媒体界的资深人士,在欧洲、亚洲、美国都有广泛而丰富的经验,对西方社会和东方社会都有独到的见解。闲聊中他谈及,“你说说,这个总统特朗普的纽约商业的经验,包括他的谈判风格和经商理念,是不是在他的总统执政和贸易谈判中起到了很大作用?”我说这个话题很有趣,在中国有晋商、粤商、徽商、浙商等的不同风格,各地的商业传统...
美中贸易战到现在,整整一年了。特朗普于2018年3月签署备忘录宣布干预,要解决美中贸易的不平衡,并依据1974年贸易法的第301条,指示贸易代表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税。特朗普这一年的作为,用“一往无前”、“步步为营”,都不算太过,有时甚至算得上是“披荆斩棘”。人们注意到,中国从美国进口垃圾,也成了贸易战中的话题。中共把来自西方的洋垃圾,当成了贸易战的怪武器。
美国首都华盛顿沼泽的女巫猎捕、近两年的“通俄门”调查,几度捕风捉影,终于偃旗息鼓、宣告结束。过程中,从沼泽中冉冉升起的幽灵,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邪灵,正逐渐的现身,露出了原形。
美中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插入了孟晚舟和华为事件,给世纪大对决加上了有趣的注脚。人们猜测美国引渡孟晚舟、起诉华为,是不是贸易战的一部分,是不是美国的“计谋”。这样思考的人,多是出于对美国了解不够,对法治的体制认识不清,甚至于总是用中共党文化的思维习惯、看世界的方式,来看待任何与中国相关的事物。他们把世界看的很阴暗,充满了计谋和诡诈,一切都可以在国家的旗号下胡作...
美中贸易战打到今天,归根结底,让双方最终还不能取得共识,且一直纠结不清的地方,无非就是两点:一个是结构性改革(structural change),另一个是强制执行的机制(enforcement)。所谓的“结构性改革”,就是美国要求中共改革所有中国经济体制、经济结构中,那些会导致贸易不平衡、强制技术转让、技术偷窃、知识产权窃取,和非关税贸易壁垒等国家干预经济...
问:中共如果把中国市场开放了,不再控制,会结束政权吗? 答:如果中共把中国市场真正开放,不再控制,会怎么样?现在美国指责中共用SOE(国企)来控制中国经济。中共把所有最关键的领域,银行、通讯、能源、交通,全都由国企控制。利润全部被国企抢去了。国企又是由谁来控制的呢?中共党委书记摇身一变,就变成企业董事长、总经理。那些董事长、总经理都是有中共内部级别的...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2017年美国神韵艺术团世界巡回的演出。我在亚特兰大,我们看了12年的神韵,每年节目都不一样,每年我都发现有些节目,似乎带了某种天意,会给人们非常好的启迪。去年神韵的一个节目里,有个国军将军的故事,他在故事最后振笔急书“重振山河”四个字。看到那个景象时,我突然心里一振,哇塞,“重振山河”,这不就是“反攻大陆”吗?
美中贸易战开打,中国更容易受伤。美国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对美国的出口,占中国全部出口的20%,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占中国全部进口的10%;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占中国GDP的3.8%,而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只占美国GDP的0.65%。所以,中国现在有没有什么可以leverage(用作杠杆)、有什么办法来对抗美国呢?在2015-2016年间,美国对中国的最大出口,是...
这是特朗普在他的一则推特上写的,说“我们美国人不崇拜政府,我们崇拜神!”特朗普去年9月22日在阿拉巴马州Huntsville的一个演讲中说,“神、家庭和国家才是美国实力的真正来源!”特朗普的新政,实际上除了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特朗普还有一个头号目标:就是解体共产主义!特朗普在去年6月的另外一个演讲中说,“美国军人的故事是与自由相关的故事,是正义战胜邪恶的故事...
从资料中显示,基本上忽略不计2000年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001年开始,中国的外汇储备就开始迅速上升,直线的上升,上升到2012、2013年时,几乎接近4万亿美元。这是4万亿美元!后来,2014、2015年以后,中国的外汇储备开始减少,现在是大约3万亿美元。
特朗普这个总统呢,我觉得还好,我觉得神给了我们美国人,我也是美国公民了,神给了我们一个特朗普总统,他是真正为了美国的利益在进行考量,在做事。特朗普现在对中共说,我要停止这一切不公平,你不能这样长期的、单方面的享有这些顺差,这么大的顺差,我们的钱白白的送给你;也不能够强迫技术转让,因为美国技术被强迫转让之后,你再生产的东西,同样的东西在国际市场上,跟美国公司来...
2018年12月9日,由中华民国自由通讯协会举办的“美中持续热战,台湾如何是好?”的大型研讨会在国立台湾大学法学院霖泽馆举行。本文是笔者在本次研讨会及随后在越南首都河内就同一话题进行演讲的内容的文字整理。
2018年12月9日由中华民国自由通讯协会举办的“美中持续热战,台湾如何是好?”大型研讨会在国立台湾大学举行。研讨会的主持人为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台北科技大学职技所兼职的吴惠林教授。
今年12月初再次去台湾,参加在台大法学院霖泽馆的研讨会。研讨会的题目是“美中持续热战,台湾如何是好? ”笔者的题目是“美中贸易战:中共下场会很惨”。与谈的其他演讲者还包括台湾知名财经节目主持人、财信传媒集团董事长、先探投资周刊社长、今周刊发行人、财讯双周刊发行人兼社长,及台北市政府市政顾问谢金河先生;中华民国前财政部部长、驻世界贸易组织(WTO)首任大使、台...
今年12月初再次来台北,参加台大的研讨会,谈论的题目是“美中贸易战:中共的下场会很惨”,研讨会的题目是“美中持续热战,台湾如何是好?”在台湾逗留几天,顺道又去了越南,这是生平第一次来到这个东南亚的主要国家。跟越南学者和官员交流,发现他们对中共非常反感,也不喜欢中国人,一点好感都没有!问是不是1979年中越战争的缘故,他们说还不只是,还有更深的原因。中共经营东...
阿根廷G-20峰会结束了,其中中美领导人的会谈,被称之为“世纪谈判”。这个最终只持续了不到三个小时的会谈,为什么会引起人们如此巨大的关注?人们对它关注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峰会公报中论及的世贸(WTO)改革。正是这样,对中共政权来说,中国能不能继续呆在世贸,在世贸组织中面临多大压力,甚至世贸是否会被解散或放弃,都不是那么重要。对中共来说,更重要的,是迫在眉睫、随...
中美之间的对抗,已经滑向冷战。但中共上层似乎还没回过味来,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为何末日将近。中南海完全按照老套路处理与美国的关系,想与美国达成协议,又不愿结束敌对;想战不敢战,想和不肯输;反正怎么做都毫无胜券,怎么走都四面楚歌。
盘点美中贸易战中双方的战略战术,会发现他们运用了中国古代三十六条兵法中的至少一半。中国官商学界,纷纷为中共支招,美国的汉学专家,也频频为美国政府出谋划策。虽然双方决策层不一定是有意在使用三十六计来设计和实施贸易战中的具体步骤,但双方使用出的策略和战术,所展示出来的计谋,基本不超出三十六计之外!
美中贸易战热火朝天之际,中共最近提出了新的条件,期盼透过“友好协商”,解决与美国之间的问题,但“美方也应尊重中方,按照自己选择道路发展的权利”。并且说只要美国“尊重中国发展的道路”,中国可以做出巨大的让步。
美国2018年的中期选举结束,这个举世瞩目的选举,当然有其引起世界关注的原因。中期选举打破了许多纪录,创造了美国政治新的历史。并且,选举的后续效应还在一步步展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议程和政策的推进,注定会有相应的改变,其余下的总统之路和第二个任期的成败,都越发的沉重、任重而道远。
2018将近尾声,这个世界越来越乱,人心也越来越沮丧,时间现在过得更快了。世界华人也都有各自的忙碌和烦恼。大陆民众看着中美贸易战越打越热,也看到中共政府的无能为力,更看到中共日益陷入空前激烈的内斗。所以,冷眼旁观中共内部互掐,是国人目前最好的选择。台湾民众,当然在积极准备九合一选举。港人看着1200亿的港珠澳大桥,只能有一千辆车得到许可通行,应该是有苦难言...
美国确实是一个很可爱的国家。每四年总统大选时,民众们激动得不能自已,全身心的投入。选战冲突激烈,交锋言辞犀利,观点天差地别,让世人吃惊不已。但选举结束后,人们该干啥还干啥,一切恢复正常;当选的忙于执政,落选的等东山再起、下次选举翻盘。
中美贸易战最终结束的方式和方法,海内外许多人都在探索、猜测、预测。从政界、商界到学术界、舆论界,中国和美国的人们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很多人已经看出来了,白宫高层也暗示了,中国有很多人也感觉到了,但还不愿或不敢说出来,那就是实际上最后的解决方案,就是解决中共;只有中共被逼迫放弃对中国经济的全面控制,放弃专制式的国家干预经济生活,乃至中共最终放弃政治上的统治,才是...
几乎一夜之间,中共发现原来被他们收买了、可以玩弄于掌股之上的美国政、商、学界的代理,统统失效了;并且,美国政府由原来的忌惮于中共,也变得根本不把中共放在眼里。世界媒体现在形容中共时,大量使用“纸龙”(paper dragon)一词。法国《世界报》的评论,说中国股市是“纸龙”;亚洲防务专家Kyle Mizokami认为,中共军队是“纸老虎”或“纸龙”;财经频道...
中国财经智库“经济50人论坛”九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研讨会,引起海内外关注;在美国之音的节目中,对此做了一番评述。虽然评论过了,但意犹未尽,觉得与中国顶尖经济学家隔海互动,还缺了些什么。人们像在真空容器内高谈阔论,因为隔墙有耳,主持人说了,“记录原汁原味”报有关部门参考;很多人对尖锐话题深入浅出,又浅尝辄止;人前好像隔了一层薄薄的纸,但又不能戳破这层纸!
赞美,出于发自内心的欣赏,是对人尊重、赞许和仰慕的互动;只有当人没有私心、嫉妒、企图和利己的目的时,赞美才是善意的。奉承,出于个人目的、言不由衷的颂扬,出于嫉妒、忌惮,和畏惧才发出;违心的献媚、讨好,有强烈的私心、私欲,和企图,并非发自内心,也没有善意。
共有约 48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