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郭雪波:狼圖騰宣揚法西斯 蒙古人信神佛

人氣 90
標籤:

【大紀元2015年03月13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秦雪報導)電影《狼圖騰》近日票房大賣。它的同名小說十年前出版,也曾引發廣泛的轟動和爭議。而中國最早撰寫環境生態小說的蒙古族作家郭雪波也不屈不撓的跟它爭戰了十年。郭雪波在接受記者專訪時候指出,蒙古族人信仰佛教,相信慈善為懷、尊重生命,跟狼殘忍冷酷的特性完全不相容。宣揚狼的精神是法西斯思想。以下是採訪文字。

記者:您為甚麼反感《狼圖騰》這部作品?

郭雪波:第一,《狼圖騰》這本書是一個漢族知識青年文化大革命當中到蒙古草原待了幾年之後寫成,他不懂蒙古文字、不懂蒙古文化,不會說蒙古話,這種情況下給上千年的蒙古人找出一個圖騰叫「狼」。圖騰是一種偶像的崇拜,蒙古人從來沒崇拜過狼這樣的動物,蒙古人認為狼是殘忍、冷酷、冷血、貪婪,血腥的,而且草原上狼吃牧民的羊、牛、牲口,所以長期以來狼是蒙古人生存的天敵。

一直到現在草原上只要狼來了,蒙古人還是消滅狼。50年代曾經出現打狼英雄,政府也鼓勵滅狼,蒙古人也鼓勵滅狼,這第一。

第二,在蒙古族的文史資料,上千年以來記錄歷史的文史資料裡,沒有一個字記載狼是蒙古人的圖騰。我是蒙古的作家,我從小母語就是蒙古語,在東部克爾岑草原長大。我的郭是郭羅斯姓,雪波是鷹的意思,郭羅斯•雪波。

我從小學蒙古文化,說蒙古語在草原上長大,後來上學是內蒙古蒙文專科學校,專門學內蒙古文學。後來大學畢業以後在內蒙古社科院,蒙古文史研究所專門研究蒙古人的歷史、文化,在我從小到大幾十年文史資料研究當中,從來沒發現蒙古民族把狼作為圖騰的記載,生活習俗也沒有,這第二。

第三,狼圖騰的作者姜戎,作為漢族知青,他不應該這麼做,他對蒙古民族的歷史文化太不瞭解。他舉證狼是蒙古人圖騰的第一個理由,是一部蒙古秘史是蒙古的經典叫蒙古秘史,它開篇有一段記述蒙族的來源,說,「孛日帖•赤那與妻子豁埃亦•瑪闌勒,渡滕吉思而來」。孛日帖•赤那的意思為紫色狼,豁埃亦•瑪闌勒的意思為花色梅花鹿即花斑色的白鹿、母鹿,這是人名,就像漢族的趙子龍不是龍,潘金蓮不是花一樣,雖然叫狼但不是狼,雖然叫梅花鹿但不是鹿,是人名,是蒙古祖先,以一個公狼,以狼命名的一個人名。

雖然叫狼,他不是狼;雖然叫梅花鹿,但不是鹿。是人名,是蒙古祖先,一個以狼命名的人名,一個以鹿為命名的人名,他們是倆口子。可是姜戎很無知的把他硬說是蒙古的祖先就是狼,和母鹿交配,所以蒙古人崇拜圖騰狼,這是一個臆想臆造出來的東西。蒙古人沒有這樣的,把狼做為崇拜的圖騰的任何記載。

姜戎這麼做的目的是,把一個莫須有的圖謄套在蒙古人的腦袋上,表面上稱頌,或者表揚和讚頌蒙古人,狼的精神,有狼一樣的血肉。實際上這是一個很狹隘的對蒙古人的演繹和解說。蒙古人的祖先以成吉思汗為首的蒙古帝國,他如果只是有一個狼般的那點狹隘的殘忍、冷酷、血腥的話,還不足以征服歐亞,橫掃歐亞,建立蒙古帝國。成吉思汗的思想裡頭充滿了哲學、軍事和樸素的哲學思想,非常淵博的學識知識、生存論知識。他向所有的地上的動物學習,也學習大自然的博大精深。

因為蒙古民族的宗教是薩滿教,古時候的薩滿教是崇拜萬物自然,崇拜長生天為父,長生地為母,向大自然學習。那個時候,蒙古人是信仰薩滿教。後來近三百年,卻以喇嘛教、佛教為主。佛教是提倡善、提倡寬容、包容、修來世之德,佛教的精神現在貫穿在蒙古人的血液裡面。

我是一個信佛的佛徒,佛教徒。我們三代受十世班禪額爾德尼活佛的摸頂,我的爺爺、我的父親、我,我從小是拜喇嘛教、拜佛教的,所以蒙古民族三百年來一直是信仰佛教的。薩滿教也融入到佛教裡邊了,兩種宗教思想,浸潤了培養了蒙古人的氣節、蒙古人的性情、蒙古人的心靈。這跟狼的那種冷酷、殘忍、貪婪、血腥是不會相容的,完全是對立的。

對這一點,漢族的知青姜戎完全違背、漠視、否定、不瞭解。所以對這部作品我是極其反感的。而他提倡的這種狼文化精神,是希特勒的、納粹的法西斯思想的體現。德國的漢學家顧彬,一位學者,他曾經說宣揚狼圖騰,宣揚狼的精神是法西斯思想,是給中國人丟臉。這是可以有據可查的。

記者:您覺得《狼圖騰》作品宣揚的狼精神跟蒙古族的信仰是背道而馳的嗎?

郭雪波:是背道而馳的,違背的。它現在貼上一個環保生態的標籤。不能說你貼上生態環保就萬事大吉了。草原生態惡化,草原沙化根本原因不是因為消滅了狼,狼作為一個動物,在草原上起一個生態的微弱的平衡作用。比如說它吃老鼠、它清理草原上的腐屍,腐爛掉的屍體,它只是一個微弱的,但是狼的存在和不存在,對草原生態起不了絕對性作用。草原的生態、農牧草原生態惡化的根本原因有三條。

第一是清朝政府垮臺以後,北洋軍閥張作霖和楊玉麟等,這些北洋軍閥為爭奪天下、擴大勢力、擴大地盤,大量開墾蒙古草原。因為蒙古王爺們沒有了清朝政府靠山,給他發錢、發俸祿,所以他們只能靠這些執政的北洋軍閥,他們做交易,把農牧草原賣給這些軍閥開墾,所以大量開墾了農牧農場。這些草原是鹽鹼化雨水少,植被一旦被破壞,就裸露出下面的砂土,所以就大面積的沙化。

第二點是中共建政後,政府也大量農耕草原、開墾草原,也導致了北洋軍閥造成的那種後果,也是大面積沙化。第三是地球升溫,北半球乾旱,無雨、少雨,草原不長草,所以也是導致沙化的原因。

第三點,近幾十年北方蒙古草原開礦太多,各種各樣的礦,大面積、大量開採以後,地下水位往下降。他們用的水浪費也很厲害。所以地下水位一旦下降以後,供不上地表上所需要的水,所以不長草,這三條原因造成了內蒙古草原的生態惡化、生態破壞、生態沙化;絕不是《狼圖騰》以及電影所宣傳的那樣,是消滅狼的緣故,也不是東部蒙古人到西部開墾草原的原因。

記者:您剛剛說成吉思汗他的哲學思想是甚麼?

郭雪波:他的哲學思想是,萬物都有靈,薩滿教的思想,崇尚萬物自然,萬物都有靈。每一個生命都要尊重,每個生命都要熱愛,家庭要團結和諧,我門蒙族的祖先,有個非常賢厚的皇后,她把不團結的文化加在一起,也就是蒙古成吉思汗媽媽。把一根筷子,一個一個結繩,可以結繩。但是筷子擰到一起就無法結繩。她告訴成吉思汗,兄弟姊妹必須要團結、必須和諧,這樣才能在草原上生存。

成吉思汗還說過一話,「吃肉的牙長在嘴裡,吃人的牙長在心裏」,他不是說真的要吃人、他說的是用智慧征服世界,而不是像狼一樣靠牙來征服世界,不是,他用智慧來征服世界,這是成吉思汗的話。所以成吉思汗宣揚的不是簡單的那種狼的精神、狼的做法,不是這樣。

而且狼,這個動物大家都知道,這一窩狼,可能跟別的窩的狼是死敵,他們從來不相容的,互相死嗑、血鬥、互相消滅,根本不懂團結、沒團隊精神。不是《狼圖騰》宣揚的,狼沒有團隊精神。就這一窩狼,為了選出一隻狼王,也互相殘殺無比、互相血鬥,這狼身上,要抵禦其他敵人的話,這一窩狼也許一塊戰鬥,但是他們的本性是互相殘殺、為敵的。所以狼的身上沒甚麼可值得提倡、和宣揚的那種精神。所以為甚麼法西斯、納粹,法西斯精神在狼身上體現出來?希特勒宣揚狼也在這裡。

記者:剛才您說的德國的哲學家顧彬,他批判《狼圖騰》這部作品是嗎?

郭雪波:對,他說這部作品宣揚狼的法西斯思想,反人類的。

記者:但是,我猜作者的意思,他可能是想把狼做為一種反抗、獨立,賦予這樣一種精神。

郭雪波:不,他真正的用意在哪裏?真正的用意,他自己說得很清楚了,他想改造漢民族、內地漢民族他以為的農耕文化,他很赤裸裸的說過一句話,就是吃草的、吃糧食的內地農耕民族,永遠打不過北方吃肉的狼一樣的蒙古人。他所以才提倡漢民族,內地人要學會狼一樣的。

所以這十多年《狼圖騰》宣揚狼的精神、狼性文化以後,中國社會現在非常混亂,人人變成狼,冷酷、殘忍、血腥、貪婪,為甚麼貪官這麼多?為甚麼青年這麼思想混亂?各個以自私、冷酷為主?沒有和諧?包括到外邊以後,該排隊也不會排隊,搶佔。甚麼都搶購,各種各樣表現出來的這種狼一樣的行為,全是違背了漢民族,博大的精神,儒家文化,要揉進這種狼性文化,導致社會思想非常的混亂。

記者:您認為《狼圖騰》為甚麼在社會上引起這麼大的反響?

郭雪波:這個是一種營銷效果造成的,他們有一個書商叫長江出版社,這幾個人,還有作者的老婆叫張抗抗,是政府官員。他們非常有勢力,形成了利益集團、利益鏈,說實話,這本小說來自於我的小說。我是2000年發表出版了一篇長篇小說,叫《大漠狼孩》。

這本小說出版了以後,各書城影響很好,是《狼圖騰》作者的第三任老婆張抗抗,她當時是我的一個朋友,我們一同是中國環境文學研究會的,我們兩個人都是副會長。她向我說,雪波你寫了一本好小說,《大漠狼孩》送我一本,我老公正在寫內蒙古題材的小說,我就送給她了。三個月以後,他就拋出了《狼圖騰》這本小說。這本小說裡,他借用的思想全是我的。我那《大漠狼孩》寫的就是狼崽被人類收養,人類的兒子被母狼收養,變成狼的孩子,位置交換以後回不來。主要演繹了人與自然的和諧關係。

但我的小說絕沒說狼是我們的圖騰,我只是從人與自然,人與狼的關係,折射人的生態,人的生存問題,是提倡一種生態環保理念,是比較早的。我是在中國大陸最早寫環保小說的一個人,生態小說的一個人,我在1975年就發表過叫《高高的烏蘭哈達》,就寫著生態問題,草原改造問題,草原沙化問題。1988年我就發表中篇小說,《沙狼》,我是最早接觸人與自然生態演變的一個大陸作家。1985年發表過《沙狐》,這個小說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版的國際優秀小說選,獲過很多獎,包括亞洲藝術節獎,義大利的藝術節獎等。

姜戎從來沒寫過小說,從來沒發表過作品,就把我的那個《大漠狼孩》借走以後,偷換了裡面的生態環保理念,裡面的人物,譬如老人形象,就是我那《大漠狼孩》裡面爺爺的形象,我那《大漠狼孩》裡寫了爺爺、狼孩、狼和我的父母和草原牧民。《狼圖騰》裡面跟我的人物都是大同小異,都很類似,表達的生態文化理念也跟我一樣,我只能說他是借用我的,我沒說他剽竊,因為生態文化理念不是我的。

你宣揚生態文化理念,我贊成,但是你不應該把狼拋給我們,說是我們蒙古民族的圖騰,這就超越了界限了。這不能過分地歌頌狼的精神,所以這個《狼圖騰》出來以後,我就是發表了我的一個聲明,狼不是我們的圖騰,所以我跟《狼圖騰》10幾年的這種鬥爭,就是沒放過任何場合,各個場合。我任何場合從來沒迴避過對《狼圖騰》的這種否定,到現在為止,因為他這個思路是不對的,很多東西是歪說,只是套了個漂亮的外衣,就像罌粟花一樣,雖然開的很漂亮,但它是毒品、鴉片。

記者:為甚麼說宣揚狼精神就是反人類的法西斯思想?

郭雪波:因為狼本身就體現這思想,你們城裡人不知道,我們在草原上的人都知道,狼作為動物,狼的總體本性是殘忍、冷酷、自私、貪婪,血腥的,它跟人的佛教理念和基督理念是不相容的,牠只有像希特勒一樣反人類的法西斯思想,牠是貪婪,人類不應該貪婪,人類不應該冷酷,所以牠是反人類,人只要沾染狼的習性,人類就無秩序了。狼表現出來的習氣和人類思想完全是背道而馳的。跟草原精神完全是不相容的。它就是反人類的。能提倡這種狼精神嗎?

記者:您講到草原精神,草原精神是甚麼?

郭雪波:草原精神就是兩種精神,第一,我們祖先宣揚的薩滿教思想,萬物都有靈,就是四五千年以來宣揚的一種精神,萬物都有靈魂,萬物都有生靈,要尊重,包容,這第一。第二個草原精神是佛教精神,喇嘛教精神,就是善,慈善為懷,相互尊重,相互和諧,尊重生命,這是草原精神。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小說「狼圖騰」獲25種語言版權引進
《狼圖騰》一切慢慢來 花5年籌備還要花3年製作
馮紹峰《狼圖騰》當「狼爸」 粉絲擔心
《狼圖騰》緊張拍攝 狼爸馮紹峰樂在其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