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广东乌坎村抗暴事件
(大纪元记者唐铭报导)广东省陆丰市的“乌坎事件”曾经震惊世界,乌坎村民赶跑村政府官员并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了新村委会,至今刚好一年。当年雄心勃勃一心为民的民选村官没...
(大纪元记者唐铭报导)继乌坎村民罢免原村委后,曾有“南国第一村”之称的广东省深圳市万丰村再现民罢官。4月9日,有1000多名村民参加了现场投票,当天结果统计显示,村委7名村官全被罢免。村民认为,村民因为失去土地持继抗议,当局只是为了控制局势不再恶化而选择了走乌坎模式。
中国是一个大国,这个国很大,因此我一直被某些人的某些思想忽悠,比如说“实行高考制度是无奈之举,这符合我国的国情”,再比如说“李双江这种戏子在舞台卖唱能成战场将军”,再比如说“贪腐高官贪几个亿不死,贪腐小官可能贪几百万就脑袋搬家 ”。
腐败的官僚集团,正在腐蚀着我们的思想,侵害着我们的权益,扼杀着国家的命脉,断送著民族的前途。
对乌坎事件,我之前发表了四篇相关文章,本文是对目前乌坎走向给予的展望和探讨。
乌坎村的维权斗争出现了新的动向,有威望的林祖銮当上了党委书记,是维权抗争取得进一步胜利的象征。
乌坎事件由于官、民互动、互让得到缓解,但事情远没有完结,从口头协议看就是一个不平等、不负责、可任意玩弄且无担保的协议,为什么官方如此胆怯呢?可能有地方与中央之争,可能有改革与守旧之争,一为什么堂堂地方大员不敢进乌坎村,人民代表敢单刀赴会,谁理直气壮?谁作贼心虚?
去年底,广东汕尾狗官郑雁雄曾针对乌坎村发表震惊中外的“母猪论”,“政府权力一天比一天小,手段一天比一天少,责任一天比一天大,老百姓一天比一天胃口高,一天比一天聪明,一天比一天难管。像这样负责任的政府,你不指望,你指望国外几个烂媒体、烂报纸、烂网站?”“境外的媒体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正当外界认为他可能因此乌纱不保之际,官方人民网4日却指“汕尾书记讲话视...
中共广东省委工作组这个鬼子要进乌坎村了,他们肯定不会公开烧杀抢掠、奸淫妇女,乌坎村民面临局部胜利的时候,更要警惕中共鬼子的反攻倒算。
广东陆丰的乌坎村,现今成了成了“中国最勇敢的村庄”,成了新世纪农民运动的旗帜。这份勇敢,是被现实唤醒的,是被困境逼出来的;这面旗帜,也不是谁树起来的,是在风雨中飘扬起来的。
乌坎事息人难安, 看党说了算不算。 中共说了算不算, 其实不用往下看。 一人说了算不算, 关键一事即明鉴。 中共说了老不算, 为何好人老再看? 未料中共不是人, 西来邪灵特欺善。
各位听众众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和大家讨论一下乌坎事件是不是显示了广东当局的智慧。乌坎事件在广东最高层介入以后,终于暂时告一段落。有些人就说,这是显示了当局的智慧,大陆的媒体也把这个叫做“良性互动”。然而就在同样是广东的,和乌坎所在的汕尾地区,相邻的潮汕地区的海门抗议,却持续高涨。而且和警方对峙,情况现在也相当严重。同样是广东,如果当局有智慧解决乌坎事件,为...
伍凡:《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269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乌坎村事件和金正日之死是冲击中共当局的两大事件。
赵培:我认为现在的问题就是,很多观众提到了十八大之前的问题,因为它现在再通过武力去镇压也不是一个很好的时候。我们看到网友在得知它调动军队前往乌坎的风声传出来的时候,他们就说过一句被称为2011年最有力的一句话:“你今天再敢1989,人民就让你2012。”这话什么意思呢?如果你敢采用“六四”的方式来对待这些村民的话,那么网民这些人他就敢各地起来暴动,就可以让你...
(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乌坎村民维权抗暴 党的承诺可信吗?”12月21日,广东省省委他们同意了村民的要求放人,送还尸首,还有承认乌坎村民的临时理事会合法。这些承诺是不是可以兑现为现实?如果能够兑现的话、可信的话,什么时间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实现?另外,如果不可信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乌坎村民,还有其他类似...
12月21日乌坎村事件有了新的进展。广东省委同意了村民的要求,并且对此进行了承诺,很多人认为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次用这种和解的方式解决了官民冲突;也有人认为,特别是中国的维权人士认为这是中共的缓兵之计,这事情远远没有结束,不能说是和平落幕,中共一定会秋后算账。
中共广东省委含糊其辞地口头承诺三点的同时,重点点名林祖銮、扬色茂两人如无重大立功表现肯定要处理。
近日,我与万千民众一道很关注发生在广东乌坎村的事件。随着村民们期盼的官方代表的“姗姗迟来”,并与之达成一定意义上的“和解协议”,并承认乌坎的村民自治“理事会”合法,似乎事情有了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乌坎村无需从西方照搬任何东西,400年的历史保存了姓氏理事会,这成了过渡到民主的天然组织形式。全村47个姓氏,每个姓氏按人口比例推举一至五人组成117名有投票权的村民代表,再由117名村民代表间接选出13位代表组成临时代表理事会与政府谈判。这种代议制选举程序与美国总统大选中的选举人制在逻辑和实质惊人的相似。这就是说,农村基层古老的宗族关系可以自然无隙地演变为...
(中国妇权网2011年12月23日讯 特约记者广东乌坎村报导)12月23日一大早,中国妇权网记者在乌坎村看见与前几天决然不同的景象,街上见到学生背著书包去上学,村里见不到讲普通话的外地人,外国人更是一个都没有,说是都走了,去了汕头,但也有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议论,还有政府工作组人员在问村民们问题,或做调查。商店也都陆续的开门营业,学生们开始上课了,派出所警察...
乌坎村事件不是偶发事件,是体制之癌,是矛盾积累,是迟早必发,请看:村支书比总书记享有三大特权,一无限期的连任,二独家势力一手遮天,三不用政治协商的土皇帝。一个村支书的腐败,必有坐收渔利的腐败链条,查下去可能毁掉一个乡,一个县,或者牵涉各级高官,这类腐败网手握重权,他们决不会主动退赃,自摘乌纱帽,自带手铐服刑,而是利用手中的权力,拚命灭火,钱云会、薛锦波就是铁...
乌坎人。乌坎人。/你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反复称赞,但我并不希望你的名字成为传说。
因地方当局“偷卖土地”引发的乌坎事件,在经历了3个月的风风雨雨之后,总算是 初显风停雨歇的迹象,官民双方都做了让步,乌坎村取消了原定于周三的示威游行,广东省成立工作组介入处理,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表示村民的要求合理,“无论涉及哪 一级的官员,都会查办”。
关于为乌坎起义自治而调动军警的内情报导,使非理性思维的人难免沮丧,并责难他人,提废话似的建议。被中共刻意洗脑伤残的成年人的思维幼稚好斗,说中共茶杯元帅陈毅的鬼话和大儿童似的大话套话空话,干扰理性声音。我们须通过乌坎起义而觉悟:能够理性说话和争辩与尊重农民和传统,中共就会怕我们。
12月21日,广东陆丰乌坎村村民维权取得可喜的阶段性成果,令声援者及社会舆论普遍感到欣慰。由于村民的积极抗争和广东地方当局的相对克制,一场尖锐对立的危机得到缓解,这为理性、公正解决乌坎村的土地及官民对立问题创造了必要条件,虽然这远远不是充分的,村民权益的最后伸张还没有实现,但是乌坎事件的处理过程确有值得我们分析和思考的重要价值。
乌坎村是民主实践的典范,是冲破中共政治高压的英雄,是挺直腰杆做人的榜样,尤其是英烈薛锦波的家属,断然拒绝政府以一千万收买的利诱。坚持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
捷克思想家哈维尔逝世。朝鲜暴君金正日死亡。中国村民代表薛锦波被酷吏打死。这三件事凑在一起了。
近日,据媒体报导,广东省惠州、惠东、汕尾、海丰、汕头等20个市县的武警支队和中队,以及公安局和派出所半数以上警察,均已接到紧急调往乌坎村的命令;解放军第41集团军和第42集团军,已经暂时放弃对越南和台湾方向的防御紧急向陆丰市方向运动,隶属北京防区的解放军第38集团军也紧急移防和调动。报导给关注乌坎的正义人士以沉重的压力。
中国广东陆丰乌坎村抗议事件已引起海外媒体的高度关注。据报导乌坎村因土地纠纷而引起的村民反抗活动因村民代表薛锦波被抓,然后突然死亡而升级。村民们指责说,薛锦波死于警察暴力。愤怒的村民们赶走了村里所有党政官员包括村党委书记而实行自治,村民拿起棍棒、农具把守村口,与上千名试图夺回乌坎村控制权的中共警察对峙。
全球、全国关注乌坎村的抗暴事件,用我们的中国心,不要用苏联心。用苏联心看乌坎,没有彼得格勒、南昌、广州、秋收之类的武装暴动,就不是起义了,就不能给予突尼斯小贩自焚事件以同样甚至更大意义上的关注了,非要等中共军警坦克开进村庄,屠杀成百上千人,血流成河了,然后才给予失败起义的关注,结语是:中共暴政还有后劲,传统五千年余毒未尽,我们还要继续辱骂中华。
共有约 9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