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中共活摘器官事件
中共卫健委官网7月1日公告,对《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进行修订。该条例是中共活摘器官2006年国际曝光的翌年仓促推出,今次修订则是自出台施行以来的首次修订。
是什么激起200多万香港市民(超过香港1/4的人口)涌上街头抗议,为什么他们还在坚持?如果香港失去法治,将会带来什么更广泛的影响?
中共卫健委26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据介绍,2018年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数量位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分配捐献器官采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用计算机系统”(China Organ Transplant Response System,简称COTRS)。
《去年圣诞》是中国共产党试图洗白的一次尝试,试图用一部貌似无辜的耶诞节主题浪漫爱情片,掩盖其大规模活体摘取人体器官并出售牟利的骇人罪行。影片本身邀请了两位亚裔影星出演,它本身好比特洛伊木马病毒一般,将中共包藏的祸心植入人们的集体潜意识之中。
11月8日,在添马公园举行的追思周梓乐同学的集会上,一名与葬业相关的刘先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近期香港出现的浮尸都不是浮尸应有的状态,没有“尸僵”的特点,很“鲜活”。他说,这些特点令他多年以来悬而未决的一件事有了答案:活摘器官的背后在大陆一定有真实存在的“大市场”。
8月30日,来自30多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齐聚英国伦敦,举行集会游行等活动,美国记者、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集会上发言,他呼吁全球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等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并问责中共的同谋犯。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动用了许多野蛮手段,包括酷刑、剥夺睡眠、强迫灌食,以及成千上万记录在案的谋杀。几乎是从迫害的初期开始,中共就大规模的摘取器官。他们甚至在很多情况下活体摘取器官——贩卖到国外以谋取利益。
有些人抱持一种态度,就是为了掠夺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而将其杀害的罪行必须建立在确定(certainty)的基础上,若欠缺确定,就无须理会。这种期待其实转换了正确的举证责任。
在2000到2006年,中国供应器官市场是泛滥甚至过剩的,找到一个适合器官很少超过一周。广东这家医院的医师只负责器官移植手术,不负责器官摘取。这位医师只要下“订单”,就会有人送器官到医院或是医院工作人员会拿冰桶去取器官。
今天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周年,我想把法轮功反迫害放在这二十年国际的大背景下来看。有三件事情影响到国际的大氛围,一件是恐怖主义的祸乱出现,第二件就是全球化改变世界格局,第三件就是共产邪灵蔓延全人类。这三件事情都与中共有关,也与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反迫害有关。
在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之际,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以及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向中共政府发出了一个信息:美国关注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状况。要求中国(中共)政府必须做出改变。
器官源自于法轮功学员的证据,促成了欧洲议会通过2013/2981号决议(2013年12月)[8],以及,在215位国会议 员联署下,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于2014年7月一致通过281号决议,关注此一持续发生且证据可信的事件,亦即在中共系统性的国家批准下,强摘非自愿的良心犯的器官,包括因信仰而被关押的大量法轮功学员,以及其他宗教与少数族裔人士。
在我们这个复杂的时代,“邪恶”这个词已经变得有些退流行了。由于它没有给借口、辩解或妥协留下任何空间,因此不难理解这个字让人们感到不自在。然而,有些暴行并无法用其他方式来描述。中国共产党对良心犯实施非自愿性的器官摘取实在是邪恶。现在是医生、政治领袖及人权活动家一起来揭露这个野蛮罪行真相的时候了。
国际“独立人民法庭”于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宣布判决结果,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仍在持续。西方主流媒体大量报道了这条新闻。中共活摘器官黑幕再度引起国际关注。
我在2006年访问北京时会面的一些前良心犯、改革派和异议人士告诉我,他们本人以及家属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我和牛进平交谈过,他因修炼法轮功在监狱服刑两年。他的妻子张莲英当时还在狱中,他只能自己照顾只有两岁大的女儿。监狱里的实施酷刑者为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经常殴打她。牛进平在最后那次探望他妻子时看见她满身伤痕。张莲英出狱后寄信给我,列出了狱警为强迫她放弃法轮功而...
时至今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谋杀与活摘器官是无庸置疑的,大量的证据迫使我们将这场屠杀视为既成事实。然而,回顾以往,有什么在中共政治制度中可以解释这场自1999年开始,使希特勒第三帝国的暴行相形见绌的惨酷迫害,在中国竟然能毫不衰退地持续着?
从2001年到2014年,中共官方一再地针对移植器官的来源,发表自相矛盾的声明。这种反复无常的说词,误导并欺骗了西方国家,导致西方认为中共的承诺和保证既不可靠也不值得相信。基于这样的背景,黄洁夫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中共只是在拖延时间。
美国非盈利组织人口研究所总裁、中国问题专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6月24日接受了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的专访。他跟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谈到中美贸易谈判、香港“反送中”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多个话题。
日前,位于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裁决中共政权一直在大规模地从良心犯身上强制摘取器官,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体的最主要来源。裁决一出,引起国际广泛关注。《纽约邮报》于6月23日刊登了前加拿大小姐林耶凡的评论文章,该文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丑恶暴行。
江泽民的“最大谎言”就是说“法轮功是邪教”,这让人联想到卢旺达政府在发动1994年4月至6月的全国性群体灭绝之前,透过党媒所传播反对少数族群图西族的讯息。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派在1917年共产主义十月革命后,针对其自己所罗列的“党的敌人”清单,也采取了类似作法。希特勒的纳粹党在1933年以后,也用它来对付不同的少数族裔,尤其是德国的犹太人。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共产主义在中国大陆40多年的统治,致使数千万无辜的百姓深受其害,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受到普遍的质疑。一种提倡“真善忍”价值准则,旨在健身祛病的修炼方法——法轮功,在中国传统的气功的基础上,得到了出人意外但又是情理之中的发展,受到各个阶层的民众普遍的欢迎。对于这种“有百利无一害”的修炼方法,官方媒体也曾欢呼倡导。然而,在很短的时间里,有亿万人参...
最新一期的《新闻周刊》日文版刊登了《产经新闻》驻伦敦分社前社长木村正人有关伦敦人民法庭的报导,指出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在犯罪,至今仍在持续强制摘取“良心犯”的器官。
许多媒体还同时在脸书、推特发出消息。NBC News一小时内三次在官方脸书粉丝页上贴出关于人民法庭宣判的报导链接,美国网友写下反馈:“卑鄙!罪恶必须停止!世界应对此施加压力,有力地反击反人类的滔天大罪!”
中华民国监察委员张武修3月12日在布鲁塞尔会晤6位欧洲议会议员,关切2013年欧洲议会通过反对中共活体器官摘除决议的执行及监督机制,议员倡议欧台合作落实该项决议。
2015-2018年追查国际(WOIPFG)对中国大陆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院、医生,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和医院的OPO组织持续追踪调查,获得大量证据
放映的电影题为《预定器官:杀戮》(Ausgeschlachtet: Organe auf Bestellung),是德语电视频道3SAT以获奖纪录片《活摘》为蓝本制作的德语精简版,时长45分钟。3SAT电视台在2016年2月18日晚间黄金时段播放该影片,随后还有专家讨论。
1月14日,97岁的中共党员、中科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高调向外界宣布退休,这标志着它暂时离开了中共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的舞台。吴孟超在自己的退休仪式上表示:“虽然退休了,但只要组织需要,只要病人需要,我随时可以进入战位,投入战斗!”对此泯灭人性,绝对服从中共组织安排的言论,中共《人民日报》给予了高调宣传,并称赞其为“大国医”。然而据外...
事实上,中共活摘器官、杀人害命,再利用器官移植和输出人体标本牟取暴利,这一系列的犯罪活动也牵连到国际移植协会、外国赴中国移植器官的病患,污染了参观人体展的西方民众。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中共把世界卷入了邪恶的漩涡。
近日,中共官媒连续发文,炒作大陆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成就”,指其为“中国经验”。黄洁夫等人出面,反驳有关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纪录片和报告,但是除了 “不值一驳”的说辞外,却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资料和证据。
英国维吾尔协会负责人、肿瘤外科医师安华托帝‧博格达近日来台举办讲座,会中他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牟利的新证据,指中共在新疆以“全民健康体检”之名,对维族人进行大规模抽血工程,目的是建立器官匹配资料库。
共有约 13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