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七周年
近日,在香港大规模的反洗脑抗议活动背景下,上海华东政法大学老师张雪忠在微博公开支持此行动,并宣布退出中共党组织。此举在微博、推特引发很大的反响,网友好评如潮,并...
美国国会议员富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7月24日在对华援助协会的十周年庆祝活动上表示,中共政权正在面临崩溃。
前美国国会人权执行董事兰托斯夫人(Annette Lantos)6月12日出席了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5周年活动。兰托斯夫人现场就中国发生的退党大潮接受大纪元采访,她说,退党大潮是中国人民的精神觉醒,并将导致共产党的彻底崩溃和瓦解。她祈祷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中国很快到来。
(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中共教育部宣称:高校学生入党意愿持续高涨,近八成学生有入党愿望,其中将追求理想信念作为入党动机的连续3年排在首位。教育部的这个所谓调查出台,立即遭到耻笑,被认为是不要脸了,哄鬼!教育部是中国第一个该下课的部门。
从事新闻工作逾六十年、现任美东联成公所秘书的黄玉振,向专访的大纪元时报记者表示,回顾中华民族近百年的巨大苦难,中共杀人如麻,暴虐成性,卑鄙无耻,这个由邪恶至极的西来幽灵所建立起来的血腥暴政延续至今,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也是人类的耻辱。他建议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认真地阅读一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 出生于1917年,黄玉振曾任《纽约联合日报》总编42年、三届纽约中...
中国人比较聪明,人们说这大概得益于中国的象形文字吧。我是中国人,为此感到很自豪。直到有一天,从加拿大回国的姑姥告诉我“你其实不是真正的中国人”时,我迷茫了。中国生、中国长、中国人的模样、国籍是中国的我,咋不是真正的中国人了呢?
(大纪元记者夏墨竹澳洲墨尔本采访报导)七年前,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揭示了中共是目前中国社会一切苦难与罪恶的根源,引发逾亿中国民众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在《九评共产党》发表七周年之际,大纪元记者特别采访了流亡海外的著名民主人士、中国自由工运领袖、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原名郑天赐),他向记者讲述了他传奇人生中最为沉重的一笔,以亲历事实见证了...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自 2004年12月公开发表之后,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大纪元网站公开发表退出中共及其一切附属组织声明的中国民众已经超过了一亿零七百万人。许多在海外居住的华人与侨胞也通过阅读《九评共产党》一书认清了中共的真面目,从而摆脱了中共的精神控制,与中共彻底决裂。值此《九评共产党》发表七周年之际,记者专访了中华民国中央军校旅美同学会会...
(大纪元记者吴雅儒旧金山采访报导)大纪元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七周年之际,从大陆东北刚来美国不久的一大学语言文学系教授文怡(化名)谈及了《九评》对普通民众的影响。文教授说,《九评》为一批中国民众点燃了生活的希望。还有一些民众被一些社会假像蒙蔽,一时还很难看到中共的邪恶本质,直到触及到五千年灿烂的华夏文明将被中共毁一旦时,才真正认识到了中共对中华民族犯下...
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健康,赵杰的思想也发生了巨变。工作生活中处处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他说:“人家说过日子就像树叶一样稠,大事小事不断。不涉及到大的原则上的事情,尽量依妻子的,她不想干的活指使我,我干。好人嘛,人家说一句你辩十句,不叫好人;只当家长让人伺候,不叫好人。”
《九评共产党》发表七周年之际,刚来美国不久的李芳(化名)对记者讲述了她先生在看了《九评》后,从不理解到让所有亲戚退党、再主动成为《九评》积极传布者的过程。
我姓王,是南方人,自从1948年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就起名为“王革命”。2005年1月1日,有朋友送我一本《九评共产党》,读完后痛哭一场,共产党给我开的玩笑太大了!这时我才明白自己从13岁活至70岁,一直被中共的谎言蒙骗。我很庆幸自己有生之年,能看清中共企图毁灭中国人善良本性的丑恶嘴脸。
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简称《九评》),全面剖析了中共的历史,揭示了其反人类、反宇宙的邪恶本质。时值《九评》发表七周年之际,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大陆旅游团导游阿光,他向记者表示,《九评》将中共的邪恶剖析地淋漓尽致,他带旅游团去景点时,许多中共官员拿《九评》,其中包括中共国务院官员也将《九评》带回国。以下是阿光的叙述:
零九年三 月份的一天,我把不同内容的真相资料光碟、小册子搭配包装好,带上护身符,想去一工地讲真相、劝三退,去了之后看到工人们很忙,怕影响施工,工头不高兴, 决定先到别处去。一路上边走边遇有缘人,就讲真相劝三退,当走到一要道的十字路口处,向北走是菜市场,路口处卖什么的都有。我停下自行车给一个卖切糕的人 讲真相,此人很好,既接受了真相资料,又做了三退。我看他接受...
我叫高恒革,因为从小跟着姥姥长大,所以与父母的关系很疏远,一直不喜欢回家。后来有机会到了美国,每当有人问我“你想不想回国?”,我总是毫不犹豫的说:“不想!”因为我的确不想见父母,我实在不喜欢家里的那种别别扭扭的不愉快的气氛。
(大纪元记者陈修盈澳洲阿德雷德采访报导)2004年《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引发了波澜壮阔的精神觉醒运动。迄今逾1亿5百万中国人声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的各种组织。
我今年八十一岁,这里讲的是我亲身经历的一桩往事。我娘家住在济南市南部山区。七十年前我很小的时候,就记着家里住着一位修行的道人。此人四十开外,与我父亲年岁相彷。人很善良谦和,他称我父母为小爷爷、小奶奶,称我为小姑姑。
人世浑浑,人在世中就是在迷中和苦中走完他的一生。特别是生活在共产邪党体制下的人,在高压专制、谎言、愚民洗脑的迷魂汤的灌输下,更是多了几多人生的悲哀。我是一位年近七十岁的老人,从“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革”到“六四”、“迫害法轮功”,历史的记录在我脑海中常一幕幕放映而出。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博览群书、思想独立的博士毕业生、大学教授王衡庚,在中国发生了一系列灾难后,公开表达观点、撰写时事政治评论文章便遭迫害,被关进精神病院。这位报国无门的知识份子,无奈选择与妻子离婚后逃到澳洲。苦难使他思想升华。在《九评》发表7周年之际,他由过去的期盼中共改革,升华为呼吁海内外华人与中共暴政抗争,最终解体中共。
至今,我还记得,我的那位朋友送给我《九评共产党》(以下简称《九评》)时说的一句话:“静心地看一看,《九评》会带给你希望和美好。”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自《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不久,我就公开声明退出它所有的组织。这本书,我每天都在看,它让人有惊醒的感觉,它的威力太大了;我看了之后,我就告诉别人说‘这本写的书太好了。’它揭露了中共邪恶的本质。”中国民主党湖北省黄冈党部负责人胡俊雄先生向记者表示。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热线电话,每天都传来不少大陆民众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精彩小故事,义工袁女士接受采访说,有许多曾迫害法轮功的公安觉醒、还有改过自新的杀人犯等等,他们除了自己和亲人退出中共邪党外,都主动的表示,要让周遭的人知道退出中共的重要性。
记得大学二年级时,坐在我后面的同学,是全班近80人中唯一的未加入那中共党团组织的人。当时的团干部要我去动员她入团,说是只要填个表,宣个誓立刻就成为团员。但那女生死活都不肯。我知道她的家庭和我一样,文革中受迫害,心里恨著那党呢。于是,每当有人来劝她入团,我总是替她给挡住。到了大三时,这位同学获得了去美国的签证,退学前她神秘的告诉我:到世界许多国家签证,如果是中...
当国外正义人士正商量如何突破国内封锁,让海外媒体的《九评共产党》更快传遍中国大陆之时,“九评”已经在大陆高层官员中悄悄而迅速地传播开来。知情者说,传播的渠道仍然是互联网,但传播的推动者既不是海外人士,也不是国内的法轮功学员,而正是中共自己,具体地说,是中共镇压法轮功的系统和机制“610”。
中秋期间,我邀请久未见面的朋友到家中观看“九评”。在看前四评中,他一直闷闷不乐,我提议休息下再继续看,谁知道他主动提出不休息,我想正好抓紧时间,接着放第五评,当看到高蓉蓉被电棍毁容的一幅悲惨画面时,朋友竟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我一时不知所措。
我今年八十一岁,这里讲的是我亲身经历的一桩往事。我娘家住在济南市南部山区。七十年前我很小的时候,就记着家里住着一位修行的道人。此人四十开外,与我父亲年岁相彷。人很善良谦和,他称我父母为小爷爷、小奶奶,称我为小姑姑。
在大纪元《九评共产党》发表7周年,三退人数超过一亿人之际。我想起在2009年底一位好友送给我《九评》一书,第一次拜读后令我恍然大悟。经历约八年中共非法关押的经历,亲眼目睹和亲身经历了中共牢狱的精神和肉体的种种非人摧残,深切体会到中共一直利用媒体制造谎言、采用暴力、以党性取代一切、毁灭中国5千年优秀传统文化和文明。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发表,我认真看完每评后,彻底认清了中共邪党的本质,真为自己是中共党员感到惭愧。之后堂堂正正的在单位申请退党,再也没有参加过党的任何活动、会议等,思想中一下子像卸下了沉重的包袱一样。
尽管生活在中国,我是一个看不惯中共的人。不是我故意看不惯它,它确实做的很多事不是人干的。
河北某县农场,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一农户家讲到中共迫害法轮功时,这户男主人接过话茬说:“我早就看不惯它了,去年立秋之后,居委会派人来要我交党费,我就对来人说,虽说我有四十年的党龄,但共产党给过我什么?光听电视上说法轮功不好,我看人家法轮功说的都是真话,我很佩服他们。只有共产党造假,现在假冒伪劣产品多的是,当官的哪个为老百姓着想,说得冠冕堂皇的。我就告诉来人,不是...
共有约 11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正当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表年度报,指中共接管香港20年来,北京当局从多方面干预香港事务,蚕食“一国两制”精神。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来港出席《基本法》研讨会称港府就《基本法》23条立法责无旁贷,民主派批评其言论不实,本港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