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oren Friedman)是犹太裔的美国记者、民主党人,三届普利兹新闻奖获得者,及《纽约时报》Op-Ed(时事评论)的专栏作...
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博士今年7月在《纽约时报》的专栏上,发表了题为〈特朗普的贸易战为什么会失败〉的文章,未展示充足的证据和令人信服的论述。今年8月,克鲁格曼又针对贸易战发表了题为〈中国试图教特朗普一点经济学,但失败了〉的文章,提出“中国教师爷论”,它也是云山雾罩,令人啼笑皆非。
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博士,自2000年以来一直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他因为在国际贸易和经济地理方面的成就,获得200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在2019年7月《纽约时报》的专栏上,他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的贸易战为什么会失败〉的文章,却并未展示充足的证据和令人信服的论述。
道家的创始人老子,曾手指浩浩荡荡的黄河对孔子说,为什么不学水的大德?(《道德经第八章》)孔子问,水有何德呢?老子说:“上善若水”,并告诉孔子水有“九德”。从那以后,孔子每遇到大江大河,都会仔细观赏,谓“水有九德,是故君子逢水必观”。两位圣贤可能没想到,也许都想到了,二千五百年后,古老的智慧仍在指引人们生存和抗争。
随着美中贸易战的升级,美国前驻华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上月底受访时说,特朗普总统是在玩“等待的游戏”(waiting game),正在掌握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时间。博卡斯实际上不是特朗普的粉丝,他是前民主党总统奥巴马时代的参议员和驻华大使,他一直对特朗普的贸易战策略和对中共的强硬态度颇有微词。但博卡斯不得不说,“特朗普在某程度上非常聪明,近乎卓越...
伟大的香港民众的反送中运动,已持续两个多月了,就在各界猜测中共会不会武力干预、会如何出手干预时,中共国务院高调宣布,要在紧邻香港的深圳建设什么“先行示范区”,扩大金融开放度,建立教育、医疗、科技的创新中心等等。显然,中共一边设法平息香港的反送中,一边放出风声,有意减低香港对中国大陆的重要性,甚至有意以深圳来“复制”香港、“取代”香港。
世界上大概没什么地方比北极更特殊了,从地图上看,上北下南,北极在世界的最上方、最顶端。凛冽的寒风和冰冷的海水,人迹罕见绝无污染,可能是只有神仙、超人,或世外高人才会考虑、才能呆得住的地方。有趣的是,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声称拥有北极,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但现有的国际法规定,北极不属于任何国家,也没有任何国家可以从地理或地质上证明,其国土的大陆架可以伸延到北极。
八月中旬,海外华人一家媒体约访,问及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论坛的聚焦是“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主持人问到,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演讲称“美中贸易摩擦可能具有长期性”,问笔者对此如何看待,是否同意他们的看法。中共的金融专家们,看来嗅到了什么东西,但他们会把真相告诉中国普通百姓吗?很可能是不会的。
七月底中美第十二轮经贸高级别磋商在上海举行。双方代表团在西郊会议中心谈判时,会场的背景,是元代词人张养浩的〈双调‧雁儿落带过得胜令〉。估计美国团队内缺乏深谙中国文化的角色,很可能把背景中的元代词句当作了一般的装饰,其实它是深具含意的,可惜美方官员们估计没能真正理解,也没能预先知道中方的用意。
七月底,在“美国之音”卫视做客主持人许波的“时事大家谈”节目,与纽约市立学院经济系教授周钜原博士一起,探讨美中贸易谈判为什么前景黯淡?美国总统特朗普会不会翻脸?
注:2019年7月20日,专家、学者聚集美国首都华盛顿,在马州洛克维尔市蒙郡议会大厅召开“二十周年法轮功反迫害中国问题研讨会”,从社会、历史、法制、经济、中美贸易等多层面进行分析。本文据笔者在论坛的演讲整理而成。
中国北京的清华大学社会学系近日发布了一份报告,指中国各地陷入“越维稳(维护社会稳定)越不稳”的“怪圈”。报告建议中共官方转变现有的维稳思路和模式,“维护宪法所赋予的公民合法权利”,并且中共需要认识到,“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今年美国国庆这天(7月4日),百名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一些在野官员、学者、专家,联名写了封公开信,登在《华盛顿邮报》。信的题目是“中国不是敌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作者群认为,特朗普现在的对华政策,是“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的。
美国《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在美中贸易战的进退得失问题上,误导了美国民众和世界舆论,令人非常遗憾。今年6月底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上,美中贸易战暂时休兵,但美国老牌的主流媒体《华盛顿邮报》(华邮)却罔顾现实的断言中国是“赢家”,而华府的鹰派成为“输家”。假以时日,类似华邮的“主流媒体”,由于偏袒的论点和误导式的舆论倾向,失去它们“...
有个说法是,去一个国度一天,你可以写一本书;去一个月,可写一个章节;呆上一年,就只能写一页。就是说,了解的越多,可能发现内涵越丰富、水也越深,就不敢轻易下笔了。今年去荷兰阿姆斯特丹,只呆了六个多小时,算半天吧,试着写两页的观感,姑且作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纪录。
六月初去台湾的纺织工业研究所演讲,他们对美中贸易战的现状和发展,及其对台湾的影响非常关注。研讨会之前,跟研究所的几位主管交谈,他们很好奇,问美国会不会跳过5G直奔6G,我说你们也关注这事?他们说是啊,全世界都在关注!真有这个可能。今天的世界,黑天鹅、灰犀牛、白大象之类的事,越来越多了。
美中贸易战打到今天,人们都在探索解套的方式,怎么样才能使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和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握手言和、解开僵局;将贸易战对两国经济的影响减到最小。答案自然是有的,也可以说是一个秘诀,但它又同时是一个最“公开”的“秘诀”;因为对世界上有的人来说,这是肯定会发生、也正在发生的事件,对其他人来说,这可能是咋看之下觉得不可思议、但细细的思想之后,也会恍然大悟...
美中贸易战没有达成协议,美国和中国的许多人们,也不以为意,甚至世界上的许许多多的人,都在盼望着中美谈不成!海外华人媒体中不乏“喜大普奔,中国人民都盼中美谈不成!”等的字样。
美中贸易战打到今天,仍然没有达成协议,但人们同时发现,这个世界上的许许多多的人,其实都在盼望着中美谈不成!海外华人媒体和自媒体的标题常常见到:“特朗普突加关税,坚决教训土共!”和“喜大普奔,中国人民都盼中美谈不成!”等等的字样。
美国提高对中国2000亿商品的关税至25%,随后中共也宣布对600亿的美国商品加税,美中贸易战至此进入新的阶段。 特朗普宣布追加25%关税后的最初几天,中共媒体和论坛先是哑口无声、一片静默。然后,各种官方舆论和五毛言论陆续出台。显然,是中共统一了口径,告诉了舆论战部队该怎样宣传。此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说中国有“三张王牌”可以“打赢”美国,包括禁止稀土出...
北京开幕的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比起第一次会议似乎招来更多的国家元首和国际组织,一带一路的“朋友圈”似乎扩大了,但这并不能代表一带一路得到更多支持。因为表面的虚华,中国人最擅长的虚假造势,只表明北京需要更多的支持,也看出他们煞费苦心;北京越这样做,也越发证明中共有深刻的政治目的,而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和投资。
日前在网上看到一个朋友转过来的视频,说的是在中共开会时,那些端茶递水的服务员,居然被教导到把一个倒茶水的流程,细化分解成25个步骤!为此,中共在党报上还津津乐道、引以为豪。幽默的网民说,中共是“在扯淡的事情上很专业,在专业的事情上很扯淡!”真是这样的,这也是集权国家那些无聊至极的事。其实,中共所谓“一带一路”国际倡议和投资计划,基本上也是这样一个把本来属于专...
许多学者和实践者总结了谈判的一些成功战术:如倾听对方观点,知己知彼;有备而来;专业而有礼;知道谁占上风、谁更需要达成协议;谁有时间压力、谁有后手;永远主动的撰写合约的第一稿;准备离场;避免不断让步式的谈判;别忘了替代方案等等。 哈佛商学院的John L. Graham和N. Mark Lam特别研究了针对华人族群的谈判策略,相信特朗普团队对此不会不知...
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白种人(WASP)人群的社会价值观,如前所述,其低调和安静的领导风格,其文化中的精髓如传统、特质、紧密家庭关系、责任和承诺、坚忍不拔,都是非常良好的特质,也跟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秀遗产不谋而和。特朗普作为这个传统意义上的西方社会主流团体的新生代代表,其谈判风格也正是这些精神的体现。
今年三月间,跟一位在华盛顿西方媒体工作的朋友闲聊,他是媒体界的资深人士,在欧洲、亚洲、美国都有广泛而丰富的经验,对西方社会和东方社会都有独到的见解。闲聊中他谈及,“你说说,这个总统特朗普的纽约商业的经验,包括他的谈判风格和经商理念,是不是在他的总统执政和贸易谈判中起到了很大作用?”我说这个话题很有趣,在中国有晋商、粤商、徽商、浙商等的不同风格,各地的商业传统...
美中贸易战到现在,整整一年了。特朗普于2018年3月签署备忘录宣布干预,要解决美中贸易的不平衡,并依据1974年贸易法的第301条,指示贸易代表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税。特朗普这一年的作为,用“一往无前”、“步步为营”,都不算太过,有时甚至算得上是“披荆斩棘”。人们注意到,中国从美国进口垃圾,也成了贸易战中的话题。中共把来自西方的洋垃圾,当成了贸易战的怪武器。
美国首都华盛顿沼泽的女巫猎捕、近两年的“通俄门”调查,几度捕风捉影,终于偃旗息鼓、宣告结束。过程中,从沼泽中冉冉升起的幽灵,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邪灵,正逐渐的现身,露出了原形。
美中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插入了孟晚舟和华为事件,给世纪大对决加上了有趣的注脚。人们猜测美国引渡孟晚舟、起诉华为,是不是贸易战的一部分,是不是美国的“计谋”。这样思考的人,多是出于对美国了解不够,对法治的体制认识不清,甚至于总是用中共党文化的思维习惯、看世界的方式,来看待任何与中国相关的事物。他们把世界看的很阴暗,充满了计谋和诡诈,一切都可以在国家的旗号下胡作...
美中贸易战打到今天,归根结底,让双方最终还不能取得共识,且一直纠结不清的地方,无非就是两点:一个是结构性改革(structural change),另一个是强制执行的机制(enforcement)。所谓的“结构性改革”,就是美国要求中共改革所有中国经济体制、经济结构中,那些会导致贸易不平衡、强制技术转让、技术偷窃、知识产权窃取,和非关税贸易壁垒等国家干预经济...
问:中共如果把中国市场开放了,不再控制,会结束政权吗? 答:如果中共把中国市场真正开放,不再控制,会怎么样?现在美国指责中共用SOE(国企)来控制中国经济。中共把所有最关键的领域,银行、通讯、能源、交通,全都由国企控制。利润全部被国企抢去了。国企又是由谁来控制的呢?中共党委书记摇身一变,就变成企业董事长、总经理。那些董事长、总经理都是有中共内部级别的...
共有约 50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