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貴成:中國富人為何要到美國看病

人氣 95

【大紀元2014年09月27日訊】人,只要活在這個世上,誰都免不了得病,得了些小病還好說,如果不幸得了重症絕症,經濟條件好點的人們以前就會擁到北京看病,以致讓北京成了全國看病中心。而現在卻不同了,出國看病,特別是去美國看病,正在成為中國富裕階層在健康方面的新選擇。

莫非,今後中國富人到美國看病,也要像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一樣,人數呈現一個井噴式的增長?

事實正是這樣,繼中東富豪之後,來自大洋彼岸的「中國病人」正在成為美國各大著名癌症治療中心的第二大外來人群。現階段,中國海外醫療的實際人數雖然缺乏權威的統計口徑,但從不同的側面已經不難看出這個龐大市場的高成長性。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每年有1000多人選擇赴美治療疾病;而市場分析預測,從中國經濟發展水平和消費能力推算,中國的海外醫療市場在未來10年的市場潛力,有可能超過數百億美元。

按說北京作為中國著名的看病中心,其醫療水平應該不會比美國的醫院太差勁,那麼,中國的富人們為甚麼還要不遠萬里大費周章地轉戰美國的醫院呢?

首先,富人們看重的自然是美國醫院世界一流的技術水平。比如,位於美國波士頓的梅奧診所,被譽為全球醫學的「麥加」和「最好的醫院」。在包括多種癌症等治療領域內,梅奧醫生的最終診斷也被公認為全球醫療診斷的「最高法院」。2012年到2013年的兩年中,梅奧(診所)的中國患者數字已經翻了兩倍,預計今年下半年會翻三倍,最新的數字已經接近200人。而在這之前,這個診所每年接診的來自中國的病人只有二三十人。

還有一些是國外就醫的軟性優勢,這也是格外讓別人感動的地方。比如,舒適放鬆的環境、醫生對病人隱私的充分尊重、充足的問診時間、專家組貫穿治療全程的聯合會診等,這些早已成了在中國越來越大、越來越繁忙的醫院裡的稀缺資源,而在國外卻是就醫的標準配備。肺癌患者張天明(化名)就有這方面的親身經歷。

他以前從沒有想過去美國看病,總覺得生病的時候有朋友家人在身邊比較踏實,而且中國醫生的水平也很高,所以他托了各種關係找專家,上海、北京的都去看過了,但是醫生建議就是要化療,而且當時說的挺嚇人,存活期可能不會超過一年,以致讓他們全家都很悲觀。在絕望之中,張天明當時做了一個「不甘心」的選擇——即轉診去美國看病。

張天明管理著一家2000名員工的公司,但他在中國醫生面前常常被指揮得暈頭轉向,所以害怕去醫院,甚至去醫院前兩天就開始緊張。到了以癌症治療聞名的梅奧診所,張天明才破天荒地第一次知道,原來他不需要拿著呼吸科醫生的單子去一樓交費,再去影像科預約核磁排號。這些在中國醫院跑斷腿的事情,病人都不需要做,不同科室的醫生會對病人每一項檢查會診研究,並在第一時間安排病人做進一步治療,這在繁忙的中國大醫院,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有些大專家忙得不可開交,一上午要看好幾十個病人,專家甚至連抬頭看病人的時間都沒有。

其實,對這些遠渡重洋的中國病人來說,更先進的治療理念,更人性化和人文關懷的治療環境有時候並不是他們選擇的全部。中國病人更看重的是,在國外治療,可以與國外同步使用最先進的治療藥物,這對和死神賽跑的癌症病人來說,顯得尤其重要。而中國有著嚴格審核的藥品上市制度,根本不可能用上國外那些最先進的治療藥物。

2013年2月,來自上海的吳女士在丈夫的陪伴下登上了飛往美國麻省總醫院的航班,在之前的一年半時間裏,這位深受四期肺癌折磨的患者經歷了多次放療、化療等常規治療方案,包括自服中藥的治療。22日,按照預約時間,吳女士見到了美國臨床腫瘤治療指南委員會主席Azzoli教授,這位全美知名的肺胰癌專家確診吳女士所患的是肺胰癌。

因為在中國進行了多次放化療,且服用過易瑞沙和特羅凱等一線抗癌藥物,效果均不明顯,考慮腫瘤可能已經產生耐藥性,Azzoli教授建議她使用MK新藥臨床試驗。隨後的治療充分證明了吳女士的幸運和新藥物的療效,但她明白,如果不來美國,最樂觀的估計,這些藥在中國可能需要至少10年之後才能使用上,而那時,對她來說,新藥的上市已經完全沒有意義了。

病人之所以能用上這些最先進的治療藥物,與美國先進的醫療研究體系的分不開的。光美國聯盟醫療體系正在進行的就有大約1600個臨床試驗項目,研究經費大約是15億美元,這是全美最大的研究基金;因為有哈佛大學附屬醫院等臨床科研機構,聯盟醫療體系除了做基礎的科研,還會著重一些創新性的科研,而且將創新性科研帶到臨床護理中,使病人第一時間能使用上更好的藥物。  
 
事實上,中國不少大醫院的硬件設備甚至比美國很多最好的醫院都先進,病例數更是佔據絕對優勢,但是醫院的管理和治療的理念距離國外還有很大的差距,中國醫院管理普遍缺乏科學性,沒有一個有效的能效管理和現代醫學理念指導,流程設計上普遍重複,結果讓病人痛苦萬分,醫生也不見得就能輕鬆多少。這主要是醫療產業化這個惡魔在作祟。想想吧,上級衛生部門對醫院院長有經營醫院的業績考核指標,院長還要給醫院裡幾百幾千人發工資,所以中國的醫院就只能追求利潤的最大化,救死扶傷不再是醫院的崇高職責所在。

中國的富人們有錢,他們能率先跑到美國去看病,而留下我們這些窮人,一旦得了病,就只能在中國的醫院裡挨宰了,等搾乾了我們最後的一滴血汗之後,剩下的就是等死的窮途末路!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維權征文】東海一梟維權系列(上)
李志寧:貧富懸殊!中國一顆不安的種子
牟傳珩:中國模式「輝煌」的沉重代價
王赫:取代中國 美國成多個經濟體最大出口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