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危机
(大纪元记者王诺、梁珍香港报导)中国经济放缓之下,大陆银行因不良贷款猛增,前景看淡,亦拖累向大陆高额放贷的本地银行业发展。有近百年历史的香港老牌银行东亚银行披露...
近年来,中国金融业危机已暴露无疑,大陆银行业可能面临破产威胁。近日,大陆官媒报导称, “银行破产”,狼真的要来了。
(大纪元记者金涛、黄慧明报道)中国大陆地方债问题无疑已成为当务之急的要事,本应大刀阔斧,以解万年之忧,但地方政府却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它们的逻辑是“自己不拿,别人总会拿”,因此疯狂举债,先把钱拿到自己口袋里再算。这么一来,天下无法安宁。
(大纪元记者金涛、黄慧明报道)内地GDP的迅速放缓,计算地方债风险成为首要任务,因为风雨中容易翻船。由高盛所进行的压力测试显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债券发行企业的本息偿还能力非常脆弱。分析师们观察到,由LGFV所发出的债券,建设及交通基础设施这两大板块存在较高风险;省份方面,重庆、湖南及云南则名列前茅。
法巴投资管理大中华高级策略师罗念慈于记者会表示,内地地方债或会影响银行一级资本比率。他警告,倘若地方债额超过13.5万亿元,会令银行一级资本比率下跌至7%。而当资本比率跌至5%,相信经济会受到拖累,银行及金融行业会首当其冲,可是引发大衰退的概率仍然偏低。
(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据中国银行等机构在2012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预测,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8.3万亿元。
(大纪元记者李天晴综合报导)金砖四国(BRIC)之一的巴西,近日因巴士加价引爆近20年来最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上百万人上街游行,反对高税收、高通胀以及严重腐败,折射出新兴市场的经济危机。事实上,“金砖四国之父”已宣告新兴市场跑赢大市的时代即将结束。随着美国预告退市,刺激资金加速流出,新兴市场的光环进一步退却。
引言:香港恒生指数连日急跌,昨日在毫无阻力下,跌穿两万点,收报19,813点。内地经济状况事态严重,资金紧缩升温,情况恶化得快如闪电。内银继续积弱,尤其是中小型银行,如民行(01988)和招行(03968)等大泻4-8%,形势有如金融海啸时的铁棒式向下。
目前,中国大陆经济继续下滑,风险依旧,7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续跌到50.1%;煤价暴跌,银行忧心贷款会打水漂;而据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6月底,大陆手持订单仅剩12,587万载重吨,同比下降30.7%,比2011年底下降16%,已不足大陆造船业1.8年的工活量,导致部分船厂停工。
(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简先生,就是说中国其实前几年一直采取的都是提高存款准备金的这么一种方式来调整,那个方式好像是为了保证出口的汇率稳定,但是现在采取降息,而且一个月内一下就连续降息了两次。在您看来,这个举措现在是不是适当的?而且我看到花旗银行有一个预测,说是今年之内可能还会再降一次息,甚至再降两次准备金的这个汇率,在...
几乎每个银行,三大银行、四大银行在互相抢存款,因为毕竟有存款才能再往出贷,贷款利率下降他必须要用更多的贷款量才能弥补利润下降的风险,所以他必须大量的吸收存款。
继6月8日,中国央行宣布3年半来首次降息之后,7月5日晚,央行再次宣布对存贷款利率做了不对称的调降。一个月内令人意外的2次降息,让整个世界都在聚焦中国的经济怎么了?我们先来看一段背景短片。
继浙江温州、内蒙古鄂尔多斯后,大陆地方民间高利贷风暴蔓延至县级市,被称为山东首富县的邹平县目前陷入民间借贷的漩涡中难以自拔。陆媒记者调查获悉,此次大规模的民间借贷始于2010年,其总规模高达1000亿元。目前因民间借贷造成的死亡者达30多人,跑路者更多。
现在影响中国最大的从政治上来讲,那就是中共要召开十八大,这十八大人事安排等等,现在都是估猜,无法确定,连中共自己本身还无法确定,会召开成什么样的会?会议上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都是未知数。
珠江三角洲中小企业融资难,使得民间贷款公司有利可图,在高利诱惑下,全民放贷风潮愈演愈烈,仅从粤 (广东)东涌入深圳的资金估计就多达1.2万亿元(人民币,下同),而绝大多数的民间放贷都没有保障,资金链一旦断裂,随时血本无归。
(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在中国一直备受关注的吴英案,近日出现转机,中共最高法院裁定吴英“罪不至死”的判决。消息传出,引发舆论关注。各界专家学者广泛讨论,认为该案是民意影响政治、政治影响司法的又一案例,观察人士对推动此案的政治因素提出质疑。
(大纪元记者王量综合报导)2月底至3月初,江苏常熟市两私企老板周思扬、顾春芳在欠下巨额债务的情况下,相继“跑路”。官方近日称,经初步查实,顾春芳涉及个人借款近5亿元,和抵押贷款1亿多元。而坊间有传闻称,顾春芳涉案金额超过10亿元,或将超过吴英的涉案金额7.7亿元。此外,周思扬则向银行贷款2.3亿元,个人借款情况仍在调查中。
(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福建厦门长冠宏灯饰有限公司老板林惟志向近50个债主拆借超过一亿元的高利贷后,无法填平巨额债务黑洞,近日重演跑路一幕。林惟志夫妇和儿子一家共五口逃往了菲律宾。业界认为,去年开始的民间借贷危机将在今年持续,谁会是下一个“接棒者”?
马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说中共是靠3根杆子来维持政权的,第一是枪杆子;第二是笔杆子;第三我给取个名字叫“银杆子”。现在这3根杆子任何一根杆子断掉了它政权就不稳定了。
林先生:您好。我认为现在中共比较难控制在经济方面,因为你说它如果不调控房价,它的CPI就上涨,这样的话就可能造成社会动荡,这是它不愿看到的,这第一个。第二个,这个房价也是它的利益,你说它要是不调控房价的话,它没办法;它如果调动房价的话它也很怕,所以现在它很纠结。
10月下旬在辽宁沈阳直言中国经济一定破产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近日再次道出中国房地产的危机:如果政府打压楼市成功,房价降下来了,那中国就完了!
(大纪元记者金靖报导)中共央行16日称,将对政策适时适度地预调微调。同一天,《财经》杂志援引中共央行未具名研究人士的话报导称,中共央行年内应该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专家表示,央行的目前的做法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做法,怎么做都不行,处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其后果也是它无法预计的。不管中共如何掩盖,中国经济已无路可走,坐等崩溃。
(大纪元记者金靖报导)日前,中共央行通过官方喉舌媒体新华社表态称,民间借贷具有制度层面合法性,民间借贷应规范化、阳光化。业内认为,相关概念模糊,只是一个姿态。由于民间借贷的发展与利益集团金融垄断相矛盾,央行的表态只能是首鼠两端。
大陆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被媒体称为“钱荒”,民间借贷“地下钱流”已形成相当规模。而广东的高利贷公司透露,工行、农行、建行等国有银行的内部资金源源不断的流入地下钱庄,这些资金的流出经银行高层许可,非一般关系可为。高利贷公司无任何风险可言。经济学家指,银行暗推高利贷。媒体称“地下钱流”或威胁国家金融安全。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爆发之后,珠三角与内蒙古鄂尔多斯相继出现借贷市场崩盘的苗头,据大陆媒体调查,当前珠三角地区的民间借贷规模已高达数百亿元,“地下钱流”已形成相当规模,业内人士认为,“地下钱流”日益膨胀,引发系统性风险,甚至造成企业倒闭的连锁效应。
今年10月22日,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讲座教授郎咸平应邀前往沈阳做了一次关于中国经济的演讲。在这次演讲中,郎咸平直指政府不作为。据他的独立数据称,中国的GDP不仅没有增长,实际上还下降了10%,远非政府所公布的上涨9%。郎咸平预测中国一定重蹈日本覆辙。政府欠债有36万亿,一定破产。激愤之处,郎咸平还剑锋直指总理温家宝,斥其看不懂经济,水平太低。该演讲于近日盛传...
浙江温州的中小企业因为民间借贷危机而出现倒闭潮,这股倒闭潮已蔓延到了珠江三角洲,有不少工厂近在几个月来相继倒闭,不少企业正陷入困难。
(大纪元记者锺元台北专题报导)受害台商在台北、台中及台南已经举办五次盛大游行,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吴惠林近日指出,我们知道台商在大陆受害很久了都不敢讲,但为什么今年纷纷勇敢地站出来,因为台商知道中共要垮掉了,所以已经不怕共产党了。针对台湾政府于此刻让金融业大举登陆,吴惠林呼吁金融业及台商应该踩刹车,以免成为下一个投资中国大陆的受害者。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在持续蔓延的浙江温州民间借贷危机中,温州“地下金融”走向崩溃。业界人士说,中国传统过年前将是中小企业最危险的时候。目前温州诸多银行涉足高利贷,专家担忧发生“中国式的次贷危机”。
林先生:你好。我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就是中国经济的一个大毒瘤,早先它是地方政府盘剥老百姓的一个工具,是地方政府把房价通过更高价卖土地,把房价推到了很高,然后把社会上一些其它资金都陷到房地产市场上来,致使一些实体经济没有办法生存,因为现在中国的普遍状况是高楼林立、轿车满地、美女如云,所有这些表象的繁荣都被实体经济的崩溃所代替,这些所有的东西都是由于地方政府对房地产...
共有约 6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