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中共活摘器官事件
8月30日,来自30多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齐聚英国伦敦,举行集会游行等活动,美国记者、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集会上发言,他呼吁全球制...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动用了许多野蛮手段,包括酷刑、剥夺睡眠、强迫灌食,以及成千上万记录在案的谋杀。几乎是从迫害的初期开始,中共就大规模的摘取器官。他们甚至在很多情况下活体摘取器官——贩卖到国外以谋取利益。
有些人抱持一种态度,就是为了掠夺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而将其杀害的罪行必须建立在确定(certainty)的基础上,若欠缺确定,就无须理会。这种期待其实转换了正确的举证责任。
在2000到2006年,中国供应器官市场是泛滥甚至过剩的,找到一个适合器官很少超过一周。广东这家医院的医师只负责器官移植手术,不负责器官摘取。这位医师只要下“订单”,就会有人送器官到医院或是医院工作人员会拿冰桶去取器官。
今天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周年,我想把法轮功反迫害放在这二十年国际的大背景下来看。有三件事情影响到国际的大氛围,一件是恐怖主义的祸乱出现,第二件就是全球化改变世界格局,第三件就是共产邪灵蔓延全人类。这三件事情都与中共有关,也与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反迫害有关。
在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之际,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以及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向中共政府发出了一个信息:美国关注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状况。要求中国(中共)政府必须做出改变。
器官源自于法轮功学员的证据,促成了欧洲议会通过2013/2981号决议(2013年12月)[8],以及,在215位国会议 员联署下,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于2014年7月一致通过281号决议,关注此一持续发生且证据可信的事件,亦即在中共系统性的国家批准下,强摘非自愿的良心犯的器官,包括因信仰而被关押的大量法轮功学员,以及其他宗教与少数族裔人士。
在我们这个复杂的时代,“邪恶”这个词已经变得有些退流行了。由于它没有给借口、辩解或妥协留下任何空间,因此不难理解这个字让人们感到不自在。然而,有些暴行并无法用其他方式来描述。中国共产党对良心犯实施非自愿性的器官摘取实在是邪恶。现在是医生、政治领袖及人权活动家一起来揭露这个野蛮罪行真相的时候了。
国际“独立人民法庭”于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宣布判决结果,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已存在多年,并仍在持续。西方主流媒体大量报道了这条新闻。中共活摘器官黑幕再度引起国际关注。
我在2006年访问北京时会面的一些前良心犯、改革派和异议人士告诉我,他们本人以及家属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我和牛进平交谈过,他因修炼法轮功在监狱服刑两年。他的妻子张莲英当时还在狱中,他只能自己照顾只有两岁大的女儿。监狱里的实施酷刑者为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经常殴打她。牛进平在最后那次探望他妻子时看见她满身伤痕。张莲英出狱后寄信给我,列出了狱警为强迫她放弃法轮功而...
时至今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谋杀与活摘器官是无庸置疑的,大量的证据迫使我们将这场屠杀视为既成事实。然而,回顾以往,有什么在中共政治制度中可以解释这场自1999年开始,使希特勒第三帝国的暴行相形见绌的惨酷迫害,在中国竟然能毫不衰退地持续着?
从2001年到2014年,中共官方一再地针对移植器官的来源,发表自相矛盾的声明。这种反复无常的说词,误导并欺骗了西方国家,导致西方认为中共的承诺和保证既不可靠也不值得相信。基于这样的背景,黄洁夫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中共只是在拖延时间。
美国非盈利组织人口研究所总裁、中国问题专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6月24日接受了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节目的专访。他跟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谈到中美贸易谈判、香港“反送中”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多个话题。
日前,位于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裁决中共政权一直在大规模地从良心犯身上强制摘取器官,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体的最主要来源。裁决一出,引起国际广泛关注。《纽约邮报》于6月23日刊登了前加拿大小姐林耶凡的评论文章,该文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丑恶暴行。
江泽民的“最大谎言”就是说“法轮功是邪教”,这让人联想到卢旺达政府在发动1994年4月至6月的全国性群体灭绝之前,透过党媒所传播反对少数族群图西族的讯息。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派在1917年共产主义十月革命后,针对其自己所罗列的“党的敌人”清单,也采取了类似作法。希特勒的纳粹党在1933年以后,也用它来对付不同的少数族裔,尤其是德国的犹太人。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共产主义在中国大陆40多年的统治,致使数千万无辜的百姓深受其害,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受到普遍的质疑。一种提倡“真善忍”价值准则,旨在健身祛病的修炼方法——法轮功,在中国传统的气功的基础上,得到了出人意外但又是情理之中的发展,受到各个阶层的民众普遍的欢迎。对于这种“有百利无一害”的修炼方法,官方媒体也曾欢呼倡导。然而,在很短的时间里,有亿万人参...
最新一期的《新闻周刊》日文版刊登了《产经新闻》驻伦敦分社前社长木村正人有关伦敦人民法庭的报导,指出人民法庭裁定中共在犯罪,至今仍在持续强制摘取“良心犯”的器官。
许多媒体还同时在脸书、推特发出消息。NBC News一小时内三次在官方脸书粉丝页上贴出关于人民法庭宣判的报导链接,美国网友写下反馈:“卑鄙!罪恶必须停止!世界应对此施加压力,有力地反击反人类的滔天大罪!”
中华民国监察委员张武修3月12日在布鲁塞尔会晤6位欧洲议会议员,关切2013年欧洲议会通过反对中共活体器官摘除决议的执行及监督机制,议员倡议欧台合作落实该项决议。
2015-2018年追查国际(WOIPFG)对中国大陆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院、医生,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和医院的OPO组织持续追踪调查,获得大量证据
放映的电影题为《预定器官:杀戮》(Ausgeschlachtet: Organe auf Bestellung),是德语电视频道3SAT以获奖纪录片《活摘》为蓝本制作的德语精简版,时长45分钟。3SAT电视台在2016年2月18日晚间黄金时段播放该影片,随后还有专家讨论。
1月14日,97岁的中共党员、中科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高调向外界宣布退休,这标志着它暂时离开了中共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的舞台。吴孟超在自己的退休仪式上表示:“虽然退休了,但只要组织需要,只要病人需要,我随时可以进入战位,投入战斗!”对此泯灭人性,绝对服从中共组织安排的言论,中共《人民日报》给予了高调宣传,并称赞其为“大国医”。然而据外...
事实上,中共活摘器官、杀人害命,再利用器官移植和输出人体标本牟取暴利,这一系列的犯罪活动也牵连到国际移植协会、外国赴中国移植器官的病患,污染了参观人体展的西方民众。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中共把世界卷入了邪恶的漩涡。
近日,中共官媒连续发文,炒作大陆在器官移植方面的“成就”,指其为“中国经验”。黄洁夫等人出面,反驳有关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纪录片和报告,但是除了 “不值一驳”的说辞外,却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资料和证据。
英国维吾尔协会负责人、肿瘤外科医师安华托帝‧博格达近日来台举办讲座,会中他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牟利的新证据,指中共在新疆以“全民健康体检”之名,对维族人进行大规模抽血工程,目的是建立器官匹配资料库。
我的意思是这不容易,因为就像(《活摘》)纪录片里那些为移植器官等待了很长时间的病患,他们可能根本不去想这些器官的来源,是不是来自另一个国家。
讨论结束后,“外交事务、贸易和国防联合委员会”主席、布伦丹易和国防联合委Brendan Smith)多次感谢法轮功学员和与会嘉宾的发言,他说:“非常感谢你们带来的信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这非常令人不安,这是犯罪。正如我所说你们会得到我们的支持。”
满座的100多位嘉宾不乏来自爱尔兰医学界和人权问题关注方面的专家,他们之中有人听说过中共政府将活人的器官不打麻药、活体摘除,有些人则从未听说过,纪录片播放期间不时传来细微的啜泣声。
我认为医学界应该发表一个明确的声明,声明他们严厉谴责这种(强摘器官的)行为。如果在爱尔兰有医生参与了或推广了器官移植旅游,他应该被停职,不能再是医疗组织的一员。
此外,IGFM还要求,德国和欧洲医疗保险公司不要再承担与中国器官移植有关的费用。同样重要的是,应该制定法规,阻止德国和欧洲病人参与前往中国的“器官旅游”。IGFM希望德国联邦议会和联邦政府,能够清楚、不含糊地公开谴责这一反人类罪行。这是一个不能再沉默以对的问题,它关乎人类尊严,以及是否有勇气面对这种人权罪恶。
共有约 12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