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共對生理期女法輪功學員的摧殘(3)(慎入)

人氣 95

【大紀元2013年04月22日訊】2000年正月初三,在河南開封北郊拘留所,夜間零下十度,滴水成冰。看守在院子的水泥地上倒水成冰,然後逼迫十一名女學員只穿內衣內褲赤腳坐在冰上或者雪地裡煉功。手托冰塊,頭頂冰塊。從晚上八點多一直坐到夜間十二點多,厚厚的冰地上留著三位來例假女學員一灘灘凍結的血跡。時隔幾日,冰上法輪功學員坐過的痕跡依然清晰可辨……

日前,明慧網刊登連載文章,從經期中的女性法輪功學員遭受殘酷迫害這一視角,揭示中共的流氓、禽獸嘴臉,揭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人性全無。文中的大量實例揭示出,只有中共這樣的邪政,才能對一個國家手無鐵的合法公民、社會上這樣一群善良的好人、婦女、甚至處於經期以及孕期的婦女下得了這樣狠毒的流氓黑手。

(接上文)

二、暴打、踢腹部、踢下身

內蒙古赤峰紅山區公安分局:酷刑逼供六天六夜

袁淑梅女士(已遭迫害離世),內蒙古赤峰市法輪功學員,赤峰西大橋外某企業優秀會計。2000年10月,赤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約五十名因10月15日散發真相資料事件而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

由於袁淑梅是複印資料的出處,因此被綁架到不為人知的秘密審訊室,遭紅山區公安分局惡警柴玉生、呂某等殘忍的刑訊逼供,被吊起來電擊、毒打、扇耳光,惡警喝酒後,還對她輪班毒打,其中,國安惡警布仁(外號「不是人」)、柴玉生打得最狠。柴玉生把她拉到跟前,又一腳踢到牆邊,再拉到跟前,再踢到牆邊,還專門往袁淑梅的襠上踢,嘴裡吐出的都是不堪入耳的髒話。惡警不許她吃飯、睡覺,只給一點水和少量食物維持不死,眼皮稍一閉就打,期間袁女士來例假,也不讓上廁所、不許換紙,被毒打折磨六天六夜後,頭髮都白了,身上滲著血水,下身穿的體型褲全是血。被送到看守所時,已被折磨得沒了人樣。袁淑梅後被非法判刑三年, 在內蒙呼市女監被迫害致死。

內蒙古烏蘭浩特公安局:暴打、猛踹腹部

賈海英女士,又名賈海梅,內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輪功學員, 2006年8月8日,因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烏蘭浩特公安局,被暴打得口鼻噴血、不省人事,晚上被女殺人犯看管不准睡覺,賈海英抵制,被女殺人犯猛踹腹部, 正趕上賈海英來例假,頓時流血不止,再加上不給飯吃,身體虛弱得起不來床。白天惡警將賈海英拖到水泥地面上,晚上再拖回監房床上,不給棉被蓋,北方深秋的夜晚非常寒冷,賈海英暈厥過去,被送烏蘭浩特市醫院。之後,第四次被非法勞教,因屢遭迫害,家中直接財物損失累計已高達百餘萬元。

河北保定太行監獄:女學員拒絕「轉化」 來例假專打小肚子

張麗君女士,河北定州市法輪功學員,在河北保定太行監獄,因拒絕「轉化」,惡人不讓她睡覺,她來月經了,小肚子疼,惡警向包夾使眼色,晚上十一點多,包夾專門向她的小肚子打,讓她痛上加痛。張麗君說:別打了,我小肚子痛。她們還打,說,警察說的打出病來給她治。張麗君仍向她們講大法真相,講善惡有報,她們不聽。因為包夾打法輪功學員警察給加分,比在車間幹活好的多,犯人為了早回家,讓幹啥就幹啥。

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惡警踹人小腹竄出經血 將人迫害致瘋

楊敬華女士,山東臨沂市法輪功學員,2005年初,她沒穿衣服,在地板上躺著,正來了月經,惡警許紅穿著皮鞋往她小腹部位踹,當這個惡警踹她小腹時,她的下身竄出一股經血。後被二大隊迫害得精神失常,不穿衣服,吃大便。

雙城市洗腦班:610從市場僱來打手 猛打經期女學員腹部致失去知覺

張立艷女士,黑龍江雙城市法輪功學員,2001年新年期間,正來月經時,在雙城市洗腦班,被610從市場僱來和指使的打工漢子,往腹部用拳頭猛打,被打得失去知覺,臉鐵青,從鼻孔往外冒沫,渾身冰涼,從椅子上一頭栽到水泥地上,從那以後,張立艷就站不起來,整天咳血,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體每況愈下。

北京宣武區公安分局:經期被多名警察踩下身

北京惡警對進京上訪的各地法輪功女學員大打出手、竭盡折磨和摧殘,對來例假的女學員,他們不但不手下留情,甚至更加侮辱和折磨,朝陽區看守所一位邪惡的獄警曾得意洋洋地說:「我最愛看女法輪功綁十字架,要是來例假就更好了,流一門板。梅玉蘭就是我灌食灌死的,死個法輪功算甚麼……」

北京宣武公安分局一惡警一邊踢人下身一邊惡狠狠地罵:你沒來例假吧?今天給你踢出來!拉到男監,叫犯人給你捅出來!真是人性全無。

上海某法輪功女學員,2000年10月進京上訪,被綁架到北京宣武區公安分局,在那兒被警察仰面朝天按倒,在肚子上放塊木板,多名警察用木板踩她下身,她當時正來例假,被踩出尿來,可能膀胱被踩壞,惡警是不顧人死活的。

酷刑演示:踩踏下身(圖片來源:明慧網)
酷刑演示:踩踏下身(圖片來源:明慧網)

三、電刑

河北邢台市橋西公安分局:專電經期中的女學員陰部

河北邢台市橋西公安分局副政委魏計考,在礦務局招待所租賃高級房間領著一群彪形大漢做打手,專門殘害法輪功學員。2001年元月6、7日,綁架多名法輪功女學員。在礦務局招待所,一位女學員被抓時正來例假,喪心病狂的流氓惡警專門電擊她的陰部,還惡狠狠地說:我非把你電得大出血不可!

長春淨月潭秘密刑房:流氓惡警逞凶

在長春淨月潭秘密刑房,法輪功學員受盡了中共法西斯酷刑,被致死致殘,有的被半夜拉出去用大刑後有去無回。流氓惡警不但大打出手,還用電棍電往女學員乳房、乳頭、陰部等狠勁電,有的女學員正來例假,被惡警電得流血不止,褲子濕透。

黑龍江動力分局:塑料袋套頭、五分鐘電擊一次

范春艷女士,黑龍江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多次被非法抓捕,2001年4月被動力分局警察綁架,關鑫、周某等幾名惡警對她拳打腳踢,用電棍電,從上午十點折磨到下午三點半,逼迫她說出真相資料的來源。范春艷告訴他們不要這樣迫害,他們不聽,還拿塑料口袋三次套她的頭,把她的腿打得全黑,當時她正來例假,惡警就專往她的肚子上踢,把她扣在暖氣管上,人蹶著,把手錶放在地上讓她看表,五分鐘電她一次。范春艷說:「說心裏話,我當時讓他們迫害得真想一頭撞死了,可是我想這樣他們就更有話說了,說我要自殺等。我忍受著這些非人的折磨。」范春艷被折磨得吐血、奄奄一息。

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月經被電棍電沒

2005年3月2日,黑龍江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調動幾十多名男女惡警及二十多名勞教人員,強迫法輪功學員簽「幫教協議」。法輪功學員劉學花不簽,被扣住雙手,兩名男惡警一人踩住劉的兩個腳面,一個狠狠的說:「就往她那玩意兒(指乳房)上電」。男惡警用高壓電棍往她的後脖子和頭髮裡電,電了半個多小時,劉學花疼痛難忍,她當時正來月經,當天月經就由於驚嚇沒了,晚上依然疼痛難忍,無人管。

河北保定市高陽勞教所:高壓電刑致人小腹劇痛 例假流血不止

法輪功學員小麗,在高陽勞教所,被警察和獄霸用拳頭猛擊面部,三次栽倒,又被揪住頭髮猛撞牆壁。流氓惡警還用高壓電棍電擊她的乳房及陰部,長時間不鬆手,導致她幾次被折磨昏過去。她當時正來例假,殘酷的電刑導致她小腹劇痛,例假流血不止,不能下地。

北京東城區看守所:對經期女學員施電針酷刑 身上留下一百多個被電的傷痕

法輪功學員天緣(化名),2001年6月在天安門打橫幅,被綁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遭毒打,之後被送到北京東城看守所。由於不報姓名、地址,天緣被兩個男惡警施電針。他們拿出一種帶電的針,往天緣身上施暴,每扎一下,身體都會有一種痛不欲生的感覺,當時天緣正來例假,他們又將天緣的雙手背銬,拳打腳踢,一人踩其身體,一人專在脖後、腳踝、膝蓋後側等神經敏感部位扎這種電針,極其痛苦,每扎一下都會非常痛苦,那一天,天緣被他們在身上留下了一百多個被電的傷痕。

北京惡警在神經敏感部位扎的一百多個、令人痛不欲生的電針留下的部份痕跡。(圖片來源:明慧網)
北京惡警在神經敏感部位扎的一百多個、令人痛不欲生的電針留下的部份痕跡。(圖片來源:明慧網)

北京順義北石槽鎮派出所:電擊致人經血猛流 柳枝抽打致人昏死

川梅(化名),四川法輪功學員,2001年1月底因進京上訪,被從北京順義看守所帶到順義北石槽鎮派出所,當時正來例假,被脫去外套、毛衣,銬在戶外樹上冷凍,失去知覺後,又被拖進房間將手放在暖氣管上燙,被銬成金雞獨立,用電警棍電,直電到小便失禁,經血猛往下流,小便夾著經血流了一地,他們才暫時停止暴行。第二天,一個姓鄭戴眼鏡的惡警輪換用三根柳枝(一根粗、一根細、一根端頭有雞蛋大的疙瘩)抽打川梅的雙腿,直到柳枝打斷、人被打昏。被暖氣管燙醒後,川梅告訴所長劉惡警她正在例假期間,他說:別說了,你不說就別想離開這裡,又把她銬到外面的樹上凍,姓鄭的惡警提著有疙瘩的柳條又開始行惡,打得川梅小便失禁。她的腿被打得像炭一樣黑,腫脹瘀傷,不時痙攣,行走困難。

四、大背銬、抬棍子、竹棍夾手

黑龍江七台河市桃山分局:頻塞救心丸維持逼供

金力紅女士,法輪功學員、黑龍江七台河市婦幼保健院婦科門診護士,2004年11月30日晚,被市桃北派出所郭志等惡警綁架到桃山公安分局。12月2日整夜被派出所所長聶小春、惡警孫立明、郭志等非法用刑約十餘種:抓拽頭髮、頭套塑料袋、煙熏鼻孔、煙熏眼球(把眼皮翻過來)、跪棍子、「大背銬」、「抬棍子」、抻拽胳膊、踩腿、踹肩關節等。

「大背銬」就是兩手銬在後背,拎銬子把兩臂拉直,快速上下左右轉動,劇痛難耐。「抬棍子」就是兩腋下插棍子抬肩關節、兩腿放棍子壓小腿,棍子折了好幾根;腰間放粗棍子把人抬在空中很長時間,身體彎成弧形,腰劇痛難忍。金女士被長時間這樣折磨,粗棍子突然間「叭」的一聲也折了,聲音很大,惡警們好像很失望。金力紅敘述:「如果那根很粗的棍子不折,我的腰肯定已經折了。」

惡警極其瘋狂的上刑手段,導致金女士雙肩關節深部韌帶損傷、兩節脊柱損傷、腰□一椎間盤膨出、腰□椎錯位變形。

2005年元月初,金女士被連續四天四宿非法提審,桃山分局經保科崔向東晚上酒後用右拳猛砸頭頂等部位。當時金女士沒喊出來,但她描述:「那種頭痛難受我形容不出來。當時只是心裏明白,他再打我幾下,我肯定死了。」金女士的腦神經被打傷,當時就流口水厲害。在市局610畢春波的指揮下,惡警沒完沒了的給金女士吃救心丸繼續刑訊。金女士敘述:「我覺的生命到了極限,沒想到會活下來。」

兩次殘忍的非法審訊令金女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而且均是在金女士的月經期,她後來月經失調:在看守所每個月來兩次月經,到哈爾濱女子監獄(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後,兩個月來了三次月經。後來也不正常,經血變淡,變稀,嘴唇沒有原來的紅色。

哈爾濱七處看守所:經血混著傷口的血一起流

賈淑敏女士,黑龍江海林市法輪功學員,2002年4月,被海林柴河派出所綁架,在哈爾濱七處看守所,被惡警用竹棍子夾手,反覆夾八次之多,然後用大板子打,打得她滿身是傷,三四天起不來。被打時,賈淑敏正好來月經,傷口上的血和月經的血混在一起流了下來,惡人們看了哈哈大笑。(凶手:黑龍江哈爾濱七處看守所)

五、凍刑

吉林省榆樹市拘留所:毒打冷凍摧殘

吉林榆樹市拘留所惡警,在惡所長魏福成帶動下,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女學員大打出手,許多法輪功女學員被嚴重打傷、凍傷。

2000年2月28日凌晨三點多鐘,惡警孫景富、張福學等手持凶器,把任春英、劉淑娟等八名法輪功女學員扒掉外衣,按倒在濕板鋪上毒打,每打一下,被打的人都哆嗦一下,毒打了約兩個多小時,惡警都累得喘不上氣。打完,又扔到外面雪地裡凍(大約零下二十幾度)。法輪功學員朱峰、柴秀芝被凍昏。大家往屋裡抬,惡警卻不讓,仍揚言凍死她們,惡警許久飛說:「不許抬,拘留所每年都有三個打死的指標呢,怕啥,打死白打。」眼看幾個傷重的人都要凍昏過去了,在大家的一再要求下,惡警才允許把她們抬回屋。其中,有位女學員來例假了,仍遭張福學等惡警毒打,被扔到外面雪地裡凍。惡警孫景富逼迫法輪功學員孫中芝脫掉外褲,孫中芝不脫,說來例假了,孫景富卻說「這裡沒假」,照樣毒打。惡警焦淑俠往背經文的女學員身上澆涼水,棉衣褲全濕透。惡警高永把一位十八歲姑娘脫掉外衣扔到雪地裡凍,姑娘的手凍腫得老高……

廣東三水婦教所:每月經期被強制洗冷水澡

高喜女士,1986年出生,湖北黃梅人,在廣東順德生活工作。2007年被綁架到廣東三水婦教所嚴管隊迫害,2008年,天冷地凍的過年期間,每次月經期都被吸毒勞教人員強制洗冷水澡一至二小時,剪光頭髮。入所時一切正常,而且靈智聰慧,漂亮可愛,一個月後被迫害得精神異常,身體虛弱,失去語言能力。2008年4月,以精神分裂症出所。

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扒光衣服睡水泥地 經血變成黑紫色

郝平女士,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法輪功學員,經營養殖業,因揭露法輪功學員趙艷霞被看守所灌食致死,2002年與丈夫雙雙被判重刑,養殖業富足的龍頭企業家自此被中共迫害得一貧如洗。

在紅山區看守所,郝平因煉功多次遭迫害,被綁鐵椅子凍、餓、不讓上廁所,轉到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後,因不「轉化」、不放棄「真善忍」信仰,被晝夜罰站、強制洗腦,因拒穿囚服被扒光衣服(只剩下短褲)、撤走床板、搶走衣服被褥、睡在水泥地上,來例假的血變成了黑紫色,被迫害三天就不能正常行走。

內蒙古某偏僻小縣,惡警將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扔進齊腰深的水池裡,哪怕是來例假的法輪功女學員,惡警也不放過,一泡就是十幾小時。

酷刑示意:水牢(圖片來源:明慧網)
酷刑示意:水牢(圖片來源:明慧網)

廣東珠山辦事處:逼站水中泡

2000年正月十六,珠山辦事處政法副書記劉某某和珠山辦事處計生委劉永明帶三十多人看管九名法輪功學員,在法輪功學員絕食六天後,還讓他們在十多公分深的水裡站了六天六宿,不准睡覺、不准靠牆,一位女學員正值例假,支持不住,暈倒在水裡。他們將她拖出去逼問還煉不煉,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後,又將其推倒在水裡。幾天後法輪功學員的腿都腫得很粗,腳被水泡得腫脹得穿不上鞋。

河北秦皇島青龍縣看守所:「趴冰」、皮條抽打

「趴冰」:河北秦皇島青龍縣看守所惡警實施的酷刑之一,冬天將院內潑水凍上冰,強行將法輪功學員按趴在冰上,直至把冰融化,還要手臂向上、腿向下伸直,手心、腳背、臉部都挨冰,哪處挨不上,就用皮鞋踩,皮條抽打。

2000年12月18日,青龍縣看守所所長惡警王金將法輪功女學員拉到外面趴冰,趴了四個多小時,看見誰的手先被凍得失去知覺、變形,就用皮鞋狠狠踩手,起來後又把每人打得當場暈倒在地。正來月經的法輪功學員張愛英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惡警王金剝下衣服,扯下內褲,狠勁的抽打。

河北遷安市洗腦班:來例假被逼光腳在雪地上跑

姜玉平女士,河北遷安市法輪功學員,2002年冬,被扣莊鄉派出所警察闖進家中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打坐被獄警任小青等毆打,一次晚上起來打坐,又被任小青發現,他不准姜女士穿鞋,逼她光著腳在雪地上跑,當時正是臘月的三九天,姜女士還帶著例假,由於天寒地凍,姜女士栽倒在地上。任小青揪起她的衣服,推著她跑,還罵她「裝死」,折磨了一小時左右,才讓她回房間。

山東臨沂市沂水縣城郊洗腦班:寒冬夜裡逼迫坐雪地 雪被坐化再潑涼水

2000年,在山東臨沂沂水縣沂水鎮城郊洗腦班,當時的鎮政法委書記何法江指使沂水縣綜治辦副頭目王建軍逼迫法輪功學員李明艷、蘇莉、相桂英、高玉梅(已遭迫害離世)、張軍娥五人長時間坐在院子雪地上。

張軍娥當時來了例假,沂水縣綜治辦頭目、狠毒的打手李宏偉硬是逼她坐在雪地裡,鮮血染紅了一大片冰雪。雪被坐化了,再提來涼水潑上,逼她們坐在雪水裡,棉褲被浸透,人被凍殭。每天從晚上六點坐到凌晨四點,連續折磨了四天。

開封市北郊拘留所:滴水成冰的夜間 坐進冰天雪地四小時

2000年正月初三,在河南開封北郊拘留所,夜間零下十度,滴水成冰。看守在院子的水泥地上倒水成冰,然後逼迫十一名女學員只穿內衣內褲赤腳坐在冰上或者雪地裡煉功。手托冰塊,頭頂冰塊。從晚上八點多一直坐到夜間十二點多,厚厚的冰地上留著三位來例假女學員一灘灘凍結的血跡。時隔幾日,冰上法輪功學員坐過的痕跡依然清晰可辨。

中共酷刑:冷凍(圖片來源:明慧網)
中共酷刑:冷凍(圖片來源:明慧網)

長春鐵北看守所:三九天,逼迫光腳坐冰上一天

在吉林長春鐵北看守所,零下二十多度的三九天,惡警在地上潑一層水結成冰,逼法輪功學員光腳坐在上面一天。好幾個女學員來了月經,也被迫坐冰上,惡警根本不管不顧。

北京海淀區看守所:扒人衣褲扇人耳光 涼水澆身經血淌地

法輪功學員曉蘭(化名),2000年12月在天安門廣場展開大法橫幅,喊出了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好」,被綁架到北京海淀區看守所,被強迫照相、按手印、脫光衣服搜查經文和錢,曉蘭的衣褲被強行扯壞撕爛,由於正值經期,經血滴到地上,女惡警狠狠一個耳光,凶狠的叫道:「用你的線衣把地上的血給我擦乾淨!」打得她眼冒金星。

由於不報姓名,曉蘭在看守所被惡警指使刑拘犯毒打折磨,她被迫光腳站在冰冷的地上,遭受瘋狂的折磨和圍毆,打昏後被踹醒,女犯們又把她扒光拖入便池,命令聾啞犯人用毛巾輕輕扇風,往她身上澆涼水,一缸一缸慢慢澆下來,澆一下曉蘭就被涼得哆嗦一下,共澆了三盆涼水,經血淌了一 地。女犯們嫌髒,聾啞犯人照曉蘭太陽穴猛一拳,把她悶在了便池中,昏死過去。

北京崇文區拘留所:嚴冬潑涼水「洗澡」 來例假還要多潑幾盆

2000年12月23日上午,六名南方某大城市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打橫幅,被押進北京崇文區拘留所。晚上,在拘留所,被一個一個「洗澡」,寒冷的嚴冬,被牢頭用一盆盆徹骨的涼水潑身上,來了例假的不但不能倖免,反而要被多潑幾盆涼水沖洗。

北京懷柔縣看守所:來例假被強迫站雪地裡 頭上潑涼水 身上結冰塊

趙秀芳女士,山東蒙陰縣法輪功學員,2000年底進京上訪被綁架,遭瘋狂毒打後,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送進北京懷柔縣看守所,她看見一位女學員來了例假,被弄到牢外,站在雪地裡,頭上幾次被潑上涼水,頭上、身上全成了冰塊。

北京西城區看守所:對經期女學員從頭到腳澆六桶涼水

常淑華女士,黑龍江阿城市法輪功學員,2000年進京上訪,被綁架到西城區看守所,在那兒看到一位法輪功女學員正來例假,被惡警從頭往下澆了六桶涼水。

六、其它酷刑折磨

錦州看守所:被投入死刑犯男監捨毒打 被打昏、閉經

李凌女士(已遭迫害離世),遼寧錦州法輪功學員,原市古塔區勞役局局長、供暖公司副經理。1999年進京證實法,被惡人綁架到東城區看守所。她堅持煉功、講真相,多次遭惡警殘酷迫害。後轉入另一看守所,被惡警投入死刑犯男監捨,任死刑犯毒打和侮辱,李凌被打得昏死過去。對惡警滅絕人性的恐怖行為,有的死刑犯打得都手怯了,哭著央求警察:別打了,再打我也下不去手了。李凌當時正來例假,被打得從此閉經。

酷刑演示:暴打(圖片來源:明慧網)
酷刑演示:暴打(圖片來源:明慧網)

洗腦班遭毒打 閉經後半年含冤離世

張愛姣女士,湖北仙桃市法輪功學員,2001年十月被綁架進仙桃市610犯罪基地(新裡仁口鎮派出所舊址),遭徐波、杜小華等十多名打手用竹條等猛抽、狠打、腳踢、逼迫「轉化」,張愛姣痛得用上衣裹著頭部在地上來回翻滾,剛來了一天的例假(月經)再也沒有來過。由於傷勢過重,體內多處瘀血,半年多後的2002年5月,張愛姣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九歲,撇下了兩個未成年的孩子。

四川瀘州市古藺縣看守所:惡警王靜「刑床」折磨經期女學員

四川瀘州市古藺縣看守所惡警王靜,積極參與迫害,對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殘酷折磨:全身脫光當眾搜身侮辱、強行灌食、毒打、重銬、睡刑床等等。

法輪功學員川霞(化名)被惡警王靜用睡「刑床」酷刑,川霞被四肢叉開,分別綁在刑床的鐵柱上,鎖住頸項,捆住腹部,全身被鐵鏈捆得不能動彈。時值寒冬,看守所值班室爐火熊熊,而王靜只准川霞穿單薄的衣衫睡在冰冷的刑床上受凍。川霞正值例假期,血不停下淌凝固在水泥地上,她無論如何呼叫、抗議,王靜都不予理睬,一直在「刑床」上銬了三天兩夜,下身濕透了,人被凍得半死。

四川自貢市看守所:經期女性被銬鋪板六天 衣服被血染成硬紙板

張珊女士,四川自貢市法輪功學員,2000年因複印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進市看守所,當天就被劉公安將雙手、雙腳呈「大」字銬在鋪板上,她來例假,經血就順著鋪板流了兩天,衣服、裙子佈滿了鮮血,當時有人勸劉公安把她放下來,或上廁所、用了衛生紙再銬上,可劉公安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導致整個號房腥氣熏天,讓人發嘔。期間,號房所有的人寧願到烈日下放風池裡度日,也不願停留在號房裡一分鐘。幾天下來,張珊的衣服、裙子被血染成了硬紙板。

成都市郫縣洗腦班:雷元芬被打手們打得小便失禁 尿和月經血往下流

雷元芬女士,四川成都郫縣古城鎮法輪功學員,被抓到郫縣「轉化班」後不讓睡覺,被洗腦班打手們用高壓電棍電、抓住頭髮往鐵櫃上撞,並拳打腳踢,打得小便失禁,整天尿和月經血往下流,邪惡的黑打手還叫她記住 「我沒有打你」。

大慶肇州縣洗腦班:體罰性跑步 經血從褲子一個勁往外流

黑龍江大慶肇州縣洗腦班強迫法輪功學員軍訓、跑步、扭秧歌、學誣陷法輪功的材料等,不從就罰站、罰蹲、辱罵、不讓吃飯,法輪功學員婁雲紅、張春紅、崔術芹不「轉化」被強迫跑步,崔術芹血壓高,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婁雲紅來例假,跑得從褲子一個勁往外流血也不讓休息。

北京海淀區看守所:被打得經血半年不止

李淑蘭女士,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原先嚴重的腎盂腎炎、高血壓、產後風等症痊癒。2000年11月進京上訪,被劫持到北京海淀區看守所。因不說姓名、住址,被看守所惡警指使二十多名嫌犯扒光衣服輪流毆打,頭往牆上撞,「爬牆壁虎」等體罰折磨,打昏過去就用冷水澆醒、醒過來後繼續打。李淑蘭被打得體無完膚,全身黑紫,頭腫大,兩眼充血、腫得睜不開、看不見東西,嘴張不開、吃不了飯,雙腿走不了路,幾乎沒了人形;被打得經血不止,達半年之久,有時大流血。李淑蘭絕食十三天,抗議他們的暴行。

(待續)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新聞
譴中共警察惡行 溫哥華開新聞發佈會
中共對女性法輪功學員性虐待案例彙編
王子亦:為天下人做主
二月份逾七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