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
这样的神职人员怕是去不了上帝所在的天国了。善恶不分、助纣为虐,下地狱的可能倒是有。既然他们选择与红魔为伍,又怎会受到上帝的眷顾和庇佑呢?
最近,《香港经济日报》有报导称,中(共)国“多名体制内学者,在上海开了一个高层沙龙,商讨目前国内外疫情的问题,最后提出九点共识”。共识如下: 第一,本次疫情是人类史上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事件,一定深刻影响全球未来; 第二,疫情将持续发酵,但欧美疫情不足虑,危险的是第三世界,如果失控,死亡可能超过百万; 第三,现在最需要全球一致抵抗疫情,团结起来...
最近,美国有媒体报导称,川普(特朗普)的法律顾问埃利斯(Jenna Ellis)已公开表示,“美国正在考虑对中国采取法律行动,包括向欧洲人权法庭提出申诉,或‘通过联合国’应对”。只因中国政府从1月开始“禁止在中国生产医疗设备的美国公司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出口产品”。对此,埃利斯认为,“人们在死亡。当你像中国那样,有意地、冷血地、有预谋地采取行动时,这将被...
最近,中共喉舌们援引韩联社的报道称,“韩国正考虑使用电子手环(电子监察手带)来防止居家隔离人员擅自离开隔离地点”。 首先,这句话最不应该被忽略的一个关键词就是“正考虑”。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防疫总括组长尹泰皓在记者会上说的原话,也是“考虑”采取“佩戴手环等利用电子信息技术管控情况的方案”。 但与此同时,“这名官员也承认佩戴电子手环或导致负面情绪...
问题是,“微信遗嘱”能给他们生机吗?中华遗嘱库能给他们带来希望吗?中共能把他们的生死当回事吗?假如不能,就不必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了。
这种靠人的肉体无法征服的地势、气候、现象,当地的官员又怎会不知道?明明知道人上山扑火,很可能“没有退路”,却还要让人举着“拖把”与大火肉搏的原因又是什么呢?难道就因为中国人命如草芥吗?
如今,脆弱至极的中共对任何能引发民怨众怒的声音都充满了惊惧和恐慌,哪怕只是哀悼亲人时所发出的哭声。连哭声都怕,中共离崩塌还远吗?
要想在灾难中获得生机,中国人就得摆脱奴役,为自己争取活下去的机会和权利。
类似“群体免疫”之类的科学手段,只要有负的一面,中共就会将它“恶用”到极致,包括用它来杀人害命。
要想让“中国制造”不再造假、造毒、造恶,就得让祸害全人类的中共彻底消失。恶源被清除了,这个世界才能免遭厄运。
最近,美国白宫“We the people”请愿网站似乎又热络了起来。 3月20日,一份署名“X.L.”的请愿书写道,川普总统说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在中国是正确的,更进一步说,是在中国执政的共产党(CCP)先让中国人染病,然后再让病毒蔓延到世界,是中国共产党的极权主义性质和其残忍的不诚实,造成了这场公共卫生灾难。为了查明这场灾难的源头、并准确反映其起源...
中共让自己国家的医生用生命来战“疫”、来保护他人,却让他们至死都毫无尊严。如此悲情的医生,在意大利又会有几个呢?抄中共作业的意大利,恐怕也断然不敢像中共这样,让自己的医生活的如此憋屈、连死了都无尊严。
我们期待美国法院依法对中共政权隐瞒疫情的罪行启动诉讼程序,而一旦诉讼开始,代表正义的原告们已胜卷在握。
中共国最真实的中共肺炎死亡率尽管难统计、难确认,但从世界少有、却在中国、尤其武汉不断被发现已死在家中数日的患者就足以看出,死亡率稳居第一、并且遥遥领先的国家决不可能是“抄作业”的意大利,而是第一个写完最低分作业、导致疫情失控、病毒向世界蔓延的中共国。
艾医生在接受采访时说的最令人揪心的话,当属那句“我就是抱着必倒的信念每天在工作”,因为她“密切接触过”的同事都“一个接一个地倒掉”了。她痛苦的看着“战友”死亡,却莫名的感到“幸运”,“因为倒得早,可以早点下战场”。
可见,台湾在面对中共肺炎时所坚守的“道”,就是“抗共”,即反抗共产极权的最邪恶代表——中共。而“抗疫”的点滴经验则是由此“道”而推演出来的“术”。无论“术”多么成功,都得益于“道”的启悟。
中共不怕他人死,只怕自己亡。由于强烈的感受到“中国共产党亡”近在眼前,中共最本能的反应就是扑腾、挣扎。
中国人活在不自由的当下,只可能被沦为暴政的牺牲品。不战胜中共这个最大的病毒,任何疫病都可能卷土重来。
中共明知疫情尚在爆发期,一出门就有染病的危险,却仍以政令来强制民众复工;中共明知老百姓不工作就会丢饭碗,没存款就无法生存,却始终不愿把国库里的真金白银发放到民众手中;中共明知自己才是经济的最大获利者,却卑鄙的把不上班就会饿死的恐惧感强加给亿万人民。
不少仁人志士早已预见,在这场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祸害人类的历史大戏中,罪魁祸首中共只等着演完最后的这点戏份,就会被清算、淘汰了。遗憾的是,那些到现在还没能醒悟的中共官僚们,最终所面临的结局恐怕就只能是随中共陪葬、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此时,要问中国人的生命价值几何,恐怕会引来炮轰。因为常言道,生命无价。“无价”的意思显然是珍贵的不得了,不能用任何有价的东西来衡量。但如今,一场近乎于灭顶之灾的恶疫却彻底揭开了中国人生命“无价”,即没有任何价值的这一残酷现实。 近段以来,墙内外的消息一直在不断的刷新著中国人生命“无价”的记录。这些记录或让人亲眼看到、或让人亲身体会到,中国人的生命没有最...
从媒体报导的情况来看,谭德塞替中共隐瞒疫情之后,亚洲、欧洲、澳洲以及北美洲的确诊病例就开始持续增加;蔡英文政府对中共严防死守之后,中共肺炎就立即在台湾得到了遏制。
尽管已时隔六十年,但从“大饥荒”到“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中共杀人的手法却始终未变。先任人自生自灭;再不行,就直接把人饿死、烧死;最后把嘴一抹、不认账。
中国人的反抗若不能从根本上对中共造成威胁,就只能坐等被“河蟹”、被噤声、被消失。正如新华社那一声虚弱的呐喊,无异于隔靴搔痒;其诉求写出来就被删,根本不足为奇。
最近,上海和北京各有一位医生,在接受不同的媒体采访时,都针对当前的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发表了一番惊人的言论。然而,这一南一北、恰巧在同一天发声的两位医生,其观点、态度却迥然不同。
自新冠肺炎爆发已一月有余,在中国,除了以“政治第一”为己任的官员、医疗专家频频露面、发声之外,人们甚少听到来自民间的真实消息。尤其是在公共领域同样具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群体——知识分子也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沉默、安静。 不久前,墙内一家媒体的网站上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标题——“北大教授沈岿:大疫之下善待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这位教授大概想要呼吁,在如今这个非常时...
看着医生、护士命悬一线,中共不施救,反而忙着给他们写“生死簿”、评“烈士”,这不是来追魂、索命的,又是什么呢?
有人说,灾难能考验人性;那么,灾难能考验文化吗?或许,当下发生的这场灾难性的新冠肺炎疫情就能回答你。最近,有人在网上晒出了日本人送给中国人的问候诗词以及中国各地的防疫标语。对比之下,让人深切地感受到有文化与没文化的巨大差别。 日本人给中国人捐物资,不仅力度大,还很注重细节。人们发现,在从日本送来的每个包裹上都写着温情脉脉的古代诗词。比如,在捐给湖北的包...
如今看来,它最擅长的就是拉人“入教”,唱红歌、搞“追魂弥撒”。中共假装有信仰,背地里却把坏事做绝、恶事做尽;说它不是邪教,都没人相信。
据大陆财新网最新发布的《疫区志愿者的疑问:为什么民间救助总是不能及时送到一线?》一文披露,“新冠肺炎爆发之初,一批志愿者抢在第一时间启动民间救援,却在将物资送入疫区的途中遭遇了行政管制下的各种麻烦”。 其实,“麻烦”并不多,主要归结为两类:其一、“物资运到了武汉海关,却遭遇拦截”,“说要缴关税”;其二、“物资到了武汉,却被当地红会收走”。如果说,第一个...
共有约 122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