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来鸿
文:刘天明 中国菜容易做, 现在无论城市还是乡村,中餐馆星罗棋布,遍布大街小巷。很多人做生意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开个餐馆。记得有一个大陆企业的领导经常到饭店请客...
亲爱的平平: 这应该是妈妈写给你的第四封信。五岁生日时写信的场景还在眼前。首先,妈妈祝你:六周岁生日快乐!这一年时间,妈妈见证了你的成长,从一个胆小不安的孩子,慢慢被滋养、被融化,渐渐伸展你小小的枝芽。这一年,你渐渐活泼开朗,敢于担当,你会主动帮忙提重物;过马路担心姥姥腿脚慢,你会主动牵住姥姥的手试图保护她;你会自觉遵守时间,信守诺言,不再撒娇哭闹提出违反...
3月的某一天,我回到了美国。下飞机的时候,我怀抱着一个大大的厚信封,排在另外一支永久居民和公民的队伍里。经过长途飞行,我憔悴不堪。主要是有很多天身体严重透支,短短两个月爆瘦十斤。 我浑然不知自己已经那么轻。也不在乎。因为我已太累。那天的下午,在几乎看不到阳光的,灯火不那么辉煌的机场,等候办理繁琐的过关程序。和加拿大的机场一样,美国的机场甚至更加的简陋...
那个大雨过后的清晨,我站在和煦阳光里,惊讶著这仿佛一夜之间就脱胎换骨的花儿。她居然开了。似乎不必准备,也无需怀疑。
一路旅途顺利,9月24日晚上我们按时到了芝加哥机场。
美国和西方人特别讲究“军”与“民”的区别,入境入籍许多时候,都会问你是否参过军。当然如果是参加美军,那是一种优待;但是在共产国家参了军,那么将是另一种看待。因为美国对于敌对国军人和平民,是用完全不同的眼光来区别的。
第二天四点半起床,坐海军的车到了南湾这家来过多次的医院做体检。我们到时,和以往一样,医院还没有开门。我们排成几队,站在门前。我心里在计算:考试、体检、复查眼睛、选工作两次,加上这次,已经是我第六次来这里;不知道有没有人来的次数比我更多。
移民美国十多年,虽然被这里的生活气息熏陶成半中不西的,但我依然十分怀念儿时的朋友老何。
9月21日,我入职前三天,又来到海军办公室。朱先生让我们把身份证、绿卡和社会安全卡都交给海军办公室保存以防万一。起飞的前一天,再把这些证件交还给我们随身携带。
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四在海军开会时,我觉得中国人和西方人的表情很不同。相对来说,西方人的脸看起来很单纯,单纯的像个孩子。
岁月的流逝,阅历的增长,给时代带来很多变化,但有些东西却经久不变,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愈令人感到其珍贵和香醇。
记得有个成语,叫不吃“嗟来之食”。说的是春秋时代,齐国爆发大饥荒。有个名叫黔敖的人在路边准备了食物,供应饥饿的路人来吃。
我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九零后,是中国大陆政府一胎化政策之下诞生的小黄帝。享受过几年独生子女的特殊待遇。什么待遇?哈哈,你懂的,听说现在又开放二胎政策,我这里就不多说了。之后我随父母移民到美国,多年的美国教育又把我打造成大半个ABC,我在这清新自由的环境中悠然自得。
一天下午回到家,在门口发现了一张小卡片,让我打电话联系,再看,竟然是联邦调查局(FBI)的。我有点奇怪: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坏事。按照名片打电话过去,南希(Nancy)在电话那头说,她要和我谈谈,问我什么时候有空。我挑了个时间,她告诉我FBI的办公地址,约好在三楼咖啡厅见面。
如果你喜欢海军,却不想远洋出海,也可以参加海军。有两种选择可以满足你的愿望:一是现役军人(Active Duty)中屈指可数的不用出海的工种,二是预备役,无论什么工种都不用出海。
——《海军信条》(Sailors Creed)。海军保卫的是美国宪法,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党派,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代表不了美国;所以,共产党要代表中国和人民的说法,在美国人看来是非常滑稽的。美国海军是为世界的民主和自由而战,并不仅仅保卫于美国。初级培训学校(A school)的办公室墙上这样写着:当世界需要美国时,美国需要海军。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父亲正年轻,二十几岁的他曾经拍过一张黑白标准照。
签合同之后属于海军的一员,但正式入职是从到芝加哥报到、开始集训那天才算起。一般来说,从签合同到正式入职有大约六个月的等待时间。这段时间,每个月都要去海军办公室开一次例会,为正式入职做一些准备。
文革,是中国人最大的话题之一。但是,能够在当时看穿文革而且毫发无伤的人,却是凤毛麟角。我认识的谭先生,一个同学的爸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签了合同,就是海军的一员,气氛又不一样,有点“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的感觉了。
签过合同就该宣誓了,我有点好奇宣誓的誓词是什么。
人活到多老才叫长寿?长寿的极限就是所谓“尽其天年”,即活满“上天”给自己的年龄。古今中外的许多哲学家和科学家推算出人的“天年”大致是120岁。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的极限年龄和其生长期有关,寿命应当是其生长期的5至7倍,为100到140岁。美国科学家海尔•弗利克则认为,人的细胞分裂到50次时就会出现衰老和死亡,而正常细胞分裂的周期大约是2.4年左右...
按照这一概念和政策,我的大儿子在初中或高中毕业之后只能上山下乡,经过若干年“脱胎换骨”的改造之后,可能被招进某个工厂做学徒或普通工人。我的小儿子会幸运些,毕业后不用上山下乡,会直接被招进某个街道小厂。这就是那个时代我的儿辈们的“梦”,也是全国所有的“阶级敌人”和“候补阶级敌人”、绝大多数的“臭老九”以及大大小小“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儿女们的“梦”。
近年来,人们,特别是中国人,经常谈论的一个话题就是“梦”。我想凑凑热闹,也谈谈这个话题。
每个月月初海军会发放工作,每个月的十号就基本结束了,各种原因选不到工作的,就得等下个月。名额分到各个招募站,同时指定男女各几名,大概是为了控制男女比例吧。海军里的女兵占19%。2014年海军比去年减少了八千个名额,所以工作没有以前那么多。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从古至今,多少人仰望星空,在如水的月色中,与皓月相视无语;又有多少文人墨客借月抒怀,赋予月亮生命与情感。月亮为什么能拨动一波又一波人世过客的心弦?也许是那亘古的月亮传说,早已扎根人心灵的深处,折射着人们对情的迷思。
前一阵子,广西玉林的“狗肉节”被炒得沸沸扬扬。我以为,吃不吃狗肉是个人的事,可以由个人决定。但以提倡民间风俗为名,举行所谓“狗肉节”,大张旗鼓的宣扬吃狗肉的好处,实在没有必要,也不应该。
接下来的体检又是一波三折。早上五点,招募官朱先生开车来到我的住处接我去南湾的基地医院。在车上聊天时,朱先生说,他家离我住的地方很近,不过他早上要开自己的车到办公室,再换海军的车来接我们。这个医院,就是我参加ASVAB考试的地方。安检,打指纹之后开始体检。
“可是,我就是为这个申请的政治庇护!”在旧金山的海军招募办公室里,我对西班牙裔的招聘主管解释说。可是他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又一次对我说不。在决定告诉他自己的经历之前,我已经考虑了一个晚上。
儿子听说库比蒂诺(Cupertino)有一家叫“合味”的桂林米粉店(Classic Guilin Rice Noodles),要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桂林人,前去品尝品尝是否正宗。定居美国这一、二十年,在纽约、旧金山,我多次品尝过号称正宗的“桂林米粉”,但与我记忆中的都相差甚远。
共有约 3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距离7月1日仅6日时间,昨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公布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在本月29日起访港三天,除了出席新一届特首就职典礼,盛传会与政商界晚宴,被邀人士包括立法会议员。习访港消息对香港各界产生的回响不容忽视,尤其是特首梁振英乱港五年,发生太多的动荡及...
排行榜
TOP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