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家族腐败
博裕资本创始合伙人、香港交易所独立非执行董事、联想集团独立非执行董事马雪征因胰腺癌去世,终年66岁。
中科曙光(Sugon)作为国产超算“三巨头”之一,被美国商务部周五(6月21日)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中科系”跟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家族有密切联系,更是后者“白手套”的工具。
“仅将卞家老宅要回来,不是我的最终目的。希望通过这个事情,把卞氏家族的‘忠孝责任’家风和‘忠贞爱国’精神发扬出来,把同为扬州的江泽民家族‘判国养家’、‘出卖国土’的老底揭开,这跟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息息相关。”
10月27日,加拿大的华裔资深媒体人姜维平,以“抓捕江泽民的儿子,别客气”为题点评十九大。他认为韩正入常,上海将成习近平的囊中物。根据习反腐永远在路上等的表态,尽管十九大表面江胡习团结,但并不表明反腐利剑不会触及江的亲友。
近日,大陆社交媒体上流传一则贾廷安已经出事的消息。此前释放消息的神秘账号因提前暗示中共内部清理江派的一些消息而被封。最近该神秘账号重新在社交媒体出现,放出贾廷安的近照,并配文字发表,明确暗示贾廷安完了。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对此进行解读,也披露贾家的一些内幕。
进入2016年以来,习近平阵营开始全方位提速围剿江泽民家族。江家父子被控和不利的传闻频出。有分析认为,从现在江泽民出事消息的密度和民意来看,当局对外宣布江泽民落马只是时间问题。
近期,江泽民连续三次缺席中共高层集体“露面”。在此敏感时节,近日,大陆神秘微博以“蟾蜍”、“蛤蟆”隐喻江泽民将要出事日期。江泽民处境再次引发外界关注。
近日,中共上海市纪委启动今年首轮巡视,进驻28家单位。其中市交通委、公安局涉及江泽民儿子、侄子利益地盘;市文广局、报业集团涉及江派的文宣系统。
日前,从上海坊间传出消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两个儿子江绵恒与江绵康已经被内部控制。郑恩宠律师表示有消息渠道告诉他,来源非常可靠。他认为目前上海已有一些官员落马,就是在逐步缩小包围圈。2016年上海注定不太平,上海官场官员都很恐慌,担心下一个会落到自己头上,而上海的百姓则期盼早点拿下江泽民。
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后,教育界也被陈至立全面推到了迫害无辜、灭绝良知的这场空前的民族灾难中。
急于从政治局候补委员升为常委的曾庆红出了个主意:找个完全不懂中文的外国人当枪手写 《江泽民传》,受访人得有翻译,提供的资料也得翻译,这样想让他怎么写他就会怎么写。江对这个主意大为赞赏,立刻派江办主任贾廷安着手办理,因为是2001年发生的事情,所以将此专案命名为“001工程”。
周永康在干部会上肆意侮辱高级干部,常常自我吹嘘是“中央派我来的”、“我是江主席身边的人”。他还在实业宾馆多次奸污内部女工作人员。省人代会期间,周永康住在酒店,公开召妓,让省委和宾馆工作人员敢怒不敢言。
美国著名人权律师莫顿.斯凯勒教授表示,“江泽民的酷刑和群体灭绝罪,不仅违犯美国法律,违犯基本的国际法,也同样违反中国政府的法律。因此,诉江案针对的是江泽民个人的犯罪行为。诉江案可以看作是世界人权运动的一部分,这种诉讼的意义在于,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这样一个基础,即任何官员如果犯下严重侵犯人权的罪行,如酷刑和群体灭绝罪,都要负刑事和民事责任。”
江泽民最恐惧的是2002年10月在美国芝加哥被提起的诉讼案。 此案件给中南海带来巨大震动。中共利用外交途径向美国和其他国家透露“江愿意付一切代价阻止此案成立”,要求美国动用“元首豁免”条款中止此案。据一位中国大使馆的官员私下透露,国际有关起诉江的报导和法庭开庭的资料,大使馆被要求立即报送北京,中共政治局常委们需要马上阅读。
2000年8月,香港居民朱柯明、北京居民王杰在北京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寄出申诉状,控诉江泽民、罗干、曾庆红非法取缔和镇压法轮功。这是第一起诉江案。被告江泽民、罗干亲自下令逮捕原告。二人9月7日被捕后便不再有任何消息。经关心他们的法轮功学员及朋友通过各种渠道多方打探,方知二人“是江泽民、罗干直接抓的”,“任何人不许过问,不许讲情”。
江泽民极贪权,也极其害怕失去权力,没有自己完全信得过的人掌权,江是放不下心的。现在面临全面交权,江的担心更重了,也更希望稳住权力,而权力在儿子手里江才感到最靠得住。因此,尽管怎么也轮不到江绵恒当航天工程副总指挥,江泽民却厚着脸皮把儿子硬塞进去,以图一旦时机成熟,让江绵恒掌控军队大权。
2003年元旦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组织生活会,上届政治局委员也出席了会议。会议炮声隆隆,火力集中轰向江泽民。李瑞环等指江五年来从不听不同意见和反对意见。会上各位对江提出了六个方面近四十条意见,其中包括:专权、搞独裁、个人崇拜,为自己树碑立传,到处作秀,严重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和民族尊严等等。会上还质疑江泽民已经是普通党员,为何名字还列在总书记和其他政治局常...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江泽民听到一位东方女记者要采访他,做秀的本能一下就上来了,立即折回头,走到王女士面前,伸过耳朵想听对他的赞誉之词,没想到听到一句字字铿锵的话:“你必须停止杀害法轮功学员。”江愣了一下,脸一下变得煞白,一句话也没说,扭头就走。
一辆“中国大赦”的巨型箱车驶过,车上印有江泽民和叶利钦热烈拥抱的大幅图片。江泽民双手搂着叶利钦的脖子,笑容十分谄媚。旁边则用特大号字写着“民族败类,千古罪人”,并附有江泽民黑箱作业出卖大片北方国土给俄罗斯的示意图。欢迎队伍顿时鸦雀无声。
中方一面大肆宣扬江泽民怎么受布什青睐,怎么是布什的老朋友,一面却在江泽民到达的前夕,与美国13个跨国大企业在纽约签署金额高达47亿美元的合约,作为江泽民吃烤肉的代价。
特别有意思的是,江泽民2002年4月初出访德国,在江到达德国的前两天,德国的各个火车站几乎是刹那间出现了大蛤蟆广告画,上标题为“往上瞧”,两个蛤蟆一边站一个,侧过头向上看,一个白肚大蛤蟆头戴皇冠出来了,下标题为“大的出来了”。
2002年3月5日,江泽民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当天晚上,在长春,在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家乡,在法轮功传播的发源地,八个有线电视频道被插播了《是自焚还是骗局?》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法轮功真相资料片,时间长达45分钟。江泽民在插播当晚听到消息后如五雷轰顶。按照曾庆红与罗干的建议,江泽民紧急命令沈阳军区进入二级战备状态,长春军分区和吉林省武警总队进入...
江泽民有多少或明或暗的亲戚在做官或闷声大发财,已经难以统计。上梁不正下梁歪,江泽民公然大搞裙带关系,使得整个国家权力腐败蔓延,更加不可收拾。
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经济领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的董事会,他也有份。有位商人坐上海航空公司的班机,无意中发现空中杂志上刊登的上航董事会举行会议的照片,其中一人即是江绵恒,但上航正式股东名单则从未向社会公布过。他们说,江绵恒既是中国电信大王,也是上海滩的大哥大。
80年代,江泽民作为上海市长访问美国旧金山。访问期间江泽民突然想吃洋荤,说要尝尝美国女人的味道。当时负责江贴身警卫的一美国高级警官聼了半天没缓过神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堂堂大国的第一都市的市长在外国访问期间会公开提出嫖妓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要求。十几年后,这位高级警官与几位好友在一家酒吧聊天时还不忘提起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市委领导刚坐下准备汇报工作,江泽民头都没抬、慢条斯理地问道:“怎么丽满同志没到会啊!”这一问可把市委书记厉有为吓得心惊肉跳。厉明白,按规矩副秘书长是没资格参加汇报会的,江泽民摆明是给他递话,要他别怠慢了这个女人。熟悉官场运作的厉有为赶紧派小车接黄到会。会后,江泽民轻松地向厉打招呼:“今天胃口好,晚上跟我去小黄家吃饺子。”戏演到这里,厉有为摸了摸脑袋、倒吸了一...
一次,中央有紧急文件送给江泽民。送信的知道里边在发生什么事,不敢搅了部长的鸳鸯梦,只好在外边焦急地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等下午上班铃打过了老半天,黄丽满才衣衫不整地从部长室里匆匆出来。送信的这才蹑手蹑脚地把中央文件交给了江。
江泽民望着桌上的那张1989年6月21日拍下的照片,那是十三届四中全会提上来的六个常委合影,江泽民、李鹏,乔石,宋平、李瑞环,姚依林,中间则是当时的军委副主席杨尚昆。邓的意图非常明显,杨尚昆是邓小平意图的执行者,而江泽民不过是吃烤鸭时旁边的那盘小红萝卜,有没有都无关大局。
乔石、李瑞环和万里等人,在不同场合不约而同地公开了当年邓小平及政治局常委确立胡锦涛为第四代领导核心,政治局是有通过的,是合法的。显然,他们爆出这一内幕的目的,就是向党内昭示这一合法性,并说明任何企图推翻这个决议的做法,都是非法的。如果江泽民要废黜胡锦涛,就等于是背叛邓小平的旨意。
八九年五月江泽民上京,总书记赵紫阳严厉批评江泽民处理导报事件不当,江泽民感到大祸临头。陈至立即向江表示:中央怪罪下来,我一个人把责任全揽下来就是了。从上海导报事件陈要替江顶罪来看,陈至立对江泽民是死心塌地的。江泽民入中南海后,想把陈至立立即调到北京,委以重任。但在前中央组织部长宋平等元老的反对下,一直未能如愿。97年邓小平病重,江泽民大权独揽,陈至立终于进京...
共有约 23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