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今日】中共「大躍進」真相 4500萬冤魂

人氣 40629

【大紀元2014年05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楊一帆綜合報導)56年前的1958年5月16日,中共開始推動「大躍進」運動,造成4,500萬人被大饑荒奪去生命,不少地區出現了人吃人的現象。直至今日,中共仍用「三年自然災害」來掩蓋大饑荒的真相。現在讓我們揭開這段大饑荒真正的面目。

中共1949年竊政後,一直處在執政合法性的危機中。中共通過思想改造、三反、五反、鎮反、土地改革、肅反、反右等政治運動讓民眾恐懼和不敢說真話。大躍進就在這樣的背景下不可思議地發生了。歷史學家馮客表示,強迫、恐怖和系統的暴力是大躍進的根本,「大躍進」是人類歷史上有動機的最致命的大規模屠殺之一。

從1955年第四季度開始,中國經濟建設出現了層層抬高指標的冒進勢頭。1956年,中共黨內劉少奇等人開始反冒進,盲目冒進勢頭受遏。但在1958年1月中共南寧會議上,毛澤東把1956年的「反冒進」說成是「右傾」、「促退」,並提出了「大躍進」的概念。自此,「大躍進」成了中共的「三面紅旗」之一。

1958年5月16日中共八大二次會議後,「大躍進」運動在全國展開,一直持續到1960年冬才被叫停。從1958年至1960年上半年,瘋狂的「大躍進」運動,直接導致了全國性大饑荒,期間非自然死亡達4,500萬人。

「大躍進」運動發生的歷史背景

國內背景。1955年3月21日,在中共全國代表會議上,中共黨魁毛澤東說:「要在大約幾十年內追上或趕上世界上最強大的資本主義國家。」在1956年8月中共「八大」預備會議上,毛澤東說:「人家(指美國)一億七千萬人口有一萬萬噸鋼,你六億人口不能搞它兩萬萬噸、三萬萬噸呀。你趕不上,那你就沒有理由……」之後,毛澤東在多次講話中都提出了「趕超」的問題。

毛澤東提出趕超美國的目標,一開始就瞄準在鋼鐵產量上,當時鋼鐵產量是衡量一個國家經濟實力的最主要的指項,所以在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運動中,中共搞「全民煉鋼」。

國際背景。1957年11月,各國共產黨領導人到莫斯科參加慶祝蘇聯十月革命40週年活動,毛澤東率團前往。在慶祝大會上,蘇共中央第一書記赫魯雪夫在報告中提出,通過和平競賽,在「今後15年內不僅趕上並且超過美國」的目標。毛澤東不甘落後,提出中國要在15年內趕上英國。回國後,毛認為15年太長,就提前到5年,最後又變成了2年,即中國要在兩年內超過英國。當時超過英國的標準就是鋼材產量。

全國轟轟烈烈煉鋼

1958年8月17日,在中共北戴河政治局擴大會議上,通過了《全黨全民為生產1,070萬噸鋼而奮鬥》的決議,會議公開宣佈1958年鋼產量為1,070萬噸 ,比1957年翻一番,號召全黨全民為此奮鬥,自此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全民大煉鋼鐵運動。在中共「以鋼為綱,全面躍進」的口號下,鋼鐵生產指標越提越高。

此後,中國各行各業全民投入了土法煉鋼運動。大陸著名律師郭國汀曾這樣描述土法煉鋼:就是每個單位在自己的後院,每個公社、每個大隊都搞土高爐煉鋼鐵。沒有燃料就大砍森林,甚至把農民家家戶戶木製的門窗都當燃料;沒有鐵礦石家家戶戶就把鍋碗瓢杓,甚至門鈴,任何含鐵的東西全部拆下來充數。而這種土法煉鋼煉出的鋼鐵只能是廢鋼爛鐵。大煉鋼鐵對森林、生態的破壞永遠也無法恢復。

全中國各行各業全民投入土法煉鋼,煉出的鋼鐵只能是廢鋼爛鐵。(網絡圖片)

全民大煉鋼鐵運動造成了人力、物力、財力的極大浪費,嚴重削弱了農業。由於「大躍進」全民煉鋼,大量莊稼拋灑在地裡無人收割,直到爛掉為止。據百度百科資料,估計大煉鋼鐵導致全國約損失200億元。

浮誇風糧食大放「衛星」

中共竊政後的一系列政治運動,讓中國進入了恐懼事實的狀態,聽假話、說假話、做假事,逃避事實、歪曲事實成風。大躍進便是一次全國集體編造謊言的大爆發。

那時人們著魔般高唱著「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嶺開道,我來了!」的躍進歌謠,實施著 「畝產萬斤,鋼產翻番,十年超英,十五年趕美」的荒誕計劃,轟轟烈烈,經年不醒。直到大饑荒席捲中國,餓殍遍野、民不聊生。

1958年8月,一份劉少奇派人調查的山東壽張縣高額豐產報告中,提出了「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的口號。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農業高產「衛星」層出不窮。(網絡圖片)

隨後中共《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虛假新聞充斥報紙各大版面,農業高產「衛星」層出不窮。僅1958年8月1日到9月5日,《人民日報》就經常在一版顯著位置用特號字登出糧食高產「衛星」。

先是夏收小麥創高產的新聞。如:6月8日,河南遂平衛星公社5 畝小麥平均畝產2,015斤;6月9日,湖北谷城樂民公社畝產2,357斤,湖北襄陽700萬畝小麥畝產1,500–2,000斤;6月11日,河北魏縣六座樓公社畝產2,394斤;6月12日,河南遂平衛星公社畝產3,530斤;9月22日,極其乾旱、貧窮的青海省柴達木盆地、海撥2,797米的賽甚克農場第一生產隊畝產8,585斤6兩,成為當年小麥畝產最高數字。

圖為《人民日報》在大躍進期間的浮誇造假報導(網絡圖片)

後是秋收早稻畝產高產衛星的新聞,開始新一輪浮誇競賽。如:7月12日,福建閩侯城門鄉公社畝產3,275斤;7月18日,福建閩侯連板公社畝產5,806斤;7月26日,江西波陽畝產9,195斤;7月31日,湖北應城春光公社畝產10,597斤;8月1日,湖北孝感長風公社畝產15,361斤;9月5日,廣東北部山區連縣畝產達60,437斤最高產量。

各地「爭放衛星」,柳州地委第一書記賀亦然甚至一手導演炮製了環江縣水稻「畝產十三萬斤」的特號新聞。

3年空前大饑荒 4,500萬人被餓死

中共從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運動,導致了3年的空前大饑荒。中共對大饑荒到底餓死了多少人長期保密。

據中共紅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一書「大饑荒」一文中說,「1959 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4,000萬人左右。……中國人口減少4,000萬,這可能是本世紀內世界最大的饑荒。」

前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雜誌副社長楊繼繩經過10年的調查和記錄,寫下了驚世之作《墓碑:中國六十年代饑荒紀實》一書。該書被認為是有關大饑荒最詳實、最權威的記錄之一。楊繼繩的研究表明,從1958年到1962年,中國餓死3,600萬人;因飢餓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數4,000萬人,兩者共計7,600萬人。

中共全國性的「大躍進」運動,最終導致了大饑荒的爆發和數千萬民眾死亡。(網絡圖片)

荷蘭歷史專家馮克(Frank Dikotter)2010年出版的《毛的大饑荒》一書被西方學者和媒體廣泛引用,該書的結論是中國大饑荒導致了4,500萬人死亡。因「六四事件」而流亡美國的前中國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陳一諮,當年根據趙紫陽要求,曾對大躍進死亡人數做過調查統計,結論也是4,500萬。

有學者研究中國歷史後稱,1949年前的2,129年中,中國共發生203次死亡萬人以上的重大氣候災害,死亡2,991萬人,而中共「大躍進」餓死的人數就達4,500萬。

當時甘肅、山東、河南、安徽、湖北、湖南、四川、廣西等許多省份餓殍遍野,沒有飯吃的農民還被逼著去「大修水利」、「大煉鋼鐵」,許多人走著路就倒在地上永遠也起不來了。死了的人都沒人有力氣掩埋,許多村莊一戶戶死絕。楊繼繩說,人們餓極了去吃樹皮、草根、觀音土。

中共全國性的「大躍進」運動,最終導致了大饑荒的爆發和數千萬民眾死亡。(網絡圖片)

據《德國之聲》報導,湖南白雲鄉的果農老賈回憶說:「我爺爺當時餓得實在不行了,他就從公社偷了點糧食,藏在家裏。不過,還沒等我們家人吃這點糧食,他就被人揭發,被帶走了。整整7天7夜,他胳膊上拴著繩子被吊起來毒打,直到被打死。爺爺當年67歲,遭這麼大罪,其實就為了一口吃的。」

廣西環江縣馴樂區委為讓農民有糧也吃不成,甚至下令「滅火封鍋」。民兵夜間巡邏,見到火光就搜查、追捕。許多農民連野菜和樹皮也不敢煮食,活活餓死。

慘絕人寰的人吃人現象

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說,中國歷史上饑荒最嚴重的時候曾經出現過「易子而食」,而到了中共統治時期卻出現了這樣的故事:活著的人不但把死去的人割了、煮了、吃掉,還將外面來逃荒的人、乃至自己的孩子殺了吃掉。作家沙青在報告文學《依稀大地灣》中描述人吃人現象:「有一戶農家,吃得只剩了父親和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天,父親將女兒趕出門去,等女孩回家時,弟弟不見了,鍋裡浮著一層白花花油乎乎的東西,灶邊扔著一具骨頭。幾天之後,父親又往鍋裡添水,然後招呼女兒過去。女孩嚇得躲在門外大哭,哀求道:『大大(爸爸),別吃我,我給你摟草、燒火,吃了我沒人給你做活。』」

大饑荒中人吃人現象很普遍。(大紀元資料圖片)

據《美國之音》報導,楊繼繩表示,全國有文字統計的人吃人有數千起,安徽省就有1,260起,吃活人的情況比較少,大量是吃屍體。59年冬至60年春是死人最多的時候,埋的人大腿和臀部的肉都被片走了。信陽有兩個人去搶屍體,互相打,結果打死了一個,勝利者不僅把死人肉吃了,還把剛打死的人的肉也吃了。

楊繼繩說,「河南信陽當年有800萬人口,其中有100萬人餓死。飢餓的民眾甚至去吃死屍,在冬天,墳地裡死屍埋得不深,就被人挖出來吃。還出現了人吃人現象,有人把自己孩子吃了。據不同的統計,我估計在全中國當年發生了4、5千起人吃人事件。」

大饑荒時期信陽地區行署專員張樹藩的秘書余德宏說:「活人吃死人嘛,餓極了反正女兒也是活不了了,有吃孩子的,也是奄奄一息,也是活不了了,活不了了,乾脆都吃了。」

香港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中國大饑荒,1958~1962》的作者周遜稱,人吃人當時很普遍,河南信陽、安徽、四川、甘肅很多人吃人的事例。她去採訪時,活下來的人說幾乎村村都有吃人,有時候自己的孩子死了,就吃自己的孩子。這些事情檔案裡面就有。

駭人聽聞的河南「信陽事件」

作家李肅登在「中共功罪評說之八:大躍進和大饑荒餓死多少人?」一文中說,「大躍進」年代河南省信陽地區發生了震驚全國的「信陽事件」。1959年,這裡糧食產量比1958年減產50%,只有20多億斤但卻虛報為 72億斤。結果,政府徵購糧比上一年增加18%,許多徵購糧和「餘糧」是各級官員和民兵打、逼、搜出來的,先後有1萬多人被逮捕,死在監獄和拘留所裡的達 700人。

這樣,農民全年的口糧就只剩下100多斤,僅夠吃三、四個月。「信陽事件」導致50萬人非正常死亡,但實際數字遠高於此。時任中共副總理的李先念和中共中南局第一書記陶鑄1960年11月12日到信陽調查5個月後,陶鑄說:「我看死亡數字就不要再統計下去了,已經100多萬了。」

大饑荒完全是中共造成的人禍

毛澤東在世時,一直將大饑荒歸咎於「三年自然災害」和前蘇聯的逼債。直至今天,中共官方媒體還用「三年自然災害」、「三年困難時期」等詞來掩蓋大饑荒的真相。

歷史記錄顯示,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大規模嚴重的洪水、乾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楊繼繩《墓碑》一書披露,造成大饑荒的真正原因完全是中共造成的徹底的「人禍」。楊繼繩表示,天災年年有,但那三年是正常年景,風調雨順。

當時的新華社社長吳冷西在1999年出版的《十年論戰(1956—1966)–中蘇關係回憶錄》中回憶說,1960年 7月16日,蘇聯決定召回在中國的蘇聯專家,但並沒有提出還債問題。蘇聯不僅沒有逼債,還向困境中的中國伸出了援助之手。1961年,蘇聯借給中國20萬噸糧食,「使東北糧食困境及時得到緩解。」1961年2月27日,赫魯曉夫致函毛澤東,提出鋻於中國發生食品供應方面的困難,蘇聯願意以貸款的形式向中國提供100萬噸糧食和50萬噸古巴糖,並且表示中國對蘇聯易貨貿易中沒有交貨的價值10億盧布貨物可以分5年償還,不計利息。

楊繼繩表示,中共大躍進的浮誇風導致全國各地搞高指標、高估產、高徵購,結果農民的口糧被硬挖硬擠。農民上交的糧食不夠政府虛報的數目,政府就逼農民把自己的口糧、種子全搭上。

柳州地委第一書記賀亦然曾經說:不管柳州地區餓死多少人,也要爭個第一!有的農民被搜刮得家裏僅剩藏在尿罐裡的幾把米。

作家李肅登在 「中共功罪評說之八:大躍進和大饑荒餓死多少人?」一文中分析,大饑荒的真正原因就是高指標、高徵購和公社食堂。「大躍進」年代,上面提出高指標,下面就謊報產量,搞虛假繁榮。1958年8月,中共中央估計並正式公佈當年糧食產量將比1957年增產60%到90%,達到6,000億到7,000億斤,年底時又估計成了8,500億斤。

按照這種估計,中國每人平均糧食佔有量將達到1,300斤,大大超出了每人平均糧食消耗500斤的水準。於是,政府告訴老百姓「放開肚皮吃飯」。到1958年年底,中國農村建立起「吃飯不要錢」的人民公社公共食堂340多萬個,敞開吃。但後來核實1958年糧食產量只有4,000億斤。結果農民「寅吃卯糧」,沒過幾個月,家裏的糧食被食堂收走了,食堂的糧食吃光了,只有挨餓一條路。

造成大饑荒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高積累政策和糧食「統購統銷」政策。當時,糧食等農產品是中國積累資金的最重要來源。在地方政府虛報糧食產量的情況下,農民被迫將口糧當做徵購糧和「餘糧」交給政府。結果,全國農民每人平均每天口糧不足一斤,重災區只有幾兩。

楊繼繩在《墓碑》一書中說,1960年12月28日,中共河北省委向地、市黨委發出密電:《關於必須及時發現和制止死人問題的緊急通知》。省委一方面要求下級注意解決死人問題,一方面又大力催促下級完成糧食徵購任。前者只是口頭號召,而後者卻是加速死亡的切實行動。

民眾在大饑荒餓死時中共的殘忍

在中共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對「大躍進」中的「浮誇風」提出批評、為民請命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兼國防部長彭德懷遭到整肅。此後,一大批敢說實話的幹部被撤職、關押、審查,至大饑荒發生時,中共的幹部為了保住烏紗帽,寧可看著數千萬人餓死,也不說實話。甚至甘肅省在陝西主動提出支援他們糧食時還以糧多得吃不了為藉口拒絕了。

在饑荒問題浮現後,1959年毛澤東還不遺餘力推動公社食堂,各地紛紛建立公社集體食堂制度,造成坐吃山空。1961年6月,中共才決定解散農村的公共食堂。

到1958年年底,中國農村建立起「吃飯不要錢」的人民公社公共食堂340多萬個,敞開口吃。結果農民「寅吃卯糧」,沒過幾個月,家裏的糧食被食堂收走了,食堂的糧食吃光了,只有挨餓一條路。(網絡圖片)

在中共之前歷史上發生大饑荒時,官府要設粥廠,開倉放糧,允許饑民逃荒。但1960年大批農民餓死之際,當局不僅沒有開倉放糧,反而刻意繼續增加國家糧食庫存。這一年餓死人最多,而國家卻還有幾百億斤糧食庫存。當時的信陽地委副書記、行政公署專員張樹藩曾說,當時信陽地區餓死那麼多人,並非沒有糧食,所屬大小糧庫都是滿滿的。在各地糧食產量劇減的情況下,政府卻還要增加糧食徵購額。1959年,中國農民的人均糧食擁有量只有1958年的77%。

中共認為逃荒有損「黨的威信」,隨著各地饑荒情況越來越嚴重,1959年2、3月間,中共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飢餓農民外逃到外地尤其是城市尋找活路。許多地方派民兵把守鄉村的交通路口,防止饑民外逃。前信陽地區行署專員張樹藩的秘書余德鴻說,為了防範真實情況外洩,信陽地委責令對當地寄往北京和鄭州的上訪信件一律截扣,外出人員都當成盲流扣起來。

大饑荒發生時,政府不但不採取救助措施,反而繼續從農民口裡剝奪糧食,繼續出口糧食。在各地大量餓死人的情況下,周恩來還決定以糧食換黃金。甚至饑民在忍無可忍去糧管所搶糧時遭到開槍鎮壓,被誣蔑成反革命分子。

一些有良知的縣級官員看到民眾大量餓死的慘狀向上反映,有的被批鬥致死,有的被逼自殺,有的死後屍體還被批鬥。

結語: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

製造了數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的罪魁中共,還把大饑荒變成了黨領導人民抗擊「自然災害」的頌歌,並繼續號稱自己「偉光正」。

中共竊政後,出於對政權合法性的恐懼,依靠暴力、欺騙和謊言維持著其血腥的統治。在和平時期,中共的一次次政治運動,如:肅反、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等等,造成了8,000萬同胞非正常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中共反天反地反神靈,徹底摧毀了中華民族五千年輝煌燦爛的文明,以無神論毀滅了所有的信仰。如今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幾乎無官不貪,社會道德淪喪,色情氾濫,政治動盪不安,經濟危機頻現,天災人禍不斷,民怨沖天。

2004年底,《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深刻揭示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歷史罪惡。正如《九評共產黨》所說:「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也最荒謬的一頁,又以江澤民發動的對『真善忍』的鎮壓最為邪惡。這場運動給中共的棺材釘上了最後一顆釘子,」「現今苟延殘喘的共產政權已經日暮途窮,它們的崩潰指日可待。」

《九評》引發了中國民眾洶湧的「三退」大潮,截止目前,已經有超過164,573,819人退出了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中國社會爆發的退黨潮是偉大的精神覺醒運動,《九評》 正在改變中共這個歷史上最殘暴的政權強加給中國社會的毀滅命運,引領時代的巨變。中共正處於徹底崩潰的前夜。

歷史必將證明,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有新中國,中國才會有希望,正義善良的中國人民一定會重塑歷史的輝煌。願所有善良的中國人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選擇正義和良知,勇敢地退出中共的黨、團、隊,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共同迎接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到來!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VOA 解密時刻:大饑荒 — 誰之過?
【史海】三年大饑荒民謠彙集
【史海】中共大饑荒:飢餓至極 民眾被逼吃大便求生
揭大饑荒真相 楊繼繩《墓碑》獲海耶克獎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